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真相:歷史有多麼沉重

周正


【正見網2009年04月14日】

(一)

當年軍訓時,曾在河南信陽呆過一年,其中的兩週是在野外拉煉中度過的。對那裡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看到經濟上有些落後,再就是信陽毛尖茶比較有名,還有雞公山風景區。別的就說不出什麼了。

時隔多年,才了解到信陽事件:在大躍進造成的人為三年饑荒中,河南省信陽一個人口六百萬的魚米之鄉,竟然在大饑荒不到一年時間內,餓死一百餘萬人!光山縣解山公社六百多自然村,死絕人的村子達一百七十五個;八千戶人家,死絕一千六百戶;三萬六千人口,死掉一萬三千人。有的生產大隊,人口餓死四成。同時因偷食而被幹部打死的、關押的不計其數。幹部如狼似虎,多吃多占、享受特權,而且嚴密封鎖災區,控制郵電,不准向外求援告狀,不准出外逃荒求生。

這時才對信陽這個地方又有了重新的認識,感傷於這塊土地過去經歷的痛苦。當想到自己在那兒呆了一年卻對此一無所知時,不禁感嘆:歷史到底有多麼沉重,以至於人們都不敢提及與正視?

(二)

信陽事件只是大饑荒中的一個例子,類似的還有許多。

據家裡的老人講,在故鄉,華北一個普通的村莊,大躍進中那幾年,差不多有一半人餓死了。當時年歲小,對此也沒怎麼在意。現在回想起來,不禁驚詫於老人訴說此事時的平靜、與其中透露出的無奈:一個普通百姓,面對這些,有什麼辦法呢?

窺一斑而見全?,從信陽事件到故鄉的經歷,再到全國,就形成了一幅巨大的、慘痛的足以讓人麻木的畫面。

從暴力土改到大躍進,再到文革與六四,近代史上中華民族遭受的創傷如此慘痛在歷史上可以說是少有的。

(三)

沉痛的經歷,會在人們心中留下鉻印,讓人避免重蹈覆轍。比如一提起納粹,人們就會警醒。

可是,就像其它大躍進等人禍一樣,信陽事件卻在人們的談話中、網絡媒體中漸漸的消失。上網以信陽為關鍵詞搜尋,結果很多卻沒什麼與信陽事件有關的信息。問周圍的年經人,這也好似一個與他們無關的話題。

這樣下去,等待我們的、留給我們下一代的又是什麼呢?

西方有農夫與蛇的寓言,中國也有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這些都給了我們不少啟示。聯繫到過去幾十年間的經歷,不禁讓人感嘆:歷史上遭受的苦楚固然讓人心痛,而當人們不能從中汲取教訓、遠離災禍時,那才是更可悲的。當讀過《九評》之後,又更加認識到這一點。

沉重的歷史不能改變,但當人們真正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由此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時,就是選擇了新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