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佛教故事的啟發

大陸弟子 復一新


【正見網2020年08月08日】

今天,丈夫給我講了一個佛教小故事:「在一座廟裡,一個方丈有七個可以承傳念珠的好弟子。方丈老了,可怎麼也拿不定選誰為念珠的繼承人。有一天,老方丈對他七個弟子說:鎮廟的念珠不見了。念珠只有你們七人知道在哪裡。因此,也只有你們七人中的一人偷了念珠。給你們四天的時間,自己將念珠放回原處。

可是,四天過去了,念珠沒找到。老方丈對七個弟子說:明天如果念珠還找不到?那麼,你們七人中的六人可以下山了。偷念珠的人不能下山。只能留在寺廟。

第二天,老方丈對七個弟子說:既然念珠沒找到,你們其中的六人可以下山了。七弟子中有六人下山了。老方丈對留下來的那個弟子說:你可以拿出念珠來了。弟子說:我沒有偷念珠啊?方丈說:那你為什麼留下來呢?弟子說:我要不留下來,我們七人會相互猜疑一輩子的。我留下來,只毀了我一人的名聲,卻保全了其他六人的名聲。這不是個大好事嗎?方丈聽完了弟子的話,從懷裡拿出念珠,放心的掛在了那個能擔當起大業的弟子的脖子上。

小故事不驚人,但說出了一個修煉人,在關鍵時刻:對待自己的名利上,能不能放下,能不能設身處地的為了他人著想;這可真正能體現出一個修煉人的境界。

縱觀自己修煉了二十多年了,可遇到具體矛盾時,不敢擔當,不願承受屈辱。害怕自己的名聲受到傷害。

年前,在我們學法小組發生一件讓所有同修都不開心的事。事情是這樣的:一個老年同修,身體出現了嚴重「病業「假象。老同修很著急,讓我們幫她共同找找有什麼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她自己也向內找,找出不少的人心來。在這過程中,我給老同修說了幾個小事:一個是同修讀法不讓指出錯字問題,另一個是同修利益心沒放下的問題,還有一個是同修不愛聽不同意見。儘管都是一些小事,可聚集多了就成了大事。當時同修對我指出的這些事很是不以為然。我對此事很是糾結,自己還認為自己在幫同修呢?

今天,聽了這個小故事,使我從迷茫中驚醒過來。如果我能修出大慈悲心來,還會有今天同修出現的情況嗎?對同修讀法讀錯字問題,如果不是抱著糾正錯字的心,用一顆善心,向內找自己,看看自己存在著什麼心?可我,只為矯正同修的錯字而不停的提出其錯誤,這不是象舊勢力一樣嗎?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嗎?當然可想而知,效果是越矯正同修讀的錯字越多。

對於放不下利益之心,自己不也存在嗎?這不正是師父用同修不好的一面表現出來,修自己的嗎?可自己對同修做的沒放下利益之心的小事,說的頭頭是道。如果當時看到同修的問題,馬上找自己,自己不是也存在很多放不下的利益之心嗎?不找自己修同修,上了舊勢力的當,讓舊勢力鑽了我們集體修的有漏的空子。今天想起來,我感到非常對不起同修,是自己沒修好,不但沒幫了同修,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

真誠的向同修道歉:同修對不起!今後,我會努力修自己,走師父向內找的修煉路,否定向外看,不走舊勢力的路。

對於不愛聽意見問題。今天,剖析看來,自己同樣存在,愛聽好聽的,不愛聽相反意見。同修的表現,不都是師父苦心安排的嗎?我錯過了多少修自己的機會啊!我有什麼臉給同修指出不足呢?自己比同修不是更厲害嗎?同修為什麼不愛聽,我給她提的意見,不就是因為我自己不會修自己嗎?沒有慈悲心,沒有包容心,沒有設身處地的為同修著想的心。抱著一顆只想改變別人的人心,怎麼能幫了同修呢?

今天,我反覆問自己:修了二十多年了,在這些問題上我哪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呢?我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對不起師父,我也對不起同我一起風風雨雨走過十幾年的同修。我從心底裡發出:師父弟子今天覺悟了,弟子知道什麼是大法修煉了。無條件的向內找,修自己。這就是師父要的。弟子向您保證,弟子今後就做您要的,向內找修自己,很好的靜心學法,按您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走任何極端。修出慈悲心,用慈悲心去救人,做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最後,用師父一段講法與同修們共勉:「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精進要旨三》〈清醒〉)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