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 感恩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3月14日】

前言  

我很榮幸在九五年初去當每去堂妹家串門的那一天接觸了法輪大法,當天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從此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道路。二十七年過去,從中年步入老年,但經歷的一步步,似在昨天,歷歷在目。

二十年來,明慧、正見週刊到手必看,每每被大法弟子們波瀾壯闊的助師正法歷程深受感觸,甚至徹夜難眠,熱淚盈眶。只是弟子修煉差距,自愧不如。經歷太多,時而自卑又不擅表達,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師尊加持我,正見啟發我,今日又看到正見週刊第1009一篇「正念顯神威」故事二則的文章,藉此我也向師尊匯報,向同修講述自己的修煉歷程,這裡僅講二、三事。

一、師父領我去煉功

一九九五年正月我去堂妹家串門,妹夫向我講述了法輪功,那天說話間就有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一下就聽明白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宇宙能量,返本歸真,做好人。當天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疼痛醫治十年都不好的膽結石一下就不疼了,二十七年間也沒吃過一片藥。後來請到了師父的《轉法輪》,我什麼都明白了,人為什麼有病,做人不是目的,要返本歸真做好人,這是修佛修道的法······,從此我決心走上一條返本歸真的路。

三月我到公園去尋找法輪功點,經過干休所小道,打聽到一位老幹部模樣的老人,問大叔:「公園有煉法輪功的點嗎?」他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跟我走」。說來也怪,從那天以後,在煉功點上我再也沒有見到那位老人。後來隨著我學法煉功的深入,我慢慢地回憶著那天那位老人怎麼再也不見了,在琢磨是不是師父的法身啊?!

從那天起我風雪無阻,每天清晨都去公園煉功,膽結石、膽囊炎再也沒疼痛過一次,全身輕鬆,紅光滿面。真切的感到師父的法身、法輪在給自己調整身體,感受師父多次給我灌頂,一切切令我難以忘懷,由衷感恩師尊在我今生今世選擇了我為大法弟子,也慶幸自己在今生今世選擇了大法。

二、善念解體迫害

二零零零年春,面對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瘋狂殘酷的迫害,我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去北京信訪局上訪的路,帶著二封真名實姓寫好的信。信訪局大門緊鎖著,外邊有很多各地來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和各省、地區負責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我毫不遲疑問到問到了正是我省負責公安人員:「法輪功問題允許上訪嗎?」「允許」 「我負責」他回答。「我有上訪信能給我帶上去嗎?」他接過一封四頁的信看後說:「寫的很好,有身份證嗎?」「有」他記下了我的身份證號,說讓我上車去「西山賓館」,那裡供吃供住。我一看不妙就是順著人流走了。當晚就坐火車第二天早上到家。

我明明是按照法律規定:公民有向國家機關反映意見的權利,在履行公民義務,誰知道遭到當地610、派出所的抓捕,回來當天的下午五、六點鐘,二名派出所警察敲門說:「找你一天了,北京公安局打電話找你,區公安局副局長在咱派出所等你一天了。」我說,回來就睡一白天覺,很困,沒聽見敲門聲。在去往派出所的路上,一名片警嚇唬我說:「你膽子不小,敢去北京上訪,這回最少能判你二年、三年的。」我義正言辭地告訴他:「我沒有犯法,在履行公民的義務,煉法輪功不違法,法輪功不是X教,寫一封上訪信提提意見」。我心想你嚇唬我,我也嚇唬你。接著又說:「我是咱警區一名守法公民,這回要判我二年、三年的,我丈夫就得跟我離婚,離婚了,我就怨你」。立刻他倆覺得心虛誰也不說話了。直到派出所門口警長向我介紹了一位稍瘦高的區公安局的張副局長,他滿臉凶氣。這時我很坦然,鎮靜,祥和地伸出手,像朋友一樣說:「您好,張局長,讓您辛苦了,等了我一天」。前去與他握握手,他也伸出手來,瞬時他臉上的凶氣不見了(後來的幾個小時再也沒有見到他)。那天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沒有害怕,如實地配合他們做完筆錄,等待處理。

這期間派出所十多名警察都沒有下班,從下午五點——十點,當遇到法輪功大案處理,在等待的一個小時內,所有警察都坐在辦公室兩排長椅子和床上,他們都認真聽我講法輪功真相,將自己在大法中受益,淨化身體,祛病,心性的提高,做好人,法輪功真善忍的美好,對社會的百利而無一害,都是社會上最守法善良的人群等等。只見他們都靜靜的聽著,其中一名警察問我:「那你說我這病能治好嗎?」(忘了,他說他有什麼病)我說:「當然能,只要你想修煉做好人,就有神佛幫你,法輪功是超常的」。還有人問了我什麼,我都一一解答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我丈夫回來了,我才知道他回家取錢了,把我叫到另一間辦公室,一路上一個老警察告訴我,別再宣傳法輪功了,要不還給你加錢。(原來是罰1000元,後來電話告訴他取2000元錢)還讓我丈夫寫保證,看著我,不再去北京。臨走警察說:「(我們)也不願意罰你們,女兒上學她下崗(那年我失業),沒看我們穿誰的衣服,吃誰的飯(指中共)?」

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自己慈悲正念下,迫害後自己初次遭遇到的一場來勢洶洶的其他綁架迫害就這樣解體了。後來悟道師父的「慈悲能溶天地春,正念可救世中人」的名言法理的海納百川,警察也是眾生,也是師父要救的對像,他們也有人性善一面,只是背後被另外空間邪惡控制。「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這就是師父要我們做的。

三、正念制止邪惡宣傳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因證實大法,講真相(條幅、標語)被邪惡抓捕判勞教二年,勞教所一般都是上午半天學習,下午一點——十點都勞動,然後才能睡覺。

星期一上午,分隊組織上午學習邪惡批判大法的文章,一個教室六十至七十個人擠得滿滿的,每個學員都坐小板凳,我遲遲不愛參加。四防人員(管勞教人員的頭兒)推我快點進去,分隊管教隊長都已經進去了,這時教室裡只剩下管教警察正對面一個座位(不到一米),無奈坐在那裡。管教警察說,從今天開始每天一小時學習這本書(一個邪悟學員寫的),之前今天先學習二篇「人民日報」的文章(批判誣衊大法的)。我立即就想到今天我坐在這個位置上挺好,是師父給我留的位置,近距離發正念用的,不到一米。

「肅靜」!頓時教室裡鴉雀無聲。管教隊長剛一開念上報紙,我就閉上眼睛集中精力,用強大的正念(此時我把自己想的很高很大),意念中想我就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是世間的護法神,不允許邪惡誣陷我師父,住嘴,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同時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不允許邪惡操控XX警察對大法犯罪、造業,不允許毒害法輪功學員。正當我腦袋倏倏旋轉,只聽到什麼東西在我腦袋上「咚咚」地打來,象敲台鼓似的空聲,我睜眼一看,正是這位管教隊長用報紙卷著書還有什麼東西打我,我不覺得疼,知道是師父給我擋著呢!她氣憤的吼著:「XXX,你不要臉,你在干什麼呢?我說:「我困」。只見她氣勢洶洶地瞪著我,幾秒鐘又繼續念,這時我又繼續閉眼發正念,她又停止念,我沒再睜眼睛,她又念了二句。只聽她說:「今天就學習到這,散會」。這樣在師父的強大正念加持下,一輪勞教所在我所在分隊的邪惡宣傳洗腦迫害,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退去了,總不到十分鐘。第二天以後再也沒有學。後來其他學員告訴我,你一閉上眼她就停,氣的呼呼的。

二十幾年來,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下,在師父的加持下,弟子一次次度過難關,弟子無限感慨,無法用語言一一敘述。仍有很多不足,比如隨著年齡的老化,增加了惰性還有對人情的執著等等都要修去,但是弟子有決心精進起來,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負助師正法的使命,圓滿隨師還。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