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天朝之都─唐長安城(二):長安整體規劃的指導思想─周易乾卦

雅慧

【正見網2007年01月19日】

長安整體規劃的指導思想──周易乾卦

龍首原介於龍首原與南邊的山區之間有六道東南、西北向的平行坡地,高度依序向南遞增,其線條恰好形成周易乾卦的卦象。乾卦為周易六十四卦中的第一卦,象徵天;六爻皆為陽, 以龍為喻,正好符合天子之都的意象,是故長安的布局便順應六爻的爻辭設計,效法天地不息之運轉,以期王朝國勢亦能長治久安。中國傳統的方位觀是以上為南,與現代以上為北的通行概念恰好相反,所以初爻成為最靠近龍首原的坡地使用的指導原則,如此依序向南,根據各爻的爻辭規劃最適合該地的使用方式。

 


圖5:唐長安地勢圖

在乾卦的六爻中,以第五爻“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最為尊貴,古來稱皇帝為“九五之尊”,其來源即出於此。但在長安城的規劃中,第五道坡地上建造的卻非天子所在的宮殿,而是佛教的寺廟及道教的道觀。古人通過這種無聲的建築語言表達人對天對神的崇敬,皇帝雖然貴為天子、擁有天下,卻也不敢妄自稱大,並不認為君德足以配據一片有飛龍在天之勢的土地為己用,風水寶地只能用來建造供奉神佛的寺廟塔樓。一東一西,九五高地上巍然聳立著長安城中最大的寺廟及道觀,與其它遍布城內眾多的寺院塔樓共同塑造出長安城壯麗的輪廓線。

縱觀其它爻辭,只有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之處可以置宮室,因九二依孔子的解釋,為“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正是為君者所該具備的德行。君主居此或能時刻修德言善、利及百姓。

在漢的長安舊城裡,由於朝廷的各個官府衙門未與民宅住處分隔開來,導致人民在使用城市空間上互相干擾。新城為改善這種情況,事先將土地使用作功能區分,使官府之類的公家建築群全集中在一起;乾卦六爻中的九三爻辭為“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元咎。”(君子整日勤奮不息,在夜晚仍時刻警惕,雖面臨危險也無禍害),正適宜勉勵為官者勤政謹行,遂將行政機關設立在九三的坡地上,而且官府靠近位於九二的宮廷,也便於百官的上下朝與公事文書的往來。

依照《周禮考工記》的匠人篇中記載的都建藍圖“前朝後市”的規劃原則,市場應該設在整個城市的北邊、位於宮廷之北,因為根據傳統的風水觀念來說,北方屬陰,而市場人來人往,陽氣旺盛,正可以調和該地。但長安城的市場卻非置於九二宮城之北的九一上,而是位於九四坡地上,因為九一為“潛龍勿用”,所以不作任何建築上的使用,只歸為皇帝的禁苑,供皇室遊獵用。長安的市場選在九四坡地上,因為九四的爻辭為“或躍在淵,無咎”(相機而動,躍起上進,沒有危害),商業交易亦具備靈活性及積極性,適與這個爻象相合,市場設立於此可承地利之運,促進商業發展。

最南邊的坡地,依據乾卦第六爻的爻象“亢龍有悔”來看,最好是不要作太多建築上的規劃,所以重整在九五與九六間的曲江池,作為皇家園林,也開放給全民參觀游賞。每逢假日,長安居民不分貴賤,都喜歡攜家帶眷或到此郊遊踏青,或到九五高原(當時叫“樂遊原”)上去禮佛掃塔並登高遠眺。晚唐詩人李商隱著名的五言詩《登樂遊原》“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就是於此寫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