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解《封神》之四:「獸情妲己」

明眸


【正見網2021年10月27日】

人有人情,獸有獸情,人行獸事,人們就罵他們為畜生。動物界的思想,人類鮮有接觸,狐狸精是何物?看妲己就知。

妲己,前身是軒轅墳裡的千年狐狸精,假女媧之命獲取了人形。但獸情參與人間會出現怎樣的災殃呢?

三月十五日,是女媧娘娘的誕辰,宰相商容請紂王駕臨女媧廟降香,啟動了商容的候死、與商朝的滅亡——商容象對待仁德聖君一樣對待紂王,不想紂王乃是沒有約束的酒色狂徒,請他去參見美麗的女媧娘娘會產生啥後果?結果紂王在女媧宮殿題詩褻瀆聖明而回。

且言女媧娘娘降誕,三月十五日往火雲宮朝駕伏羲、炎帝、軒轅三聖而回,下得青鸞,坐於寶殿,玉女金童朝禮畢,娘娘猛抬頭,看見粉壁上詩句。大怒,罵曰:「殷受無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詩褻我,甚是可惡。」

人是女媧造的,誰造的誰管。娘娘為警人間色心的危害,命千年狐狸精、九頭雉雞精、玉石琵琶精託身宮院,惑亂紂王,俟武王伐紂,以助成功,並吩咐不可殘害眾生。

天下群妖無數,為什麼只要三妖呢?妖道和人道一樣,都各具心性,狐狸精參與人事能演出色心的惡毒。但女媧娘娘慈悲,吩咐三妖「不可殘害眾生」,它們只要能做到,就去除了獸性,就能修煉有成。但這是野獸的死關——人類把動物視為獸,動物界也把人類視為獸,修羅道的獸精們喜歡吃人,如同人類喜歡吃動物肉。

自古紅顏多禍水,源自否極泰來、盛極必衰。人間是特殊境界,當美色走到最頂峰的時候,是她們在人形上修到了頂峰,如果跳不出人圈,又隱不了形,會怎麼樣呢?

冀州侯蘇護有女妲己,姿貌甚美,紂王為霸占她用兵攻擊冀州。蘇護看著笑臉盈盈的親生之女,含淚點頭嘆曰:「冤家,為你,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他人所殺,宗廟被他人所有,生了你一人,斷送我蘇氏一門!」

為免族滅之禍,蘇護不得已獻出妲己,親自護送去京城朝歌。妲己向母親辭別,淚下如雨,婉轉悲啼,百千嬌媚,真如籠煙芍藥,帶雨梨花,子母怎生割捨?只見左右侍兒苦勸,夫人方哭進府中,小姐也含淚上車。

行至恩周驛,千年狐狸精已在此潛伏三年了,晚間妲己魂魄被狐狸吸去,狐狸借體成形。非止一日,來到朝歌,紂王見妲己烏雲疊鬢,杏臉桃腮,嬌柔柳腰,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裡嫦娥離玉闕。妲己啟朱唇似一點櫻桃,轉秋波如雙彎鳳目,眼角裡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口稱:「犯臣女妲己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只這幾句,就把紂王叫的魂游天外,魄散九霄,骨軟筋酥,耳熱眼跳,不知如何是好。

妲己、紂王醜態畢露,真是下賤貨色,不知成了全人類眼裡的噁心,還自覺很好。人的美其實是思想行為,俗語稱「情人眼裡出西施」,是說那都是假的,是思想扭曲導致。而人體實際上象一張粗糙的臭皮囊,表面與豬皮何別?與植物皮何別?而且裡面滿盛著糞、尿、膿、血、纖微小蟲、細菌、病毒、病灶,放屁、拉屎、排尿,所謂美,實質是蛆吃屎。文人騷客為了名、錢、或無知而意淫編造了無數的文章,欺騙了無數的世人。

紂王自霸占妲己之後,行畜事,朝朝宴樂,朝政隳墮,章奏混淆,群臣便有諫章,紂王視同兒戲,妲己之妖氣旋繞宮闈,文書房本積如山,眼見天下大亂。

如果僅僅如此惑亂紂王,不殘害眾生,妲己也能完成女媧娘娘的使命。但事件刺激不到狐狸精的心不好使,於是雲中子獻木劍讓紂王掛在分宮樓鎮壓妲己,差點要了她的命。司天台官杜元銑又奏「怪霧不祥,妖光繞於內殿,慘氣籠罩深宮」,影射妲己蔽惑聖聰,惑亂朝綱。梅伯大夫直言指責紂王與妲己「樂於深宮,朝朝飲宴,夜夜歡娛,不理朝政,不容諫章,聽艷妃之言,斬元銑而廢先王之大臣。」

這激怒了妲己,獸性終於大爆發,造下了二十根炮烙刑具,置於九間殿殿東——此刑約高二丈,圓八尺,上、中、下用三火門,將銅造成,如銅柱一般,裡邊用炭火燒紅,將人跣剝官服,鐵索纏身,裹圍銅柱之上,只炮烙四肢筋骨,不須臾,煙盡骨消,盡成灰燼。

紂王聽從妲己之言,將梅伯炮烙在九間大殿之前,以阻塞忠良諫諍之口,以為新刑稀奇——他作惡早成了平常心、獵奇心。但不知兩班文武觀見此刑,梅伯慘死,無不恐懼,人人有退縮之心,個個有不為官之意。

朔望之辰,姜皇后在中宮,各宮嬪妃朝賀皇后,西宮黃貴妃,馨慶宮楊貴妃俱在正宮,妲己進宮,見姜皇后升寶座,黃貴妃在左,楊貴妃在右,姜皇后對蘇氏責曰:「天子在壽仙宮,沉湎酒色,拒諫殺忠,壞成湯之大典,誤國家之安危,是皆汝之作俑也。從今如不悛改,引君當道,仍前肆無忌憚,定以中宮之法處之!且退!」妲己回宮,切齒曰:「我乃天子之寵妃,姜後自恃元配,對黃、楊二貴妃恥辱我不堪,此恨如何不報!」

遂設計刺殺紂王嫁禍於姜皇后,姜皇后被挖眼、炮烙雙手而死,其子東宮太子殷郊、二殿下殷洪因為母伸冤而被追殺,費盡周折也沒逃掉,後在午門刑場行刑時被赤精子、廣成子用神風救走。

屈斬太史,輕醢大臣,誅妻、殺子,妲己開始了大力殘害生靈。

一日,紂王在摘星樓與妲己飲宴,酒至半酣,妲己歌舞一回,三宮嬪妃,六院宮人,齊聲喝采,唯姜皇后的七十二位宮人因其主母冤死而眼帶淚痕、不喝彩。妲己大怒,奏紂王曰:「將摘星樓下,方圓開二十四丈闊,深五丈,陛下傳旨,命都城萬民,每一戶納蛇四條,都放於此坑之內,將此七十二位宮人們,跣剝乾淨,送下坑中,餵此毒蛇,此刑名曰蠆盆。」紂王欣喜准奏。

文書房「膠鬲」為此力諫紂王去除此惡刑,紂王反而要把他與宮女們一起投入「蠆盆」餵蛇,膠鬲跳摘星樓而死,也被剝盡衣服、與剝盡衣服反綁雙臂的七十二位宮女們一起投入「蠆盆」餵蛇!這個邪惡的狐狸精的千年修煉,竟修成的是令人髮指的惡毒殺人。

紂王行畜事,將宮人投入於蠆盆坑內,以為美刑,妲己又奏曰:「陛下可再傳旨,將蠆盆左邊掘一池,右邊挖一沼,池中以糟丘為山,右邊以酒為池,糟丘山上,用樹枝插滿,把肉披成薄片,掛在樹枝之上,名曰肉林,右邊將酒灌滿,名曰酒海,天子富有四海,原該享無窮富貴,此肉林,酒海,非天子之尊。不得妄自尊享也。」紂王曰:「御妻異制奇觀,真堪玩賞,非奇思妙想,不能有此。」隨傳旨,依法製造,非止一日,將酒池、肉林造的完全。紂王設宴,與妲己玩賞肉林、酒池。正飲之間,妲己奏曰:「樂聲煩厭,歌唱尋常,陛下傳旨,命宮人與宦官撲跌,得勝者池中賞酒,不勝者乃無用之婢,侍於御前,有辱天子,可用金瓜擊頂,放於糟內。」妲己奏畢,紂王無不聽從。

看官,紂王之昏惡歹毒、妲己之邪惡古代罕見。然而,這還沒完。妲己勾引周文王之子「伯邑考」不成,命左右取釘四根,將邑考手足釘了,用刀碎剁,可憐一身拿下,釘了手足,邑考大叫,罵不絕口:「賤人!你將成湯錦繡江山化為烏有,我死不足惜,忠名常在,孝節永存!賤人!我生不能啖汝之肉,死後定為厲鬼食汝之魂!」可憐孝子為父朝商,竟遭萬刃剁屍,竟把他剁成肉醬,製成肉餅賜予周文王吃。

妲己為害皇叔「比干」,讓雉雞精變成胡喜媚,自己詐作病發倒地,紂王大驚,胡喜媚言妲己有心痛舊疾,需要七竅玲瓏心一片,才能治癒。紂王急命找心!胡喜媚故弄玄虛,掐指算來算去,奏曰:「朝中止有一大臣,官居顯爵,位極人臣。只怕此人舍不,不肯救拔娘娘。」紂王曰:「是誰?快說!」喜媚曰:「惟亞相比干乃是玲瓏七竅之心。」紂王曰:「比干乃是皇叔,一宗嫡派,難道不肯借一片玲瓏心為御妻起沉疴之疾?速發御札,宣比干!」就這樣,比干剖腹挖心而死。

看官,在紂王眼裡,人命算什麼?皇叔之命算什麼?隨便就取心一片,獨夫之心比蛇蠍還毒。

又到一年春天,紂王與百官在牡丹亭賞牡丹,設席筵宴至深夜,妲己酒醉早睡,三更現出狐狸原形在宮內找人吃,被宴席上的黃飛虎放出金眼神鷹抓傷面部,由此懷恨。

紂二十一年,正月元旦之辰,百官朝賀畢,各王公並大臣的夫人俱入內朝賀皇后妲己,妲己暗暗點頭:「黃飛虎,你恃強助放神鶯,抓壞我面門,今日你一般妻子賈氏也入吾圈套!」

妲己把黃飛虎夫人騙上摘星樓,供紂王調戲,賈氏為夫守節跳樓自殺。西宮黃妃乃武成王黃飛虎的妹妹,聽說嫂嫂慘死,上樓與紂王理論,被紂王摔死在摘星樓下。

昏君、與狐狸精殺人不眨眼,雪後,紂王同妲己憑欄,看朝歌積雪,忽見西門外,有一小河,只見有一老人跣足渡水,不甚懼冷,而行步且快,又有一少年,亦跣足渡水,懼冷行緩,有驚怯之狀。紂王在高處觀之,盡得其態,問於妲己曰:「怪哉,怪哉,有這等異事?」妲己曰:「陛下不知,老者骨髓皆盈,故不甚怕冷,少年怕冷,乃髓不滿所致。」

紂王命將二人拿來,將斧砍開二民脛骨,取來看驗。左右把老者、少者腿俱砍斷,拿上台看,果然老者髓滿,少者髓淺。紂王大喜,命左右,把屍拖出。可憐無辜百姓,受此慘刑。

紂王見妲己如此神異,撫其背而言曰:「御妻真是神人,何靈異若此?」妲己又言「能斷孕婦胎中男女」,紂王命軍士全城查找孕婦,抓來三位,紂王命將三婦人拿上鹿台,一一剖腹測試,果然不差,紂王大悅:「御妻妙術如神,雖龜筮莫敵。」

當日刳剔孕婦,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紂王與妲己肆無忌憚,橫行不道,慘惡異常,萬民切齒!紂王又信妲己以童男,割炙腎命,以作羹湯,絕萬姓之嗣脈,殘忍慘毒,極今古之冤。

妲己此面是美色:恍然似一塊美玉無瑕,嬌花欲語,臉襯朝霞,唇含碎玉,綠蓬鬆雲鬢,嬌滴滴朱顏,轉秋波無限鍾情,頓歌喉百般嫵媚;

而彼面是魔鬼:唆紂王造炮烙慘殺忠諫,挖姜皇后眼,炮烙其雙手,治蠆盆荼毒宮人,造鹿台聚天下之財,為酒池肉林內官喪命,活摘比干心,敲骨看髓,剖腹驗胎。此等慘惡,罪不容誅,天地人神共怒,雖食肉寢皮,不足以盡厥辜。

****** ****** ******

色是什麼?妲己如是,惡是什麼?妲己如是,蛇蠍美女是什麼?妲己如是。真是吃人不吐骨頭也難以形容她。今人有愛「美女野獸」,是不是想成為妲己蠆盆中的蛇食?

歷朝歷代中,發生的生吞活剝人事件,多是獸類轉世所為,就像妲己,是狐獸。而中共紅朝的共產黨官員們,多是蛇蠍等畜生毒蟲、鬼怪轉世,所以一直與人類為敵,干出比妲己更惡毒萬分的、舉國體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惡。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