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尹太后笑談天命」說起

李劍

【正見網2006年01月22日】

《資治通鑑》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南北朝時西涼公李歆做事目光短淺,而且急功近利。他的母親尹太后卻很有見識。公元420年秋天,北涼河西王沮渠蒙遜決定討伐西涼。為了出奇制勝,他故意率兵攻打西秦的浩?(今甘肅永登西南河橋驛附近)。然後虛晃一槍,將部隊偷偷撤回,埋伏在川岩一帶。李歆聽到北涼攻打西秦的消息後十分高興,決定乘虛襲擊北涼的都城。

尹太后聞訊大吃一驚,她匆匆趕來攔住兒子,對兒子說:「你好糊塗啊!西涼是新建的國家,地狹人少,保衛自己的國土尚且力量不足,怎麼能隨便出兵呢?眼下應當以保國安民為重。河西王要是暴君,百姓自然歸順你;要是明君,你侍奉他也無不可。心存僥倖、輕舉妄動,只能禍國殃民。」

尹太后苦苦相勸,李歆也聽不進去,他固執的率領大軍出發了,結果中了沮渠蒙遜的埋伏,全軍覆沒,他本人慘遭殺害。西涼被北涼吞併了。

沮渠蒙遜知道自己聲東擊西的計謀沒有騙過尹太后,他一向敬佩尹太后的才智和識度,特地去拜訪尹太后。誰知尹太后見了他不僅面無懼色,而且流露出對他不屑一顧的蔑視。有人悄悄對尹太后說:「你的命操在人家手裡,怎麼能這樣傲慢?」

尹太后聽了哈哈大笑,說:「我一個老太婆,國破家亡,難道還要貪戀餘生,做人家的奴僕嗎?對我來說,早點死是件好事。」那人又奇怪的問:「你兒子死了,國家也滅了,怎麼一點也不悲傷?」尹太后又笑了,她大聲說:「死生存亡,都是天命所定。我不是個小孩子,幹嗎要裝出一副悲傷的樣子?」

沮渠蒙遜在一旁聽了這些話,愈加敬重尹太后。他不僅不怪罪尹太后,反而娶了他的女兒做兒媳婦,使兩家結為秦晉之好。

其實,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本來就包含「天命論」。孔子講「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歷代明君也是樂天知命,順天意而行。

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太白金星多次在白天出現。太史占卜說:「這是女君主將要興起的徵兆。」一時間,民間廣泛傳說《秘記》中的話:「唐三世之後,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對這些流言很不高興,暗中尋找此人以剷除後患。

後來,太宗秘密詢問太史令李淳風:「《秘記》上的話,可信嗎?」李淳風答:「我觀察天象,這個人已經入宮,而且是陛下的親屬。不出30年,她將成為君王,並大開殺戒,大唐皇室子孫將所剩無幾。」

太宗說:「把值得懷疑的人都處死,怎麼樣?」李淳風搖頭道:「無濟於事,這是天命,不是人能夠左右的了的。如今即使能夠找到這個人,把她處死,上天或許還會再降生一個。」於是太宗對這件事不再過問。

正是因為古人承認天命,順從天意,所以,尹太后在國破家亡之時仍然樂觀豁達、進退自若;唐太宗明知後世子孫不免禍患仍處無為之道,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天意,絕非人力可以抗拒。

中國人自古就承認天命、相信有神,這就像人活著要吃飯一樣無需論證,是一個社會常識。然而中共邪黨竊取政權後,肆意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用無神論給全國人民洗腦,宣揚「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於是不再相信善惡有報的中國人在共產邪靈的操控下抱著「人定勝天」的邪念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為自己造下無邊的罪業。

民心之向背乃天命去留之關鍵。中共惡黨幾十年來以革命的名義整死、餓死幾千萬人,壞事干絕。時至今日有幾人真正擁護、愛戴它呢?它現在只能依賴老百姓的血汗錢拚命往自己臉上貼金,再武裝到牙齒,用暴力和謊言維護苟延殘喘的流氓統治。1999年7月惡黨開始對走在神佛路上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非人迫害更是令眾神震怒,神不會容忍這個背信棄義、流氓無恥、殺人成性的惡魔,所以惡黨即將被眾神解體也就成了它擺脫不了的宿命。

其實,神佛慈悲世人,早已以預言的形式告訴世人,當歷史走到今天這一刻,亘古不遇的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中共惡黨將對大法殘酷鎮壓以及惡黨最後必將覆滅的可恥下場。就看人能不能信、能不能悟,看人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選擇什麼。相信惡黨的無神論,無視神佛的慈悲勸誡,將會使自己的生命置於危險的境地;反之,則會得到光明和永生。

神的旨意就是天意,亦曰天命。天意不可違,這是古已有之的常識。邪惡中共大廈將傾,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被惡黨矇騙過的中國人認清了天下大勢,公開退出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一條光明之路。傳承悠久、偉大的中華文明的你,還在等什麼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