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說中國畫境

蘇凰

【正見網2009年01月30日】

我喜歡看以前中國的繪畫,真的。

在我們中國文化裡面,繪畫能反映出文化裡非文字所能表達其間的微妙神義,摶之不可得,唯能筆下生花,縱橫成諸仙妙境,招人脫去世間一切的褻衣披髮入山,去尋找自宇宙無數劫來生命的永恆。

其中早期的大幅的作品,如《鹿鳴圖》,據說成於六朝,火色芳菲,空朦含邈,森林蓊鬱,在萬般俱靜裡鹿做長鳴,遠處山白如霓忽隱忽現。

觀之心生欣喜,此中畫境出入當時西域佛家三昧,似非中國的筆意,不知何賢為之?

總的來說,中國繪畫是道家文化的表演,幾乎無處不在,就算是受西方釋教諸法皆空的影響,而最後表現出來的卻還是我們中國的道家。

顧愷之的畫,不須說了,因為如此之飛靈輕動,本來就是真人的舉止。展子虔的《遊春圖》,山形山態也只在蓬萊三山上落筆。大唐李氏贊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一代畫境筆風,自然也為玄都之選。

既然其中的宗門如此,那麼其餘的子孫不足論矣。

宋如此、元如此,明亦然。

五代之《朝元仙仗圖》與宋之《三官圖》,或玉女成列,或金童為班,或太乙星宿,或龍部,或山神,或水妖,堪稱匯集天下道家神仙之眾的絕響。

小的時候去一山廟,看見壁畫上畫的呂洞賓醉酒圖,旁邊有阿娜鬼物,頭生柳樹,雙肩嵯岈抱一酒罈做西向之瞰,饒有道家論精說鬼的趣味。問之成畫之年代,答曰明朝。

而在現代中國鮮有人知道以前中國畫境的秘密,因為以前的畫師都是從內心底知道神的,而且是信神的,加上自己的修為,所以能繪出他內心的境界――神的境界。可是如果我們去看現在的中國繪畫,卻會發現裡面摻雜了大量現代的變異因素,其心不敬,其境不清,賦形寫物往往徘徊在一個始終低俗惡劣的區域內。

如此循環也影響了我們對以前中國繪畫的鑑定。

但也有異數。如新唐人電視台的神韻晚會,背後的天幕上有時會用中國古畫做背景,非常的燦爛奪目,加上他們美麗的舞蹈,給人以一種無上的偉大的美感,讓人踴躍歡呼――這真是知道中國畫境秘密的了。

關於這個秘密,我想,不妨請他們來說說,或者我們自己去體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