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不凡的修煉經歷

【正見新聞網2019年07月11日】

儘管已移居美國近五年,但至今有人敲門都會讓吳佳昊的妻子緊張,擔心是中共國保上門騷擾,當意識到自己在美國正常生活後才鬆了一口氣。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讓吳佳昊平凡的人生出現不平凡的遭遇。他說:「感謝李洪志師父傳大法,感謝師父教我如何做好人。」

大法洪傳:長春處處見法輪章

1994年,16歲的吳佳昊從舅舅那裡第一次聽到「法輪大法」。當時他的母親渾身病痛,就是個「藥簍子」,經常吃藥。在舅舅的推薦下,吳佳昊與母親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他說:「當時長春有很多煉功點,走在街上,隨處都可以看到配戴法輪章的人。」

最吸引吳佳昊的是「真善忍」的法理,他從頭到尾將《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看了一遍,對於「人為什麼會存在」、「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有了全然不同以往的體會,之後他又讀了《轉法輪》。吳佳昊說:「可以做好人、修心性的大法,真好!」

長春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鄉,又因修煉法輪大法可使人健康,在人傳人、心傳心的作用下,感召力很大。過去父母也教導吳佳昊做個好人,但從來沒有像法輪大法講得這麼全面;每日勤煉法輪大法五套功法,約莫經過一年的時間,吳佳昊母親失眠、頭痛、坐骨神經痛等各種毛病都好了,一個大抽屜的藥都不用吃了。

720風暴襲來:假新聞鋪天蓋地

就讀長春第五中學的吳佳昊修煉法輪大法後,發現自己的學習更有效率了。他說:「我可以從有效的角度去學習,不是死記硬背。有一種從高處去看的感覺。」而且他也不會陷入當時同學間攀比、競爭的習氣中,炫目的流行文化也很難引起他的興趣;青少年抽菸、喝酒或混社會等不良行為,更不會影響到他,吳佳昊說:「那些東西污染不到我。」

1998年高考放榜,吳佳昊考取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主修經濟。他在大學內與法輪功學員一起戶外煉功、學法。但好景不常,1999年7月20日,一場類似文革的污衊法輪功的運動在中國捲起,中共利用媒體大肆謾罵、製造假新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風暴襲來。

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宣傳,吳佳昊說:「我腦子一下子空白,這法這麼好,怎麼可能是電視說的那樣?」因從小在中共的教育體制下,吳佳昊從沒有懷疑過中共的教條,甚至對1989年參與六四民運的市民、學生產生一種怨恨,他說:「假新聞宣傳,對人的影響根深蒂固。」

艱難正確的選擇

中共除了用各種輿論抨擊法輪大法,學校也組織了許多「揭弊會」。從未經歷文革的吳佳昊體驗了中共的「思想管控」,當他在院系大會上聽到校領導、副書記說的「一派胡言」,所有指控都與自己修煉的法輪大法完全不同時,他豁然開朗。被指定發言時,吳佳昊說:「大家這樣認識法輪功,是因為大家不知道真相,如果知道,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儘管在校成績優異,但因修煉法輪功,所以吳佳昊被系主任約談。吳佳昊說:「其實就是威脅,黨和國家不讓煉,繼續煉的話要被停課,畢業證也拿不到。」當時校園裡各級領導的主要工作就是保證學生沒有煉法輪功,老師對學生進行心理戰攻堅。

一開始,吳佳昊也被嚇住過,他承受不住精神壓力寫了「保證書」,表示不再修煉法輪功。但不久後,吳佳昊又感到後悔,下定決心要堅持學法、煉功,在網上發表了保證書無效聲明。

兩次被拘捕關押

在中國,只要說出自己的意見,對中共的政策有異議,就會被扣上帽子。1999年之後,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剝奪就學、升學、就業等基本的公民權利。

2000年,吳佳昊在學校體育館後面平台煉功,遭人舉報,他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遭派出所便衣捉走。當時白下區鎮壓法輪功的負責人,表示政府會參考他們的意見,要吳佳昊與同伴大膽寫出自己的想法,吳佳昊說:「這其實就是共產黨的引蛇出洞。」只是當時他還不明白,後來吳佳昊就因這份說明而被判「行政拘留」,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

從小以做好人、奉公守法為座右銘的吳佳昊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一天。他說:「我竟然在派出所被關了15天。」儘管內心衝擊很大,但他仍選擇法輪大法,不願聽信中共的宣傳。

對吳佳昊而言,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因為遠在東北長春的母親也被叫到南京,聲淚俱下的要求吳佳昊別再煉功。吳佳昊明白,母親被嚇壞了,因為經過文革一代的人,早被共產黨嚇得沒膽量了。母親擔心他在繼續修煉法輪大法,可能就會被中共剝奪學習、畢業的機會。

2001年,吳佳昊和老師、同學在學校附近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再次被發現、逮捕。當時老師被判勞教兩年,吳佳昊和同學被判「刑事拘留」30天,一開始警察還恐嚇他,不寫「保證」就不能出去,但他仍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不簽署放棄修煉保證書。後來在學校領導努力下,關押三十天後,吳佳昊被放了出來。2002年,他拿到畢業證,但找工作遭遇到重重困難。

心中有大法度過獄中難忍歲月

吳佳昊的第一份工作在南京,但幾個月後,公司同事接到電話,派出所警察詢問他的情況,不久後老闆就委婉的要求吳佳昊離職。換過幾次工作後,吳佳昊明白自己求職,無論是明里、暗裡都受中共阻擾影響,於是決定自己做生意,解決生計問題。

2005年10月,中共第十屆全運會在江蘇舉行,610國保大規模的抓捕法輪功學員,吳佳昊與30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逮捕。610國保不允許他請律師,甚至說:「請也是白請」,最後吳佳昊在法庭上自己為自己辯護,他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看守所關了一年,之後轉到江蘇無錫監獄關了三年。

在監獄裡,吳佳昊被列在「嚴管隊」,顧名思義,就是嚴加管訓的隊伍。他每天進行超負荷的走正步,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有嚴格的時間控制;警察要求吳佳昊寫認識,背監獄規則,看各種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書籍;晚上睡覺時也不能關燈,還有犯人監視、包夾不讓他休息。

吳佳昊表示,獄警無所不用其極,心理恐嚇、體罰等各種方式讓人崩潰,他時常聽到其他犯人的哀號聲,如果沒有法輪大法的支撐,一定熬不過來,他說:「如果是普通人被這樣高壓對待,人都會變得麻木、會發瘋,人都不正常了。」

吳佳昊的妻子本來沒有修煉法輪功,但在他坐牢其間開始仔細閱讀《轉法輪》,她想了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丈夫堅持不願放棄,甚至可能犧牲財產、生命。最後吳佳昊的妻子看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沒有錯,所以在吳佳昊服刑期間,給予他很大的支持。

同一個地球不同的資訊

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吳佳昊做生意也是秉持著「真善忍」的原則。他以提高自己,變成更好的人的方式經商,逐漸的生意也有了起色。但公司仍是三天兩頭被找麻煩,吳佳昊說:「這些國保沒有任何搜捕令,堂而皇之說來就來,企圖在經濟上截斷我的生活。」

2014年妻子懷孕,吳佳昊決定來美國生活,因為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和自己有一樣的境遇。他說:「要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環境,這是我們的責任。」

剛到美國,吳佳昊很感慨,他發現在這裡的人與人之間比較信任、友好,人們的各種權力都可以被保障,而在中國,只要修煉法輪功,想要做個好人,生命都可能隨時被剝奪。他說:「同一個地球上,卻是截然不同的情形。很多在國外的人不可能想像,我經歷過,很多人都經歷過。」中共將人教育到失去思考的能力,很多人的頭腦中都沒有正確的概念。

吳佳昊認為中國缺乏真實資訊,在禁錮思想的環境中,人很難做出正確的判斷。他說:「我的同齡人、同學們都很聰明,但因為沒有獲得真實的資訊,所以做出錯誤的判斷。」例如美國對中國增加關稅時,很多中國防火牆裡的民眾根本不知情,隔日中國股市暴跌,成了被犧牲的股民。

海外真實的訊息與中國人的切身利益越來越相關,吳佳昊說:「我希望所有國內的人都可以知道海外真實信息,知道國外正在發生什麼,都能夠知道法輪功真相。」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