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心語:執著不去難成神

蓮子


【正見網2009年09月11日】

有兩位同修給兒女辦喜事,我托妻子(同修)去隨禮,妻子認為這是情的體現。我說我知道,可是過去我們受迫害時給人家增添了不少麻煩,藉此機會了一下心願吧。

妻子去了,可很快就又回來了。我問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說:「我只隨了一份禮,也沒有等吃飯就回來了。」我聽到只隨了一份禮,心裡就有點不高興。妻子說:「你要是實在放不下,你再去送吧。」我嘴裡說這倒沒有必要,可心裡還是放不下,可見我對情的執著有多麼嚴重。

妻子看我悶悶不樂的樣子就說 :「咱們出去講真相吧?」我騎上摩托車帶上她向公路的北方駛去。路上過往的貨車特別多,我見到路邊停著的車就說,今天要是帶點光碟就好了,這些車都是外地人。妻子說下回出來帶點。又說咱們今天別進村,在路邊的地里講講就行了。(剛剛發生了一起同修在村裡講真相被邪惡綁架事件)

見路邊的地里沒有啥人,我就一直往前走,不一會兒就走出去約二十多里了。妻子說:「別再往前騎了,再走就到鄉里了。」我說那正好去和那裡的同修坐一會兒。(聽說那裡的協調人最近狀態不算好)妻子說:「我認為你現在去不太合適,會給那裡的同修們帶來壓力。」(因為最近邪黨部門剛開了會,要各鄉鎮監控法輪功學員,)我沒有言聲,還在快速的往前騎。心裡想著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不能把邪黨搞的什麼活動當回事兒。妻子看我不聽她的意見,再也不言聲了。不一會兒就到了同修的家,我們切磋了一會兒,同修說有一位老同修由於病業迫害狀態不算好,你們去跟她家坐一會兒。我們又到了那位同修家。

下午五點時,我們走上了返城的路,一直到家後,妻子一句話也沒有說,臉色還在惱著,我也沒言聲。過了一會兒,她鄭重其事的和我說:「我向你道歉,我不該惱你,應該原諒你。」我說:「是我錯了,你怎麼還向我道歉?」她又說:「我也得跟你說一說,你也太執著自我了,什麼事都自己說了算,別人的意見一點也聽不進去。對我都這樣,對別人更可想而知了。動不動就命令人家,這方面你一直沒有重視去修。」停頓了一下又說到:「我們倆也是一個整體,做什麼商量的來,相互圓容形成整體,做事才有力量。」

妻子的話使我感到震驚,因為她過去從來沒有這樣嚴肅認真的說過我。我站在窗前回想自己走過來的十幾年修煉歷程,最突出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學法不紮實,不懂得修自己,把大法的事當作一種工作一種事業來做。做來做去,舊的執著沒有去掉多少,又增加了許多新的執著。比如:幹事心、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不平衡心、成就心、安逸心等等,歸結到一點就是執著自我、證實自己。師父早就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可是自己又修去了多少呢?

我在邪黨部門工作了三十多年,又是個當領導的,中毒程度可想而知。修煉大法後,自覺不自覺的又把那些邪黨的陋習帶進了大法的協調工作中來。不怪同修經常提醒自己有黨文化的東西,有時自己都意識不到。我也知道這些人心和執著的根源,來之於生命後天形成的思維、認識和觀念,及幾十年來被邪黨灌輸的邪黨文化的毒素,就是沒有重視去向內修找自己。

今天是慈悲的師父通過這件事再一次點醒我,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和人心已經有多麼的嚴重。回想這些年來,本地區的證實法和救度眾生協調不好,同修間的間隔和矛盾長時間得不到解決,許多同修在講真相中被迫害。這一切都和自己帶著人心和執著做協調有關,帶著人心和執著做事,本身就是一種不理智、不清醒和不成熟的表現,而且會給大法帶來損失,給同修帶來魔難,這方面的血的教訓太多了。

師父最近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又告訴我們:「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修煉中要多看自己」。師父也早就告訴了我們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的法理。執著不去難成神啊,我該勇猛精進,下決心修去這些人心和執著。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5859)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