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士道高救人命 刺史折服信神靈

陳慨然 整理


【正見網2020年05月17日】

唐德宗貞元進士李翱,去世後諡文,因此後人尊稱他為李文公。李翱生前,由於得罪了宰相李逢吉,從中央的尚書省,被貶到邊遠的廬州當刺史。李翱生性偏激而梗直,從來不相信什麼巫師、巫婆的事。當時有一個外地人李處士,道術高明,住在廬州郡,他懂得神仙的語言,很多事都被他的預言說中了。因此全郡的人,對他無不尊敬,就如同侍奉神明一樣。

刺史李翱,到廬州上任以後,剛一個月,李處士便投遞上名片,等候拜謁。見面以後,刺史待客的臉色甚為傲慢,說道:「孔老夫子是大聖人,連他老人家還說:『未知生,焉知死』,先生你能比孔子還高明,居然既知生、又知死?」

李處士回答說:「話不能這麼講,難道您不知道晉朝阮瞻著《無鬼論》,他的文章,別人都不能駁倒他,但是,最終他還不是親眼見到鬼而認錯了嗎? 我現在想告訴您的是,這一半天之內,您的親人中間,就要有一個人患病,並且十分沉重。如果這是一個貪圖安逸、飲鴆止渴的人,那麼,他患了重病,是咎由自取,我可以不去管他。如果不是這樣,這是一個懂得人情事理、並且富有正義感的人,他遇到這樣的厄難,誰能坐視不救呢?」

李翱刺史聽了這些話語,更加憤怒,立刻命人給他戴上鐐銬,關進牢獄。

可是,當天,李翱刺史夫人的背上,便長了一個毒瘡,第二天,裡邊就開始潰爛。李夫人昏迷過去,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刺史請遍當地的醫生來診治,但是竟無一點起色。刺史有十個愛女,都已成人,但尚未出嫁,她們圍繞在母親床邊,悲哀地痛哭。女兒們自然把母親的患病,怪罪於父親不該拘囚李處士。刺史因妻子病重、十女情牽,埋怨不止,迫不得已,才將李處士從牢獄中釋放出來,並向他祈求救治的辦法。

李處士說:「你親筆撰寫一篇文章,悔過!等到夜間,祈禱神靈。我可以給你留下一道符,夜間把它和你寫的祈禱文,一起燒掉,就能解脫厄難。」

臨離去之前,李處士又告誡刺史說:「千萬不要在箋紙上修修改改,或一再更換箋紙。其他就沒有什麼要做的了。」

這一次,刺史竟然相信了李處士的話,立即親自起草禱文,先把手洗淨,然後就虔敬地書寫起來。但是,刺史生性偏頗而且多疑,在書寫過程中,一連寫了幾張箋紙,都有錯誤。他又想到不能違背答應過的話,於是又提筆再寫。一直到蠟燭灰燼,刺史也書寫得疲倦極了,強打精神,最後克意寫成一篇滿意的禱文,而在官位之中,竟寫了一個字。時辰就要過了,刺史於是把禱文連同那道符,一起燒掉了。剛剛燒完,夫人的病疼便立刻減輕,全家人無不高興。

天剛亮,李處士就來到府上等候拜謁,李翱刺史十分感激他。李處士卻說:「災難是被免除了,但時間拖得太久。昨天一再告誡您:寫的禱文中,不要有脫漏、省略的地方,為什麼只注一字(應寫全姓名)?」李翱說:「沒有呀!」李處士說:「您寫的禱文,還存在這裡,您自己去看吧。」說著,便從懷中取出一張紙箋,給李翱看。刺史一看,原來正是昨天夜間所燒的文章。李翱刺史十分驚愕,並且慚愧,立即站起來,向李處士施禮下拜,並取出銀子厚厚酬謝。李處士竟然一無所取。沒有過幾天,便告別而去,也不知他走向何處。過了幾天,李夫人的病,才漸漸痊癒。 

 
(出自《唐闕史》)

正是:
神佛慈悲多慷慨,
恩賜人類福壽諧。
中共強灌無神論,
目的為將百姓害。
剷除邪黨連根拔,
吉瑞蓮花遍地開。
彩霞燦爛鳳凰舞,
億眾歡騰麒麟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