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法〗二十四節氣(三):春季

張慧珠 丹陽

【正見網2004年01月22日】

春季

春,四季的第一季,習慣指立春到立夏的三個月時間(正月、二月、三月),氣溫逐步回升。《公羊傳・隱公元年》曰:「春者何,歲之始也。」北鬥指向東方為春,故有時以春指代東方。唐人呼酒為春,用春酎指春酒,叫酒杯為春杯,稱飯桌為春台。《爾雅・釋天》曰:「春為青陽,春為發生,春秋繁露。春者,天之和也。又春,喜氣也,故生。」 春色常常被用來代指人間最美好的時光和景色。

萬物生髮、春暖花開,生機昂然的春天,往往能夠給人以振奮,孟郊《登科後》曰:「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表達的是人生得意的喜悅。繁花似錦的變換與更迭,也會給人以燦爛,孟浩然的《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又是另一樣沉著的空?。《天音》音樂網有一首《花開(二)》,聽聞得春天的花開便如一隻蓬勃的大鳥展翅飛翔,生命的喜悅是那麼的繁複無盡。

一年之計在於春,無論對誰,春天都是耕耘的季節,是種植的季節,是希望的季節。北齊顏之推的《顏氏家訓・勉學》曰:「夫學者,猶種樹也。春玩其華,秋登其實。講論文章,春華也;修身利行,秋實也。」

可是人的心情往往是複雜的。後唐李煜的一首《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則恰似身處春寒中的艷陽下,風漫而冷,日麗而寒。雖然希望在生長,嚴冬在逝去,可是往往對邪惡的勢力這意味著滅頂之災,那麼它們是不甘心的,因此有春寒,有春旱,有春瘟。可是春天的腳步畢竟是無法被阻滯的,那嚴冬的片刻的迴光返照也只能是轉瞬即逝的、不能實現的春夢。

春字到底來歷如何?根據《說文解字》春,推也。從迫從屯,從日,迫春時生也。今隸作春字,亦作曝。屮:che4,象形字,草木剛長出來,也指草。迫:cao3,象形字,草字的本字。屯:會意,從屮貫一,屮為草,一為土地,象草木初生的艱難。任、曝:chun1,會意,甲骨文字形,從草(木),草木春時生長;中間是「屯」字,似草木破土而出,土上臃腫部分,即剛破土的胚芽形,表示春季萬木生長;「屯」亦兼作聲符。小篆字形,隸變以後,除「日」之外,其它部分都看不出來了。

剝極必復、否極泰來,四季輪迴是陰陽之氣此消彼長的結果,物極必反,早在春季到來之前的冬至,就已經是陰氣開始衰退,陽氣開始生髮增長了。而今年的春天,非但是自然輪迴的汰舊迎新,我們即將來臨的2004年的這個春天,是我們第一個全人類的春天,是我們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的春天。

孟春正月

正月也被稱為端月,至今的正月十五還被廣泛成為端月節。秦始皇建立秦朝之後,根據五德始終之說,認為秦是以水德取代了周的火德。那麼就必須對正朔、歷製作相應的改變,於是頒發了全國統一的顓頊歷。以夏曆十月為歲首,仍稱十月,第四個月即正月則因避秦羸政名諱而改稱端月。

在《禮記•月令》裡面說正月的天象是:「孟春之月,日在營室,昏參中,旦尾中。」地上的氣候是「孟春之月,東風解凍,蟄蟲破土,魚上冰,候雁北飛。是月也,天氣下降,地氣上騰,天地和同,草木繁動。」對於被稱作天子的帝王,在這個月裡要「居青陽左個,乘鸞輅,駕蒼龍,載青旗,衣青衣,服青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大家看這句話,覺得作為皇帝穿青衣吃麥子羊肉、乘鸞駕載青旗等等都可以理解,即使對於駕蒼龍也不覺得荒謬,認為可以是比喻或者代指車子,對於「服青玉」這一句現代人一般都認為指的是「錦衣玉食」這樣的比喻,用玉來比喻珍貴好吃的食物。

其實,在古代,莫說天子,太多的修道人都是食玉的,很多懂得修煉道理的平民百姓也確確實實是吃玉的。因為食玉有食玉的法術,用法術或者獨特的藥,可以把玉給軟化成為煮熟的紅薯、芋頭一樣,可以吃,或者是化成可以飲用的水一樣的液體。屬於道家轉化本體的一個手段。而且,需要長期大量吃才會有明顯的效果。但是按規定,青玉是只有天子能夠食用的。

也就是說,古代有著很多我們今天的人類看來神奇的事情,有著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

古代的帝王,莫不敬循天時,勤導百姓。這是有著幾千年的傳統。《尚書・堯典》曰: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分命羲仲,宅?夷,曰陽穀。寅賓出日,平秩東作(平均次序東作之事,以務農也);日中、星鳥,以殷仲春。 《禮記•月令》曰:「乃命大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離不貸,毋失經紀,以初為常。」在每年春天的第一個月,帝王要頒詔布農事,還要派人勘查丘陵土地之所宜,根據情況決定種植五穀。此外帝王還要親自身體力行、以教道民。在這一年之始,還要廣泛祭祀山林川澤諸神靈,以利百姓眾生。

順應天地人之道才是坦蕩的大道。因為這一個月是生命開始生長的時間,在孟春正月不准傷害母禽母獸還有幼小的生物,禁止伐木禁止搗毀鳥巢,不能聚眾踐踏土地植物,不能大興土木,要掩埋那些被遺棄荒野的骨骸。這些在過去每年春天都要由帝王頒詔天下。今天的人號召環保,而中國古人一直都在真正環保;今天的人環保更多的是停留在自私自利的考量上,中國古人可是有著一套系統的措施。

因為是倒行逆施,違背天地人之道必然會帶來災殃。過去說,在正月不可以稱兵,而且不能主動興兵,稱兵必有天殃。在這個月,不能改變天之道行事,不能無視地之理亂來,更不准無視人的規律擾亂百姓。孟春行夏令,就會風雨不時、草木早槁,國乃有恐;如果在孟春行秋令,則民大疫,疾風暴雨數至,藜莠蓬蒿並興;行冬令,則水潦為敗,霜雪大摯,首種不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