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筆助師正法的修煉心得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1月11日】

我於1999年3月在新加坡得法,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下,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了四年多了。

1999年7月,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在中國對大陸同修實施殘暴的鎮壓並且用惡毒的謊言污衊大法。由於我那時得法僅僅三個多月,還不能在理性上認識大法的法理,雖然不相信邪惡的謊言,卻不知道應該怎樣走出來維護大法及證實大法。因此,在正法的初期對於邪惡的攻擊與污衊,我只是消極地承受;當我自己因為修煉大法而致使我父母在新加坡的簽證居留等問題上受到各種刁難時,一味地消極忍受,完全把它當成了個人修煉的心性關,沒有做到利用那些機會積極地去揭露邪惡講清真象。

後來,在反覆閱讀了師尊的新經文之後,逐漸地對這場宇宙的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有了一個清醒的認識。我悟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應該錯過這千載難逢的隨師正法的歷史機緣,不能停留在個人修煉的階段,應該積極地利用目前的環境採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揭露邪惡並且挽救眾生。

從2001年開始, 我決定以寫正法文章的方式助師正法。雖然我在修煉之前從來沒有寫過詩歌,但是偉大的佛法為我開啟了無窮無盡的智慧,創作的靈感象泉水一樣源源不斷地湧出來。三年來我共向正見網、明慧網與新生網等投稿近200次,有150餘首正法詩歌與文章發表在這些網站上,其中的一些詩歌與歌詞被其他的大法弟子譜寫成歌曲及樂曲在大法弟子中傳唱。

在以筆助師正法的過程中,我也走過一些彎路。有一段時間,由於忙於寫作而忽視了學法煉功,結果造成了許多思想業力與執著心趁虛而入。當自己所寫的文章得到發表時沾沾自喜,總想找機會顯示顯示,在文章沒有得到發表時就灰心喪氣。在身體出現消業狀態及個人生活遇到磨難時,完全忘記了宇宙的舊勢力與邪惡的干擾,只是消極地承受,沒有做到主動地清除邪惡。此時,慈悲偉大的師父總是通過常人或同修的嘴點化我,使我及時地找到自己的漏洞,以純正的心態去作大法的工作。

四年多來,我時時刻刻都感受到了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在魔難之中更感受到了師父與真修弟子同在。於是我在心中默默地發出了一念:師父啊,弟子天天都在想念您呀,請您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早日見到您吧!結果我的心願很快實現,在2003年11月美國亞特蘭大法會上,我榮幸地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師父慈祥地望著我,並且親自回答了我在修煉中遇到的問題,使我親身感受到佛恩浩蕩。師父的教誨將永遠銘記在我的心中。

與可敬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捨生忘死、正念正行相比,我常常感嘆自愧不如;即使對照新加坡的那些精進的同修,我也經常感到自己太過懶惰,在修煉中太缺乏精進心。但是,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已經清清楚楚地知道了自己隨師父來到這塵世的使命,那就是:隨師正法,挽救眾生。我決心走好自己最後的修煉之路,在返本歸真的道路上勇猛地精進。在修煉中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佛恩浩蕩,隨師正法,無上榮光。最後,我願以師父的經文《如來》與各位同修共勉:

帶著如意真理來
洒洒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