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一點體悟

穹霄


【正見網2022年09月29日】

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學法不入心,走了形式,讀《轉法輪》時看不到任何內涵,從而更加的不想學法,也就更難看到內涵,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的提高,從而產生一種消沉無奈之感。直到有一天,下定決心背法,法的內涵漸漸給我展現,通讀時讀過了就過了感覺平平常常的法,在背法過程中,體悟到不一樣的內涵。

師父講:「因為這宇宙中有許許多多製造生命的各種物質,這些物質在相互運動下可以產生生命,也就是說,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的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轉法輪》)

從這段法中我體悟到,真我是同化了宇宙的特性的,由於舊宇宙是為私的,導致偏離宇宙的特性,我們之前屬於舊宇宙的生命,所以也變得不符合標準了。但是因為師父在正法,我們修了宇宙大法,同化了大法。那麼自己身上一切不符合宇宙特性的舊宇宙因素以及在人世間產生的各種執著、形成的各種觀念都不是真正的自己。去各種人心的過程中,我們首先得像消思想業一樣分清它們不是自己,徹底的剷除它們,不被它們垂死前的掙扎所反映出的各種念頭帶動才能完全去掉它們。

師父講:「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而我們的眼睛卻有一種功能,能夠把我們物質空間的物體給固定到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狀態。其實它不是這種狀態,在我們這個空間中它也不是這個狀態。例如在顯微鏡下看人是個什麼樣?整個身體是一個鬆散的、由小分子構成的,就像沙子一樣,顆粒狀的、運動的,電子圍繞著原子核在運動著,整個身體都在蠕動著、運動著。身體表面不是光滑的,不規則的。宇宙中的任何一種物體,鋼、鐵、石頭都是一樣,它裡面的分子成份都是運動的,整個形式你都看不見,其實它都不是穩定的。這張桌子也在蠕動著,可是眼睛卻看不見真相,這雙眼睛能給人造成一種錯覺。」 (《轉法輪》)

從這段法中我體悟到,不僅我們看到的物體表現形式是幻象,我們在人世間遇到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幻象。在矛盾中,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強調那個人怎麼樣,那個事情是怎麼樣的,被人被事的錯覺所帶動。其實我們遇到的這些都是演化出來讓我們向內找修自己的幻象,當我們提高了,那些幻象自然消失,矛盾也就不存在了。在迫害中,我們遇到的危險情況也是幻象,只要不被各種人心產生的錯覺帶動,邪惡會解體,迫害會消失。

師父講:「還有一種就是煉內外兼修功法的,他既練武又內修,這樣的功法在道家中比較多見。人一旦學了這種功法,往往會遇到這樣一種魔。一般功法遇不到,只有內外兼修的功法、練武的功法才會有,就是有人找他比武。因為世界上有許多修道之人,有很多是練武的,內外兼修的。練武的人,他也可以長功。為什麼呢?他把其它的心、名、利這些心去掉之後,他也長功。可是他的爭鬥之心遲遲不去,去的比較晚,所以他容易做出這種事情來,在一定層次中還會出現。打坐中惚兮恍兮中他知道誰誰在煉功呢,就元神離體去找人家比試,看誰功夫高,出現這個爭鬥。在另外空間也出現這種情況,也有的來找他爭鬥、廝打,不打的話,真要殺他,就互相打,打來打去。一睡覺就有人找他比武爭鬥,搞的一夜都休息不了。其實這個時候就是去他的爭鬥之心,他這個爭鬥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這樣的,長此下去,幾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這個層次。搞的這個人也就煉不了功了,這個物質身體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廢了。所以在內外兼修的功法中會遇到這種情況的,而且還非常普遍。我們內修功法中這種情況沒有,不允許它出現。我剛才講的這幾種形式都是比較普遍存在的。」 (《轉法輪》)

有段時間我以為這段法在「武術氣功」(《轉法輪》)那一章節中,後來發現這段法在「煉功招魔」 (《轉法輪》)中。由此我悟到,爭鬥心不去很危險,容易招來魔。

我還悟到,任何一個執著心不去,都可能導致「弄不好就廢了。」 (《轉法輪》)爭鬥心不去會招來人和他比武;色慾心不去會招來色魔的勾引;求名的心不去就會遇到使他去掉求名之心的事情;利益心不去就會遇到損失利益的事;情不去就會遇到情的干擾…… 然而在去執著心的過程中,遇到的絕不是舒舒服服開開心心的事,而都是常人中的苦難和麻煩。那顆心一直不去,去那顆心因素的事情就會一波又一波的來,對應在世間就是常人間的魔難加大,最後越來越大,最後使修煉者意志毀掉,就廢了。

師父講:「我把我的功分給我帶的弟子,每人一份,都是上百種功能合成的能量團。把他們的手都封起來,就是這樣,有的手還被咬破了,咬出泡的,咬出血的,那還經常出現呢。」 (《轉法輪》)

之前讀這段法時,我還有點疑問,師父的功把弟子的手封起來,為什麼會被小小的靈體咬破,咬出泡,咬出血的,咬的程度還不一樣?後來我悟道,不是師父的功沒有保護弟子的能力,是弟子自身的問題。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其實也把自己的功分給了每個弟子,賦予弟子反迫害除邪惡救人的使命與能力,那麼為什麼有的學員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進監獄,有的流離失所,有的堂堂正正走在證實法的路上什麼事都沒有?排除其它因素外,我悟到師父不會厚此薄彼的給不同弟子不同的功,師父給的都是一樣的,都壓入《轉法輪》中,都在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就看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就看自己按師父要求做的成度,而且發正念本身就是運用功能除惡,重視成度與否也會影響到功能的效果。

師父講:「我們這裡講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維,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什麼,做什麼,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 (《轉法輪》)

有段時間發正念總是不能入靜,胡思亂想。有一次發正念過程中想起了這段法,就想我在發正念,這才是自己,其它亂想的思維都不是自己,都要剷除掉,慢慢就能靜下來了。我悟到,在學法、發正念、煉功過程中,只有真正的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干什麼,才是自己的主元神在做,只有這樣才起作用,每當思想溜號,被其它雜念干擾,就相當於自己的主元神把身體交給其它東西了,也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以上是自己背法的一點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