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己有恥

弘毅


【正見網2006年10月13日】

孟子對公孫丑說:「人不可以沒有羞恥,但是現在很多人都不以自己的行為為恥辱,這才是真正的恥辱啊!」

公孫丑就問孟子說:「先生為什麼這麼說呢?」孟子就給他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齊國有一個人,他家裡有一妻一妾。他們的丈夫每次外出,就一定是酒足飯飽之後才回來。他的妻子就問他,跟他一起喝酒吃飯的是些什麼人,他每次都回答是一些有錢有勢的人的名字。他的妻子很奇怪,就跟他的妾商量說:「丈夫外出,一定要吃飽了喝足了才回來,而且說和他一起喝酒的人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可是從來也沒有什麼體面的人到家裡來。我打算跟著丈夫去看看他到底去哪裡。」

於是第二天一早,齊國人的妻子就悄悄的跟在丈夫後面,看他到底去哪裡,卻發現整個城中沒有人理會丈夫,連一個站著跟他交談的人都沒有。最後丈夫走到東城門外的墳地中間,向那些掃墓人那裡去要飯吃。別人對待他,都是一副鄙視的神情。

他妻子回去以後,把見到的情形告訴了他的妾,說:「丈夫就是我們指望依靠度過一生的人啊,可是現在我們的丈夫卻是這樣。」於是兩人哭成一團,但是他們的丈夫一點也不知道。他得意洋洋的從外面回來,還繼續在妻子和小妾面前大耍威風。

恥,是儒家提出的道德底線,是人自身道德完善的起點。儒家認為人必須要有羞恥之心,只有知道什麼是恥辱之後,才能分辨清楚是與非、對與錯、善與惡,才能避免做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否感到恥辱又是以道德為基準的,按照道德的標準來判斷自己的行為,才能知道什麼是恥辱並在此基礎上改進,從而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