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聖經《啟示錄》的奧秘(下)

??聖經《啟示錄》與今天
林風

【正見網2005年03月15日】

Ⅶ 正邪大戰與生命的希望

《啟示錄》揭示了世界最後的最為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這場大戰關係到人類的命運和前途,是一場異常激烈的大決戰,正邪的較量伴隨著人類的大劫難,正與邪這兩種力量的殊死較量構成了空前的危機,這不僅僅是人類,天地萬物無所不包,「世界末日」和 「最後的審判」均出自於此。在《啟示錄》中,邪惡勢力的如前所述是代表撒旦的赤龍和獸,而神和正義的代表則是羔羊和其信徒。

正因為這是一場世界性的正邪大決戰與大劫難,所以歷史悠久的民族都留下了非比尋常的預言,通過考察與比較,發現所有的預言都談到了最後的劫難,也指明了最後的希望。所以要全面理解《啟示錄》就必須站在一個廣闊的視覺,摒棄狹隘的觀念和自私的偏見,傾聽先知的啟迪,傾聽聖人的召喚與時代的足音。

1.聖出東方

生命希望的前提當然首先是抹去獸記,「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20:4)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21:1-21: 2),在《啟示錄》中明確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更新的世界。

這個更新的世界不僅出現在《啟示錄》裡,出現在幾乎是世界上所有的預言中。東方中國的許多預言也講到了有聖人出來拯救世界,《推背圖》第五十九象讖曰:「無城無府,無爾無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頌曰:「一人為大世界福,手執簽筒拔去竹,紅黃黑白不分明,東南西北盡和睦。」

《馬前課》第十二課、第十三課 

拯患救難 是唯聖人
陽復而治 晦極生明

賢不遺野 天下一家
無名無德 光耀中華

韓國預言《格庵遺錄》第四十三篇「格庵歌辭」中的一段:

無疑東方天聖出
若是東方無知聖
英米西人更解聖
若是東西不知聖
更且蒼生奈且何

《啟示錄》中也非常明確地說:「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發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幹了,為了要給那些從東方來的眾王預備道路。」(16:12), 「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17:18)」,毫無疑問,這裡的眾王是指羔羊的信徒,他們是來自於東方,曾經被那個稱之為「大淫婦」的城市所管轄,前面已經解釋清楚了那個墮落的城市是北京,赤龍是中共,那麼顯然這最後的正邪大戰是圍繞赤龍與獸而展開。

《啟示錄》中用的是象徵或異象來提示,而東方預言對聖人的描述就非常具體:

韓國預言《格庵遺錄》第二十一篇「隱秘歌」中講:

世末聖君木人 何木上句謀見字
欲知生命處心覺 金鳩木兔

這一小段講出聖人五行為「木」,而且屬相為「兔」。因此在《格庵遺錄》中往往用「青林」,「白兔」來代表這位聖人。

還有很多預言中都用「兔」或「木」代表在新舊紀元交界時救世度人的聖人。如《金陵塔碑文》的最後部份是預言未來的,其中有這樣幾句:

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
幸得大木兩條支大廈。鳥飛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
有人識得其中意,富貴榮華百世昌。

「幸得大木兩條」就是「林」,而後面的「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意思就更清楚了。

還有如「步虛大師預言「最後三節中講到「相將玉兔漸東升」;韓國《鄭鑒錄》預言中的「寄語世間獨覺士 須從白兔走青林」等。

明朝國師劉伯溫在《推碑圖》卷二中預言:大覺者(彌勒)「透虛到南闔浮提世界中天中國金雞目中,奉玉清時年劫盡,龍華會虎兔之年到中天,認木子姓。」(中國形如金雞,金雞目是吉林位置。指覺者在吉林轉生人世,屬兔,木子姓。即姓李)。

在西方《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中有類似的描述:

黛安娜 (月亮)

深夜裡明月當空
年輕的聖人獨自開悟
他的弟子們祝願他長生不老
身體象火焰般閃閃發光

(紀二第29首)

一位東方人離開他的家鄉
穿越亞平寧山脈到達法國
他將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
用他的神杖喚醒世人

法輪功創始人而李洪志先生誕生於1951年,按中國傳統的說法那一年是 「木兔」年,而李,即木子,李在中國字含義中也有「青林」之意。

2.法輪大法弘傳世界

這些預言中同樣提示,大覺者出現的時代是一個人類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是「釋迦束手無策,西方天堂無門,百教門倒經滅」的時代。因此要理解預言就必須跳出宗教的框框,因為預言中已經告訴我們此時的宗教已非彼時的宗教了。而更新的世界當然是天地間的一切一切,包括了宗教在內。

在世紀相交的時刻,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這樣說: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安哥魯亞王:聖人;恐怖大王:江澤民為首的中共。1999年7月發動了對法輪功殘酷鎮壓。瑪爾斯:馬克思。

而筆者認為《啟示錄》是這樣描述的

「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懷了孕、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 他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他生產之後、要吞吃他的孩子。 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轄管原文作牧〕他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 婦人就逃到曠野、在那裡有神給他預備的地方、使他被養活一千二百六十天。(12:1 - 12:6)

婦人是象徵,這裡指的是前述的聖人,而此處的情景是描述聖人遇難,孩子:聖人的信徒,為了保護他們與人類,聖人在曠野承受巨難。《啟示錄》中還說:「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他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他在那裡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12:14)「大鷹」:象徵美國(美國的國徽與國鳥都是鷹)。在1999年,當獸(江澤民)與赤龍(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創始人瘋狂的詆毀和通緝,法輪功弟子遭到了空前的迫害,這時,李洪志大師面對鋪天蓋地的邪惡,身在美國卻為一切眾生承受著巨難,這些事實都將在不遠的將來被歷史證實。

如果我們在看看眼前中國最近幾年所發生的大事,就更加一目了然。1999年,江澤民(獸)利用集古今中外之邪惡於一體的中共(赤龍)發動了對一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信眾的殘酷鎮壓,其迫害的慘烈空前絕後,羅馬時代對基督徒的迫害是殘忍的,但中共不僅僅承襲了尼祿的殘暴,更是發明了「洗腦」來迫害法輪功信眾,其手段無所不有,無所不用其極,這場瘋狂的大迫害其涉及的人數和範圍在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更為突出的是,中共為了達到剷除法輪功的目的,其在世界範圍內所作出的一切收買與利誘空前絕後地破壞與腐蝕著整個世界的普世價值,傳統理念與人類的道德良知,加速敗壞著這個世界,構建了當前難以估量的危機。

這一切被死死掩蓋的真象都在默默的告訴世界,《啟示錄》中的正邪大戰正在以中國為中心上演,而中東出現的動盪,911發生的恐怖襲擊是邪惡勢力為了轉移人們的注意力而採用的聲東擊西的手段,看中共目前通過的所謂氣勢洶洶的要挑起世界大戰的「反分裂法」不正露出了毀滅世界的猙容嗎?

而法輪功修煉者沒有屈服於這個世界有史以來最邪惡勢力的淫威,五年來用和平的方式向世界揭露邪惡,講清真象,並在世界廣傳福音,「我觀看,見天開了。 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 。 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19:11)。」「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19:15)」, 「誠信真實」就是「真善忍」的「真」,而廣泛的揭露邪惡,講清真象的行為如「利劍從口中出來」有力地打擊了中共的邪惡。

在《舊約》與《新約》中對覺者的鑑定有一個重要的標誌就是行神跡,比如「治病,驅邪,行超越人的大能」等等。法輪功人並沒有強調這一點,但是這並非是沒有發生,而是天天都在發生著!如果有人願意去統計,那麼可以統計出成千上萬的人所經歷所見證的奇蹟,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傳法之初所行的神跡、佚事更是車載鬥量數不清。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李洪志大師與他的信徒走的是一條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道路,以理服人,非以奇蹟譁眾取寵,因為這是一個最特殊的時期,也是一個道德最敗壞的時期,也許神跡已經不足以讓人清醒了。

3.結束語

人類走過了幾千年滄桑的歷史,正邪這兩股勢力似乎一直在積蓄著能量等待這最後的決戰與較量,而人類社會的一切都在為此準備著,發生著,預言是這其中最為光焰奪目的一部分。如果我們回首過去,一條清晰的路徑擺在了人類的面前,神為了這最後的時刻,精心安排著人類的信仰與文化,安排著人類的歷史,讓教訓與磨難同在,機遇與危險共存,在這其中邪的勢力當然也會不甘寂寞,要禍亂、干擾世間,要讓人墮落、迷惑、敗壞、不義、懷疑、不信,所以今天的世界就變得異常的錯綜複雜,這也是天定的,因為正邪的雙方都遵守著一個規則,就是歷史是被神們安排了,但人必須在關鍵的時刻作出命運的選擇,只有這樣才能識別人的善惡,衡量人是否心存正念,從而淘汰垃圾,更新宇宙,預言的最終目的,是要讓人在必須面臨的生死攸關的時刻作出明智的選擇,因為預言在歷史上經過了反反覆覆的驗證,經過了事實的考驗,那就是:預言的真實性為人類在必然的正邪大決戰中作出選擇提供了寶貴的參照。

法輪功修煉者五年來,用鮮血與生命走過的一條路已見證了中共是毀滅人類的邪靈,是今天天象巨變下人類真正的危機之源,法輪大法的福音已經傳遍六十多個國家、各種種族,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被翻譯成三十餘種文字在全世界出版發行。歷史還正在證明,「真善忍」已超越了過去一切人類的理念、學說與宗教,將帶領人類返本歸真,走向光明的未來。


參考文獻:
【1】《啟示錄》Revelation,Chinese Union Version
【2】林風:神的警告振聾發聵--聖經《啟示錄》裡的今天 正見網,2002年8月5日
【3】林風:聖經《啟示錄》的啟示,正見網,2002年7月26日
【4】 劉嶄:聖經《啟示錄》預言的焦點應是中國,大紀元,2002年7 月19日。
【5】 劉嶄:聖經《啟示錄》對西方社會影響深遠,大紀元,2002年 7月31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