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度》――從歌聲到小提琴曲

文心

【正見網2010年07月17日】

2010年新唐人華人小提琴大賽把一首名為《得度》的小提琴主題變奏曲定為決賽曲目。這首創作於2009年的曲子,以其高遠的立意和高難度的技巧,成為中國當代小提琴音樂的一部重要作品。

曲作者蘇靖雅女士介紹,這首作品的創作來源於一首同名歌曲。她說,歌曲所表達的內涵之深是她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歌曲啟發著她創作出這部小提琴主題變奏曲。

這部主題變奏曲分為8個部分:主題的呈現、六個變奏以及結尾。它在講述一個遠古的傳說:宇宙在億萬年的歷史滄桑中走向了衰敗。所有的生命在焦急地尋找著新生的機會。突然,宇宙之主的拯救,讓所有的生命看到了未來的希望,宇宙也從此走向輝煌。

曲子一開始呈現出歌曲《得度》的主旋律。隨後,在變奏一的結尾處使用華彩樂句,通過琶音從低音區到高音區的運動,描繪出一位仙子乘著七彩祥雲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在變奏II中,音樂非常柔美。旋律先由鋼琴演奏,小提琴用連續八度的跳進和持續的連音進行營造出歡快、活躍的氣氛,展示著天國世界的美好。而當旋律回到小提琴聲部之後,歌曲的主題再次變化性地出現。隨著一絲不穩定因素的增加,預示著生命對未來的一絲憂慮。

如果說成住壞滅是宇宙的法則,那麼無論怎樣的美好,都只不過是短暫的現象。在變奏III中,音樂形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開始的熱情到後來的淒婉,訴說著悲劇的發生。而調性也同時出現戲劇性的改變。音區的急速切換和節奏型的迅速變化凸顯出音樂的張力。戲劇性主宰著音樂的內容。它在告訴人們危機的到來。而經過這一系列戲劇性的變化,音樂突然轉入一種淒涼、哀怨的氣氛中。衝突中,小提琴奏出的一個哭泣聲在宇宙中迴蕩著,讓人感受著滄桑巨變之後的淒涼。

曲作者並沒有塑造衝擊之後的徹底毀滅。宇宙開始了新生。音樂回到了原調,飄出一個簡單的旋律。雖然微弱,但是那充滿希望的喜悅仍然留給人無盡的憧憬。此時,塵埃落定後的寧靜取代了驚心動魄的劇變。這個變奏的後半部分,小提琴奏出一段仙境般的旋律,充滿了對未來的憧憬和對新生的感嘆。

枯寂的一切重新開始繁榮。第V個變奏,連續十六分音符的快速運動和調音音型的交替營造出歡快的音調,表達著生命獲得新生後的喜悅。這種喜悅延伸到最後一個變奏:音樂的性格從喜悅發展為燦爛。鋼琴聲部滾動的琶音音型烘托著這種氣氛。而當曲子再次出現短暫轉調之後,旋律變得更加有力,表現著生命再生後對於賦予他們新生的造物主的感激。而當高潮部分進入之後,這種感激進而演化為讚頌,巨大的音響洪流表現出造物主的偉大和生命對於造物主的讚頌。讚頌之情再次延伸,發展成最後的輝煌和神聖。音樂的速度越來越快、音響變得更加洪大。音樂在浩蕩與博大的氣勢中結束。

從音樂的整個結構中,我們看到作者這樣的宇宙觀:生命折射出宇宙的變化,成住壞滅的法則在更新中發生改變。滅已經不再存在,生命在宇宙的更新過程走向了自身的回歸。

這部作品跟歌曲有什麼關聯呢?

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苦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得度》)

歌曲中使用的幾個詞值得注意:「落入」、「歸路」、「千百年」、「師尊」以及「得度」。歌曲這樣描繪了一個生命的軌跡:生命本來從無比聖潔的世界而來,而在千百年的輪轉之中已經迷失了本性,忘記了回歸的道路。只有師尊的普度,讓每個生命找到回家的路。

什麼是宇宙的真理,什麼又是人生的真諦?雖然人類經歷了數千年文明的發展,這個問題卻從始至終縈繞在人們的心頭。不論是聖賢睿智的洞察,還是普通人樸素的理解,每個人都在有意無意地尋找著這個問題的答案。

2001年創作的歌曲《得度》是法輪功音樂早期的一首代表性作品。法輪功從1990年代中期的煉功音樂和兩首標誌性音樂《普度》、《濟世》之外,很少有專門的音樂作品。然而在1999年中國政府的鎮壓開始之後,法輪功學員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創作了大量的音樂作品。而這首《得度》的創作,恰恰就是在震驚世界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之後。歌曲中明確的告訴人們:生命的意義在於回到自己生命的本原,回歸的道路是「師尊」的普度而不是自我固執的選擇。

《得度》為我們打開了一扇了解宇宙和人生真相的大門。有了這樣宏大的題材和表達方式,就使得小提琴曲的難度變得非常大。這個深厚的主題將成為檢驗小提琴家藝術修養和思想境界的試金石。(有刪節)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