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邪惡的安排

在馬三家等黑窩受到的殘酷迫害
慧蓮(遼寧省本溪市)


【正見網2005年04月12日】

我是本溪大法弟子。三年多來一直想將我受迫害的經過寫出來曝光邪惡,可是總有強烈的干擾,今天在同修的幫助下終於完成心願。我悟的有不當之處請同修一定要慈悲指正。

我97 年4月喜得大法。當時我不識字,通過在煉功點上與大家集體學法,漸漸我認字了。起初看《轉法輪》中的一講就得11天,雖然非常艱難,我可覺得受益非淺,自己能獨立學法真不一樣!隨著學法深入,後來我能一天看《轉法輪》中的好幾講了,那種喜悅無法言表,我發誓要堅修大法。

99年 7.20之後,我兩次去北京上訪。99年11月30日,被送進衛寧營教養院非法教養。在此期間我仍堅持煉功。惡警毛隊長一見我們煉功就氣壞了,它把我外衣脫去只剩內衣內褲,綁在床上抻了三天三夜。我的關節被抻得青紫,渾身冒汗,像在蒸籠裡一樣。它們還讓我們四、五個煉功人穿著單衣服在外面凍了一天。我們的耳朵、鼻子都凍壞了,可還要遭惡警用電棍電,無一例外。目地是讓我們放棄修煉。我的右手被凍得起了大黃泡,挑開後直淌膿血。惡警假惺惺地要帶我看醫生,我堅決拒絕它們的假情假義。可是十指連心,疼得我無法入睡。那時,對這場迫害沒有更深認識,認為是個人修煉要過的關。黃泡乾巴後,手指漸漸變成綠色,由綠又變成青紫,最後,形成硬幣厚的硬殼裹在手指外面,不能彎曲。硬殼剝落的時候,非常痛苦。幾個月後,硬殼才蛻掉。我的手竟然完好無損。是師父在加持我保護我,不然我的手就廢了!我無以為報,就把心獻給師父。

2000年正月初八,我們41人被送進馬三家教養院。那時有很多邪悟的,一起去的41人就我一人沒轉化,我一定要堅修大法。

它們視我為眼中釘,重點轉化對像。它們讓我只穿襯衫、褲頭,並且輪番電我。辱罵、羞辱、拳打腳踢,集邪惡之大全。但我始終對大法堅定不移。它們把我送進小號。小號裡非常狹窄,又陰又冷,不見天日。精神上肉體上的摧殘分秒難挨,真是度日如年。在裡面我吃不下一點飯,我感到身心疲憊。冥冥中感覺一隻大手給我送來水果,一共送了三回。我感到能量倍增,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有時也出現壞念頭:算了吧,何必這麼苦,不如轉化……突然我覺得我無地自容,對不起師父。再苦再難我也要挺過去。這樣又過了20天,那種難耐的寂寞,無法形容的痛苦使我無法掙脫。惡警的腳步聲、怒罵聲、關門聲、風吹窗戶聲,這一切好像都在吞噬著我,使我無比恐懼。一天,恍恍惚惚中我看到4根亮亮的手指,難道還要關4天?第二天又顯現出3根手指。果然3天後把我放出了小號。在我面前我覺得惡警它們太渺小了。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那時只是一味的消極承受,後來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我對證實法破除邪惡有些認識。我覺得不能像以前那樣消極承受了,應該用正念剷除邪惡。2001年8月,我開始絕食,爭取到期釋放,絕食69天後我被放回了家。

回家後,我又從新投入正法。 2002年9月13日,我再次被非法綁架至邪惡的黑窩??本溪大白樓。綁架的路上我一直跟它們講真象;關押期間我絕食否定迫害。它們就強制灌食。大白樓衛生所的惡人劉大夫,男,40多歲,它是指揮者。它們用高濃度鹽水泡製的奶粉、餅乾渣給我灌食,目地是讓我渴。我拒絕灌食,它們就用利器撬得我嘴裡血肉模糊。它們一灌我就往外吐,絕不配合邪惡。食物經過胃之後吐出來,帶著粘液非常難聞。有時還吐了它們一身。惡人劉大夫獰笑著說:「畢竟是馬三家出來的,看來經歷不少。」它們放棄了強行灌食。5天後的中午,劉來到我們號裡,行動詭異。用一小瓶液體把號裡的幾個人都給迷昏了(只是聞一下就昏了)。劉夥同號裡的幾個惡人,用兩管直徑約5厘米、長約10厘米的大粗針管在我脊椎和尾椎上各打了一針,再把我送到馬三家。這時我已經全身發軟倒在地上。由於馬三家不收我,它們把我送回本溪。回來後,我就連個手指頭都不能動了,舌頭縮成了四分之一,不能說話也不能喝水。9月23日,僅僅十天,我就被折磨成一個喪失一切能力的植物人。它們怕我死在那裡,就通知我丈夫來接我。

丈夫還沒進屋就聽見一個聲音如狼一般的嚎叫,悽慘無比,進去之後才知道那是我發出的唯一聲音。丈夫流下了眼淚,大喊:「怎麼好好一個人讓你們迫害成這個樣子。」當時我不停地痛苦嚎叫,模糊的知道丈夫來了、哭了。它們像守靈一樣等著丈夫給我收屍。我全身像麵條一樣,腳踝被抻得脫臼成平的。丈夫把我抬到醫院。醫生說花多少錢這人也救不了了,讓親人看一看準備後事吧!丈夫哭著把我抬回家,日夜照顧了我七天七夜,他整個人都被拖垮了。因為我不停地嚎叫,他無法休息。在師父的點化下,同修們來照顧我,把奶嘴口剪大用它給我一點一點地餵水。我的後背打毒針的兩個針孔潰爛成桌球大小的黑色疙瘩,回來兩個月,持續40度高燒不退,還不停地咳痰,咳出的是灌食沉澱物。在同修的細緻關照下,兩個月過後高燒退了,也不咳了。同修來幫我發正念,讀法給我聽。開始我聽不進去法,就硬聽。同修發正念時,我看見邪惡爛鬼被銷毀成一堆堆灰塵。我悟到我自己的問題必須由我自己清理,誰也代替不了。同修看到窗外趴的全是邪惡爛鬼。漸漸的,師父的法句句打入腦中,我有了正念,不再嚎叫。同修高興的哭了。我悟到:只要我堅決拒絕,不想要那些邪惡的迫害,師父就決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漸漸的我能走動了,雖然哆哆嗦嗦比小孩剛學走路還難,但我堅決自己主宰自己,腳步越來越穩。我堅持幹家務,洗衣、做飯。慢慢地回復正常。

我遭受的這次迫害火連寨(黑窩)很多人都知道。幾個月恢復健康簡直是奇蹟,突顯大法的威力!

經過這次迫害,我悟到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以邪惡才如此逞凶。在我潛在意識中有修了大法就像上了保險一樣,這種執著心理被邪惡鑽了空子,要取走我的命。其實關鍵在於我的選擇,不管新宇宙還是舊宇宙的理,一個人想選擇什麼那是自己說了算。而新宇宙的法完善了舊法所不能的,我們本體可以完全帶走。是師父給我們真正開創了人成神之路,所以我堅定地按著師父給安排的路走。

因為我覺得自己文化低、悟性差,所以喜歡與同修切磋,產生了姐妹情。2004年5月師父生日前夕我去給這位同修送師父法像,結果再次遭到邪惡迫害,不但幾個同修被抓,還連累了同修家屬,至今仍很痛心。

2004 年6月我被綁架到馬三家。我絕食否定迫害並拒絕穿號服,堅持穿自己的衣服。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管教叫裴鳳,凶神惡煞的瘋狂吼叫:「不穿號服就扒光她的衣服,看她穿不穿!」我被扒得一絲不掛,便用被子遮住身體,可是連被子也被它們拽走並把我捆在床上。惡警讓院裡所有的同修和邪悟者像參觀動物一樣看我,它們譏笑我、辱罵我。我說:「我們都是女人,你們羞辱我就是羞辱你們自己。」它們還給我拍照,在學員中造謠後再宣揚、欺騙。其實共產邪靈所能維持的也只有表面了,別看衣冠楚楚,其實內部早已腐敗。我決不穿它們的號服,徹底否定它們。後來由於上廁所進進出出太招眼,它們只讓我穿一個小褲頭,就這樣過了90天。它們給我灌食。灌完後鼻管不拿出來以此折磨我。但我每次都能把鼻管奇蹟的拿出來。

硬的不行來軟的。惡警有時摟著我的脖子假惺惺的說:「你就吃飯吧,你想吃什麼我回家給你做,雞蛋羹怎麼樣?我對你好……」我識破了它的偽善說:「你對我好還把我關在這裡!」它無言以對。惡警們對我徹底失去了信心,說:「要想讓她吃飯做夢吧。」我身體被綁著但嘴不閒著,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每聽到我這樣喊,它們就惶惶不安,驚恐萬分,用抹布、膠帶封我的嘴,但我總能掙脫開說我想說的,喊我想喊的。絕食至80天的時候,惡警怕我出人命,就送我去瀋陽醫科大學檢查身體。我堅決不配合。它們氣得直蹦,說:「你可真傻,檢查出有病,你就可以回家了。」我想我絕食不是為了回家而是為了徹底否定邪惡。惡警說:「你在馬三家可出名了!」我說我不要出名的名,我是明白的明。就這樣它們不再管我了。最後8天沒再灌食,但我覺得身體反而更好了。在這期間,惡警多次打電話讓我丈夫拿錢來把我接回家。丈夫堅決反對。90天後,它們只好將我放了。我走時它們非常高興,因為我的正念讓它們膽寒。

我又回到正法中來了。5年來的坎坎坷坷讓我更加理智清醒,不能讓邪惡再鑽空子,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