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實修自己

元粒


【正見網2022年11月30日】

出門去講真相,走了很遠,也沒勸退幾人,很奇怪。有時講明真相了,那人來電話了,或者對方有事離開,也有我再三詢問發現是已經三退的了,這時候就不再給她退了,但是給了好一些真相資料。前邊沒人,我前行著,不由想起昨晚的夢:

夢中我去講真相 ,我後面很遠有同修、有警察,好似同修提醒我,但我往前走,遠在前面。現在悟到,是師父護我,壞人夠不著我,迫害與我無關,謝謝師父。然後好似又去一地方學法,幾個同修,都是身邊的認識的,有兩個男同修沒學有事走開,我同一同修說咱們學吧,然後又往回走,發現自己的臉很白淨又粉紅,美麗、飽滿、圓潤,真是漂亮。現在想來好似20歲左右時,還抹了下化妝品(是點悟我修表面?)。夢中接著又去了路邊買東西,但路邊環境有點兒髒亂!

這時就在想,這個夢是預示今天講真相救人少???不得其解,但也容不得我多想,我想是自己修的不到位,我的功不能解體世人的觀念 ,解體不了其背後阻礙其得救的舊勢力,所以救不了人。是自己修的差!那我就多行行腳!「吃苦當成樂」(1)正好去去安逸心、想舒服的心。也許走的地方人少,由於我不熟悉地形,四處搜尋有緣人,走很遠,但人很少。想得救的也就十個左右,自己都不敢看,不得已需要往回返的時候,隨後碰到的一人讓我察覺到自己修煉的漏。

前方一男子迎面走來,我迎上前招呼過後,但見他胸前佩戴著毛魔頭的像,我問怎麼還戴著死人像?不吉利!等等,他反駁說:你吃著共產黨的還說共產黨不好?我講黨、國不是一個概念,講真相,他理屈詞窮,手一指,說:你去派出所講!氣哄哄的走開。我杵在那,愣住!前行過程中就在想:他為什麼不能得救?為什麼我的善不能被理解?

首先,作為一陌生人講真相要循序漸進,突然問話,讓人錯厄,常人中還有交淺言深。陌生人搭話,要和顏悅色,不觸動其負面,平時也注意這些。今天這「自我」有點兒強。強加於人,黨文化,好為人師!其實沒有人心的改變,讓他行為上就去除毛魔像,不可能!師父教功時教育我們「動作要緩、慢、圓」(3),講真相也要慢,讓他明白道理,再去選擇,不能強加於人,邪黨幾十年的灌輸、形成的觀念,一句話就改變,有點兒速成,由於自己的黨文化強,所以他表現的更厲害,甚至過激言行。但我的出發點是為人好,讓他得救 ,為什麼對方感受不到。

細分析自己,除了黨文化,還有情!人情救不了人!自我標榜、自以為是的指責,名利心不去,生不出慈悲心,「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2)人的力量就有限,只有慈悲才有法的力量才能救人,才能解體其背後的邪惡。壞人沒有背後的東西,表面也邪惡不起來。所以去情生出慈悲,才能助師正法,師父說過「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6)。

這一向內找,讓我感覺修煉的美好,與去人心的提高,回走的過程中繼續救人,就好似人就在那路邊等我,我不錯過有緣人。在此感謝師父的巧安排,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不執著數量,雖未達預期,但也很可觀。只是過後想,是不是有那些該得救的,他們就為了磨鍊我提高,由此失去這次機緣再等下次機緣得救?哎,真的感覺修煉的嚴肅,修煉的嚴謹,一環扣一環,不能大意。

現在想來,講真相不只能救了人,也是一個修煉過程,要嚴肅對待,修自己一思一念。實修自己,保持正念,學好法有法的力量才能事半功倍,才能真正救人,才能不負師恩,謝謝師父苦心救度,耐心點悟弟子,只要弟子用心去修,一切師父都給安排最好的。不需要多想,「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4)做好三件事,一切盡在其中。在此借師父的話與大家共勉:「淘去名情利 何難能阻聖」(5)。

一點淺悟,與大家分享,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2)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
(4)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道中行〉
(6)摘自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