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浩蕩福澤眾生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6日】

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退燒了

武漢新冠肺炎來勢兇猛,席捲全國各地,面對突如其來的天災人禍,人心惶惶。政府採取封城、封村、封路、封門的辦法,規定人們出門戴口罩、量體溫、少出門。大街上很少有人來往,所有交通崗都是紅燈,喇叭響個不停。我家小區今天又發了「通行證」規定每家兩天出去一個人出門購物。

我二女兒攜帶三歲半的小外孫女、六十多歲的公婆去海南過年。

我幾次打電話催她們回來,女兒說:等過了元宵節返程高峰結束時再回家。昨天(2月10日)下午我又打電話催她回來。她有氣無力的說:媽,我回不去呀,我已經發燒好幾天了,怕你惦記,沒敢告訴你,我現在沒力氣說話呀,我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邊電話就掛了。

放下電話我就懵了,一點正念也沒有了,忘了自己是誰了,胡思亂想:她發燒會不會是感染上••••••我簡直要崩潰了。她出門在外離家那麼遠,發燒飛機乘不了,家回不來,身邊只有七十來歲的公婆和那麼小的孩子,這可咋辦呢?我心慌意亂,和誰商量呢?(我丈夫已故去十年)給她丈夫掛電話商量咋辦?給大女兒掛電話商量?不行!他們都是常人,告訴他們等於給他們添亂,常人的承受能力有限。現實情況對他們來講只能是叫天天不應,問地地無語啊。

這時,猛然間我驚醒了!我問自己?關鍵時刻你這個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正念哪去了?!怎麼被兒女情帶動的神志不清了?真是羞愧難當: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啊!別說我女兒在海南就是在月球上師父都能保護得了她呀!我馬上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 ,叩首拜恩師,敬請師父救救我女兒! 救救我女兒!••••••然後我就坐下來發正念。大約半小時左右,手機鈴響了,我趕快接起來,那邊傳來女兒輕鬆的聲音:媽!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靈啊!燒退了、身體輕鬆了,我好了!

女兒半小時前發燒難受時的哭腔,半小時後退燒後的輕鬆,足以見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救命良方!誰念誰得救!

師恩浩蕩!佛法無邊!福澤眾生!

我淚流滿面!我流的是感恩的淚!是幸福的淚!有師父真好!感恩師父的大恩大德!感恩師父對弟子對眾生的無量慈悲!我懷著無比感恩的心恭敬的跪在師父法像前叩首!叩首!再叩首!

提醒同修:難中千萬不要動人念。要從根本上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堅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事情出現了,我們要站在修煉人的角度想問題,首先求師父!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我女兒曾經是師父的小弟子啊!九六年和我一起得法。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她幫助我保護大法書,晚上和我一起出去發真相、貼不乾膠;我丈夫在公安任職,在邪黨威逼下曾揮刀、動槍的逼迫我放棄修煉。她多次和她爸據理力爭,駁得他無言以對,其中有一次她爸逼我放棄修煉、魔性大發,要用他的手槍斃了我。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你們這些愚昧無知的傻瓜都沒見過李洪志的面,就他那幾本書就把你們給「迷惑」住了?女兒接過話茬兒說:爸,我們師父那幾本書能「迷惑」住一億人,你要不服的話那你也寫幾本書,如果你寫的書能夠迷惑住十個人,我們就信你的,行不?他無言以對;還有一次他怒氣衝天的沖我來了,揚言:我就不信我就管不了你?••••••女兒說:爸,你消消氣,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你不應該動橫的強行干預,江澤民都管不了,你能管了嗎?他又沒嗑了。(後來我丈夫明真相退黨了)在他有病住院期間女兒有空就陪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胰腺癌都沒疼,安詳的走了。他「咽氣」前眼睛睜的大大的望著天棚、一幅很恐懼的樣子,這時女兒又貼在他耳邊告訴他;爸!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眼含淚花微微點頭,眼睛閉上了。他去世後不久給女兒託夢:我元神離體時,一群黑白無常小鬼猙獰的面孔帶著刑具來接我,說:「要把我送到地獄去受審」。我趕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它們就消失了,我就去了另外的空間。我在那裡很悠閒,我在那邊等著你媽呢。

女兒和女婿早都用真名退黨了。可惜的是她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和我不在一個城市、在中共的體制內的大染缸中被污染、洗腦, 漸漸的脫離了大法。

目前,大疫肆虐,大陸是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眼下的形式大家要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時間的寶貴,俗話說:「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年前年後真是兩重天那。

十年來,我基本上是天天出去講真相,為了不落下邊遠的村屯,我買了兩台車(一台電瓶三輪車一台汽車)和同修配合,把真相福音撒遍了全縣鄉鎮、村屯、家家戶戶、農貿集市,發真相的同時講真相、救眾生。在城裡往大客車上發真相冊子。超市、商場、醫院、步行街、小巷等等都是我講真相的場所,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年後這些地方關門閉店、封路、所有的客車也都沒了蹤影,邪惡利用封城、封路、封小區、封村等等手段,堵死了我們救眾生的路。邪惡的目地就是毀人、害死人。

年後我對師父講的這段法有了新的理悟。師父說:「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3]回想年前,有那麼幾天我還冒出不正的念頭:「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每天擔著風險,沒年沒節的天天出去講真相,什麼樣的人、事都能遇到,比過去的雲遊還苦啊」。雖然不是真我在想,可是,那是修煉有漏被安逸心、怕吃苦的心鑽空子了,真是對不起師父啊。現在想找那個環境還沒了呢。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呀!別看我天天出去,也錯過了很多救人的機會,後悔藥無處買。以前沒修好、沒做好,師父一再給機會,恐怕機會不多了吧?

現在,還是最需要我們走出家門,承擔起我們的責任、使命。講真相、救眾生。救人數量不夠,師父在延續著時間,只要我們有救人的心,師父給救人創造機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我每天都突破封鎖、關卡,走出家門,告訴有緣人得救的秘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勸其三退保平安時間緊,救人急。在這最後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裡多學法,修好自己、去執著,聽師父的話,不失時機的抓緊救人,少留遺憾,兌現誓約,圓滿隨師還。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我救你們,你們救常人,現在連我都幫你們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嗎?最後那算總帳的時候你怎麼算哪?哭也來不及了。」[4]

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