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隨感: 春天的來臨

明子


【正見網2008年01月18日】

二零零四年的冬天,我在北京。

記得那一年好冷,直到春天來臨,仍然在下零星的小雪。記得有一天的中午,走在鋪滿積雪的人行天橋上面,快要下橋時,看見一位衣衫襤破爛,身子單薄的中年人,正蜷縮在鐵欄杆底下,瑟瑟發抖。那些天,城裡總是有大量上訪的農民、工人,由於整個上訪村被拆,很多人被迫趕到市中心來。其精神樣貌和一般的乞丐沒有分別,而且因為被絕望和憤怒折磨的甚至連一般的乞丐還不如。

直覺告訴我,這位也是一個上訪者。幾天前,我和一些朋友們曾去過上訪村。我的朋友是一個生意人,非常同情這些上訪者,拉了一車的軍大衣,邀上我和一些其他朋友一起去送大衣。那天,大伙兒分頭去分發,我則兼和遇見的人講大法真相。那天我遇見的第一個人,是一個來自西藏的老年婦女。天曉得她是如何艱辛的來到這個上訪村,又如何的最終滿懷的絕望?我把大衣披在她的身上,讓她穿上,然後教她跟著我,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法輪大法好!我們的語言不通,但我深信這句話會被她深深記住,因為當她開始一遍一遍的念時,她不再哭了。她說了一句藏語,大概是:謝謝!當我猜出她的意思時,我自己卻忍不住流淚了。那時我非常清楚的感受到法輪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

此刻,眼前這個在寒風中發抖的人使我毫不猶豫的,快速跑回寓所,取了僅剩下的唯一一件軍大衣回來。當我走近這個人,因為大風和寒冷,他的身上蓋了一塊不知道在哪裡撿來的舊塑料布,而他整個腦袋埋在臂彎里――――似乎凍的失去了知覺。我蹲了下去,把大衣蓋到了他的身上。又大力的拍了拍他,他才緩慢抬起了頭。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眉毛和眼睛幾乎都被白雪封住了。他困惑的看著我,然後用我聽不懂的方言很遲緩的和我說,他已是快要死的人。我猜出了大概意思。然後我把身子整個靠前去,抓著他的手臂,大聲的和他說,他不會死的,要他和我念:法輪大法好!大法會救他的!開始的時候他很困惑的看著我,我又更大聲的,很慢的重複了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這個覺得自己快要死的人,慢慢的張開了口,用不標準的國語,和我一起念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橋上多了很多過往的人群,好奇的看著我們。我們不管就繼續念。雖然我們仍然不通語言,但是我深知道「法輪大法好」這句話會被他記住的!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來救他來了。因為當我教他念到「真善忍好」時,他的眼睛開始恢復了一絲神采!那一刻我的眼淚又流出來了。我的心裏面,一遍又一遍的說:偉大的師父慈悲!

那些天,在寓所的附近總能見到各種各樣的訪民,當我儘可能的接近著這些有緣人時,當我傳遞著大法的真相時,我知道他們生命中真正的春天,來臨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