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金言:敲金戛玉,格言聯璧(之二)

陸文農 整理


【正見網2020年09月04日】

【古訓】
眼前百姓即兒孫,莫謂百姓可欺,且留下兒孫地步;
堂上一官稱父母,漫道一官好做,還盡些父母恩情。
【今譯】
縣官眼前的百姓就是兒孫,不要認為百姓可欺,應該為子孫、留下餘地與後路;    
縣衙堂上的官員就是父母,莫要以為一官好做,應該盡到父母的責任與恩情。

【古訓】
善體黎庶情,此謂民之父母;
廣行陰騭事,以能保我子孫。
【今譯】
從政能善於體察民情,便是民之父母;
為官應暗中多做好事,以保兒孫吉祥。
 
【古訓】
封贈父祖易得也,無使人唾罵父祖難得也;
恩蔭子孫易得也, 無使我毒害子孫難得也。
【譯文】
因本人的官位使父輩受到封爵是容易做到的,但從政治民,不讓別人唾罵父輩,卻是很難做到的;
憑本人的功勳使子孫得到官銜是容易做到的,但教子成材,不使子孫受到毒害,卻是很難做到的。
    
【古訓】
潔己方能不失己 ,   
愛民所重在親民。
【今譯】
自己廉潔,才能保持氣節清名;
愛護百姓,重在與民親近無間。
   
【古訓】
朝廷立法,不可不嚴,
有司行法,不可不恕。
【今譯】
朝廷制定法律,不能不認真嚴厲;
官員執行法律,不能不稍加寬恕。

【古訓】
嚴於馭役,而寬以恤民;
極於揚善,而勇於去奸;
緩於催科,而勤於撫眾。
【今譯】
 指揮衙役要嚴明,而要寬恕地體恤百姓;
 表彰善行要竭力,而要狠狠地剷除奸邪;
 催交租稅要和緩,而要勤奮地愛撫眾人。

【古訓】
催科不擾,催科中撫愛;
 刑罰不差,刑罰中教化。
【今譯】
催交賦稅時,不能擾民,同時要對百姓們愛護安撫,使之為國效力;
執行刑罰時,一絲不苟,同時應對犯科者教育感化,使之棄舊圖新。
    
 【古訓】
  刑罰當寬處即寬,草木亦上天生命;
  財用可省時便省,絲毫皆下民脂膏。
【今譯】
 執行刑罰應當從寬時,就應從寬處理,因為一草一木,都是上天生命,豈可草菅人命;
各項支出可以節省時,就要節省開支,因為一絲一毫,都是百姓脂膏,哪能暴殄天物!   
 
【古訓】
居家為婦女們愛憐,朋友必多怒色;
做官為衙門人歡喜,百姓定有怨聲。
【今譯】
閒居家中,受到婦女們的喜愛,朋友知道後,一定面帶怒容,指責不已;
從政為官,得到衙門人的歡迎,百姓得知後,必定口吐怨忿,切齒痛罵。    
    
【古訓】
官不必尊顯,期於無負君親;
道不必博施,要在有益民物。
【今譯】
從政為官,不一定求位尊名揚,只求對得起皇上和祖宗;
愛民仁政,不一定求施廣行博,關鍵在有益百姓與社會。    
    
【古訓】
祿豈須多,防滿則退;
年不待暮,有疾便辭。
【今譯】
 不應苦求俸祿高,物極必反,應頭腦清醒,當退則退;
 不必死等年垂暮,淡泊名位,一旦有了病,辭官歸隱。
   
【古訓】
天非私富一人,托以眾貧者之命;
天非私貴一人,托以眾賤者之身。
有德而富貴者,乘富貴之私以利物;
無德而富貴者,乘富貴之勢以害人。
【今譯】
上天並不只是讓某一個人發財致富,而同時把眾多窮人託付給他,讓他施恩賑濟;
上天並不只是使某一個人官顯位尊,而同時把眾多平民託付給他,讓他保國安民。
道德高尚的富貴人,能利用個人的富貴造福人民;
道德卑下的富貴人,往往會仗恃富貴去危害百姓。
    
【古訓】
住世一日,要做一日好人;
為官一日,要做一日好事。
【今譯】
 在人世間生活一天,就要時時鞭策自己,做一天好人;  
 在官府內任職一天,就要刻刻鼓勵自己,做一天好事。
    
【古訓】
貧賤人櫛風沐雨,萬苦千辛,自家血汗,自家消受,天之鑑察猶恕;
富貴人衣稅食租,擔爵受祿,萬民血汗,一人消受,天之督責更嚴。
【今譯】
貧窮卑賤的人頂風冒雨,奔波勞碌,千辛萬苦,自家的血汗,供自家受用,上天對他們的鑑察尚寬恕;
豪富高貴的人吃著租稅,拿著俸祿,坐享其成,萬民的血汗,供一人享受,上天對他們的督責更嚴厲!

【古訓】
 平日誠以治民,而民信之,則凡有事於民,無不應矣;
 平日誠以事天,而天信之,則凡有禱於天,無不應矣!
【今譯】
平時以誠實來治理百姓,百姓就信任欽敬,那麼凡有事求於百姓,就沒有不響應的;
平時以誠實來侍奉上天,上天就信任愛撫,那麼凡有事禱告上天,就沒有不靈驗的。

(以上均據清代金纓《格言聯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