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樓裡的生死抉擇

尚荷


【正見網2021年08月01日】

 流著眼淚看完了新世紀影視的電影《抉擇》,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影片敢說真話,反映了中國大陸許多敏感的問題,其中之一就是中共對教人向善的法輪功殘酷鎮壓和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於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達到上億人,超過了當時中共黨員的人數,引發了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嫉妒,在全國上下的反對聲中,他悍然發動了鎮壓,使法輪功學員遭受了人類歷史上最無恥殘酷的迫害,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成千上萬善良的人被迫害致傷致死、無數美滿幸福的家庭因此被毀。

二十二年了,迫害至今仍未結束,然而在中共的謊言詆毀和言論控制下,生活在墻內的很多年輕人都不清楚這段歷史,對大法有很深的誤解。《抉擇》這部影片通過幾個普通人的命運,將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惡展現得淋漓盡致,也讓人看到了中共社會吃人的殘酷現實。
 
電影中,退伍老兵陳俊峰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警察局長卻當著他女兒田婧雯的面惡狠狠威脅要斬草除根,更強迫她親眼目睹中共活摘器官的喪心罪行。這血淋淋的一幕讓我想起了一個人,因為就發生在我身邊,是第一位高校學生因煉法輪功在非法拘禁期間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這些年來,他謙和的笑臉經常在我腦海中閃現,成為我內心深處難以釋懷的傷痛。

他叫劉增強,是當年我任職的昌濰師專中文系98級學生,一個品學兼優的小伙子,也是一名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的法輪功學員。2000年7月14日,他因去北京信訪局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而被抓被打,最後殞命教學樓,當時年僅22歲。

在那之前,我曾經在學法點見過他幾次,在我的印象中,他總是笑眯眯的,話不多,一米七五左右的個子,比較清瘦,溫和中透著堅定。他父母都是農民,在那個年代,一個農村孩子考上大學是很不容易的,面對中共的詆毀,只要他寫個不修煉的保證,安安穩穩畢業就能端上鐵飯碗,前途一片大好,更不用像父輩們那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苦勞作;是對信仰和良心的堅持,使他毅然選擇放下一切,站出來為大法講句公道話,然而,迎接他的卻是嚴刑拷打、逼迫折磨。

聽說他人還沒走到北京信訪局,就被八寶山公安人員劫持並押送到了濰坊市政府駐京辦,而後慘遭毒打,頭、頸、面部多處被打的爛乎乎的,行走困難。幾天後,他被押回學校保衛部非法拘禁在中文系的教學樓,隨後人就被迫害致死。對於他的死因,校方對外宣稱是自盡,那一天是7月22日,距離他去北京上訪還不到10天時間。

劉增強的父母是地道的農民,純樸憨厚,兄弟兩家只有劉增強這一根獨苗,他去世後,整個家庭陷入極大的痛苦中,然而在中共的淫威和恐嚇下,全家人只能默默忍受,他的母親不久後就因悲痛過度而精神失常了,家庭就此支離破碎。

有人說,從中共一貫以來的狠惡手段看,他的真實死因可能並非如此。因為看過《轉法輪》的人都知道,修煉人不能殺生,自殺也算殺生、是有罪的。作為按照大法修煉的學員,劉增強心裡應該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如果不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或另有隱情,一條鮮活的生命怎麼會說沒就沒?若非萬不得已,他怎會選擇用寶貴的生命來抗爭?他才22歲,這樣一個善良溫和、老實巴交的農村孩子,卻不得不獨自面對班主任、系主任、保衛部、學校黨委以及公安部門的圍攻和恫嚇,甚至酷刑毒打、辱罵威脅,他所承受的壓力誰能想像?最後的日子裡他又經歷了什麼?

為了阻止人信仰「真、善、忍」,中共下達了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打死」的邪惡政策,使全國各地為完成迫害指標而暴行頻發。一名負責截訪的警察曾經親口對法官說,讓一個給「黨」製造麻煩的訪民人間蒸發,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人死了就說是「自殺」,這樣「被自殺「的人比比皆是。

二零一一年春天,我和先生去探望中文系的一位同事,這位老師就是劉增強當年的班主任,他因患胃癌剛做完胃切除手術在家休養。當門打開、他看到我的那一瞬間,第一句話就提起了劉增強,讓我非常吃驚,儘管他一再辯白自己沒有對這位昔日的學生做過不好的事情,但很明顯,他對我們的來訪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劉增強被非法關押的那段時間,正值學校放暑假,學生們都回家了,空蕩蕩的中文系教學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論時間過去多久,對大法行惡者都將承擔天理報應和世間法律的嚴懲。

感謝《抉擇》這部影片的出品方,只有心中充滿正信的團隊才有勇氣拍出這樣的好作品、站出來把真相展現,願逝者安息,勇者前行!

 觀影連結:https://youtu.be/nmZHVGyuwQA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學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