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與羅馬帝國的覆亡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17日】

北京確診兩例肺鼠疫後,業內人士稱,中國至少4個省市恐已鼠疫擴散。鼠疫也叫黑死病,歷史上記載多起最具毀滅性的大瘟疫,都與黑死病有關。其中羅馬帝國因4次可怕大瘟疫而覆亡。

古羅馬是迄今為止歷時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的帝國,人口曾達1.2億,兩倍於公元元年的漢朝。

漫步現今的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嘆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文明著稱。

在歷史上,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近300年,在這期間,羅馬發生了多次大瘟疫,其慘烈的情景令人類刻骨銘心。多次大瘟疫後,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至2500萬至5000萬,其覆亡至今仍給世人留下深刻的警示。

根據羅馬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的記述,公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

後來,蓋勒流也採取同樣手段,15天內在尼科米底亞皇宮製造了兩起火災並誣衊為基督信徒所為,迫使當時的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信徒。

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古羅馬的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信徒的謠言,諸如誣衊他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他們狂飲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古羅馬史學家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記載:「在皇帝的私人競技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緊緊地捆在十字架上,點燃後作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馭手服裝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賞這一壯麗奇觀。」

4年後,尼祿本人被殺。公元65年,羅馬爆發嚴重瘟疫(後世學者認為可能是重症瘧疾),據載有3萬人喪生。

1世紀末期圖密善(81—96年在位)當政末期,圖密善是第一個要求人民把他當作「我們的主和上帝」來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願苟同,因此又遭迫害。據載,圖密善的侄女尤利亞、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信仰分別被流放與殺害。


漫步現今的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 Giorgio Cosulich/Getty Images)

第一次大瘟疫

圖拉真皇帝(98—117年在位)當政後,讓猛獸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納爵,也讓後者憑藉「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圖拉真與普林尼的對話也顯示他在小亞細亞的迫害越演越烈。

這三位皇帝身後的125年爆發了一次蝗災,緊接著是第一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奧羅修斯大瘟疫),奪走100萬人的生命。

一位教會歷史學家約翰見證了第一次瘟疫,他這樣寫道:

「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

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於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

雖然所有船隻穿梭往來,不停地向海中傾倒它們裝載的可怕貨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屍仍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個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以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地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漫步現今的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 VINCENZO PINTO/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二次大瘟疫

公元166年,羅馬發生第二次大瘟疫,史書稱之為「安東尼時期黑死病」,最高峰時期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 也未能倖免。15年左右的時間內死了500萬人,羅馬帝國人口減少1/3,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

到3世紀初,羅馬帝國試圖阻止所有民眾歸信基督,來自北非迦太基的年輕母親佩蓓圖與其侍從斐麗西達等的殉道就發生在這一時期,《殉道者言行錄》中收有佩蓓圖的獄中筆記。

在獄中,佩蓓圖從清晰的夢中異象預知自己將殉難。被帶上法庭時,她對前來勸說的父親說:「你可以相信,我們不是孤身一人,一切都在神力的把握之中。」被送上鬥獸場的前晚,她寫道:「我意識到我不是和野獸鬥爭,我是在和邪惡鬥爭。我知道我會是勝利的一方。」
漫步現今的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 VINCENZO PINTO/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三次大瘟疫

德修斯(Decius)成為第7位迫害正信的羅馬帝王,他把帝國的衰落歸罪於宗教信仰自由,將迫害基督徒作為首要目標,為保證統治強制推行思想統一。

公元250年,也是他篡權的第二年,他命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自己的信仰,否則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平民處境更是悲慘至極。

同年,第三次大瘟疫(西普里安瘟疫)來襲,波及整個帝國,持續了約20年之久,死者總計2500萬,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瘟疫之一。

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間,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喪生。公元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也死於瘟疫。


漫步現今的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 FILIPPO MONTEFORTE/AFP via Getty Images)

第四次大瘟疫

羅馬帝國發起的最大一場宗教迫害,發生在戴克里先帝王(284—305年在位)時期。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發出敕令,開始了「羅馬帝國政府發動的最大一場宗教迫害」,眾多摧毀教會、收繳《聖經》和屠殺教士的暴行發生。

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間,第四次大瘟疫(查士丁尼鼠疫)傳入君士坦丁堡,帝王查士丁尼也染上了瘟疫。君士坦丁堡人,從庶民到貴族,度過了痛苦不堪的3個月,入冬時病狀變得更加致命並轉成了傳染性肺炎。

這次黑死病瘟疫持續到公元700年,其間反覆爆發,最高峰時期每天死1萬人。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這次大瘟疫引起的饑荒和內亂,使東羅馬帝國元氣大傷,走向崩潰。

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四次瘟疫。他說,「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

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當時倖存者約翰已清晰的認識到:這是上帝的懲罰!

他寫道:「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里,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然而,在21世紀的今天,羅馬帝國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自1999年,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在中國掀起了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民眾的血腥鎮壓,隨後發展到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

如今20年過去了,中共政權對手無寸鐵的修煉人的滅絕式鎮壓,不但沒有成功反而使中共走向崩潰,截止目前,已有3.45多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新唐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