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醫論縱慾危害

【正見網2011年05月22日】

縱慾喪德亡身,本是古代人人皆知的道理。可是到了現代,人們的觀念受到了誤導,也就不當回事了。有些宗教敗類居然把這方面當作打擊信仰的工具。例如佛教內的中共代理人主張廢除戒律,並說這些典章害死了許多青年男女。

傳統道德認為欲不可縱。出家人必須恪守戒律,絕對禁慾;不出家人根據中國儒家經典也好,根據外國《聖經》十誡也好,都絕對不能婚姻出軌;從道家修命角度看,無節制的夫妻生活是非常不可取的。這是中外傳統古訓,古人的金玉良言。人類的道德倫常和養生之道不應該淪為宗教敗類眼中的“糟粕”,手中的棍子。

《左傳》中醫和的故事體現了節慾這一基本中醫思想

昭公元年,晉侯(晉平公)向秦國請求良醫,秦伯派醫和前去。醫和診視後說:“這病沒法治了,這叫作象‘蠱’一樣的病。不是因為鬼祟,不是因為積食,而是因為親近女色,被其迷惑而喪了‘志’。不但晉侯的病沒法治,晉國的良臣也將死去,天命不會再保佑晉國。”晉平公問道:“女色不可接近嗎?”醫和答道:“應當節制。前代聖王創造音樂(繁體字‘樂’與‘藥’相關),是為了節制百事。所以音樂有宮商角徵羽五種音節,旋律快慢首尾連貫,達到音節就降下來,連降五次後就不能彈了。再彈奏,人的手法就會煩亂,出現靡靡之音,惑亂心神,充斥雙耳,使人忘記了平和,君子不聽這種音樂。人對待事物也是這個道理,當事物讓人煩亂時,就應當捨棄它,這樣就不會得病。君子過琴瑟和諧的夫妻生活,要用禮儀來節制,絕非用來惑亂心神。天有六氣,體現在人身上就是口嘗的五味、眼看的五色、耳聽的五聲。如果‘淫’(即沒有節制,此處指天氣沒有節制,或者人的感官刺激沒有節制),就會導致六種疾病。六氣就是:陰、陽、風、雨、晦、明(此處指天氣的冷、熱、風、雨、陰、晴,與後世中醫六氣概念有差異,但天人合一的內涵一致)。一年氣候如同音樂旋律,既有四季的劃分,又有時序的更替,太過就會成災:冷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寒病,熱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熱病,颳風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外感病,下雨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內傷病,陰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惑亂病,晴天沒有節制人就會生勞心病。房中女色,既讓人感官刺激導致身體燥熱,又讓人暮氣沉沉導致心神惑亂,如果沒有節制就會生內熱蠱惑病。如今國君您縱慾無度,不分晝夜,既不節制人慾,又不順應天時,怎能不病到如此地步呢?”

醫和出宮後,將預言告訴了趙孟。趙孟問:“誰是良臣呢?”醫和回答:“就是大夫您啊!您至今在晉國執政八年,晉國內部沒有動亂,諸侯外交沒有惡化,可謂良臣啊!我聽說,國家大臣既然榮獲國君的恩寵俸祿,就應該為國君把握大節。如果國君有災禍興起,國家大臣卻不能改變國君的錯誤做法,大臣一定會受到天譴。現在晉國國君因為荒淫以至於得了絕症,將不能撫恤社稷,災禍有比這更大的嗎?大夫您不能諫阻晉侯,所以我如此預言您。”趙孟問:“何謂蠱?”醫和回答:“人感官淫溺於聲色、心神惑亂於昏晦,所生的病就叫蠱。從文字上解釋,器皿中生出的蟲子叫蠱,穀粒中飛出的蟲子也叫蠱。在《周易》中,女惑男、風落山(蠱卦下面是巽卦,為長女、為風,上面是艮卦,為少男、為山)也叫蠱。這都是同一類東西。”趙孟說:“良醫啊!”贈以厚禮,送醫和回國。

在中醫看來天陽地陰、上陽下陰,體現在養生上就是人胸懷應該如天般霽月光風,陰精應該如地般固藏堅貞。沉溺女色讓人戀戀不捨、陰精動搖,與養生要求正好相反。

《黃帝內經・上古天真論》中假託黃帝問岐伯,闡述了縱慾不合於道的中醫觀點

“我(黃帝)聽說,上古之人壽命都超過一百歲而動作不衰;今天的人年過半百就動作皆衰。這是因為時代變了呢?還是因為人偏離道了呢?岐伯回答:那些懂得道的上古之人,取法陰陽,合乎術數,飲食有節制,起居有規律,不胡亂房勞,所以能精神貫注於身體,盡享天年,壽命超過一百歲才離世。今天的人不然,今天的人把酒當成水喝,把胡鬧當成常態做,醉醺醺的入房,在縱慾中泄盡陰精、失盡純真。今天的人不知道保持腎精充實,不知道時時約束心神,只圖痛快發泄,倒行逆施,起居沒有規律,所以年過半百就衰老了。上古聖人教育人民,都說:虛邪賊風來時人要避開;人要內心恬淡虛無,使真氣護體;假如人的精神內守,疾病從何而來。所以上古之人志向高、慾望小,心態安、恐懼無,身體勞作、精神不累,心平氣順,都感到滿足。所以上古之人吃飯香,穿衣自在,生活快樂,不攀比,人人心靈純樸。因此聲色淫慾不能讓上古之人眼花繚亂、心神惑亂;無論愚、智、賢、不肖,上古之人都不怕身外之物受到損失。因此上古之人合於道。上古之人之所以壽命都超過一百歲而動作不衰,是因為生活有道德,疾病就構不成危險。”

古代中醫認為縱慾不合於道,清心寡欲的心態才是合於道的,現代社會卻色情泛濫、物慾橫流,好像人不追求“性”福,人一輩子就白活了。其實恰恰那些色情的東西讓人類婚姻生活沒有幸福感。正如經歷過苦日子的人容易覺得自己幸福一樣,貞潔的人也容易覺得自己婚姻幸福。倒是縱慾的人慾壑難填,不斷追求所謂人生幸福,卻越追求慾望越大,永遠也得不到持久的幸福,徒然在一次次飲鴆止渴中敗壞了道德,折損了壽命。

《千金要方》中孫思邈告誡節慾方能保命

“昔時在貞觀初年,有一位七十多歲的鄉村老漢來問我:‘數日來我陽氣越來越盛,白天也想與老婆同寢。我這老頭子有這種事,不知是好是壞?’我回答:‘這是大不祥!你不知道油燈嗎?油燈將油枯燈盡時,必定先暗下去,再亮起來,隨即熄滅。如今足下年邁桑榆,早就應該閉精息欲,忽然春情猛發,難道不是反常嗎?我真為足下擔憂!你一定要當心啊!’老漢不當回事,四十天後發病而死。像這樣的人並非一例,我姑且記載下一例,以告誡將來人。”

“所以善於養生的人,凡是覺得陽事旺盛,一定要謹慎的抑制它,不可放縱色慾之心來傷害自己。倘若一度抑制了色心,就一度火滅,一度增油;倘若不能抑制色心,縱情泄精,就等於在油燈將滅時更加減少燈油,這種情況自己怎能不深防!令人痛心的是,人在少年時不知道這個道理,即使知道了也不能信奉實行;人到了老年才知道這個道理,可惜已經晚了,難以養好病了。人在晚年閉精自保,還得以延年益壽;如果人在青壯年就能行斷欲之道,登仙不遠。有人問:六十歲以下的常人,可以閉精守一嗎?我說:不然,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常人沒有女人就想入非非,想入非非就勞心傷神,勞心傷神就折損壽命。如果人真正沒有慾念,能閉精守一就太好了,可以長生。但是這種人一萬個常人中也沒有一個。常人強行閉精,難以堅持容易失守,使人漏精尿濁,以致夢中鬼交,與夫妻生活相比得不償失。”

中醫認為:人的先天稟賦與後天精氣決定了每個人的體質和壽命。人先天稟賦和後天精氣充實,就身體健旺,長壽百歲,後代健康;人先天稟賦和後天精氣不足,就身體孱弱,短命夭折,生育艱難。為什麼中醫把閉精寡慾看得如此之重?因為先天難補。靠後天吃藥無法彌補先天根本上的不足,中醫對此束手無策,只有重視後天養生,勸人後天節慾、斷欲,能不泄就是補。這並非什麼迷信,現代醫學上也認識到人的基因鏈會越用越舊,發生損傷又難於修復,人體的衰老因此也就變成不可逆的。既然常人衰老不可逆,那麼不修命又想保命的唯一辦法就是延緩衰老。而縱情洩慾卻如同伐性之斧,在不斷砍伐樹幹,加速衰老。現代醫學也發現了縱慾使人的免疫力降低,身體變差。人身體老是處於亞健康狀態、損耗狀態,實際上不就是折損了未來壽命嗎?當然,現代有的人簡直把慾望和執著看得比命還重,所謂“過把癮就死”,這完全與養生之道背道而馳了。節制在後天人生中看似本可盡情享受的情慾,確實會帶來苦,但卻是保命之路。

《脾胃論》中李東垣作遠欲篇,告誡保命比足欲更重要

“名與身,誰與你更形影不離?身與利,誰對你更重要?假如一個人效仿隋侯,用金珠當彈子來彈千仞之高的小雀,世人一定嘲笑他:怎麼為得到如此輕微的東西失去如此貴重的東西!(人為追逐名利、追逐情慾,戕害身體不顧性命,不正如此嗎?)我的殘軀六十有五歲,視力和聽力就大半不行了,全身百脈沸騰,心力交瘁,身體如同眾脈漂流,閉眼就覺得魂如浪去。我的神氣比以前憔悴、飲食比以前減少,連應付日常的人事都讓我病情增重,我現在有的一點身體健康,難道不比隋侯的金珠更珍貴嗎?如果病人能夠安於淡泊,少思寡慾,少說話來養氣,不妄自勞累來養形,虛心寡念來維持精神,將生死得失看淡,安於命運的定數,生死得失既然看輕,人身氣血自然和諧,病邪沒有容身之地,病情又怎能加劇?如果人能保持如此心態,也就離養生之道不遠,可謂得其真趣了。”

李東垣頗為慈善,不比現在一些醫生,有了名氣後,與其看十個五元的病人,不如看一個五十元的病人。他因此出名後應診非常繁忙,以致於心力衰竭。他用自己的實際教訓告誡人要重視身體健康,有了健康身體才有一切,假如人沒了健康身體,那真是求一刻輕鬆也不可得,用性命換來的名利這些身外之物到那時享受得了嗎?得過重病的人都知道這千真萬確。李東垣感慨地說,如果自己少應付點人事,少說話少操勞,自己的病就不會這麼重,因而告誡病人要好病就得清心寡欲,看淡生死得失。這是很有道理的,如果病人心裡牽掛很多,吃不好,睡不好,他的病能好得快嗎?當然李東垣自己沒有做到,自己當醫生還把自己身體搞壞了,那是因為他關心病人甚於自己造成的,而不是他不懂其中道理。

《丹溪心法》中朱丹溪作色慾箴,告誡子弟後人勿忘節慾

“只有人的生命與天地同列,坤道生成女人,乾道生成男人。男女在血氣方剛時配為夫婦,是生育的需要。夫妻生活符合禮節、遵循時間,才能生育出好後代。那些不懂的人,曲從感情,放縱慾望,夫妻生活唯恐不夠,用燥毒的壯陽藥物來助火。陽氣陰血,是人身之神,只有陰陽平衡、固密,人身體才能健康長春。人身有多少氣血能供洩慾揮霍?人卻不自我珍惜!本來生育人的夫妻生活,反而變成了害人的事!女人一旦耽於情慾,欲求實在太多,閨房因此不乾淨,家庭因此不和睦。男人一旦耽於情慾,家道事業自然荒廢,既喪失了自己的德,又戕害了自己的身體。這時人就要節制情慾,遠離房帷,才能收束放蕩之心。不再胡思亂想了,飲食自然甘美,氣血得以充實,身體才能安康,疾病才能痊癒。”

朱丹溪認為飲食男女是人之大欲,“男女之欲,所關甚大;飲食之欲,於身尤切”。沒有了飲食男女,人類無法生存繁衍,可是世人又往往淪落陷溺於其中而不能自拔,縱慾喪德,縱慾亡身。現代社會物質生活是豐富了,一些營養缺乏病、傳染病是基本控制住了,可是呢,人類因此而無視道德,放縱情慾,危害人類生命健康的富貴病、性病又猖獗起來,令人憂心忡忡。從養生角度看,物質生活豐富對人類健康不是壞事,現代人類縱慾的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才是禍害人類健康的根本,要想讓養生有保障,人類最好是富而有德。

當然,有的物質化的現代人會說:“不讓我縱慾享樂了,富裕、婚姻又有什麼意思?”他想不通。其實大家不妨想想這種觀念與中共邪黨那套唯物論絕對化治國歪理是不是有點類似。是不是人不該縱慾享樂,那麼人致富就是罪,女人打扮就是罪?就得被割資本主義尾巴、挨批鬥?是不是允許人致富了,允許女人打扮了,那麼社會就得提倡縱慾享樂,笑貧不笑娼?中共邪黨治國折騰來折騰去,就是折騰不出條正經路。人類的正常婚姻觀和縱慾可劃不上等號,中共及其打手倒是與邪黨流氓劃得上等號。

張景岳在《景岳全書》中明確闡述了後天救先天的中醫理論

“色慾過度者,多成勞損。因為人自從出生後,唯有依賴後天精氣作為立命之本。所以人的精強則人的神也強,人的神強就一定長壽;人的精虛則人的氣也虛,人的氣虛就一定短命。有的人先天稟賦不太深厚,但只要知道自愛,用後天節慾來培補,也能獲壽。假如人的先天稟賦本來就薄,而且恣情縱慾,再戕伐後天精氣,那麼一定變成虛損。因為這樣傷了性命,又能怪誰呢?人在還沒有成年的時候,壬水(中醫指腎中生殖物質)剛剛產生,正處於需要保養的萌芽階段。此時有的無知少年就急著親近女色,結果還沒有成年就早逝了。我目睹了許多這樣的人,太可悲了。這責任不在少年,而在於父母師長沒有事先明白教誨,讓少年得以知道節慾保命之道。那麼少年童心怎知道其中利害?結果愛子沉疴不起,死期臨近,父母徒然虔誠禱告,號呼悲戚,又何濟於事!”

中醫講精氣神,色慾過度者精氣神無法充實,也就無法保命。當然有人說補充營養、吃補藥可以“補”。但從理論上是無法補的。因為一般中醫理論認為後天不能補先天,只能救先天。先天、後天相對而言,腎精和脾氣相比,腎精是先天,脾氣是後天,人補充什麼營養和藥物都是通過後天脾胃吸收,它可以挽救、但無法真正補充先天腎精。妄圖通過服用補藥來維持縱慾生活,可能暫時有效,長遠看根本行不通。清心寡欲才是後天救先天的辦法。值得指出的是,後天不能補先天的古代理論未必絕對正確,因為它隱藏著一個推論,就是人再怎麼後天斷欲也無法徹底改變先天的命數。既然一般中醫建立在這種理論之上,那麼想通過中醫藥來修命也就是徒然,唯有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才能做到的。

人應不應該縱慾?正統夫妻生活需不需要節慾?出家人必不必須禁慾?這在傳統古人眼裡是很簡單的道理,可受到現代觀念薰染的人已經不知道了,特別是中共操縱的宗教敗類在故意破壞歪曲這一切。希望讀者能因此認識到節慾的重要性,免受宗教敗類所騙,真正了解古人和修煉人的心境心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