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戰隨想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8月19日】

能參加這樣一場正邪大戰,真是感到無上的榮耀,就像真金在最後的熔煉,那種在大法中修出的正信與正悟,一切認知與經驗,都在救度眾生中充分盡情的展現。對正法弟子來講,那真是一個大舞台。

邪惡發動鎮壓之初,黑雲壓城,大陸弟子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驚天動地。現在正法尾聲,風捲殘雲,國外弟子征戰紐約,完成使命,震撼人心。這一內一外,相互呼應,好一幅大法弟子人間證實大法的壯舉。

這次在紐約,與邪惡的決戰,關鍵是弟子的正法修煉狀態,而狀態又來自於對這次大戰神聖性的理解。

三天下來,都沒時間吃中飯,也不餓,有時一天不喝水,也不渴,講了一天,嗓子也不啞,不困,不乏,自己都覺得奇怪,其實是那種正法修煉的狀態使然。當時就是想:誰也擋不住我,我就是要在這裡使邪惡全滅。所以思路異常敏捷,清晰,邊講邊有新的體悟,真是隨意所用的感覺。

街頭的反酷刑展所有的人都在協調作戰,打橫幅的,演酷刑的,演惡警的都在發正念。那個場非常的純正。路人進入就被同化,講真象的弟子主動的上前講解(沒有什麼羞澀),聲情並貌,有理有據,每個人都發揮出色。

左圖:不甘示弱的小弟子  右圖:為酷刑所震驚的行人

左圖:駐足不前的行人  中圖:強迫鼻飼酷刑 右圖:簽名呼籲停止鎮壓

看我們的反酷刑展,紐約人哭了。一位女士在簽名的一瞬間,泣不成聲,與我們的弟子擁抱;一位男士也落了淚,還有很多眼裡含著淚;兩天自由來簽名的就有500多。有人回去後寫了給布希和中使館的信又送來,有的回去後又打來電話告訴我們他知道的媒體的電話,有的提供能幫助我們的部門的信息。

還有有緣人當場要學功,詢問當地的煉功點,有的長時間的徘徊,就是不肯走,有的昨天來過了,今天又來看。

警察對我們的許可證書雖然認為有不妥之處(占地方太大) ,但還是允許我們第二天再來,他們也被感動了。

紐約人並不是想像那樣冷漠,當他們的良知被喚醒時,當他們明白的一面被解放出來時,他們真的被感動。不少紐約人對我們說:你們做的太好了,太多太多的附近居民了解了你們,感謝你們到紐約來。你們感動了紐約,紐約需要這樣的展覽。

在華爾街的證卷交易所,號稱最麻木的人群也開始熔化,人們的眼睛都睜的大大的,看著展板,弟子們主動出擊,打招呼遞資料。雖然有些難度,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接,一位老媽媽有最簡單的英語高聲講訴法輪功受到的迫害,最後她說讓我們把江送上法庭,她站在很醒目的位子,人們都在關注著,被震撼著,當時不知有多少另外空間的邪惡被剷除。

每當發正念時,傳單就接得多。不接傳單的,弟子就提高聲音把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傳過去。弟子眼睛直視他們的眼睛,目光一對上,一般都拿,因為另外背後的因素被瞬間滅掉。有些不拿的多半是不敢看我們的眼睛。

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華爾街很重要,另外舉著標牌也很重要,就像一個法器在不斷的清場,而且也有了形式上一個核心物件,非常有力。所有人都看展牌。如果讓他們看看上幾個月,那真是……

下班高峰期間,弟子守在要道口必經之地,被弟子的正念制約,很多人接傳單,一天就發出一兩千張傳單。他們的表情確實僵硬,但是大法弟子的純正的心,撼動著他們,酷刑展的照片驚醒著他們。其中就有停下來了解情況的,有的手裡已捏了資料,有的說上午就拿了,有的說已看過我們的酷刑展,也有的說他是鍊氣功的,想了解法輪功,還有一位韓國人,說她媽就是煉法輪功的。

有一個人特地過來說,他看過《轉法輪》,很好,並建議我們把煉功和酷刑放在一面,讓人更能一目了然。

另外空間的邪惡瓦解了。原本是大雨的黑雲滴了幾點就退怯了,太陽也出來了20分鐘。

我們的心正了,狀態到了,邪惡無空可鑽。正神也就會助戰,三天的預報的大雨都是白天滴幾滴,在很晚的夜裡才安排下下來,既解暑又清理另外空間被弟子消滅的渣滓。

紐約的大戰才剛開始,大法弟子們都在更好的準備,有的整個搬過去了,有的設計街頭個人展示板,隨身可攜帶,有的在定做傳單等等,都動起來了。

一場宇宙蔚為壯觀的正邪大戰就這樣拉開了序幕,配得上這場大戰的一定是弟子在修煉中的煉成的金剛神體與不破的正法神的狀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