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為法來,何故步姍姍?

歸正


【正見網2010年06月24日】

我是笑著看完<獨特的心靈歷程>這篇文章的,看完後覺得獨步其實不獨,已經在法中了,只是尚在猶豫徘徊,沒有完全投入,不禁想到:正是為法而來,何故步姍姍?

之所以在看文章時笑出了聲,是因為獨步的文筆很好,悟性很高,說是沒有完全走入修煉,而寫出的體會卻在法上,並能真正向內找,比我初期得法時強多了,受無神論影響太深。我是快病死了,大夫已不再給我開藥治病,我自己看到人世的冷漠、炎涼、痛苦,也不想再治病,騎上自行車走路時,都不想躲車了,只因看到幼小可愛、聰明伶俐的兒子在我死之後,因為其父親的貪玩,對人生、對社會、對家庭的不負責,冷漠;其奶奶的狠毒、冷酷、自私,將無人照顧,為了幼小的兒子,才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在不信中,學煉起了法輪功,生命得以延續,有幸走上了正法之路……

請獨步同修看看下面這篇文章:

麻城的「大肚人」

張婆婆和老伴在去鄭州的火車上,遇到了麻城的一個癌症患者,大肚子,幾個人背他擠上了火車。在鄭州法輪功學習班上,張婆婆和老伴又見到了這個人。

在學習班上,老倆口座位在門邊,大肚子人就在他們身後,六月天,大棉毯鋪在地上,大肚人躺在地上睡著。

第一堂課講完後,師父走了過來,對大肚子人說到:「那個睡著的,你幹嘛?」

大肚子人回答說:「我是來得法的!」

師父手裡拿著扇子,在他頭上敲了一下,說:「你這樣怎麼得法?」

大肚子人說:「我只要有一口氣,我就來得法!」

師父說:「你既然來得法,就起來吧!」
大肚子人說:「起不來。」

「起來!起來!沒什麼起不來。」師父說。
他家裡人一聽,馬上去扶大肚子人起來。師父要他家人放手,說:「放手。要你放,你就放。」

家人聽師父這麼說,就放手了。大肚子人果真就自己站了起來。
等到第二堂課講完之後,開始教功。師父對大肚子人說:「起來煉功!不扶,讓他站著煉!」

大肚子人就真的自己站著煉功了。下課後,師父又對他說:「你站著幹嘛?走吧!」

他這時才剛剛能站,怎麼能走?可師父說了,他就爭取走走。他先伸出手,想讓人牽著。

「不牽,跟我走。」師父對他說。

他站起來,就慢慢跟著師父走了起來。

師父看著他,說:「腳跨大點!」

他馬上大跨步走了起來。師父提醒說:「今晚回去就會有變化,明天再來。」

第二天大家看到他時,大肚子人的肚子已經消去了。三、四十人都圍過來聽他昨晚的故事。他說,晚上回去後就可以吃東西了。後來拉了很多膿血塊,肚子就癟了。從這之後,他就像正常人一樣可以坐著聽課了。

這個原叫「大肚人」的學員從鄭州學習班回去以後,他的事情就傳開了,一傳十,十傳百,麻城一個月就有兩千多人開始學習法輪功。這個人接著又去參加了濟南法輪功學習班。在濟南學習班上,他向師父獻了錦旗。

「我只要有一口氣,我就來得法!」多麼聰明,多麼智慧的生命啊!在生命的久遠輪迴中,我們一直在期待著大法洪傳的今天,而今,機緣已到,還在猶豫什麼呢?迫害以來,邪惡多次逼迫,家人多次逼問:「不要再煉了,好嗎?」而在我的生命中,就沒有不煉二字,只有我還配不配煉法輪功一念。做得不好時,經常求師父:師父,別放棄我,我還會繼續努力!雖然知道師父時時都在身邊,而我即使在夢境中也沒有見到過師父。事實上,我不敢想見到師父,因為,我怕見到師父,我會無地自容,因為,我雖然一直想精進,精進,但卻一直做的很不夠……

不要再猶豫,不要再彷徨,「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世上真沒有後悔藥。獨步,還有像獨步一樣猶豫、徘徊的有緣人,「生生輪迴,都為今世;萬載機緣,轉瞬即逝」,曾經的錯誤,怎能讓它擋住你得法的腳步?只有大法,才能洗淨我們自己。請看看正見網上的電子書《憶師恩》、《尋師傳奇》,看看小蓮的《輪迴紀實》吧!

未來的助師正法行程中,盼望能看到你們的足跡。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