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透天機淺悟之四:深蘊天機的古都長安

唐理


【正見網2007年06月18日】

長安充滿著神奇!它是與世界名城雅典、開羅、羅馬齊名的世界四大古都之一。長安現時的涵義已不只是漢唐古都,而是代稱三秦大地乃至整個陝西。

長安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的重要發祥地,炎黃二帝都安寢在這裡;「秦中自古帝王都」,有13個王朝曾在這裡建都,歷時1500年;有70多位帝王長眠於此(包括漢11陵、唐18陵),堪稱中國歷史上建都朝代最多、王陵最多、歷史悠久的福地;被譽為二十世紀中國考古最重要的三大發現都在陝西,這就是被建成中國第一座史前遺址博物館的半坡遺址,被稱為世界第八奇蹟的秦兵馬俑和震驚世界的法門寺佛指舍利。周秦漢唐的文物古蹟遍布三秦大地,就連大地測量的大地原點也在這裡。

隨著雁塔廣場和大唐芙蓉園的建成,大唐和長安更加引起世界的注意。海外僑胞自稱唐人、華人聚居之處為唐人街,大唐熱在海內外已悄然興起,一個望長安、憶大唐的潮流已蔚然形成。人間的潮流涌動必與天象的變化所對應,所以長安充滿著神奇,更蘊寓著天機!

一、神擺展覽在長安

「長安、長安,永久平安。日本人過不了黃河、到不了潼關!」這首三秦父老耳熟能詳的民謠,短短几句,道明了天意!那麼為什麼不准日本人禍害長安?是神特意要保護五千年在這裡留下的歷史、文化的見證――古蹟,用這些古蹟在長安擺設一個向世人昭示天機的特別展覽――《中華歷史》展。

第一展館《中華祖先》。該展館以黃帝陵、軒轅廟、炎帝陵(位於寶雞)、倉頡廟(位於白水縣)等古蹟為載體,展示了黃帝戰勝蚩尤,以文治武功、仁愛和寬容統一中華民族、開創中華文明、鑄就民族精神的豐功偉績;記錄了軒轅黃帝造舟車、教蠶桑、創音律、算數、寫醫學首著(即後世之《黃帝內經》),神農氏嘗百草、造農具、倉頡造文字等所奠定的神傳文化之初始偉業。

軒轅廟是祭祖先、受祖訓的神聖祖廟。有民謠曰:「漢代立廟唐朝建,到了宋朝把廟遷,不論誰來當皇帝,登基都不忘祖先。」神以這個展館告諭後世之君:必須行黃帝之道、遵黃帝之規,敬天地、護疆土,施仁政、恤臣民,弘中華文化、揚民族精神,永不背叛祖先,永做炎黃子孫。

第二展館《傳統文化》。為了凸顯以儒家、道家和佛家思想為核心的中華神傳文化,神在長安刻意保存了儒、道、釋絕無僅有的三大名勝。這就是以珍藏鐫刻儒家「十三經」的上百座石碑而聞名的西安碑林博物館,老子著經傳道的天下第一福地--道教聖地樓觀台和安放佛指舍利的佛教聖地法門寺。

以這三大名勝為載體,記述了「人文初祖」軒轅黃帝向神仙廣成子問道開創中華文化,老子著《道德經》創道家理論,孔子向老子問道、繼承文王仁政、周公周禮創儒家思想以及佛法東傳,儒道釋思想交融形成中華神傳文化的過程;展示了以道家的「真」、佛家的「善」、儒家的「忠恕」「仁義」為信仰,以「天、道、神、佛、命、緣、仁、義、禮、智、信、廉、恥、忠、孝、節」為內涵的中華神傳文化。

儒道釋的經典「十三經」、《道德經》、「佛經」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瑰寶;儒道釋的信仰給中華民族建立了完整、穩定的道德體系,也指導世人創造了文化藝術的輝煌。例如漢代司馬遷的《史記》、班固的《漢書》(司馬遷和班固均為陝西人),唐代的詩歌、書法、石雕、繪畫、舞蹈等都成為傳統文化的寶貴財富。

神通過這個展館告訴人們,五千年的中華神傳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靈魂,鑄就了民族的道德和精神。維護和洪傳中華傳統文化就是在維護中華民族的根,對每一位炎黃子孫應責無旁貸!

第三展館《仁政與暴政》。長安作為大舞台演繹過十三個王朝的大戲。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一部善惡較量、正邪爭戰並以正祛邪的記錄,不管有多少朝代,其實就是施仁政和行暴政兩個類型。中國歷史上征討四大暴君(夏桀、商紂、秦始皇、隋煬帝)的戰爭有三起(除商湯滅夏桀)都圍繞著三秦進行:武王伐紂,西周建都鎬京(長安灃河以東);秦王朝被滅,西漢建都長安;隋煬帝被滅、唐朝也在長安建都。

中國歷史上,暴政莫酷於秦,仁政莫盛於唐。神將這兩個典型朝代的遺蹟都留在了三秦大地上。以唐代的古蹟風景群為載體,展示了大唐廣施仁政,使文化鼎盛、國力鼎盛,成為萬古流芳的盛世;以秦皇陵、秦兵馬俑、坑儒谷等為載體,揭示了秦始皇施行暴政、嚴刑苛法、橫徵暴斂,落得秦王朝短命的千古罵名。

後人在評價以其卓越的文治武功建立大唐盛世的唐太宗時,用「海納百川」、「以人為鑑」兩詞讚頌他的寬容大度和偉大謙恭;而秦王朝卻給後人創造了兩個成語:「焚書坑儒」和「指鹿為馬」。所以,當人們遊覽大唐名勝時總感到祥和、舒暢,為大唐盛世所感動;然而參觀秦兵馬俑時,儘管開始曾為這「第八奇蹟」有過激動,但離去時卻無法揮去內心的沉重!因為秦皇陵園占地56平方公里、殉葬坑600多處、修築時間38年、同時勞作人數最多達70萬人的事實,再加上建阿房宮、築長城的浩大工程,使人仿佛聽到了兩千多年前災難深重的人民的哭訴,看到了孟姜女哭長城的慘景,也聽到了坑儒谷那四百六十位冤魂的哀鳴。所以,這「第八奇蹟」展現的是人民的智慧,卻揭示了嬴政的暴行!

那麼神用這樣三個展館所擺展覽的天意何在呢?

第一,為世人認識宇宙大法奠定基礎。通過這個展覽使世人知道什麼是修煉,什麼是神,什麼是佛,什麼是道,什麼是道家的「真」,什麼是佛的「善」,什麼是儒家的「仁、義、禮、智、信」,為認識和接受以「真、善、忍」為最高法理的法輪大法做好鋪墊;同時也使人們明白了「真、善、忍」是評價歷史人和事的真正標準。例如從古到今人們為什麼對黃帝敬仰,對唐太宗崇敬,對漢唐諍臣司馬遷和魏徵欽佩,對仁政讚頌?因為他們的作為符合「真、善、忍」!

第二,告諭世人天為什麼要滅中共。在這個特別展覽里,中共處處扮演著反面角色:背叛祖先,甘當馬列子孫;出賣疆土(迄今中共已出賣了3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甘做千古罪人;破壞傳統文化,摧毀民族道德與精神,以黨文化毒害人民;推行獨裁暴政,製造八千萬冤魂,罪行累累、罄竹難書。尤其它迫害大法,殘害大法弟子,逆天叛道,罪不容赦,必遭天譴。

神在這個展覽的角落裡特意留下中共發跡的老巢――延安。在延安,中共按史達林的指令,堅持了不打日本、保衛蘇聯、擴張勢力、準備內戰的方針;在延安,中共大發國難財,在南泥灣廣種鴉片;在延安,中共為了殺蔣報仇、挑起內亂、破壞抗日,策劃挑唆張、楊在1936年12月12日發動的震驚中外之「西安事變」;在延安,中共謀劃了搶奪抗戰成果、發動內戰、竊取中華政權的陰謀,把中國拖入災難的深淵。

特別需要一提的是,中共頭子毛澤東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赤??的講過:「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與民主人士辯論過,你罵我們是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毛這段話講過不久,1974年,被人們早已遺忘、沉睡地下兩千多年的秦兵馬俑殉葬坑突然浮出地面。這是神讓世人以此憶秦王朝之暴政,再來認清比秦皇暴戾百倍的中共;同時以「殉葬」二字警示世人,當天滅中共時,它的信徒將面臨為之殉葬的厄運!

所以,神擺展覽在長安的目的就在於讓世人明白大法洪傳和天滅中共的天機。告諭世人按《聖經•啟示錄》的指點,聲明「三退」、決裂邪黨、抹去獸記;相信法輪大法,認同「真、善、忍」法理,接受神的印記,使自己進入神的「生命冊」,避離劫難、獲得新生。一句話,神擺展覽的目的和意義就在於救人!

近年來國內旅遊熱的出現,來陝西旅遊人數的不斷增長,不正是神有意讓更多的人來長安這個神奇的地方看展覽、受教育、明天機而得救嗎?!

二、不脫世俗修煉路

大雁塔南廣場剛剛聳立起玄奘法師取經的銅像,遊人熙攘、爭相留影。這尊銅像向世人展示了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自大唐長安出發,歷經3年,行程5萬里,徒步到達印度,求取真經的歷史。看過之後往往會想:和尚本乃寺中僧、玄奘緣何塵世行?使人立即聯想到了名著《西遊記》。

《西遊記》儘管是一部神話小說,但卻通過玄奘師徒的降妖除魔、歷經坎坷,玄奘經受了八十一難而功成圓滿的修煉故事,明示了一個道理:玄奘以前在寺院沒能修成,而是在遠離寺院的塵世上修成了正果。這就是神要告訴人的重要天機――不脫離世俗才是真正有效的修煉之路!

不脫離世俗修煉,前所未有。是法輪功學員第一次實踐了這種修煉之路。實踐證明,大道無形勝有形!法輪功學員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工作,不用出家而是在符合常人的狀態下修煉自己的心性,法輪功開創了最有效的修煉之路!

神為了指點世人認識這種不脫世俗的修煉之路,安排了玄奘西行取經的真實故事,安排了《西遊記》這部充滿修煉道理的小說,還安排了一座深蘊修煉寓意的古城――西安。

到過西安的人只要稍加留意,就會暗自發問:為什麼在西安四條大街的中央擺了一口鐘,不遠處還放了一面鼓?為什麼西安城牆保存的絕無僅有的完好?只要明白寺院中晨鐘暮鼓的規矩,就會悟到這種四面圍牆、鐘鼓居中的城市格局,使西安宛如一座建在鬧市中的大寺院。其寓意就是:座落在紅塵俗世的修煉之城!

筆者想到,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當年訪華的第一站為什麼選在西安,而且從南門入城直奔鐘鼓樓方向?莫非這是上蒼借常人之身點化世人:長安不是一般的城市,而是一座不離凡塵修煉的神城吧!

三、法輪大法度唐人

當走進大唐芙蓉園的中心建築「紫雲樓」的一樓大廳時,一尊唐太宗的金色塑像使人肅然起敬。像前擺放著唐長安城的模型,一幅《太宗俯視長安圖》立即將人帶到了1300多年前的貞觀盛世。尤其是近期兩部讚頌貞觀之治的電視劇相繼上映,一個追大唐、尋太宗的熱潮開始形成!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那些有功能的人都已經知道現時傳法度人的李大師曾是大唐的太宗皇帝。這是歷史的真實,也是天機!

在《江xx其人》這本書的《楔子:唐代千年怨氣 鬱結邪惡怪胎》中述有這麼一段情節:當法輪聖王下世傳法救度眾生時,舊勢力以協助正法為名,要造一個「最無正念理性,蠢、惡、壞、奸、丑、顯示、妒忌、遇事膽小如鼠之人形大醜」,以所謂考驗大法弟子,所以要找一個與下世救度之人有大怨大恨者。「發現唐太宗時之惡人李元吉滅後,妒忌之邪氣還有一絲尚存,故引其竄入世間,導入陰氣濃重之墓穴中。」其邪氣成了墓穴一蟾蜍之邪靈,後轉生投人胎,成了江xx。

回憶當年在古長安玄武門的那場正邪搏鬥,再看看當今這震驚寰宇的正邪大戰;想想當年的李元吉,再看看1999年的江xx,歷史的安排怎能不讓人感慨萬千!然而邪惡的猖獗,無損於大法的輝煌,邪惡終將接受神的最後審判!

正法必成,有緣人終將被救度!李大師在1997年所寫的《憶長安》詩中已經明示了這一天機:

秦川山水變,
長安土下存。
盛世天朝去,
轉眼千百春。
何處尋太宗,
大法度唐人。


長安蘊寓著諸多天機。歸根結底,實際就是「大法度唐人」這一重要天機!

正是

長安自古天機蘊
神擺展覽在三秦
不脫塵世修煉路
謹記「大法度唐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