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第五章:清算中共及其盟友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7月15日】

第五章:共產主義的罪惡

第十節:清算共產黨及其盟友

在天滅中共的怒潮中,在人民覺醒的反抗中,中共邪惡在自掘的墳墓中滅亡了。

其實,大法師尊早就講了中共滅亡的命運:「自從其黨與大魔頭喊出『戰勝法輪功』那一刻起,眾神就判了其解體、銷毀……」(《不是搞政治》);法輪大法是宇宙在其最後時期裡獲得新生的唯一希望,中共邪黨犯下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它就成了全宇宙的敵人,正像《諸世紀》預言第10紀第10首裡所說得那樣,它是「全人類最大的公敵(Great enemy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它也就必然被全宇宙和全人類所拋棄,這是歷史上的許多偉大預言已經預言了的「必然」,也是歷史的必然。

法輪功學員在自己遭受迫害的苦難中,不僅「講迫害真相」來反迫害,更主要的是「傳九評,促三退」,使得人們認清中共是邪惡之獸,從而抹去獸印,在天滅中共及其追隨者時,能保命、獲得新生,這是對眾生的慈悲救度。

所以,在解體中共以後,必然會有對中共邪惡的徹底清算,尤其是對其「假惡暴」的邪惡思想宣傳體系的清算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一個社會或者一個民族在整體上和表面上「抹去獸印獲得新生」的過程;而對於每一個人而言,拋棄中共邪惡創造的那些黨文化,也是自身的機體恢復健康的康復之路。

在《諸世紀》預言中也提到了中共邪惡分子的下場和對其盟友的清算,以及最後殘餘死黨的命運。

驅逐中共,懲辦惡首

第9紀第46首

滾吧,紅色的傢伙們,從土魯斯滾出去,
為了那些犧牲者們贖罪:
邪惡之首在南瓜的鬼影裡,
按預言死於肉體的絞殺。

這首詩我們在上一節已經解釋過,預言了邪惡之首「形神全滅」的下場,中共罪犯們也被驅逐和懲罰。

清算中共走狗

第3 紀第44 首

英文:
When the animal domesticated by man
After great pains and leaps will come to speak:
The lightning to the virgin will be very harmful,
Taken from earth and suspended in the air.

中文:
被別人豢養的畜生,
痛過跳過,仍還要大放厥詞;
處女的閃電將非常有害,
從地上抓起吊在了空中。

這首詩預言了那些死不悔改的中共走狗和爪牙們,將受到嚴厲的天遣和懲罰。

詩的前兩句「被別人豢養的畜生,痛過跳過,仍還要大放厥詞」,預言了哪些死不悔改的中共走狗和爪牙,它們已經是邪惡之獸的一部分,它們身上的「獸印」已經沒法再抹去,因為它們從身心到靈魂已經就是野獸,所以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在對邪惡的種種天遣中,它們「痛過跳過」,卻仍然不知悔改,「仍還要大放厥詞」,這種人已經不可救藥了,自己非要成為「天滅」的對像,走上毀滅的道路。

《聖經啟示錄》第十六章中也預言說: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 ,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 舌頭 。(16-10)」
「又因所受的疼痛 ,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16-11)」

那些為中共所驅使,為中共服務的人,如果在「天滅中共」時還不知道要悔改,就沒有得救的機會了;「天滅中共」在即,希望這些人千萬要把握最後的救命機會。

本詩後兩句「處女的閃電將非常有害,從地上抓起吊在了空中」裡,「處女的閃電(The lightning to the virgin )」不易被人理解,其實英文中有個詞組brain storm,是「集體研討,出主意想辦法,靈機一動」的意思,lightning(閃電)就是storm(暴風雨)中閃出的火花,而virgin除了指「處女」還有「未開發的,首次發生的」的意思,比如作家的第一部作品稱為「處女作」等等;那麼,「處女的閃電(The lightning to the virgin )」就是指「原創的靈感」或者「第一次的衝動」。

那麼這裡「處女的閃電將非常有害」,就是說那些中共爪牙在為中共邪惡服務的過程中,他們所謂「原創的靈感」或者「第一次的衝動」是最有害的;比如,對於那些為中共邪惡作宣傳的中共分子,他們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散布了大量的無恥謊言,在他們這些人中,那些為邪黨工作投入了「原創靈感」的謊言編造者,其罪惡要比普通的謊言散布者大得多;同樣,在中共各種罪惡活動中,那些有「第一次的衝動」的中共分子,他們在中共各種罪惡中的「示範帶頭」作用,將使他們比中共普通的罪犯有著更大的罪惡;所以,中共罪犯的罪惡輕重,神目如電,都看得清清楚楚。

因此,這些中共各種罪惡的首惡分子,包括中共在各地區各領域各罪惡事件中的首惡分子,將受到嚴厲的天遣和懲罰,「從地上抓起吊在了空中」,好像當年的墨索裡尼一樣的下場。

「羅馬」滅亡的真正原因

第10 紀第65首

法文:
O vaste Rome ta ruyne s'approche,
Non de tes murs, de ton sang & substance :
L'aspre par lettres fera si horrible coche,
Fer poinctu mis à tous iusques au manche.

英文:
O vast Rome, thy ruin approaches,
Not of thy walls, of thy blood and substance:
The one harsh in letters will make a very horrible tick mark,
Pointed steel driven into all up to the hilt.

中文:
啊!廣闊的羅馬,你的末日將近,
不為你的城牆,而為你的血債和本質:
那些對聖文粗魯的人,將被打上可怕的記號,
飲劍而亡,沒有餘地。

本詩第三句英文翻譯把法文詞「coche(cocher的現在時)」的意思更明確了一下,它的英文是「tick off」意思是「打上記號」,原來用的翻譯是「notch (刻上痕跡)」。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政權滅亡的根本原因,那就是與宇宙大法為敵;同時,這個預言也揭示了一個道理,任何與宇宙大法為敵的政權團體或國度,無論它多麼廣闊強大,最終會自取滅亡;原因很簡單,法輪大法是宇宙在其最後時期獲得新生的唯一希望,宇宙從古到今的歷史,一切的安排都是為了宇宙大法正法的成功,而反對宇宙大法的一切力量,最終必將被歷史所拋棄。

本詩前兩句「啊!廣闊的羅馬,你的末日將近,不為你的城牆,而為你的血債和本質」,預言了中共政權滅亡不是因為它的「城牆」不夠厚實和高大,不是它的軍隊或國家機器不強大,而是它在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中所欠下的「血債」和暴露出的「假惡暴」的「本質」。我們知道中共的滅亡,亡就亡在天滅中共,「你的城牆」不管多麼厚實和高大,天要滅你的時候,「你的城牆」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中共的所謂「戰天鬥地」實際只是痴人說夢而已;那麼,為什麼天要滅中共?因為中共實在是血債纍纍惡貫滿盈,尤其是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害死了許多宇宙大法的聖徒,其暴露出的「假惡暴」的「本質」和宇宙應有的正義格格不容,引起了天怨人怒,結果就像我們上一節裡第2紀第53首預言詩裡所說的那樣,上天將為那些被中共奪取生命的受難者復仇,尤其是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復仇。

本詩後兩句「那些對聖文粗魯的人,將被打上可怕的記號,飲劍而亡,沒有餘地」,預言了所有反對宇宙大法的生命,那些「粗魯的」對待在世界上已經傳出的普渡眾生的「法輪大法」的「聖文」的人,「將被打上可怕的記號」,被未來的宇宙所不容,如不能及時悔改,最終將走向毀滅,沒有餘地。我們在第三章第五節裡解釋過,在《諸世紀》預言裡用「The divine word (聖文,聖言)」來代表大法,有時把「divine(神聖)」省略,直接用「語言,文字(word或者letters)」來表示大法,這時對預言意思的理解需要一定領悟才行;那些決定生命生死存亡的「文字」,決不是普通的文字。

實際上,在宇宙新生的過程裡,每一個生命能否存留,完全取決於這個生命對「法輪大法」的態度,新生的宇宙裡一切的生命都是因為「法輪大法」的慈悲救度而獲新生,反對大法的人自然沒有存留的機會。

清算中共盟友

第10 紀第20首

英文:
All the friend who will have belonged to the party,
For the rude in letters put to death and plundered:
Property up for sale at fixed price the great one annihilated.
Never were the Roman people so wronged.

中文:
所有那些中共邪黨的朋友,
因為他們對聖文的無理,被判死罪並剝奪財產;
財產以固定的價格變賣,巨頭們被消滅,
這些羅馬人犯下了前所未有的大錯。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滅亡以後,那些中共的盟友,尤其是參與和支持迫害法輪功的人,將受到清算,財產也被剝奪。

本詩前兩句「所有那些中共邪黨的朋友,因為他們對聖文的無理,被判死罪並剝奪財產」,其預言的是:所有中共邪黨的朋友,將來都會受到應有的清算;那些與中共這個大淫婦行淫的傢伙,特別是那些明知道中共已經在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依然對這種迫害視而不見而繼續與中共邪惡為友的人,已經顯示了他們對宇宙大法的粗魯態度,他們將因此而受到嚴厲的清算;其中那些參與和支持迫害法輪功的人,肯定將「因為他們對聖文的無理,被判死罪並剝奪財產」。

這裡所說的「所有那些中共邪黨的朋友」,包括西方世界裡那些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時期,還在政治上經濟上支持中共的人和團體;這些人和團體,如果在現在天滅中共的時候還不能醒悟和悔改,等待他們的將是可悲的下場。

本詩後兩句「財產以固定的價格變賣,巨頭們被消滅,這些羅馬人犯下了前所未有的大錯」,進一步預言了,那些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時期還在支持中共邪惡的中共主要盟友,就是那些親共的「巨頭們」將「被消滅」,其「財產以固定的價格變賣」,因為他們「這些羅馬人犯下了前所未有的大錯」,這個「前所未有的大錯」就是前面所說的「對聖文的無理」,即他們對大法採取了錯誤的態度,站在了中共邪惡一邊。

清算共產餘孽

第10 紀第77 首

英文:
Thirty adherents of the order of Quirites
Banished, their possessions given their adversaries:
All their benefits will be taken as misdeeds,
Fleet dispersed, delivered to the Corsairs.

中文:
馬爾斯後裔的三十個追隨者,
將被放逐,財產被對手剝奪;
他們所有的利益都被當作非法所得來對待,
艦隊被解散,(有一些)成為了海盜。

理解這首詩,主要要理解詩裡所說「Quirites」的意思,「Quirites」這個詞一般是指古羅馬的公民或平民,如果這樣理解,這首詩就預言了羅馬人的後裔要受的懲罰,顯然這並非預言裡要表達的意思。

「Quirites」這個詞來源於「Quirinus」,「Quirinus」是羅馬神話裡的「戰神」,也就是希臘神話裡的戰神「馬爾斯(Mars)」;在古羅馬的傳說中,羅馬城當初是戰神「馬爾斯(Mars)」的兩個兒子建立起來的,這樣看來古羅馬人好像可以算「馬爾斯的後裔」;因此本詩裡的「the order of Quirites」就是指的「馬爾斯的後裔」。

我們知道在《諸世紀》預言裡,「馬爾斯(Mars)」用來指代「馬克思」和「共產黨」,因此本詩第一句「馬爾斯後裔的三十個追隨者」,顯然就是指共產黨的「孝子賢孫」「殘渣餘孽」。

同樣,我們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在上文的預言裡,「羅馬的滅亡」有時可以用來指代「中共政權的滅亡」。

預言裡說,這些中共餘孽們將要受到應有的清算,他們依靠中共所積累起來的財富,都將會看作是「非法所得」而被沒收,他們的財產將被剝奪,自己也將享受一下被流放的滋味。

最後一句,「艦隊被解散,(有一些)成為了海盜」,預言了中共罪惡的軍隊,即他們的「黨衛軍」將被解散,軍隊將屬於國家和人民而不是中共邪黨;那麼,被解散「中共黨衛軍」裡的部分中共死黨,也許有可能成為盜匪,繼續與人民為敵。

埋葬中共殘餘

第10 紀第31 首

英文:
The Holy Empire will come into Germany,
The Ishmaelites will find open places:
The asses will want also Carmania,
The supporters all covered by earth.

中文:
神聖的帝國進入了德國,
以賽馬利們找到了曠野:
驢子也幻想碰到卡爾馬尼,
所有支持者被大地埋葬。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滅亡後,中國將成為一個大法洪傳的「神聖帝國」,而中共的殘餘則將被歷史埋葬。

本詩第一句「神聖的帝國進入了德國」,這也是一句以古喻今的說法,和本書第三章第三節裡提到的第 3紀第67 首是一脈相承的,那首預言說「一個新興的哲學教派,不看重死亡,金錢和名利,將不被德國的山脈所阻擋;跟隨他們就將有力量和民眾」,表面上好像是說諾查丹瑪斯寫《諸世紀》一百年前就已經發生德國的基督教新教改革運動,其實是用「以古喻今」的方法預言了20世紀90年代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洪傳;而本詩所說的「神聖的帝國進入了德國」,表面上好像說的是中世紀時在德國建立的「神聖羅馬帝國」,其實也是用「以古喻今」的方法來預言未來;既然在上文的預言裡,「羅馬的滅亡」被用來指代「中共政權的滅亡」,那麼歷史上在德國建立的「羅馬帝國的繼承者--神聖羅馬帝國」,當然就指代中共滅亡後建立的真正的「新中國」;而且這個「新中國」將真正是個「神聖的帝國」,因為法輪大法將在這裡更加洪傳光大。

本詩第二句「以賽馬利們找到了曠野」,這是一個諷刺句,「以賽馬利」是《聖經》所講的「社會公敵」,預言裡指中共邪黨,比如在本書第九章第九節裡提到的第 9紀第60首裡有一句「龐大的以賽馬利建起了它的山岬」,就是預言中共建起了三峽大壩的事;我們在本書第五章第一節中也講過,當初,中共奪取政權的時候,諸葛亮在他的《馬前課》的第十一課裡用了一句話來預言「四門乍辟突如其來」,「四門乍辟」 是指四個城門突然被打開,而城門以外就是「郊野」,四個城門打開,「四方郊野」就出現了,「四方郊野」就是「四野」,這裡指中共在奪取中國大陸政權戰爭中的四個中共「野戰軍」,預言野蠻的中共軍隊從野外攻入奪取了政權;那麼這裡的「以賽馬利們找到了曠野」,其實說的是中共失去了政權,它的殘餘們被「趕到」了野外,歷史到現在正好翻了個,預言裡用「找到了曠野」來諷刺中共殘餘們被「被趕回了曠野」,中共不是老宣傳什麼要「重上井岡山」麼,這下可如了他們的願了。

本詩第三句「驢子也幻想碰到卡爾馬尼」,諷刺了中共殘餘們被「被趕回了曠野」後,還在幻想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可惜只是白日做夢而已。

「卡爾馬尼(Carmania)」是古代波斯的一個地區,公元前三百多年的時候,古馬其頓王國的亞歷山大大帝西征,他帶領大軍穿過大沙漠,途中因為缺少糧食死了許多人,幾乎陷入了絕望的境地,直到終於有一天,他們到達了卡爾馬尼的南部地區,在這裡有肥沃的土地和充足的糧食,亞歷山大的大軍終於得救。

但是,那些「被趕回了曠野」的中共殘餘,也幻想能在絕望的境地裡碰到卡爾馬尼這樣的好事,那就不過是「驢子的幻想」,愚不可及。

老天要滅中共,是要乾淨徹底的滅掉這個邪惡的團伙,當然也不會放過那些「被趕回了曠野」的中共殘餘,於是本詩最後一句預言說到:「所有支持者被大地埋葬」,那些中共的殘餘和其支持者們,在世界上將沒有一寸土地能容下他們,即使在無人的曠野裡,老天也要以山崩地裂來埋葬他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