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在農業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禪心


【正見網2021年12月09日】

【編者注】感謝同修們的大力支持,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陸陸續續的收到了一些同修的投稿。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發表已收到的投稿。也希望還沒有投稿的同修能踴躍寫出您在大法修煉中對人體、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的正見。

--------------------------

師父說:「人類社會近代出現的這些個所謂豐富的文化表現,其實是不同宇宙、不同遙遠的巨大天體中那些神弄過來的。用人的話講是他們體系生命的維繫方式,弄過來的是他們體系中生命層次的昇華與下降的法則在最低的人類社會的表現形式,都是這些東西。當然這些東西對生命來講,如果有大法指導,這種形式就能使生命昇華,也能使不好的生命下降。」(1)那麼在農業領域中生命層次昇華與下降的法則在人類社會的表現形式是怎樣的呢?在農業工作中如何在大法的指導下使生命昇華呢?這裡交流一下自己多年來在農業領域工作修煉的體會,有謬誤不足之處,請大家以法為師,慈悲指正。

一、對建園清場的認識

現在農業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多數都是以一定規模的農場、農園(菜園、果園、花園、草藥園、牧場等)形式出現,當然在中國大陸家庭小農戶的形式也很普遍。這裡主要以農園為例來談建園清場的感悟。

我曾經參與過幾個農場的生產管理,剛介入的時候,都是趕上農場經營不景氣,有的已經走向衰敗,有的遇到了發展瓶頸。我到崗後全園裡裡外外走了幾圈,發現都有一些共同特點,就是屋裡屋外、園內園外到處都是垃圾雜物、荒草雜樹,而且園區道路、溝渠基本都是坑坑窪窪、擁堵不暢,工具機械設施缺乏維護,雜亂擺放。還有很多場地、道路、溝渠、設施布局不合理等等問題。通常情況下,我的第一個建議或首要工作就是重新規劃布局、清場(市場分析、發展定位這是從另外一個角度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在此不談)。當然,很多人遇到這種情況也會這麼做,但是不同的地方在於我重新規劃布局和清場的目地與一般人是不太一樣的。多數人重新規劃布局和清場的目地是為了規範管理、提高效率,進一步者為了美化環境、塑造企業品牌形像、熔煉企業文化,為開拓觀光旅遊等經營業務提供條件。然而我的目地還不僅限於此。修煉人都知道「萬物皆有靈」,花草樹木、鳥獸蟲魚都是有生命有靈性的,這一點很多人已經不太難理解了,可是要說工具器械、房屋建築、一石一土、一溝一路也都是有靈有命的,很多人就不太理解了。但是佛陀早就說過:一粒沙裡就有三千大千世界。山神、土地、河神、灶王爺等等傳說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細想起來這不都是在說萬物皆有靈嗎?只是受近代無神論邪說教育影響很深的人們,一時半會兒腦筋還有些轉不過彎,只是把這些神話傳說當成封建迷信,有意無意的排斥不敢正視。不過真正修煉的人都明白,「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萬事萬物都是有生命有靈性的。那麼這樣看來,一個莊園,一大片土地圈起來形成一個範圍,那是不是也會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生命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園區裡的道路溝渠,是不是很像這個生命的骨骼血脈呢?那裡面的房屋設施是不是很像人體的五臟六腑等器官呢?那地裡的莊稼就是血肉精氣了。這樣從傳統文化或修煉人的視角來看這個莊園,整個世界全變了,到處都是生命,而且生命裡有生命,就像人體一樣,整體上是一個大生命,每個組織器官細胞又是相對獨立的個體小生命,真是大生命裡包含著小生命,層層都是命中有命。

中醫講:痛則不通,通則不痛。在我看來,如果園區道路溝渠房屋設施場地布局不合理,就會像人一樣長的歪鼻斜眼、塌肩駝背,就是身體結構五官有缺陷;如果園區道路溝渠不通暢,就會像人一樣筋骨有恙、氣血不暢,走起路來就會駝背彎腰、一拐一瘸,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交通不便、物流不暢,旱澇成災。如果雜草叢生、垃圾成堆,就像個衣衫襤褸、蓬頭垢腦的流浪漢。這樣的生命,哪裡會有精氣神呢?然而,這一切亂糟糟的局面主要都是人為造成的,因為規劃布局、修路開渠、建房搭棚、雜物清理等等都是人所為的,莊園裡的一切動植物設施等雖然都有生命,自己卻不能自由行動,都需要人來管理。如果人失職了,不會管理,或管理不善,就會像人理智不清、精神失常一樣,人體小宇宙裡的正負生命和外在的正負生命就會絞纏在一切,形成內憂外患。

師父說:「修內而安外」 (《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人的主意識清醒了,小宇宙內的一切生命就會逐步歸正。大家知道,那個垃圾雜物也都是有生命的,然而卻是負面的、陰性的,會招引很多蟲子、病菌、老鼠、蛇等等不好的東西,同時工具機械等雜亂的與垃圾擺放在一起,你想它們會是什麼心情啊?能不容易損壞嗎?土地裡有很多石塊、樹根、雜草、荊棘等等,就像身體裡長了膿瘡、腫塊一樣,莊稼能長好嗎?所以我在建園清理整頓過程中,意識中是有健全農莊這個生命的體格,打通其經脈,清除其陰邪之場的念頭。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當然我們建園清場與師父給弟子清理身體性質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我們干什麼事情不也都是「好的留下,壞的去掉」(3)嗎?一般人建園合理規劃和整頓清場,客觀上也起著這樣的作用,但是有意識這樣做和無意識這樣做,其結果還是有巨大差異的。因為人的意識是有能量的,尤其是煉功人,萬物都能夠感受到,你是明明白白的在慈悲它們(莊園裡的萬物),幫助它們,它們當然也是知道感恩的,實際上你就是在喚醒它們的佛性,也是在幫助它們消業。因為垃圾雜物也是活的,就像人體內的業力,是起著干擾作用的。經過一番清理整頓之後,真的會感到神清氣爽、煥然一新。當然這還只是剛剛開始,要想功成圓滿,還有很多路要走。

二、對土壤培肥和機械化的認識

農業耕作的對像是土壤,在古代社會是沒有化學肥料概念的,那時候的人們是如何培肥土壤的呢?從古籍記載和傳統經驗上來看,主要是施農家肥,也就是由農作物秸稈、農副產品加工下腳料和人畜糞便及塘泥等堆漚發酵而成的土雜肥。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這種農家肥無論總體數量還是所含單位營養元素,都是無法滿足作物高產需要的。那麼這是不是就意味著古代社會農作物生長發育始終處於營養不良狀態呢?顯然這並非是事實。遠的不說,即便是在過去幾十年前化肥還沒有大規模使用的六七十年代,穀物顆粒多數也是飽滿的,尤其是果蔬糧食特有的香甜味是現代人可望不可及的。現代人基於無神論和進化論邪說,有意無意的否定歷史,故意把古代社會描繪成愚昧、落後、黑暗的形像,以襯托當今科技的發達。短短几十年基於現代科技的現代農業弊端已經十分凸顯,早已成為眾多有識之士憂心關注的重點。那麼基於有神論的傳統文化是如何看待土壤培肥的呢?

其實無論是古人還是現代人,在開荒建園的時候都講究相地選地,過去叫看風水,現代主要講因地制宜。高坡地宜林,平緩地宜耕,低洼地宜塘,鹽鹼地宜荒,因勢利導,順其自然。然而自從中共篡政以後,總是把人的思想往極端上推,干什麼都是戰天鬥地的,總是強調改造自然、征服自然,於是大量出現了填湖(海)造田、毀林墾地、鹽鹼地改造等等荒謬逆天行徑。習慣於中共的極端思維方式之後,一談到土壤培肥想到的也都是極端的土壤條件改造,比如沙粘土如何改造,酸鹼鹽土如何改造等等。其實在古代像這樣極端的土壤質地性狀基本都是廢棄不用的,所以不像現代人為了展示科技的力量,故意迎難而上去費時費力的改造這種極端的土壤。也就是說古人的思想狀態基本是順天而行的。修煉的人都知道,人世間是善惡同在的,是有相生相剋之理的。也就是說無論怎樣總是有一些土地是不適宜耕種的,何必去逞人力之強逆天而行呢?選一塊適宜的土地宜林則林、宜耕則耕、宜塘則漁,不是事半功倍嗎?因此,古代儘管沒有化肥,只有少量的農家肥,由於知道因時因地制宜,所以土壤肥力並不是大問題。

另外,古代社會是沒有現代化農業機械的,主要靠人畜力耕作,最常用的農具就是耕犁和鋤頭。按照現代人的思維邏輯,這樣低下的效率是如何滿足大規模生產需要的呢?我記得小時候幫父母做農活,用耕牛犁地,一天也能翻耕兩三畝,那時候收穫和播種連在一起大約需要一個月時間。好像時間很長,整天幹活,天老也不黑。可如今短短几十年後的今天則大不同了,現在的耕牛幾乎拉不動犁,人似乎也沒有過去有耐力,干一點活就覺得很累,時間也似乎越來越快了,不一會兒天就黑了。收穫和播種連在一起,一個星期就搞定了,幾乎全部是機械化。很多人為之高興,認為是社會進步了,可是反映到人自身的變化卻是體力下降了,精神鬆懈頹廢了,九零後的新生代幾乎沒有幾個知道如何種莊稼的,離開了現代化農機具,整個農業面臨崩潰的危險。世人很少有人能意識到這種變化趨勢和背後真正的因由。

修煉人知道:人活在世上其實不是為了享受來的,而是為了返本歸真。吃苦可以消業,若能順天而行,以苦為樂,則「不修道已在道中」。過去老農講:鋤頭有火、鋤頭有水、鋤頭有肥、鋤頭可以救命。現在新一代農民很少有人能理解了。鋤頭有火是指在炎熱的夏天鋤草,草馬上像火燒的一樣很快就死了,所以要抓緊時機趕緊鋤草。鋤頭有水是指地表被鋤頭疏鬆土壤後會減少地下水分蒸發,起到保墒保水的作用,也就像給莊稼澆了水一樣。鋤頭有肥是指鋤草可以增加土壤肥力,可不是嗎?雜草被清除後減少了與莊稼爭奪養分,土壤表面毛細管被破壞後減少了水分蒸發,增加了土壤水分,也增強了土壤透氣性,促進了根系呼吸和土壤微生物活動,綜合而言,可比單純的施一次肥效果好多了,這不就是救了莊稼的命嗎?古人早就能認識到這個問題了,其實傳統農業中精耕細作還有更深的內涵。萬物皆有靈,農民在辛勤耕作的時候,因為付出了大量的汗水,內心裡自然會很珍惜一禾一苗、一谷一栗,心心相印,莊稼自然也會感恩主人的悉心照料打理,更加生機盎然。機械化作業則不同,因為成功來的太容易,人不會太珍惜的,而且基本上是一刀切式的作業,相對比較粗暴,也沒有近距離個體方面的照料和親近,植物就像被群體奴役宰割的羊群,得不到人的任何尊重和憐惜,你想那是什麼心情,它們的生命力和營養品質能是最佳狀態嗎?尤其是現在,無神論進化論邪說盛行,大多數人根本不懂得敬畏天地自然萬物,只是一味的壓榨式的對大自然掠奪索取,令萬物為之哀嘆、天地為之震怒。

大法弟子都知道,由於正法的原因,現在的時間的確是被大大加速了,這樣萬物實際上也在加速老化,人的體力也真是不如從前。其實在成住壞滅的宇宙規律中,萬物也都在加速敗壞,現在想找到一塊乾淨沒有業力的土地,幾乎是不可能了,但是世人卻認識不到這一點,還在追隨科技,用外在的手段去改良土壤,比如粘土摻沙、沙土摻粘,酸土撒石灰、鹼土撒硫磺等,這樣管不管用呢?當然管用,但是治標不治本!當越來越多的土地惡化為酸鹼沙粘的時候,你怎麼辦呢?當人們再也找不到一塊乾淨肥沃的土壤去參合改良劣質土地的時候,當人們發現農家肥也不乾淨(內含大量抗生素、重金屬及其它有害物質)的時候,人們該何去何從呢?人意識不到六道輪迴中土地、動植物、微生物都會帶有業力,業力本身是黑色陰性敗壞的物質,是干擾阻礙生命正向發展的力量。然而這業力產生的根源卻是人類道德觀念行為敗壞的結果。「世界上各種社會問題百出,危機四伏,人類不知從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敗壞後可怕的人心才是社會問題的毒根,總是愚蠢的從社會的表現上找出路。」(4)

現在人們也都承認「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也就是說古時候人們的道德品行比現在高尚的多,那麼從修煉人的角度來看,古人德多,相應的業力就少,德生福,業生災。過去農民在地裡幹活,不小心弄破了手,抓點土面撒在傷口上,過不了多久就好了。現在則不同了,稍不注意就會感染化膿,甚至得破傷風。什麼原因啊?就是人和土壤的業力都很大了。然而業力是比病菌病毒更微小的粒子,現在的科技手段根本觸及不到它,要想真正達到消業的目的,只能走與現代科技完全不同的傳統之路。

三、對病蟲害防治的認識

動植物為什麼會生病蟲害呢?現代人能夠認識到的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一是內因,動植物有遺傳缺陷,導致生長發育出現障礙,這本身就是重要的生理性病害,同時又因此導致抗病抗蟲抗逆性能力下降,加重了病蟲害侵襲危害。二是外因,主要是水肥氣熱光不協調及生物致病因子導致的病蟲害。由此人們相應採取的措施是:針對內因,著力選擇培育優良品種,增強抗性。針對外因,著力改善水利大棚等基礎設施和提高水肥氣熱光等技術管理水平,加強對動植物的保護,增強抵抗生物致病因子的侵襲能力。最後一招就是利用各種類型的農藥直接驅逐殺滅病蟲害。當然,這樣做有沒有效呢?有一定效果,但是仍然是治標不治本,永遠都是處於救火狀態,還沒有從根本上防範於未然。關鍵就在於人們沒有找到致病的根本原因。

從內因上講,人們希望藉助現代生物技術構建出最完美的基因圖譜,從而選育出品質、產量、抗逆性等等最佳的品種,但是無論從理論還是實踐上來說,這種絕對完美的基因圖譜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因為暫且不說基因本身的數量、結構、相互間的時空關係是如何龐雜,人類至今無法管窺一斑,單就基因本身並不是構成物質結構的最微觀最基本粒子,比基因更微觀的粒子多了去了,它們細微變化將如何影響基因的結構和功能呢?其實從歷史經驗和常識上講,無論人類的科技如何發達,也是無法探知到物質最微觀、最原始、最基本的粒子是什麼樣的,無論怎麼認識也都只是不同層次上的認識,都不是最根本的認識。因此宇宙、時空、物質、生命對人而言是永恆之謎。從外因上講,無論人們的管理防範技術如何發達,因為沒有從內在根本上杜絕作物本身內在的不可控的變異和缺陷,加上外在的不可控的病蟲害變異和環境變化,所以任何先進的管理也只是扮演事後救火的角色。想要標本兼治,永遠都只是個夢想。

那麼從修煉人的角度來看,病蟲害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大家知道中醫看病與西醫看病視角是截然不同的。比如西醫看是潰瘍、骨質增生、發炎、病毒、病菌等;中醫看則是脈不通、氣血不調、陰陽失衡、五行相剋等;氣功師看呢,則是發病的地方有黑氣,更高功夫的修煉人看呢,黑氣並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而是生病的地方在另外空間臥著一個靈體,黑氣是那個靈體發出的場。不同的人認識層次高低不同,採用的治病方法也大相逕庭。西醫就是用藥殺死病菌,開刀做手術矯正變形等,就是硬碰硬的「治病」。中醫則點穴按摩針灸或用中藥調理,名曰「祛病」,就是趕走病的意思。其實中醫的點穴按摩針灸中藥調理的作用基點都是在經絡穴位上,就是把「病」從經絡穴位上趕走。可是經絡穴位是現代西醫無法觸及無法理解的,他是人體微觀層次上的能量運行系統,穴位是經絡的匯集點,也是連接不同空間層次身體的通道,就像現代科學認識到的「蟲洞」一樣,是連接不同時空的通道。點穴按摩針灸很像是在經絡穴位上下圍棋,就是把「病」這個靈體一步步逼走。中藥也是一樣,因為中藥配方講究「君臣佐使」,就像排兵布陣一樣,利用藥物中的靈性對峙抵抗病靈,最後從經絡穴位中逼走它,所以叫「祛病」。一般氣功師則採取排氣泄氣的手法祛病,就像在經絡穴位上打開一扇窗戶把黑氣排出去。這樣黑氣濃度降低了,病人也會感覺舒服一些。可是呢低層次上的氣功師因為沒有能力動的了發出黑氣的那個靈體,所以過不長時間,那個黑氣濃度又升高了,病人又感覺難受了。

其實中醫的手法也沒有真正把那個靈體驅走,西醫就更沒有觸及到那個靈體了,藥物只是把表面病菌的軀殼肉體細胞給殺死或割除了,而病菌的靈魂——業力並沒有觸及,結果只是把病往後往推移了或轉化了,現在不得以後得,或轉化成其它災難。只有高功夫的修煉人才有能力動的了那個病靈,修煉人的那個功是極微觀的像光一樣的高能量物質,可以穿越層層空間一下子把那個病靈抓住銷毀。但是真有這種功夫的人卻不會輕易給人祛病。因為按照佛家講凡事都有因緣,一個人生了病不是無緣無故的,多數都是今生或前世做了傷害別人的事,或動了不好的念頭招來的。有功能的人可以看到那個病靈與病人的因緣關係,這在古今中外的醫典記載和民間傳說中都屢見不鮮。因為有這樣因緣關係,所以誰都不會輕易動手治的,否則就等於人幹壞事可以不還,這是天理不容的。所以要想真正好病祛難,唯有洗心革面、返本歸真,也就是修煉,才能與冤家善解,也才能得到上天的護佑。

人是這樣,動植物土地又何嘗不是這樣呢?人可以修身養性、積德行善、吃苦消業,但是動植物土地怎麼辦呢?萬物皆有靈,日本學者「水知道答案」實驗很好的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萬物都可以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都能聽懂人的心聲。當農場的主人和現場工作人員真的是心懷善念用心對待一草一木一土一石的時候,正的能量場就會相互加強,整個農場狀態就會逐漸向良性方向發展。這就是修煉界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當然一件事的成敗,當事人的用心怎樣很重要,另外命裡有沒有這個福分也很關鍵。對農場而言,農場主的認知趨向和態度及命裡有無這項事業成功的安排,是決定農場發展成敗的關鍵,農場員工的狀態只起到輔助作用。古人云:盡人事,聽天命,並不是宿命消極,而是無私無執順天而行,是真正大德之士所為。

四、結語

農業工作對像是土地和動植物及外部環境因素,其產品是瓜果蔬菜糧食肉蛋奶等食物以及園藝景觀。農業工作者生命層次昇華與下降的法則主要體現在農業勞動過程中對工作對像的認知理解程度,並由此而形成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行為表現。不同心性層次的人對工作對像——土地、動植物和環境因素認識差異很大。比如一般世人,基於無神論和進化論觀點,認為物競天擇、弱肉強食是理所當然的,天氣變化都是自然現象,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征服自然是天經地義的。憐憫萬物、敬畏自然?好像有點多此一舉。說動植物微生物有生命,這能夠接受,說它們也有思維、有情感、能與人的情緒互動,就覺得是天方夜譚,更別說天氣變化是天意的展現了。因此他們只知道在有形的物質層面進行農業勞作,比如翻耕、灌溉、除草、修剪、噴藥、設施保護等,追求的只是單一的產品和景觀效果,至於工作過程中的態度和採用的手段都是勿用考慮的。也就是說世人只能看到事物表層物質形態一面的現象,而難以理解萬事萬物還具有微觀的精神一面的內涵。那麼作為修煉有素的人看這個世界則是截然不同的。萬物皆有靈,萬事皆有因緣,茫茫天地,芸芸眾生,彼此都是曠宇中的一個粒子,六道輪迴中、業力輪報中,有緣的一群生命彼此在相互不斷的結緣了怨。在大法的指導下,真正明白修煉的人,在農業工作環境和過程中懂得敬畏自然、珍惜萬物、以苦為樂、善解淵怨,最終達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什麼意思呢?師父說:「就拿宗教來講,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著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維護著那個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5)

那麼大法弟子在農業工作中的形式是什麼樣的呢?不就是翻耕、灌溉、除草、修剪、噴藥、設施保護等等工作嗎?這與一般農民乾的是一模一樣的,形式上也是一模一樣的,那麼區別在哪裡呢?就在工作過程中的認識和心態不一樣。農民是完全為了生計、為了逐利而辛苦勞作,勞作本身是一種勞役,是心懷怨苦的,如果說也有勞動的樂趣,那完全是事成豐收後名和利的激勵。他們起早貪黑的忙,頂著嚴寒酷暑的忙,百年後也不過是徒勞一場,沒啥功德,因為這一切努力都是為私為我的,甚至勞作過程中還參雜了很多怨苦,在名利爭奪中做了一些傷害眾生的事。這樣非但沒有功德,反而還造了業。

但是修煉的人或者虔誠信神敬神的人則不同,工作目的只是盡人事聽天命,講究隨其自然,不貪圖額外的名利,勞作過程中相信萬物皆有靈,時常心懷敬畏悲憐之心,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助人為樂。完全是無私的、為他的。這不就是在修自己、證實法嗎?同時在這樣正念的作用下,工作環境中接觸到的一切動植物微生物包括土地天氣等,不都會受到感召嗎?心心相印,不都會彼此加持著正能量、充實著佛性、抑制清除著魔性嗎?這不就是在救度眾生嗎?從另外一個角度說,人在做天在看,當你心懷慈悲、以苦為樂、無私為他的用心工作的時候,那些因業力的阻礙或表面人知識的欠缺而導致的工作困難,神會不會暗中點化你、護佑你、幫你化解呢?這樣你表面的技能不就在持續提升嗎?

師父說:「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裡,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類社會中,任何一個正當的行業是不是都能夠這樣?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時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夠提高?」(6)大法修煉至簡至易,大道無形,直指人心。如果在工作中困難重重,或者技能長期提高不了,就應該向內找一找了,是不是對萬事萬物的認識與常人一樣,只停留在很淺的層次上?是不是工作的動機不純、態度不端正?是不是做事不用心、不努力?一旦用心不當,有意無意的糊弄事,就麻煩!

參考資料: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造人類>
(5)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6)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