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態消息

您的評論已添加到站點管理員的檢查隊列,批准後即會發表。

輪迴紀實(音頻):大漠狂沙

作者:大法弟子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2年09月18日】

輪迴紀實(音頻):大漠狂沙(MP3)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輪迴紀實(音頻):大漠狂沙 

作者:大法弟子
播音:新宇音 

在唐高宗時期,一天,在甘肅的酒泉一帶出現一隻龐大的來自西域的駱駝隊,為首的是一位長得很美麗的女人,但見此女:

四十出頭容顏美
水靈大眼展娥眉
手持寶劍行四方
胯下駝兒鈴音脆

她們看起來已經走的很勞累了,臉上顯出十分疲倦的樣子。此時正當中午時分,於是她讓人找一個比較避風的地方停下來歇歇腳。

歇了好一會兒,在她們要上坐騎繼續趕路的時候,看到不遠處有一群好似南方人裝束的人朝這個方向走來。「小心點」,女人交待著。因為這裡在當時經常有強盜出沒。等那群人走近了之後,經過詢問才知道這群人想到涼州辦事情,路過此地。當他們互相打過招呼,各自走各自的路之後,不一會兒天上開始颳起一個巨大的怪風。

這場怪風真是颳得天昏地暗,女人的隊伍和南方人的隊伍都被刮散了。當這場怪異的大風過去之後,女人發現她的商隊不見了,只剩下她自己在這茫茫的沙海中,她騎著駱駝漫無目地的走著,走了一整天遇到一位有點「眼熟」的年輕人。但見此人:

鼻直口方眉目秀
謙謙君子顯風流
細皮嫩肉不禁風
迷茫雙眼顯怨尤

女人仔細想想,原來是怪風吹起之前遇到的那群南方人中的一個。「看起來他好像十分不習慣這種境遇,我應該跟他搭個伴,一同走出這茫茫沙海。」女人心裡這樣琢磨著。

那個來自南方的年輕人看到有人過來,先是有點吃驚,後來變得十分的高興。主動的跟女人打招呼。後來他們就結伴而行。

他們一同走了三天三夜也沒有走出這個沙漠。在第四天太陽升起的時候,他們感到確實太累了,找了一處背風的地方休息一下,在醒來時,年輕人看到前方好像有一座佛塔若隱若現。女人不信:「這是「海市蜃樓」,不是真實的。」年輕人說:「不管真假,咱就朝著這個方向走吧,反正咱也迷路了。」

女人想想也就同意了。這樣他們用了差不多一天的功夫在傍晚的時候找到了一處廢棄的古城。

這座古城很小,只有幾處佛塔與佛像,還有零星的房屋。有幾株不知名的樹似乎還頑強的活著。大概是因為沙漠的不斷侵入,導致這裡嚴重缺水,人們不得不離開。

他們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由於太累了,他們找到一處房子進去就睡著了。半夜裡女人不知為什麼醒過來,此時外面的大風早已停了。似乎有一種滴答的水聲,傳入她的耳鼓。因為這幾天他們早把隨身攜帶的水喝光了。一輪圓月當空,女人走出屋門來到這座小城的街上,期望能找到水源。剛走出沒幾步,就被一個東西絆倒了。當她用手扶地想起來的時候,覺得有點濕潤。她高興極了,興沖沖的跑到另一個屋子裡把年輕人叫醒,她們一同去尋找水源。果然在不遠的一個低洼處有一個不大的泉眼在叮咚的出水。他們把周圍的泥沙清理乾淨,又將窪地往深挖了挖。趴在那裡喝了個痛快!

第二天早上他們在這座小城中四處尋找,看有沒有吃的。當他們在佛像前發現還有一點早已風乾的供品時,抬頭看看沾滿沙塵的佛像,決定好好給佛像打掃乾淨。

用了半天的時間好不容易把幾座佛像都打掃乾淨了,他們坐下來休息。互 相聊起各自的經歷,說起來也挺感慨的。

女人原本是涼州府附近一位山大王的女兒,從小就在強盜堆裡混,練就成一身的好功夫。後來這位山大王與別的強盜打仗的時候戰死。她就逃離那裡到了涼州府,所幸被涼州一位非常有錢的大戶李員外收留,成為他的養女。李員外雖然有錢,但怎奈年近六旬卻沒有兒女,索性將她當成自己親閨女一般看待。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叫:金花。在金花二十歲那年,經媒人介紹,把她許配給當地一位很有學問的秀才張元為妻。這位張元文采很好,而且喜歡研究古代文獻和古代遺留下來的物件。用現代的話來說,張元就是沉迷於考古之中。

金花是那種好動的性格,見丈夫整日與秦書漢簡為伴,心裡漸漸的不滿,後來恰巧有人想組成商隊進中原做買賣。金花也參加了商隊,十幾年下來,成為商隊的首領。家業也逐漸大了起來。此時她更與丈夫沒有共同愛好,索性她把全身心都投入到貿易上。那日不巧遇到怪風,落到了生死未卜的境地。

來自南方的年輕人名叫齊雲,揚州人士。他從小就在家庭的影響下酷愛詩文,喜歡看書,為人品行很好。年輕輕的就被地方官看重,想要重點栽培。而且跟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定了親,這次是與同鄉去涼州府辦事,不想半路遇到這檔子事。說完齊雲長嘆一聲。

他們正聊著無意中看到在佛像的正上方好像出現一個「空」字,此時四周狂風大作,但不知為什麼這座小城外面的狂沙就是進不來太多,無法將這座小城完全掩埋。

也許他們修行的機緣已經成熟了。女人看到這個字,似乎就像腦子開了竅一般:「從前我所擁有的現在完全沒有了,人間的一切都是無常的,人間處處都充滿了險惡,似乎唯有修行才有可能脫離這個苦海。」齊雲也有點無奈的說:「既然原來的美好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你我生命危在旦夕之間,那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修行。茫茫沙海沒有盡頭,就如同人間一樣。迷茫找不到歸宿,不經意間似乎就陷入絕境。」

「既然你也同意我們一起修行,那我們就一起修吧。」金花這樣說著。「一起修倒是行,可是我們怎麼個修法呢,這裡也沒有佛經可看呀?」齊雲若有所思的說。「這個……」這個問題把金花難住了。

「不管怎樣我們一起來到這個地方,如果是偉大的佛陀讓我們在這裡修行,那肯定有辦法讓我們知道如何修行。」金花堅定的說。

過了兩天他們恭敬的跪在佛像前給佛陀行禮的時候,在他們眼前顯現出一個房子的樣子,在這座房子裡有一座磨房,磨房的下面有一個包裹,在顯著金光。

他們十分的激動,覺得這是偉大的佛陀在點化他們在那裡可以找到經書。他們又跪在那裡叩了幾個頭,然後起身出去尋找那座房屋。他們費了好大勁在城南的一個十分偏僻的小角落中,找到了那座房子和包裹。打開包裹裡面確實是一本書。再翻開書頁,想仔細觀瞧卻發現整本書除了封面上有幾個看不懂的字之外,全書沒有一字!

他們一下子傻在那裡。過了好半天,金花明白過來:「都說天書無字,看來是真的。佛法的奧妙是需要我們用心去體悟的。我想既然佛陀點化我們讓我們找到這部佛經,那肯定會給我們指導,會教會我們如何修行。」「聽你這樣一說倒也是這麼回事。該讓我們明白的,肯定會讓我們明白。佛經有了,可是我們吃的東西現在是越來越少,不能還沒等我們修成,就會餓死在這裡吧?」齊雲喜憂參半的說。

聞聽此言金花也有點擔心,但過了一會兒她好像想起點什麼:「咱們到那幾株還活著的樹那裡看看,說不定它也會產一些果子呢!」齊雲將信將疑的跟著她走到那幾株還活著的樹下,抬頭一看,在樹上有幾個零星的果子在那裡。這下子他們心裡有底了。

他們回到佛像前開始了一心一意的修行。當他們在某個境界需要指導的時候,這本佛經就出現幾個字或者幾行字,讓他們明白從而在修行的路上走得更加穩健。餓了他們從樹上摘幾個果子充飢,渴了喝點泉水。隨著修行時間的加長與境界的提高,他們逐漸的明白這果子和泉水都不是普通的,吃一個果子半個月以上都不覺得飢餓,喝了這泉水感覺非常的有精神,身體好像被又一次淨化了一般。

因為他們是從人中開始修行,而且是在這樣的絕境之中,日子久了不自覺的他們之間就產生一點人情。當此時他們打坐的時侯心就定不下來,而這時泉水也乾涸了,樹上果子也消失了。他們覺得自己錯了,不該有這些東西,自己已經什麼人中的東西都失去了,還在這個生死絕地之中要這個情幹嘛?當他們悟到這一點的時候,泉水又恢復了流淌,樹上又重新出現了果子。

這裡雖然遠離人群,但修行上卻不會漏項的。比如當他們出現歡喜心的時候,他們就會發現自己身體沾染上不好的東西。一次當金花好鬥的心出現的時候,就看到佛經中顯現出那一派祥和、寧靜的景象。她馬上明白了,是自己這個不好的心應該徹底的去除了。

齊雲愛好詩文,隨著境界的提高他不自覺的開始賣弄文才,每當這時他就會看到佛經中展現一系列的「偈語」。覺得自己的詩文與無邊的佛法相比那簡直是無法比的。

就這樣過了二十多年,一次齊雲與金花在交流各自看到的佛經上的內容時,驚訝的發現,自己所看到的和金花所看到的是不同的!這下令他非常吃驚!後來他終於明白了,他和金花不在一個境界層次中,那所看到的內容當然是不同的。這本身不也是佛法無邊的一種體現嘛!

時光荏苒,又是二十年過去了,金花已經八十多歲了,一天當她無意中拿起這本佛經看的時候,沒想到此時的佛經對她來說已經不再是「無字天書」了,從頭到尾都是字。她把佛經給齊雲看,齊雲依舊看不到任何字。金花對齊雲說:「看來這部佛經對我而言文字都顯現了,我也許也要修成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精進呀!千萬不要懈怠。」齊雲點點頭。不一會兒天空出現一種神鳥和蓮花,金花飛上天,腳踏蓮花神鳥伴著就飛走了。

齊雲更加覺得修煉的殊勝與塵世的無常。於是更加努力的修行。過了大約十年時間,當這部佛經顯現出全部文字之時,齊雲也達到了修行圓滿的標準而飛上九天。

這正是:

大漠絕地苦修行
狂沙肆虐伴我行
塵世無常舍至盡
茫茫蒼宇任我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