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傳》系列:史詩中的「退黨」

天馨

【正見網2005年05月26日】

從《黑暗傳》中的「下士」談起

《黑暗傳》中有個人,名叫末葉,有一天對著先天神泥隱子說:「我今不拜你為尊」,泥隱子聽了就說:「你是西北一塊土,是我塑你一人形」,末葉哪裡肯信:「這些胡言我不聽,你今若有真手段,再塑一個才算能」,泥隱子當時塑一人,搖搖擺擺甚斯文,一口仙氣吹將去,土人睜眼笑盈盈。這下末葉才相信了,才從「無神黨」中退了出來,重新以自己的師尊為師。好笑的是末葉不自醒悟,反而提出那樣的要求。然而也可憐,末葉自打被造出來之後,綠水青山的經歷數代,入世俗而忘了本,沒有人來把真相講清,思想難免步入邪途。然而不從邪途中抽身出來,最終就還會有深淵等著他。

我們說史詩中的「退黨」,不是說有個共產黨, 但史詩中有著如共產黨般的各種各樣的邪惡集團。這些邪惡集團裡的一些成員,認清了是非善惡正邪後,毅然決然的退出了邪惡集團,從而既匡扶了正義,又贏得了自己的美好未來。

《沈七哥》中的「退黨」

一個張天師從邪惡團伙中退出,匡扶了正義。

中國吳地史詩《沈七哥》講的是神農老祖的大弟子沈七哥,在正神的幫助下,將大劫中的沈歌村拯救下來並且變得美好。

沈歌村過去曾遭大劫,首先是旱災並饑荒,「百日無雨水斷根,括辣毒日頭像火盆,龍山上燥坼裂開了一條大山澗,太湖底裡好跑人。」「樹枯葉草卷心,樹皮草根麼肚裡吞,七哥和老娘餓得像出殼小鳥張開嘴巴抖頭頸。」

接著是水災,「狂風呼呼相虎嘯,暴雨湍湍似龍吟,龍山腰大水像白龍往村裡滾,沈七哥家門未曾進,家家戶戶已經浸水中。」

最後是瘟病,「禍不單行沈歌村,水災剛過出瘟病。家家戶戶,淒淒楚楚悲切切;日日夜夜,扛扛抬抬葬死人」。

沈七哥轉來轉去坐立不安,就爬上洞庭仙境,找洞府天師求要救世法寶。

洞庭仙境上的神分正邪兩路,六娘一夥代表邪惡,上頭騙著個張天師,下面使喚著個烏龜精,這一夥為達到它們為私的目的,視地上世人的生命為草芥。這一路邪神爛鬼(龜)給沈七哥的普救造成了重重巨難,無所不用其極。「七哥斬樹扎筏過湖上洞庭,群群黃峰飛向七哥,亂刺亂戳火辣辣裡直鑽心」,上到洞庭後險象環生,先是六娘色相引誘,斑斕猛虎、五爪金龍的恐嚇,然後是采完東林果,挑落南池水,削光西坡草,斬盡北崗竹這麼四大苦役;接下去是六娘和烏龜精大擺迷魂陣,甚至佯裝老人進行欺詐,最後六娘和烏龜精放蝗蟲、螞蟥精、野牛危害沈歌村,面對重重磨難, 沈七哥堅定正念毫不動搖:「要學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鍊石補天勿怕苦,要學虞舜歷山種田、夏禹劈山通海治水救眾人」。 七娘與洞庭老母代表著正義,她們看到了沈七哥的善念,明裡暗裡幫助沈七哥一次一次粉碎了邪神爛鬼的陰謀。

六娘、烏龜精、張天師雖構成了一個小小的邪惡集團,但是張天師顯然是被矇騙了的,於是洞庭老母給他講真相,斥責張天師有十大迷:

「第一迷, 種禍根,是人是鬼(龜)分不清;
第二迷,迷眼睛,只看表面不看心,門縫縫裡看扁人;
第三迷,迷耳朵根,不聽好話愛奉承;
……
第六迷,害百姓,聽信鬼(龜)話降災星,害得太湖邊邊千人咒罵萬人恨;
……
第八迷,你拿太上老君的閒話拋乾淨,飛蛾撲火麼要自喪性命。
第九迷,迷沉沉,你生個大小耳朵、大小眼睛,是好是壞、是香是臭、是長是短、是善是惡分不清;
第十迷,不肯醒,好像白日做夢昏了頭頸頸。

樹高千丈葉歸根,不要一失足成了千古恨!」

重錘之下,張天師腦門震震,頓時面孔紅到耳朵根, 一下子醒悟過來,小邪惡集團立即土崩瓦解, 形勢出現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沈歌村的民眾從大劫中轉危為安,「雄雞高唱旭日升,荊蠻荒灘變了魚米鄉」,「五穀豐登六畜興,新年新歲麼喜臨門, 沈歌村上家家歡欣人人笑」, 沈歌村天地人面貌全新。

烏龜精被張天師、七娘與洞庭老母打下十八層地獄, 六娘也被「變只紡織娘娘夜夜織布來贖罪名」;張天師自己也免受太上老君的懲罰。

《格薩爾王》中的「退黨」

三個鳥雀、一個將軍明智而及時的退出了邪惡集團。

格薩爾的意思是花蕊、精華、英雄之意,是天國大梵天王的第三個兒子,應觀音菩薩之命,投生人間,降妖伏魔,拯救百姓。格薩爾管理的國家嶺國就是正義的象徵。

嶺國的東北面,是霍爾人居住的地方。霍爾國的三個大王是暴虐的統治者,如果不做惡,臉上就缺少歡顏。「掀起狂風暴雪作惡,殺戮無辜生命為戲,對內則是橫徵暴斂,對外使盡陰謀詭計。」 三個大王中又數白帳王最為驕橫。

這一年,白帳王的王妃突然病逝。白帳王過不得孤獨的生活,便召集群臣商議,要選一個堪稱天下美女的人作他的新王妃。大臣會議商議後,決定派宮中飼養的會說話的鴿子、孔雀、鸚鵡和烏鴉出去,飛向四方去尋找美女。

四隻鳥奉命飛了出去,當來到一處三岔路口時,鸚鵡說話了:

  「我們這四隻鳥啊,是派出的使者射出的箭,雖說是身不由己,可要為白帳王選王妃實在也是太不容易。一是大王要的美女天下難尋,二是即便找到了,也不見得能娶得來;要是娶不來,就得出兵去搶,一動刀槍,不知要死多少人馬。那個時候,罪魁禍首就是我們四隻鳥了。依我說,我們還是不要做這種遭人埋怨、受人責罵的事吧。」

  「那大王已經派我們出來了,我們怎麼回去交差呢?」一向溫順的鴿子,發愁不能交差。

  「是啊,我們怎麼回去呀!」美麗的孔雀張了張漂亮的尾屏,語氣中流露出焦急和擔心。

  「我看,我們都回故鄉去吧,鴿子回漢地,孔雀回黃河邊,我回門隅,只是烏鴉沒有故鄉,你就隨便找個地方去吧。」鸚鵡早就打好了主意。

  鴿子、孔雀都說這個主意好,於是,三隻鳥高高興興地回故鄉去了。這樣,除了烏鴉之外,鴿子、孔雀和鸚鵡率先退出了霍爾國這個邪惡集團。

後來烏鴉唆使白帳王,去強娶格薩爾王的妻子珠牡,白帳王悍然發動戰爭,趁格薩爾王不在國內,去搶珠牡,哪怕屍骨成山,血流成河。當時白帳王的大臣梅乳澤,在一旁聽了烏鴉和大王的對話,心中暗想:無故向嶺國興兵,不僅違背了上天好生之德,也會給百姓帶來災難。嶺國雖小,雄獅王格薩爾卻異常厲害,師出不義,何以勝人,大王怎麼不明白呢?為了避免大王后悔,梅乳澤勸道:

  「大王呵,我們和嶺國,不曾有過戰爭,和睦共處了這麼多年,為了一個妃子,就要大動干戈?就是你把珠牡搶來了,那雄獅王豈肯善罷干休?大王還是再好好想一想吧。」

白帳王私慾熾盛,根本聽不進梅乳澤勸告,執意發動戰爭。這一場戰爭持續了三年,這三年中,「成百的英雄把命喪,成千的男兒灑熱血,多少母親失愛子,江山動搖如乳血相混合,天翻地覆象鐃鈸相拍擊……」

最驍勇善良的梅乳澤被攪和在其中,隨軍作了很多壞事,幫白帳王搶來了珠牡,射死了嶺國的大英雄嘉察,雖然不情願,但他畢竟身在這個邪惡集團之中。像這樣下去,他的前途令人擔憂,因為嶺國是一股順天意而行的正義力量,邪的在正的面前,雖然能逞凶一時,但最終難逃覆滅的下場。

三年過去了,雄獅大王格薩爾回到嶺國,了解情況後,便騎著千裡寶駒,帶著弓箭、寶刀,一口氣跑到了霍爾國。格薩爾變成個耍猴的老叫化子打入白帳王的王宮,與珠牡相會。

格薩爾離開王宮,走到半路上,被梅乳澤攔住了。格薩爾裝糊塗:

  「呵,尊貴的大王,跟我這叫化子有什麼話說?」

  「跟我來。」梅乳澤只說了三個字,轉身朝一個僻靜的小樹林走去。二人來到小樹林中, 梅乳澤突然一轉身,納頭便拜:

  「我尊敬的主人呵,統治萬民的明君,世界雄獅大王格薩爾,請接受我的敬意吧。」梅乳澤捧出一條潔白的哈達,又從無名指上摘下自己的碧玉戒指,繼續說:

  「大王呵,我是有罪的人,可我也有許多難言的苦衷呵!」

梅乳澤把霍、嶺戰爭的始末講了一遍,最後又說:「 我有黃金十八馱,白銀十八馱,綢緞十八馱,松石珊瑚十八馱,青稞麥子十八馱,騾馬牛羊數不清,都獻給您,雄獅王,以贖我的罪過吧。」

  格薩爾裝出一副沒聽懂他的話的樣子:

  「呀呀,你這大將軍,霍爾王的大臣子,霍爾國的大英雄,十二萬戶部落的首領,怎麼對我這個流浪漢行如此大禮,叫我怎麼消受得了?」

  「雄獅大王,請不必再這樣。關於您的行蹤,我絕不會告訴別人。我對您是誠心誠意的,請您不要辜負我的一片忠心。從今日起,我將閉門靜修,再也不出來了。」

梅乳澤就真的悔過去了,他到底是用行動退出了霍爾邪惡集團,而不是繼續找藉口維護眼前的一點既得利益了,這就奠定了他的美好未來。

不久,格薩爾殺了霍爾三王,為民除了大害。全城的百姓都來為格薩爾王慶功。

梅乳澤也來了,梅乳澤誠心誠意地表示,願意向格薩爾大王稱臣,願意為雄獅王效犬馬之勞。

全城的百姓都跪下為梅乳澤求情,都說他是好人,連格薩爾的妻子珠牡也說霍、嶺之戰不是梅乳澤的罪過。格薩爾見梅乳澤受到百姓們如此愛戴,也為之感動,於是,饒恕了梅乳澤,並把他封為霍爾國的首領。格薩爾吩咐他好好治理霍爾國,讓百姓們過幸福安樂的日子,日後有用他之處,再讓他立功贖罪,將功補過。

《失樂園》中的「退黨」

一個天使亞必迭,看穿了撒旦,退出了魔鬼黨,免受變蛇的懲罰。

《失樂園》是英國詩人彌爾頓所寫的一部長篇史詩,詩中第五卷講到撒旦如何反出天庭的故事。撒旦原來是天上的天使長。有一天,上帝宣布立神子為眾神之王,統攝天國,正當天庭歌舞慶祝之時,因為妒嫉神子,撒旦帶著天使軍中的三分之一徒眾,發起叛亂,建立了一個與上帝分庭抗禮的王國,用金剛石、金岩砌成塔樓和金字塔,並自封為救世主 。

這一天,撒旦向徒眾宣布:「……沒有誰記得自己是怎樣被上帝造出來的,不要向神子頂禮膜拜,不要遵守神旨天法,神子和我們是同輩,我們理應治人而不是治於人,向著全能的寶座不是圍拜而是圍攻……」

它的演講,贏得了徒眾的喝彩,徒眾們被撒旦的歪理邪說所蠱惑,執迷不悟的屢次發動天界大戰,與神子爭奪王位。其中有一個叫亞必迭的徒眾,觀察了撒旦的所言所行,終於分出誰正誰邪,便當著撒旦的面與魔鬼黨決裂,他講道:

「你怎能用不敬的誹謗來責備天神正當的宣告和誓言呢?你又怎能自以為偉大而光榮,自以為具備所有精靈美德於一身?

啊,你這天神的背叛者,你自絕於一切善;我眼見你決心墮落沉淪,你的不幸的黨徒也捲入這個背信的陰謀,你的罪與罰也殃及他們。

我將從你罪惡的帳篷裡飛走,不是因為你的警告或威脅,而是要免受玉石俱焚的天威震怒,上帝的迅雷即將來到,吞沒一切的火焰即將落到你們身上」。

亞必迭說完,器宇軒昂,不為暴行所恐嚇,從魔鬼黨徒中走過,背對著行將滅亡的魔國的塔樓,飛往天上,天使們看見了,為他歡呼。

在這以後,撒旦多次被天兵擊潰,得不到天權,於是撒旦決定引誘人類走上魔鬼之路,從而在人間繼續拓展魔鬼的疆土。

撒旦用卑鄙手段引誘了亞當夏娃,它正為之洋洋自得時,萬魔殿到處響起了絲絲的噪音,原來是大小魔眾突然被變成了一條條大蛇小蛇,這些蛇首尾交錯,堆積如山,發出惡臭──這就是天使亞必迭在退出魔鬼黨時所預言的:「玉石俱焚的天威震怒、上帝的迅雷即將來到,吞沒一切的火焰即將落到你們身上」。

以史詩為鑑,退出共產邪黨

幾十年來,共產邪黨有意識、有系統地把中國人引入了思想的邪途深處。幸好有《九評共產黨》來指點迷津,使人們認識到共產邪黨的邪惡狡詐,如同《沈七哥》中的烏龜精,貪暴嗜血,如同《格薩爾王》中的白帳王,狂妄愚蠢,如同《失樂園》中的魔鬼黨。張天師、梅乳澤、亞必迭在退出了邪惡集團之後,邪惡集團不久就瓦解了,其成員要麼下地獄,要麼還歸獸形,都遭到了應有的惡報。那些還對共產邪黨抱有幻想的人,真的要以史詩為鑑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