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中共滅證虐殺

穆琪琪


【正見網2005年06月21日】

中共投誠官員證實存在「打死算自殺」政策

六年來,明慧網一直在不遺餘力的揭露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以及由此而產生的眾多死亡和傷殘案例。

2005年6月4日至6月9日這五天中,在澳洲,中共最信任的關鍵部門:外交和司法執行部門有三名官員站出來與中共決裂,並以他們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施行的群體滅絕罪行。

原中國駐雪梨領館負責政治事務的領事陳用林說:「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之死的資料是屬於機密,因迫害而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通常被中共定為「自殺」;這方面的資料一般是保密的。」 6月6日在墨爾本的原天津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也站出來,以他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施行慘無人道的酷刑:「在這十幾天的審訊中,我每到所裡去上班都能聽到慘絕人寰的喊叫聲」 ,並公開聲明脫離中共。6月9日,一名原中共安全部的高級官員,委託澳洲資深大律師考勒瑞,公開他所見證的法輪功學員在他所在的公安局被折磨致死:「……我看見這位赤裸的人,頭靠在椅子上, 腿被戳破, 很明顯已經死去。他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國際社會關注的、被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再度非法綁架,在飽受酷刑之後,於2005年6月16日被虐殺,是中共群體滅絕罪行和邪惡本性的最強有力罪證。

高蓉蓉受電刑被毀容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生前為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於2003年7月被不法人員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連續電擊6-7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普犯都認不出她來了。圖2顯示的是水泡干後和燒焦糊的狀態,有的地方焦糊結痂很厚,可以看出電傷的嚴重程度。因為許多處是被反覆電擊,所以水泡、焦糊處多是重疊的。

圖1 瀋陽大法學員高蓉蓉 圖2 被電棍電擊毀容的高蓉蓉(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對於電刑毀容的可怕經歷,高蓉蓉在她的申訴書中寫道:

「(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左右,唐玉寶和姜兆華把我按在地上開始電我。他們拿了兩副手銬,一副將我雙手背銬在一起,另一副將我背銬的手固定銬在暖氣管子上,我只能坐在地上。他們用四根電棍輪流充電。唐玉寶拿兩根電棍,姜兆華拿一根電棍坐在椅子上電我。」

「電我的同時,唐玉寶用穿皮鞋的腳猛踢我的大腿、小腿,用鞋跟跺我的腳,被打之處留下青紫色淤傷。下午4點,姜兆華下班走了,唐玉寶電我至晚上9點多。

漫長的6、7個小時電棍酷刑,我是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過的。

唐玉寶一直拿兩根電棍同時電擊我的臉、耳朵、脖子,在同一部位電擊時間很長,還重複電擊,我在電流擊打中渾身抽動,手銬和暖氣管子不停的撞擊震盪,手腕被卡出的傷痕至今還有,之後兩個多月手臂發麻。眼窩被電後,我的眼睛一直乾澀,眉毛輕輕一碰就掉,耳朵和嘴不知蛻了多少層皮。」

值班警察騰吉良「還翻出我父母的照片擺在辦公室,說讓我父母看我被電的情景。他們狠毒的說:「就讓你父母看著!」警察曾小平進來,拿一面小鏡子對著我,讓我看被電擊毀容的臉,他還說這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的整個臉、耳朵、脖子、後背、腳腕等多處被高壓電棍反覆電擊,皮肉被燒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臉腫大得高出一拳,嚴重變形。 眼睛僅剩一條縫,有黃豆大的黃水不斷從我臉上滲出。頭髮粘在臉和耳朵上,脖子上的泡有拇指大。特別是電棍重新落在傷處,那種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晚上,當天值班的院長方金凱、管理科的警察、衛生科科長張曉秋等都看到了我被酷刑毀容,都未阻止。」

2004年5月7日當晚,連續遭受7個小時電擊折磨後的高蓉蓉,不得不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求生,醫院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龍山教養院連夜將她送到瀋陽陸軍總醫院,之後轉到瀋陽市公安醫院。同年5月18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簡稱「醫大」)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0533號房間。當時因高蓉蓉身體太虛弱,醫生無法進行手術。

在病房遭監控五個月之後,高蓉蓉得到營救

經歷三個多月的痛苦煎熬,從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開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瘦成一副渾身帶傷的骨架,眼窩塌陷,眼皮閉不上,人已經脫相。「醫大」的醫生表示,隨時有生命危險,並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龍山教養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聲稱有危險就讓「醫大」搶救,死了也不讓回家。

高蓉蓉在醫大一院0533號房間的五個月期間,一直受到非法監控。警察不許她打電話,她所有的郵件都受到「龍山」警察的攔截;所有想去0533房間探視的人必須得到瀋陽市司法局長的批准才能被放行,而且0533房間被禁止向外面打電話。家屬帶給高蓉蓉的所有物品也都必須通過監控者的檢查。

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輪功學員成功地解救出被瀋陽市龍山教養院惡警毀容的高蓉蓉,並把其遭殘害而毀容的照片公布於世,高蓉蓉並親自揭露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系統迫害。使邪惡勢力感到極大的恐懼和震懾。

高蓉蓉因堅持信仰被電擊毀容的迫害案例被海外曝光後,這一駭人聽聞的迫害案例在國際社會引起關注。「2004年聯合國關於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人權報告」的頭一樁案例就是關於高蓉蓉的。事件發生後,中共集團非但不悔過、收斂,反而,惱羞成怒,並將迫害手段變得更隱蔽、下流;在國際矚目的情況下,將高蓉蓉虐殺,足見其嗜血本性。

羅幹親自出馬組織報復

有關部門不但不追查酷刑折磨高蓉蓉的責任者,公安部還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610」 頭目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羅幹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犯罪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大法弟子都在遭受殘酷迫害。司法系統一人說:「羅幹有指示,這事(指高蓉蓉遭電擊毀容被曝光)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其實就是秘密加重迫害)。

此後,瀋陽市公安局,國保,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當地法輪功學員。馮剛等法輪功學員因參與營救而被綁架,被關押在張士教養院洗腦班。有消息說,馮剛(男)因絕食13天曾被送入馬三家監管醫院,目前情況待查。參與營救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孫士友(男)被綁架後,瀋陽市公安局鐵西刑警大隊對其毆打並電其 陰部,叫囂:「電別的地方能看到(指高蓉蓉被毀容一事),這回電看不到的地方!」並用大頭針刺入其指甲中。孫士友的岳母、妻子、妻姐也因所謂「26號大 案」被關押到張士教養院洗腦班。

高蓉蓉再次遭劫並衰竭而逝

2005年3月8-9日期間,高蓉蓉再遭綁架後下落不明。經查實,高蓉蓉於2005年3月6日遭綁架,其後一直絕食抵制迫害。6月6日,她被馬三家教養院從瀋陽大北監管醫院送到「醫大」。

2005年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去馬三家要人,一個姓王院長(男,新任院長,原是管理科的科長)不告訴高蓉蓉的父母高蓉蓉已送去醫大急救,反而搪塞說:「一開始我們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邊』壓的。現在『上邊』什麼時候讓見讓放我們聽『上邊』的。」

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後趕到醫院。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帶著呼吸器,骨瘦如柴。醫大的醫生說:「[高蓉蓉]來時就是危重。」馬三家教養院的管教說:「高蓉蓉剛到醫大時還能說話。」

據目擊者說,高蓉蓉在醫大搶救期間,很多不明來歷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不時流裡流氣地問「什麼時候死」。馬三家教養院不肯用好藥,在家屬的要求下,營養藥的用量才稍有增加。

高蓉蓉被虐殺案顯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有計劃、有預謀的系統的啟動國家機器在行惡。這場迫害在從公開走向隱蔽,為了掩人耳目,迫害的手段更為隱蔽下流。而迫害的殘酷程度絲毫都沒有減弱。

中共嗜血本性不改 不擇手段 不計後果

在高蓉蓉案件已在國際上引起震驚和關注的情況下,中共集團還在國際社會的眾目睽睽之下將高蓉蓉虐殺,足見中共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到了喪失理性,失去控制的程度,濫殺無辜到了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程度。對於國際曝光案例的受害人尚且如此,那些尚不為人所知的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境遇就更可想而知了。

中共至今也沒有承認採用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反而採用各種各樣的辦法掩蓋迫害。它對能掩蓋的罪惡就掩蓋;對暴露出來的罪惡就抵賴;對無法抵賴的罪惡,就公然毀滅罪證,不論是人還是物!被電擊毀容的高蓉蓉被再度非法綁架,酷刑致死即是最強有力例證!

紐倫堡審判中,檢察官羅伯特-捷克遜(Robert Jackson)曾說,「我們將懲辦的罪行如此有計劃,如此惡毒,如此滅絕人性。對他們的漠視將不為人類文明所容,因為如果這一罪行再度發生,文明將不復。」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一個弱女子卻因修煉真善忍,慘遭強權蹂躪,在飽嘗苦難後被剝奪了生存的權利。如今,人們越來越看清了,中共是在用其暴力、強權和恐怖手段挑戰人類文明的底線。對此,任何無視和沉默,都是對罪惡的縱容和鼓勵,將給人類社會的安全帶來巨大的威脅。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