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開創了歷史的先河

清竹


【正見網2021年07月25日】

我們都知道,在人類本次文明中,兩千多年前的釋迦摩尼、老子、耶穌等這些大覺者來到人間傳法度人後,在我們人類就出現對神佛的崇敬與信仰,使人們懂得了佛與魔、天國與地獄的內涵;明白了什麼是修煉?為什麼要修煉?等等。

從此人們知道了,神佛是神聖莊嚴而慈悲的;而修道修佛那是人世間最為榮耀、最為幸福,也是最為嚴肅的一件事情了,因為它能夠使人回歸天堂。

可是如此神聖的事情為什麼在人類歷史上還會多次出現對佛弟子和聖徒的迫害呢?甚至還把耶穌基督都釘在了十字架上。當然這裡面原因很多,甚至還很深奧。但是有一點,人類歷史上所出現的任何事情它都不會是偶然的,都是有目的的安排。

唐太宗李世民有句名言:「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唐太宗的這句話是在告訴後人,歷史上所出現的任何事件那都像一面鏡子,是留給後人借鑑用的。中國有句俗語:「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在不斷的重複著、被後人借鑑著。

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四次「禁佛」事件。它們分別發生在公元444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燾禁佛;公元574年,北周武帝宇文邕禁佛;公元841年,唐武宗李炎禁佛;公元955年,後周周世宗柴榮禁佛。這四次禁佛事件,被後人統稱為「三武一宗」的四次「滅佛」。

而在西方也出現過羅馬帝國對基督教的迫害,迫害歷經了近三百年的歷史。

從史料記載看,無論是東方的佛教還是西方基督教的迫害,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被迫害中的那些修行人要麼躲避,要麼逃離;或者是默默的去忍、去承受這場迫害。目的都是在等待著天象的變化,使佛法在人間得到平反後再重新興盛!

可是這種消極的承受與等待,對於修行人來說,是一種自私和怕心的體現。師父都被釘到十字架上了。作為弟子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能站出來去維護法、去保護師父,那我們還配稱作是覺者的弟子嗎?那連人都不配了!這樣的人還能進天國世界嗎?

我們舉個例子,做為一個母親的兒子、妻子的丈夫、女兒的父親,當面對惡徒肆意蹂躪她們時,你卻不敢站出來用生命去保護她們,而是在那膽膽突突的去談「忍」。這樣的人能是一個好人嗎?配當兒子、丈夫、父親嗎?只能說是一個恥辱中的懦夫!

在我國傳統文化的道家修煉中,有這樣一個故事。講的一群修道的人在深山老林中修煉,在最後將要圓滿的考驗中,師父讓弟子跟隨著他跳下萬丈懸崖。結果師父跳下去了,那一群弟子中只有一個跟隨師父跳下去的,而其他的人都在害怕中猶豫、觀望、等待,當這些人看到他們的師父和那位弟子光芒萬丈的飛向天空時,都驚得目瞪口呆,可是一切都晚了、結束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忌,喪心病狂的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了對法輪功殘酷的迫害,大法師父也遭到了中共誣陷誹謗。中共為了消滅法輪功,專門設立了迫害法輪功的 「6.10」組織。這個邪惡組織是以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嵐清任主任,中共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羅幹和宣傳部長丁關根為副主任。這樣的機構在全國設有一千多個,一直到派出所和街道辦都有這種專職人員。這個機構權力之大令人驚呀,它可以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對法輪功學員,想抓就抓,想勞教就勞教,根本就不講什麼法律程序。就如同二戰時期的德國蓋世太保。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判刑勞教就一個罪名: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罪」。判幾年法院沒有權利,都是由這個邪惡組織說了算。

在輿論方面,中共開動了所有的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大肆的造謠、污衊、誹謗,並且在2001年1月23日(除夕),中共利用國家造假,搞了一場天安門廣場自焚的鬧劇。 事發僅 2 小時,新華社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新聞,聲稱「自焚者是五名法輪功學員」。中共的央視也緊跟著推出了攻擊法輪功的「自焚新聞」、「焦點訪談」等等,強制全國各界、各企事業單位觀看,反覆「學習」。

可是到了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天安門自焚案被當場揭穿。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言說:「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面對確鑿證據,中共代表團啞口無言,沒有辯辭。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在國際上,中共為了阻止民主國家聲援法輪功,除了用欺騙的手段外,還採用經濟手段進行威脅、恐嚇,哪個國家或企業敢於聲援法輪功,就會被禁止到中國做生意等等。

中共流氓擺出的這個架勢,看起來是極其的殘暴,如同凶神惡煞一般,滾滾的烏雲布滿了中國的上空,視乎要把法輪功瞬間吞噬。這就是為什麼中共黨魁江澤民敢於在公開場合大放厥詞:「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等等。

然而面對中共流氓的兇殘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也沒有消極的去承受或躲避,而是像潮水般地湧向邪惡的老巢——北京,面對窮凶極惡的中共魔鬼,坦然的走向天安門廣場去證實大法、反迫害。從那時起法輪功學員便拉開了反迫害、講真相,揭露中共邪惡的序幕。

修煉人反迫害這在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這是法輪功學員所開創的先河。這也是法輪功學員與其他修行人本質上的區別。

22年的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巨大付出是常人無法想像的。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關押到看守所、「洗腦班」、精神病院,被勞教、判刑等等。在邪惡的黑窩裡,法輪功學員經受了被打罵、侮辱、體罰、酷刑折磨,甚至是活摘器官等等等等的迫害。據明慧網報導,被迫害致死的,核實了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就達4677人;還有那些失蹤的,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非常的巨大,由於中共的隱瞞,當前無法查證。

就在中共這種殘酷的迫害之下,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更沒有退縮和逃避。他們用信師信法的正念,在反迫害中證實著大法,在講真相中救度著世人。

在國際上的法輪功學員,為證實大法反迫害,他們在沒有任何國家和企業的贊助下,克服了重重的困難自發的辦起了享譽全球的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以及為恢復中華純正傳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團等等。面向全世界,開始了揭露中共邪惡和講真相救世人。大紀元推出的《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解體黨文化》等等書籍,有力的揭露了中共醜惡的面目。

法輪功學員的巨大付出換來的是什麼?是千千萬萬世人的覺醒、得救!

據大紀元統計,現已有3億8千多萬的中國同胞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擺脫了中共邪靈的桎梏,為自己選擇了光明。

在世界各國,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努力,使越來越多的政府要員、議員和民眾對法輪功的認識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由過去的冷漠、不理解甚至是反對;到如今的認同、支持和敬佩。舉一些例子: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來自三十五個國家及地區的九百多名跨黨派現任和前任議員在聯合聲明上簽名,讚揚法輪功學員二十一年來堅持和平理性、反抗中共暴政的精神,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系統性的迫害。

今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全球五百多名政要,紛紛恭賀法輪大法弘傳二十八周年;政要們紛紛表示,願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維護真善忍的社會基石。

美國聯邦眾議員佩裡(Scott Perry)表示,「北京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造成的迫害後果是實實在在的群體滅絕。」他說,「我們國家真誠地希望並祈禱,中共將像蘇聯一樣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

澳洲聯邦參議員阿貝茲(Eric Abetz)通過視訊說:「在持續二十多年的系統性殘酷壓迫中,法輪大法學員追求自由的決心和毅力令人感動和鼓舞。」「法輪大法修煉者堅定地反對中共的迫害,大大有助於揭露共產黨的本質:消滅任何威脅其邪惡意識形態的運動或思想。而法輪功是通過和平抵抗和提高國際意識來做到這一點的。」

加拿大國會加中關係委員會副主席、國會議員加內特•吉努斯(Garnett Genuis)表示,在當選國會議員的這些年中,他非常有幸接觸和逐漸了解加拿大的法輪大法團體,「開始意識到和感激你們對真、善、忍價值觀的堅韌信念。」

加拿大國會法輪功之友聯合主席彼得•肯特(Peter Kent)說:「對億萬法輪功追隨者而言,今年又是艱難的一年。他們在中國共產極權的黑暗陰影下修煉,實踐著真善忍。」

加拿大保守黨影子內閣工業部長鮑利夫(Pierre Poilievre)在賀信中寫道:「我欽佩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的勇氣。他們在弘揚真善忍普世價值方面大功告成,同時摒棄了中共的黑暗,抵制了中共的迫害。」

歐洲議會議員嘎拉爾(Michael Gahler)說,「只因為人們堅持信仰,守護良知,而且行為平和,就把這些人關進集中營,迫害甚至虐殺,這是不能接受的。」他祝願法輪大法修煉者一切順利,並「希望迫害能早日結束」。

英國上議院議員、希爾頓男爵五世(5th Baron Hylton, ARICS, DL)雷蒙德•赫維•喬利夫(Raymond Hervey Jolliffe)說,「多年來,我一直支持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爭取自由的努力,在此向5月13日這個特別的日子致以最美好的祝願。」

這些各國政府官員的言行是對法輪功學員最好的褒獎。

由於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反迫害,如今使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覺醒,看清了中共邪惡的本質。中共已成了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朋友們,中共的氣數已盡,它的滅亡已經到了眼前。那些還沒有跳下中共賊船的人,請您抓緊時間吧!中國人常講的一句話: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一旦中共滅亡,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