我花甲之年學會了識字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03日】

我從小沒上過學,沒認過字,從來也沒想過要自己認字,沒覺的自己還能和書上的字搭上邊。可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卻在六十多歲時學會了認字。又到了五.一三徵稿的日子,同修建議把我的故事寫出來,我不會寫,我就跟同修講,同修幫我整理出來,讓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神奇。同時祝賀法輪大法日,恭祝師尊生日快樂。

我修煉法輪大法前身體不好,低血壓,最低時四十毫米汞柱。走路打晃,整天打不起精神,不能幹重活。尿道炎非常嚴重,著急、上火、著涼時就犯,一犯起來尿頻、尿急、尿痛。

不知什麼時候起我們小區有一些人早晨在院裡煉功,我不知煉的是什麼,也沒打聽過。一天小區鄰居找到我說:你身體這麼不好,跟我們一起煉法輪功吧,一煉身體就淨化,可好了。我不信。鄰居就拉著我參加晚上的學習班,是放九天講法錄像。沒辦法我礙於情面只好去了,剛看了一會,我就覺的尿道炎犯了,痛的厲害。我告訴鄰居:「不行,我要走了,去買藥。我尿道炎犯了」。鄰居說:「你緣份真大,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呢」。不讓我走。我說:「不行,我必須走,不然我這一夜怎麼過,我可受不了」。鄰居沒辦法陪我去買藥。買了藥鄰居送我回家,快到家時,我突然說:「我好了!不疼了!原來這法輪功真能治病啊,我不用吃藥了」。

這樣我跟著看完了九天的講法錄像,雖然我不認字,可我看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一本書——《轉法輪》,我就讓鄰居幫我也請了一本,因為我覺的有書才象個修煉人。書請回來對我來說是真正的天書,因為我一字個也看不懂,幾個同修到我家來學法,他們念時,我也拿著書用手指著字,一個字一個字往下順。我的身體淨化的很快,沒多長時間我全身的病痛都不翼而飛。兒媳生孩子時我去外地照顧兒媳和孫子,幾乎承包了家裡所有的家務,親家感嘆修煉人的身體素質和心性,兒媳和她的父母對修煉人非常認可。

可惜的是,我剛剛得法半個月,中共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不讓我們到外面學法、煉功了。同修就到我家裡學法,我們學法時,五歲的外孫也在旁邊聽,同修教我背《洪吟》時,外孫拿著本《洪吟》也跟著學。同修走了,我記不住的,外孫就拿出《洪吟》教我,原來五歲的外孫通過學《洪吟》已經學會了認字。就這樣,同修來時,我與外孫跟同修學,同修走後,我跟外孫學,背會了《洪吟》、《洪吟二》。

外孫的爺爺病了,姑爺去看他,外孫就告訴姑爺:「你告訴爺爺,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病就好了」。姑爺笑著答應,也不當回事。外孫到爺爺家,看到爺爺生病,急切的告訴爺爺。「爺爺,你就念『法輪大法好』,不用吃藥病就好了,我姥姥煉法輪功都不用吃藥了,還沒有病」。

孩子純淨的心感染著家人,也鼓勵著同修。五歲的孩子都知道講真相了,我們也應該向世人講清真相,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告訴不明真相的世人,法輪功是亘古未有的高德大法,教人向善,袪病健身奇效。法輪功是冤枉的,師父是冤枉的。

我與同修散發真相資料、掛真相條幅,大街小巷,偏遠農村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和汗水。二零一零年我與同修在農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我與同修。後同修被冤判四年,我被非法勞教,因檢查身體不合格,在師父的保護下回家。

回家後,學法成了我最大的難題,家人因害怕不讓同修到我家來,外孫上學也很少來我家,《轉法輪》上還有很多字我不認識,怎麼辦?我打開書,邊讀邊順,不認識的字有時能順下來,有時順不下來。一次,讀著讀著突然有一個字變大,金光閃閃,在書上跳來跳去,跳到一句話中不動了,我念了一遍這句話,這句話我能順下來,這個字我就會讀了。慢慢的整本的《轉法輪》都能自己讀下來了,是師父教會了我認字!

家人和親朋都讚嘆法輪大法的神奇。我對師父的感恩更是無以言表,不但幫我淨化身體,家庭和順,還教會了我這個花甲老人識字,危難時保護弟子。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