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緣聚今朝

小蓮


【正見網2009年06月10日】

題記:在寫正文之前我先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在寫這個系列的時候也許會直接寫一些地方的殊勝與偉大之處。目地是為了寫的更真實。說明一切都是為法而來的,和我們在今朝能得法的不易!而決不是為了滿足一些人的求新求奇的執著!更不想在同修中引起一些波動。所以希望同修們都能用正念對待。不要借著因由四處走動。總而言之,我們這個方面的文章只是希望大家能珍惜人身,珍惜機緣;不修煉的能明白人身的可貴,機緣真的不容易呀!如果造成任何人心的波動,那後果自負!這決不是我們的本意。

下面我們就來看一看這個有點兒不可思議的「故事」吧。

這是一個有些記不清是哪輩子出現的一段非常不尋常而且刻骨銘心的經歷。只記得那一生的經歷發生在現在的河南省。

在那裡有一個不大的村莊,村裡住著兩位比較有錢的兄弟倆。老二一家相對來說是非常非常富裕。老大一家相對來說就差的很多,但是比別的村民還是強多了。老二後來有兩個男孩,大的叫雲龍,小的叫雲力。雲龍長大後在外地,十分的富有。雲力過得也十分的寬裕。老大後來有五個女兒一個男孩,男孩最小,叫雲飛就是我。我出生時在右腳的腳心上有塊黑痣,雖然不大但是清晰可見。

當我長到五六歲的時候,大姐、二姐、三姐都嫁到很遠的地方去了,五姐後來得病夭折了。只有比我大十三歲的四姐雲梅對我最好。我整日的圍在四姐身邊,很是快樂。

一日,一位道人來到我家,看到我,就對我父母說,想把我領走,為的是學一些武藝,將來免得受人家欺負。父母當然很是不情願。於是道人在庭院中表演一番真功夫,但見其:

身輕如燕天地行,
動作敏捷似雄鷹,
輾轉騰挪示身法,
玄妙超凡顯神功!

父母一見連連叫好,這才放心的讓道人將我領走。當然四姐有些捨不得,但是想到我能學到一身本事也就忍痛讓我走了。

我於是跟隨道人走了很遠很遠的路,最後來到一座高山(嵩山)之上,從此跟隨道人學藝。

剛開始,道人教我的武藝都是些外五行的功夫。後來,道人看我根基很好,於是教我真正的性命雙修的功夫,這就是真正的修煉了。最後的結果是要白日飛升到天界的。

一次,我與道人閒談的時候,問過道人:師父,如果當初您就對我父母說,教我修行的方法最後脫離人間,那我父母肯定不會讓我這個家中的獨苗出來,是吧?道人長嘆一聲:「是呀,人總是貪戀人間的時光,卻在無知中荒廢自己的生命,不知生命本來可以活得更美好!」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二十年過去了,我也長成一個小伙子了。一天,師父將我叫到跟前說,「你回家去吧,但是你一定要記住任何時候不得荒廢修行。而且你在三十五歲的時候會遇到一位女子,她額頭上也有一顆黑痣,而且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小溪邊淘米,她家裡有一對大鵝。你一定要與她結為夫妻。」「為什麼?」「一方面你還有很多的執著心要去,另一方面為師讓你成家是從前曾經答應過別人一件事情,希望你能成全(後來我才明白是為了與兩位神結緣)。別的不必多問了。對了,在人間行走時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可顯現你的真功夫,在任何時候都要善待別人,切記切記!」「師父也沒有什麼送你的,只有這個小袋子(百寶囊)。你可不要小看它,這裡邊可以變化出任何你想要的東西。當然必須正用!否則這個袋子以後就永遠不好使了。你明白嗎?!」我點頭。

我含淚拜別了師父,帶著師父給的小袋子,就下山去了。用自己所修出來的能力回家那確實很快。當到了村子裡的時候,就覺得氣氛十分的不對勁,好像大家都躲著我,想找一個人過來問問詳情都很難。心裡十分的彆扭。但是不問吧,心裡還有些放不下,後來一想我是一個有功夫的人,那麼我乾脆將自己的容貌變化一下不就可以了嗎?!索性將自己變得更瀟洒一點,基本上與原來的不一樣了。

這下子再找個人來問,才明白詳情:原來在半年前,有一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回到這裡來,他利用學來的一點兒妖術在這裡殺人放火,欺男霸女,無惡不作。老爺子(我父親)氣的夠嗆!找了很多的江湖中的高人,發誓一定要將逆子捉拿,並殺死。聽說最近一兩個月那個壞小子沒有出現,不知他又跑到哪裡去興風作浪了?

我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為何出了這當子事?於是便與那個人告辭。悶悶的回家,心想與父母解釋清楚。

到了家門口看到父親親手寫的懸賞布告:如有抓到逆子者可獲紋銀五百兩!推門進院正巧是四姐開的門,一見四姐我就哭了,四姐當時就蒙了,著急的問道:請問小兄弟你找誰,為什麼哭呀?! 我當時想起我的容貌已經改變了。於是馬上將容貌變回原來的樣子。失聲的喊道:四姐!我是小弟呀!四姐一驚,說,你不是我小弟你是那個壞小子。「你不信?你記不記得在我的右腳的腳心上有一顆黑痣,你看。」我將鞋子脫了下來,讓四姐看。四姐一看果然在腳心處有塊黑痣。四姐好像要抱住我痛哭一番,但是她勉強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快速將我拉到村外的一個僻靜之處,問我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我哭著如實的訴說了一番。後來我問:「四姐你為什麼還沒有嫁人呢?」「唉!也許今生我就不該出嫁!很多次明明都相好親,甚至日子都定了,可是不是這家男孩有病就是那家父母去世,再不就是男方家裡有凶事。」「凶事是什麼意思?」「就是十分的不順當,如果是當官的不是被貶甚至入獄,再不就是經商的賠的一貧如洗。連鄰家大嬸都說我命不好!」「那姐姐乾脆就不要嫁人了,將來我娶了媳婦你幫我照顧孩子得了」,我撒嬌的說。「看你這傻孩子,淨說這不著邊的話。好了姐不跟你說了,家裡千萬不要回來,否則父親肯定會把你當作那個壞小子而把你殺了的!」「真有那麼嚴重?」我不解的問。「現在他老人家已經向全村人保證如果見到你肯定會殺了你,而且不論你在天涯海角,只要見到你就會要了你的命,來為民除害!他已經雇了很多的殺手四處追殺你!你可千萬要當心呀!」「那我可在哪裡住,在哪裡吃飯呀?」,面對這有家不能回的悽慘,我難過的哭了…… 「四姐這裡有一點點散碎的銀兩你拿去用吧,千萬不要再回來了。」「那我想四姐該怎麼辦?」「你難道沒有辦法嗎,這麼多年你都學什麼了!」這一句話點醒了我。我就想這件事肯定是正事,於是想:要是有一個小小的鏡子就好了,到時候四姐要找我的時候對著鏡子呼喚三聲,鏡子就會顯現出我所在的地方。於是手很好奇的往小袋子中一掏,袋子裡好像真有個小小的圓東西,拿出來一看 真的是一個小小的圓銅鏡。於是交給四姐,並告訴她使用的方法之後我們就分別了。

我一個人只好在外邊流浪,不巧,一次右腳被劃壞,雖然劃的不是很深,但那塊黑痣卻掉了。過了大約半年,聽路人偶爾說起母親得了重病,於是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在一個月朗星稀的晚上,我回到了家裡。透過窗紙看到母親的身影變的是那麼的瘦弱,躺在病床上,面色慘白。父親好像是到外屋去了。屋裡只有四姐在照顧母親。我推門進屋,哭著說,娘我回來了!只聽母親用很微弱的聲音說,「是雲飛回來了嗎?」「兒呀,你可讓為娘想的好苦哇!」我正要跑過去見娘。正在這時父親回來了,一看氣的說話都結巴了:你這壞小子,你還敢回來?!隨手拿起凳子向我劈頭蓋臉的砸來!我急忙躲閃,一邊說:我不是那個壞小子,我是雲飛呀!您的小兒子,不信你看,我將右腳伸出,(當時在情急之中忘了右腳上的黑痣已經沒有了。)老人一看沒有黑痣,這下子更生氣了!斷定我就是那個壞小子。失去理智的父親馬上到廚房取把刀來要把我殺了。四姐趕緊說你快走吧!快走吧!我急急的對四姐說:你忘了我給你的那塊小鏡了?我真的是小弟雲飛呀!四姐有些手足無措,連連說:「你快走,你快走!等父親恢復理智我再慢慢解釋。以後我會去找你。」

我一看時間,也無法澄清事實,於是對母親說,娘,您要好好保重,孩兒走了!不等老人家說什麼,我就一轉身飛身上房飛奔而去。

一口氣跑了不知有多遠的路,直到前面遇到一條河擋住去路才停下腳步。雖然我修行了那麼多年,心性有一定的基礎,可是這次的考驗還是令我痛徹心肺!天不知何時陰下來了,不一會就起風了,隨後下起小雨來了。望著陰陰的天,我心已經涼透。似乎明白了師父所講的,紅塵中一切都不可看重的道理。唉!長嘆一聲,找個地方落腳歇息吧。於是四處找沒有熄燈的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好像男主人剛剛回來,正在屋裡吃飯,女主人正在哄著孩子:「思思早點睡,明日還得到老爺家幫忙呢!」我於是伸手輕輕敲門,大哥開一下門,我問,我是過路之人,想在您這裡小住一宿,好嗎?男主人挑著燈籠出來了,仔細看看我,我身上已經淋透了。這時,雨下的越來越大了。我趕忙接著說,大哥,我是個過路之人,路過此地,不巧遇到大雨想在您這兒小宿一宿不知方便與否?!男主人二話不說將我讓到屋內。女主人也非常的熱情的讓我吃飯,由於我是個不速之客,飯菜準備的不夠,家裡也沒有什麼多餘的了,男主人真誠的說,兄弟今日既然到咱家來了,那就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吧!這些飯菜你都吃了吧!(現在我想起這句話還是很感動。)看你的眉宇間有一股正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當時非常的感動,就將自己從小到大的事情大概的向他們敘述了一遍。他們聽後更加敬佩我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離開此地,男主人說什麼也不讓我走,無奈只好在這裡又小住十幾日。後來我對男主人說,我不能再住了,否則如果有人追殺於我,唯恐連累你們。我們就在很難過的氣氛中分別了。

茫茫天下,我到哪去呢?我信步在一個官道上獨自走著,邊走邊默背師父教我的如何重德的話語。猛然間前面有兩個大漢,一看就不是善類。一個大漢好像內急去解手,另一個坐在路邊休息。他們一看我好像遇到獵物一般。只聽第一個大漢高喊道:喂!毛小子,沒看大爺褲子開著嗎?快幫我系上!那個高聲吼道:沒見大爺鞋子掉了,快幫俺穿上!我一聽氣樂了,心想這二位看來是喝多了,再不就是遇到煩心事了。也罷,幫他們一把就是了。於是耐心的幫他們將衣冠整理好。然後發自內心的說:您看這回滿意了吧!二位大――爺!我故意的拉長聲,以緩解他們的狂燥情緒。

他們看看我,相互的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看來他不象是那個無惡不做的壞小子。我們回去回復老爺子。走!」然後他們二位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心裡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果我動粗的,那肯定會惹來一些麻煩。於是下決心在任何時候都要與人為善!

這樣過去了幾年,雖然經歷了一些事情,但是由於自己都能與人為善,很多事情也就化險為夷。

一晃我已經三十五歲了,這年過年的時候,我流落到一個十分的偏僻的城市裡,一日我正在街上行走,忽然傳來喊救命的聲音。心想,人命關天,我豈能有不管之理?!於是走上前去觀瞧:只見一個惡少正抓住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兒的手往屋裡拽,這個女孩兒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左右。我亮出拳頭將那個惡少打跑。好心的幫她整理好衣服。可是這時候女孩的大姐正巧路過這裡看到這一幕,氣的杏眼圓睜,沒頭沒腦的向我打來。(她會一些功夫。)我由於毫無準備,頓時臉上身上被打的血跡斑斑。這時她妹妹連連說,姐,他是救我的,不是壞我的。姐,別打了,別打了。

也許她打的有些累了,於是放下拳頭。遲疑的問:真的!?我憨憨的笑笑什麼也沒有說,就離開了。走著走著,忽然覺得有些飢餓,索性到路邊的小攤要了幾個包子坐下來吃,本想吃完給錢,可是當伸手一摸兜是漏的,也許被剛才那個女人廝打的時候把兜子弄破的。我的臉從頭上可以說紅到腳後跟,特別的不好意思。好在師父送給的小口袋還在,可是又一想,這麼做算不算正用哪?旁邊的一位食客好像看出我的窘態,於是大方的說,兄弟,那幾個包子算我請客。不等我說什麼,只聽他說,來老闆收錢!

我滿懷感激的說:「請問兄台尊姓大名?」「雲力。」他淡淡的答道。「雲力……那你哥哥是不是叫雲龍?」我莽撞的說。「對,但你怎麼知道?」「我就是雲飛呀,就是您父親的大哥家的老六!」「是嗎?!簡直真的不敢相信!真是有緣相聚呀!」「可不。」我們的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匯合到一處!哭罷多時,我慢慢將這麼多年的痛苦經歷詳細的說給他聽。二哥說,「你四姐雲梅沒有看過你嗎?」「拿著那個小鏡子看過我幾次,一次她告訴我,我母親已經故去了,父親更加恨那個壞小子,一再發誓要想盡辦法將他殺死,為民除害。」「咳,伯父他老人家也是嫉惡如仇的!你也是遇到這種怪事?」「可不,對了,大哥雲龍近況怎樣?」「你大哥原來是做大買賣的,賺了很多的錢,後來娶了一位十分賢慧的嫂子,再後來有了一個女兒欣欣,現在欣欣十二歲了。但是你大哥去年不巧被人誣陷,現在正在坐牢。你嫂子自己也夠難的,不過欣欣很懂事。要不我帶你看看她們去?」「好吧!」我一想自己也無處可去也就答應了。到了堂嫂那裡自然是象自己家一樣。可是我住了幾日,就覺得好像有件事情需要做。於是就向嫂子辭行。

從她們家出來我就向西奔去,因太累了,就停下來休息。正巧這裡有條不大的小溪,此時正是下午要做飯的時候。一位長的大約二十多歲的女子正在淘米。望著天上的太陽我正若有所思。正在此時不知從何處竄出來一夥兒強盜,口口聲聲要將那女子搶回去,做壓寨夫人。我不顧勞累急忙的跑過去擋在那女子的面前。那伙強盜確實有些厲害,我無奈只好將那女子背起,運用一點兒功能,來個「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一溜煙兒就把這群賊甩的沒影兒了。當覺得十分安全的時候,我才將女子放下,並安慰她:讓你受驚了。一個姑娘家以後要注意了。在下該走了。怎料想她卻說:「你把我帶到這裡,我自己怎樣回去?!你就好人做到底,把我背回家去吧!」「得,真是麻煩!」我心想。

我在天色很晚的時候才將她背回了家。她家中只有一位老媽媽。這位姑娘到是很熱心,趕忙兒介紹:這是羅媽媽,我從小就沒有了父母,是羅媽媽好心收養了我,待我如親生女兒一般。羅媽媽一聽趕緊說,她是個苦命的孩子,從小就沒了父母,老身年歲也大了,既然你救了小女的命,要不就將小女託付與你如何?羅媽媽試探著問;這位姑娘的臉馬上就紅了,嗔怪的說,羅媽媽……先別提這喳兒,先讓恩公進屋吃點東西再說。姑娘說完轉眼進屋開始準備吃的。

我當時就想起師父曾說過我將要在小溪邊遇到一位女孩兒的事情。於是開口問:「羅媽媽請問你家小姐的額頭上是否曾經有顆黑痣,我好像沒有看到?」「唉,我家姑娘原本是有一顆黑痣在額頭上,後來由於小時候在外面玩耍不小心磕破了皮,當傷口癒合的時候這顆黑痣就不見了。」「那您家有兩隻大鵝吧,我怎麼沒有聽見它們叫?」「別提了,兩隻大鵝前天我放牧的時候一眼沒看住被過往的車輛給軋死了。現在鵝肉還在鍋裡,我們娘倆還沒吃完。你來的正好,我們一起將其吃完吧!」「羅媽媽,還叨咕什麼!飯好了,我們請恩公一起吃飯吧!」姑娘在屋內喊道。

進得屋內,姑娘一邊給我夾鵝肉一邊問我家裡的情況。我就如實的說了一遍。不一會兒,羅媽媽問:你怎麼知道我家姑娘的額頭上有黑痣,還有我家有兩隻大鵝的事情。我笑著說,「看來真是天意,我當年學道的時候師父告訴的,讓我與額頭上有黑痣和家裡有大鵝的姑娘成親,說是為了完成他的一次承諾。不知這個承諾是什麼。」「既然你師父說了,那看來是機緣到了,你們就在這裡成親吧。姑娘你願不願意?」羅媽媽笑著說。「嗯。」姑娘輕輕的點點頭,害羞的說。

長話短說,在成親之後半年的一天清早,我剛一出門就看到有一個包裹在門口。「是誰掉的呢?」我一邊想著一邊將其拾到屋內。打開一看原來是兩件小孩衣服,這個衣服看起來十分的柔軟,大約適合於四五歲小孩穿。妻子仔細的看發覺這好像不是一般的衣物,但是怎個不一般當時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當日晚上,我們還沒有點燈就發現這個衣物好像能發出十分柔和的金光(衣服本身也是金黃色的)。

由於我本身是受到追殺的,所以這個地方也不能久留,到哪裡呢?正在犯愁的時候四姐來找到我們。她一看我已經娶妻了也很高興。於是帶我們到大堂嫂家小住。在路上我們受到江湖中的幾個高手的追殺,但是奇怪的是當他們來到我們近前的時候,那兩件衣物發出很大能量將他們嚇退!

我們在嫂子家一共住了五年!在住下的一年左右,妻子生下了兩個小寶寶(一男一女),後來當兩個寶寶長到能穿那兩件小衣服的時候,我們好像忽然間明白,原來我們的結合是為了這兩個寶寶!為了他們能在這裡得到人身,從而奠定一段文化。因為篇幅有限詳細的在這裡就不寫了。

我也是為了掩人耳目被二哥推薦到一家酒坊做工。開酒坊的老闆是兄弟倆,他們為人都很和氣,對我也很是照顧。(今生他們一位在外企工作,一位也開了工廠。)

在嫂子家住的時候,欣欣盡力的照顧我的兩個寶寶。但偶爾的也有一些小摩擦,比如一次二哥給我們拿了兩袋子衣服,都是新的。正巧四姐來了,二哥看四姐穿的衣服有些舊了,就從袋子裡拿出兩件給四姐。妻子當時正在睡覺,醒來知道這事兒有點兒不願意,但也沒多說什麼。

由於很多高手的不斷追殺,我們只好離開了嫂子家和酒坊。暫時在一個很偏僻的空屋子裡住。這時我的兩個寶寶才五歲。

一日晚上,我們剛躺下休息,忽然聽見有人進院的聲音。我飛身出去,但見一個黑衣人站在院中。我當胸抱拳:不知兄弟深夜到此有何貴幹?他看我出來,就說,「兄弟聞你有算卦測字之功,今日想請您測個字?」我一聽就明知他是在找理由,其實我根本不會什麼測字算卦之類的。但是畢竟我是修道的,對待一些事情能看出一些玄機來,但從來沒有對別人展示過。「不妨說說看。」我不卑不亢的答道。那就測個『<傘?幀N矣謔怯腖??囟??O趕縛純湊飧鱟鄭???乃擔?饢蘼墼躚?炊際侵敢恢置籃玫氖攣鍩蛉耍?源?籃彌荒蓯巧拼??饈俏?耍??嘉???盡H綣?源?籃玫氖攣鍶淳倨鶩賴叮?侵荒蓯鞘?チ宋?酥?荊?慌渥鋈肆耍?亟?艿教燁矗∷?惶?藝餉此島孟裼行└卸??醫幼潘擔?捌涫的閌搶瓷蔽胰?宜目誒吹模?氵M到院裡我就知道你的目地了!但是我是個修道的人,不想傷害誰,那個壞小子其實根本不是我,是你們搞錯了。」

他一聽,好像幡然悔悟的樣子,拍著我的肩膀,願意與我結為好兄弟。當我們手挽手走出院落的時候,只見他從兜兒裡掏出一種圓球,往空中一拋,此球就開始燃燒,就有點象信號彈一般。那意思是這家人暫緩殺。

此時就見對面好像出現一個池塘,父親和一些人(江湖中的高手)在齊腰深的水裡,還看見了今生我在現在這個廠子中的「三姨夫」!他們好像還要用功能打我,但是已經很微弱了。我也動用功能防護自己,以免得受傷害,但是也不想傷到對方。正在僵持時,忽然從天上降下很多的祥雲,一些神仙出現了,還有我的師父和另外一個神,只見那位神手裡牽著一隻狗模樣的動物。師父笑著說,雲飛,你的考驗已經結束了。那個壞小子就是這個東西化作人形而出現的。你一方面完成了修煉路上的種種考驗,另一方面也與很多未來的神結下了善緣。好好保持你的正念吧!一切都要等待宇宙中的主佛親臨人間正法之後,這些緣分會重演一次。也許細節會有變動。到時千萬記住:「在任何時候都要善待別人!切記!切記!」

說完,一切都隱去了……

時光飛逝,如今真的到了主佛親自到人間正法的時候了,我們也都當上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從前的堂哥堂嫂和姐姐們,包括酒坊的老闆兄弟和思思的父母都相繼得法,都在為了眾生得救而盡心盡力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這些詳細的就不寫了。

這正是:

因緣前定幾千年
緣聚今朝了洪願
修者精進不迷途
救得眾生返家園

後記:本文是歷時五個夜晚和今日一上午的時間才將其完成,寫的很長。目地就是寫的詳細一些。為了就是想說明其實「今生的一切都是從前的有序安排」這個主題。今日就不多寫了,請見下篇《輪迴紀實:天上人間(二)》寫的是兩位神為了能在歷史上得到人身而改動天界定數的故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