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親們都說「師父偉大、法偉大」

劉實修


【正見網2020年12月02日】

我們屯的鄉親們都說,你們家這幾年的魔難,真夠震撼人心的。要沒有師父保護你,家裡早就支離破碎了!他們說的對,下面把家裡發生的事,和同修們切磋交流。來證實我們的師父偉大、法偉大!

我是在黑龍江省農村的法輪大法學員,今年八十歲,沒啥文化。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得到了萬古不遇的宇宙高德大法!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最幸運的人。師父從地獄裡將我撈起、洗淨,又教我走向神的路。多年來,走過了嚴寒酷暑,歷經了風雨魔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次又一次的擺脫困境,衝破魔難,堅定的走到了今天。毎前進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見證著大法的神奇和偉大!

下面把我修煉的幾件神奇事講給大家分享,來證實大法的偉大與超常。因為第一次寫交流稿,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沒修煉之前是邪黨支部小組長,可想而知受邪黨的毒害有多深。學法後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我修煉後不但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真是無病一身輕,思想也來個大轉變,找到了真正的自己,知道了人生的真諦。從內心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大法、師恩浩蕩無以言表!

我沒學大法之前,那些能挺住的病就不說了,單說這個嚴重的心肌炎,差點沒要了我的命。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走入了大法修煉。我通過學《轉法輪》這本書,知道了叫人重德、向善 、修心性。真是一本寶書啊!知道了無論做什麼事,第一念就是為別人著想。為他人付出,是一種高尚境界。必須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做一個道德高尚超常的好人。我也知道了人生的價值,還知道了因果報應,善惡必報是天理誰都更改不了的,知道了很多常人不知道的理。這本書告訴我們三個字「真、善、忍」是根本的佛法。我們煉功人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所要做的事情。出現矛盾時不管願不願意,自己必須向內找。就這樣用「真、善、忍」大法不斷的洗刷著自己,使自己的身心得到淨化,不斷的純淨著自己在法中昇華。從走入大法開始, 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我一片藥沒吃過、一針沒打過,感覺到無病一身輕。

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時,邪黨書記問我,你要大法,還是要邪黨?我選擇了大法。在修煉中我遇到了三次車禍,都很危險,是師父救了我的命。第一次差點讓火車撞的粉身碎骨,當我發現火車時已經到跟前了,而我這面是一人多高的陡壁,我怎麼也爬不上去。這下完了,沒路可走了,因為本能的求生,轉過身來往很高的陡壁上爬,根本就爬不上去。在我絕望的時候,奇蹟出現了,我覺得師父把我往上拖,我真上來了。這時,過來幾個人問我,你怎麼上來的?我告訴他們,是我師父把我拖上來的。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覺得不可思議,問是真的嗎?我說:你們看這懸崖陡壁一般,怎麼能上來,他們一看是真的。他們都說:怪不得這麼多人煉法輪功呢!這大法太神奇了。

第二次是騎自行車上街,到一條街時一輛轎車把我撞飛了,在空中掉下來,神奇的是沒倒下就站住了。自行車車把被撞飛了,車軲轆壓在車底下。來了很多圍觀的人,都說太神了吧,這個老頭撿條命。他們告訴我,老頭管他(司機)要錢。這時我給他們講了真相,我沒訛他一分錢。這些圍觀的人說:「法輪大法太偉大了。」同時也證實了大法。

第三次是秋天,我開三輪車上地拉玉米,這塊地在河溝的旁邊,抹車時不小心掉下四米多深的河溝裡。掉下去之後車沒翻,我還坐在車上。我屯的人都說我命大,「這大法又把你救了、太偉大了,法輪大法好哇!是救命的法!」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是學大法的。

在師父的保護加持下,我闖過兩次生死病業關,第一次,有一天我正在打坐時,突然覺得很難受,真的承受不住了,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家人與鄰居把我送到哈醫大二院,醫院一看沒留。家裡人把我又送回縣醫院,沒等檢查完,我就醒過來了。我一看這不是醫院嗎?我沒有病把我送這來干什麼?我要回家。師父說了:「你這條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許你的身體有病,真的不允許你身體有病。因為那個病已經不能再侵害你了,那個病毒會被你的正能量殺死。」(《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這是舊勢力強加的我不要,就走我師父安排的路,我也不歸它管。我就真心的信師父信法 ,我就是沒有病,同時向內找,請師父做主。家人沒辦法只好回家了,到家通過學法向內找,沒幾天就好了。街坊鄰居都覺得不可思議,都說大法真是超常啊!連鄉親們都替我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

第二次病業關來勢兇猛,心難受的無法支撐。奄奄一息的我,心裡喊師父救我。這時家人準備往醫院送我,我不去醫院,只有師父能救我。我就相信師父相信法,鄰居和家人把我騙到醫院,檢查說是心梗,馬上做手術支架。我不同意做手術,因為我根本不信這是病,都是假象。大夫說病這麼重,年歲又大手術也危險,先送重病監護室觀察吧!「不」,我要回家,我沒有病。我心裡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心裡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洪吟四》)「消去罪業塑神體  你的天國迎新王」 (《洪吟四》)我沒病必須回家。由於不斷的折騰、鬧著,都沒辦法就讓我回家了。回家後,不斷的找自己哪裡沒做好,大量的學法,用法歸正自己。師父說:「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什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 (《雪梨法會講法》)師父說:「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 (《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 (《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我很快的痊癒了,這件事對我屯影響非常大。因為病的那麼嚴重,壽衣都預備好了,就等著咽這口氣了。不吃藥、不打針、不住院,可我奇蹟般的活過來了!所以鄉親們都來祝賀我。因為他們都明白真相,他們都說,我們都記住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是你的師父偉大、法偉大!太神奇了。我們看你師父就是活佛下世度人來了。

我家還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就是我女兒到青岡大油田去打工。處個男朋友,名字叫某某某。我們知道他是個流氓後,就都不同意這件婚事,他就記恨在心。把我綁架到油田無人的地方殺人未遂 ,他又來跟蹤我兒子,因為我和兒子沒在一起住,他們住樓我住平房。我兒子天天接送孩子上下學,他就先到兒子住的樓上去等著了。因為他藏在了樓上,兒子進樓沒有看見他,他突然從樓上下來,拿著一把鋒利的刀,直奔兒子的前胸扎了一刀。兒子根本沒有防備,可憐的兒子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倒在了血泊中。他怕兒子不死又補了好幾刀。結果把我唯一的兒子給殺了。真是晴天霹靂,家裡真是天翻地覆,白髮人送黑髮人,心煩意亂痛苦極了,當時我真的沒法活了。

把他抓住後,我想;賠多少錢都不行,就讓他償命!可轉念又一想,就是要了他的命,兒子也不可能活了。我是個修煉的人,正法弟子是有使命的,肩負著重大的歷史責任──救度眾生,正實大法!不管遇到多大魔難,正法修煉基點一定要站正。通過大量的學法與師父的點悟,我振作起來了。師父點悟讓我看到一個景象,前世我和現在的兒子,在什麼地方碰到了他,看他不像個好人樣,我指使兒子把他給殺了。我知道這一世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不再追究了,所以很快他從牢房走了出來,也不用賠錢了。這事在我們屯引起了很大的轟動,鄉親們都說:你「師父偉大、法偉大」,他的弟子也了不起,把你唯一的兒子殺了,你卻能放下不追究了。真是心比天大呀!這你都能容忍得了,境界也太高了吧。要不是學法輪大法、不是修煉的人誰能做得到哇!。

我很清楚師父說的:「因為人都是有債要還的,不是這邊的就是那邊的,都有苦要吃的,就在這樣的難度中,看你能不能修。」 (《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兒子的離世這個劫難也太大了!如果不學大法,我無論如何也放不下人的觀念,走不出人的情。師父在《轉法輪》裡告訴我們,「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什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干不想干,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鍊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 (《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些超常的法理使我放下了人的東西,走正師父安排的路,用這宇宙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斷排斥不符合法的念頭,不斷加強正念。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修自己,時刻向內找,才能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時刻都在提醒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能不能完成這個使命是關鍵。大法弟子和一般修練人的基點是不同的。過去修練人基點是為私的,為了個人圓滿,而大法弟子修煉的基點是為他的,為了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經過了半年的正邪較量,我終於恢復了,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我屯就我一個人學法,師父說:「所以我才叫你們不管老學員、新學員都要到煉功點上去煉功,參加學法會等等。在這個環境中會清洗你,不斷的洗去被常人所污染的語言、行為和觀念。」(《美國東部法會講法》)我要聽師父的話,所以我風雨無阻,每天騎三輪電動車到十五、六裡地的縣城學法小組去學法。學完法在回來的路上就能講真相救人了。

通過這些事使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 (《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 國際法會講法〉)千萬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我很清醒的知道,在大法中錘鍊著自己,不負師恩,不負眾生的期望。我約束自己每一念都在法上。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什麼成度,那就是果位。」 (《鄭州講法答疑》)在矛盾中向內找才是修練,助師正法,同時也體現出只有信師信法,才能越修越成熟。擺正基點救人,要理智的用正念、徹底解體一切邪惡因素,把法給予我們的慈悲、祥和、美好和智慧帶給所有的人,更好的證實大法,救更多的眾生。那場就會「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弟子,讓慈悲偉大的師父少一些操勞。

最後用師父的經文《提醒》和同修共勉:「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師父還說:「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 (《致法國法會賀詞》)。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