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名醫:張仲景

吳國斌

【正見網2008年10月02日】

張機(約公元148~219年),字仲景,南陽涅陽(今河南省南陽市)人,東漢末年著名醫家。張仲景著《傷寒雜病論》傳世,該書被後世人稱為“活人之書”、“方書之祖”,而他本人則被歷代醫家尊為“醫聖”。

棄儒行醫,醫術精湛

張仲景少年時在家塾裡誦讀“四書”、“五經”。由於天資聰穎,十多歲時便才氣不凡,父母盼望他日後能登入仕途,為張氏家族光宗耀祖。仲景在總角(註:總角為古時男女未冠者之稱)的青年時期,曾拜訪同郡中比他年長而且在當時頗有名望的何顒。原本想求教一些經儒知識並得到人生的指點,想不到何顒竟說仲景“用思精而韻不高”,即雖有才能卻無官相。(《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醫術名流列傳》引《何顒別傳》說:“同郡張仲景總角造顒,謂曰:‘君用思精而韻不高,後將為良醫。’卒如其言。”)由於仲景早就對《史記‧扁鵲倉公列傳》所描述的扁鵲在虢國使太子起死回生,以及望齊桓侯的氣色而斷其危殆的神技感到崇拜與佩服,經何顒這麼一說,更加確定其學習醫術的決心,立志做一名象扁鵲一樣醫術高超、醫德高尚的醫家。

當時跟仲景同郡的張伯祖篤好方術,診病處方極為精當,療效十全,仲景十分佩服,便拜張伯祖為師,跟隨學醫。結果不久就名聲鵲起,“後在京師,時人稱為上手”。仲景醫術成熟,經驗豐富,幾十年後,何顒在洛陽再次見到仲景時,他已是譽滿中原的名醫,何顒感慨道:“仲景之術精於伯祖,起病之驗,雖鬼神莫能知之,真一世之神醫也。”

望診如神,鐵口直斷

張仲景一次在荊州劉表處逗留,遇到年方二十多歲的青年文學家王粲(建安七子之一)。仲景看到王粲,就對他說:“你已經患病了,應該及早治療。不然,到了四十歲,你的眉毛就會脫落。眉毛脫落後半年,就會死去,現在服用五石湯,還可以挽救。”可是王粲聽了很不高興,自認為文雅、高貴,身體也沒什麼不舒服,便不聽他的話,不服用湯藥。過了三天,張仲景又見到王粲,就問他:“服用湯藥了沒有?”王粲騙他說:“已經服用了。”仲景看了一下他的神色,搖搖頭,嚴肅地對他說:“從你的神情氣色來看,你並沒有服用藥物。你為什麼諱疾忌醫,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這樣輕呢?”王粲始終不相信張仲景的話,最後果然如張仲景所說的,二十年後眉毛慢慢地脫落,一百八十七日後就死了。

體恤民疾,開衙行醫

由於仲景治病神驗,醫德高尚,孝順父母,辦事廉正,漢靈帝時(約四十歲左右)被薦舉為孝廉(已被地方官吏推薦出來而準備為皇帝錄用做官的人),後被任命為長沙太守。在長沙任職期間,他深切關注民眾的疾苦,衝破當時既官勿醫的官箴規定,擇定每月初一、十五兩日,開衙行醫,在大堂上為病人診脈處方。此一事跡傳為美談,後來許多中藥店常冠名為“某某堂”者,即是紀念張仲景於長沙郡大堂行醫而設的。

辭官隱居,潛心著書

張仲景生活的時代環境,是處於東漢末年政治黑暗、兵戈擾攘的桓帝(公元147年)、靈帝(公元168年)、獻帝(公元190年)三朝。由於戰亂連年,疫癘流行(“大兵之後,必有大疫。”“大災之後,必有大疫。”),東漢末年短短數十年間,史有確載的全國性大瘟疫共十二次,桓帝時大疫三次,靈帝時大疫五次,獻帝建安年間疫病流行更甚。自然災害如水澇、乾旱、地震、蝗蟲、淫雨、雹災、海水倒灌等,連年發生。成千累萬的人被病魔吞噬,以致造成了十室九空的空前劫難。“白骨委積,人相食啖”時有耳聞。王粲敘述此時之情景云:“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飢婦人,抱子棄草間。”曹植《說疫氣》云:“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張仲景身在官場,面對民生凋敝,疫疾猖獗,死者遍布天下的殘酷事實,朝廷士大夫們竟“舉世昏迷,莫能覺悟”,他們仍在競相追逐榮華富貴,不知保養自己的身驅。他痛惡當世的人不留心醫藥、精研治療的方術,在上以治療君主親人的疾病,在下以救濟貧苦百姓的困厄,在中以保全、奉養自身的性命,只是競相追逐榮華富貴,謀求權勢,惟名利是圖。於是逐漸萌生辭退官職之心。

仲景宗族素多,是一方大姓,范曄《後漢書》亦有“張氏為南陽族姓”之語。仲景生活在這樣一個群雄爭逐、動盪不安、兵荒馬亂、疫癘流行的歲月,儘管他的家族是一個大家族,《廣韻》列張氏十四望,但在遭受傷寒(註:在漢代,傷寒為包含瘟疫在內的外感發熱疾病的統稱。)的襲擊下,死亡者甚多。《傷寒雜病論》序云:“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即描述此事。仲景“感往昔之淪喪,傷橫夭之莫救”,於是棄官歸裡,“勤求古訓、博採眾方”,全面系統地整理古代醫學,歷經數年終於撰成了曠世巨作《傷寒雜病論》。

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是人類醫藥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藥”完備的醫學典籍,該書系統完整地闡述了外感內傷各症的病因、病理以及治療原則、方法,為後世臨床醫學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更與《黃帝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並列為古代四大醫學經典。宋代名醫許叔微云:“不讀仲景書,猶為儒不知本有孔子六經也。”當時華佗讀了這本書,曾嘖嘖讚嘆地說:“此真活人書也。”清代名醫喻嘉言也高度讚揚張仲景的《傷寒論》為:“眾方之宗、群方之祖。”而他本人更被歷代醫家尊稱為“醫聖”。

【參考文獻】

《傷寒雜病論‧序》 漢‧張仲景
《黃帝三部針灸甲乙經‧序》 晉‧皇甫謐
《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醫術名流列傳》 清‧陳夢雷 等編
《張仲景研究集成》 錢超塵 溫長路 主編
《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張仲景評傳》 鄭建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