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阿姨講故事:勸老居士三退的故事

笑梅

【正見網2007年05月12日】

明珠阿姨在修煉大法前,曾在宗教中苦苦尋找修煉的真諦,雖然未得真經,卻也結識了不少有善根的人。下面要講的陳老居士的故事便是其中的一位。

明珠阿姨講道:我常常想起那些宗教中的朋友們,他們都是很不錯的人,一心想修正法求得正果的,可是他們卻誤在宗教中跳不出來,他們不知道釋迦牟尼當年講的轉輪聖王下世傳正法的時刻已經到來。這些人還真不如那些從來都沒有信仰的人得大法容易,因為他們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東西在那兒局限著。

哎,想起他們哪就為他們感到可惜,不過光難過也沒用,還得盡最大努力去做呀。笑梅,你猜怎麼著,這還真是一份付出,一份收穫,這不,老陳就真的要跳出來了。

說來她也是七十多歲的人了。老陳的父親在世時是跑南洋做大買賣的,後來得了場大病,從此看淡人間的榮華富貴,並皈依佛門受戒,吃齋念佛回歸淨土去了。老陳受家父的影響,從年青時就信佛,她曾多次去四大名山朝拜。在大法洪傳的初期,有不少大法弟子勸她入大法修煉,但都被她婉言謝絕了。

記得九九年七月,大法在中國遭到鋪天蓋地的惡毒攻擊時,我去找過她,我說:「你是個虔誠信佛的人,你曾說過學大法的人都是有佛緣的,都是大根器的人。咱今天就不說根器大小了,有一點是明確的,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吧,好人受到這樣的迫害,那是天理不容的啊。現在呢你能做到大法弟子做不了事,你如果做了,就是大善之舉啊。」

她一直靜靜的聽著,這時問了我一句:「那你說我昨辦?」 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問我,那神態很真誠。

我說:「你能保護你身邊的那些大法弟子,你若聽到消息說警察要去哪位大法弟子家裡去抄家,你可以先通個風報個信兒,讓他們好事先有個防備,這是一件事;再就是大法書,你知道這些書就是師父講的經啊,你看到電視上演的用水泡用火燒的,還有用車壓碎,這可是造大業呀!你說把經書都毀了,那以後的人可怎麼修啊?你是修佛的人,知道珍惜佛經,你可以幫著把大法經書收藏起來,公安的人不會到你家裡來搜,你說是不?」 她點了點頭。笑梅,你問她做了沒有?做了,她默默的都做了,現在我不能詳細的講,將來法輪功平反的時候咱們再說。

在中共即將滅亡的今天,我又隔著大洋給她打電話,要她明白這是天意的安排,希望她能在此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說實話,和一位宗教居士談「三退」可不容易,因為這些人不管世上的事,還很容易把這當成政治行為。我先從印尼大海嘯談生死的無常;從蘇共的解體講到天滅中共的必然;從中共執政以來殺害了中國人民八千萬,破壞了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特別是對佛道神的信仰。我說:「你看到了吧?這個流氓黨就是教人們搞階級鬥爭,讓人沒有善念。它們自己的成員是什麼壞事都干,現在是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城裡人下崗,斷了生活來源;房子拆遷讓人沒處住;農村就強迫賣地,讓農民沒有地種,沒有飯吃。」

她在電話的那一頭聽著,一聲不響。我問:「你聽到我說的話嗎?」 她說:「我都聽到了,那你說我咋辦?」 這是她第二次問我這個問題,聲音和幾年前一樣的真誠。

我說:「你要是真的明白了,先把家裡的人都退了,入過黨的退黨,入過團的退團,入過隊的退隊,這樣到天滅中共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你的家人就保住平安了。但是這事兒得必須經過他們同意才行,你還為他們做不了主。」 她答應了。

我還囑咐她說:「可以不用真名,用化名就行。天上不叫名兒,叫號兒。管他叫什麼張老三李老四的都成,這樣呢既救了人,也不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她一聽到這兒插話了:「我從父親那兒學過這樣一個詞兒,『不認人,認旗號,對著旗號扎鋼刀。』 你說天上叫號兒我懂得。」我可高興了,為什麼呢?因為你要是跟一般的人說天上把人編成號的事,人家還不信呢?沒準兒碰上個抬扛的還得問我一句,「你怎麼知道天上的事兒?」可跟老陳一講,反而讓她更能相信了。

過了些日子,我打電話問詢她家裡人退不退,她把全家人的化名都給了我,全退。我想,光管自己家裡人還不夠啊,得讓她多做善事啊。我就說了:「我知道你是個大家族出身的,兄弟姐妹一大堆,你又是個大姐,對他們幫助大威望高。他們呢,又都是信佛的人,你說你光領著他們到廟裡去燒香磕頭的不行啊。佛經上不是說過,到末法時期,法輪聖王下世度人嗎?你可不能忘了救你的這些親人哪。」 她接過來說:「是啊,現在燒香拜佛的人都不知道修心,只是大把大把的燒香。當年魔王曾對釋迦牟尼說:『現在我亂不了你的法,等到末法時期,我讓我的徒子徒孫們披上袈裟到廟裡去亂你的法。』當時釋迦牟尼就流淚了。現在我看已經到了末法時期了,整個都黑白顛倒了。我兄弟姐妹們退黨的事,我考慮著得等到清明節我回鄉掃墓的時候做,到那時人最全,我要當面和他們說清楚行。」

果然,到了清明節之後不久,我打去電話,她把十幾個家庭的人數都報了上來,做了一大批的三退。我這高興啊!笑梅,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是不是讓她再去救更多的人啊?對了,我也是這麼想的。把這一大批人退完之後,我就打電話告訴她:「都在網上退了,請轉告你的家人,他們都平安了,到天滅中共的時候,與他們沒有關係了。我說呀,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歷史關頭,咱讓人三退,就是救人一命啊。你呢,能救誰就救誰,多多益善。」她「嗯」了一聲,接著說:「這回我理解那些煉法輪功的人有多麼了不起了,他們自己受著迫害,冒著生命危險,花著自己的錢印資料,耐心的講真相,是在誠心的救人哪。」這回她明白了。你問我她做沒做?做了,老陳做事很慎重,她先是一個一個的做著看,後來是一家一家的退出中共。詳細的咱就打住不說了吧。

我講這個故事就是告訴人們,宗教中的人也不樣,有真心向善的人還是很明白的。那些有條件的同修(和這些人有緣的)可以去幫助那些誤在宗教中的有緣人,把他們救度出來。不要急,要用心去做,一步步引深,耐心的勸善才能真正救了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