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的金字塔(5):亞洲•中國(上)

【正見網2011年07月21日】

作為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中國,歷史上有過與形制、性質類似埃及、瑪雅金字塔的建築嗎?據考古及文獻記載推測,中國同樣擁有“金字塔”建築。

千古奇書《山海經》,經研究後並非憑空杜撰的神話,而是遠古文明與文化、自然環境的真實記錄,許多記載都是真實可信的。其中的《五藏山經》、《海外四經》、《大荒四經》和《海內五經》等篇中,都記述了大禹治水時,曾經建造有多座四方台型建築,被稱之為帝堯台、帝嚳台、帝丹朱台、帝舜台等,而且“各二台,台四方,在崑崙東北。”有學者指出:“眾帝之台”均為上下兩層的重疊結構,即類似於埃及早期金字塔和美洲金字塔造型的建築。

眾帝之台在鄂爾多斯

那麼眾帝之台所在的“崑崙東北”其具體地點就是今日黃河河套以南的鄂爾多斯高原,而“在崑崙東北”的“眾帝之台”,就應該位於鄂爾多斯市准格爾旗的北部地方。

 


一座在地下沉寂了五千餘年、以石築圍牆環繞的古遺址,位於鄂爾多斯東北部准格爾旗窯溝鄉百草塔行政村荒地自然村東北約1.5千米的黃河岸邊。被稱作“寨子圪旦遺址”,石圍牆依山形走勢而建,平面形制不大規整,南北最長徑處約160米,東西最長徑處約110米,略呈橢圓形,面積約1.5萬平方米。

圍牆內中心地帶,有一底邊長約30米人工壘砌成的覆鬥形高台基址,利用自然坡度采周邊壘起疊加的築法,又形成一週台基,使主體形成雙層疊收的覆鬥形狀。屬於宗教事務的祭祀遺址。祭壇的性質、形制,同樣與古埃及、瑪雅文化的金字塔以及《山海經》中記述的“眾帝之台”相同,所在地點也恰好在學者們推測的區域內。“寨子圪旦遺址”屬於距今5000年前後,與古史傳說中的三皇五帝的時代相當。

西安咸陽金字塔群

中國境內古代帝王貴族墓園,約從商周時期開始,以泥土堆在墓室上方,頂部成平坦的山丘,是謂“陵”,符合“金字塔”建築定義,其數量龐大,估計西安方圓百公裡內就有上百座陵。

佐爾茨.罕特.施羅泰爾早在1916年就已經發現它們的存在。上世紀 60年代,美國衛星在空中發現咸陽原上的帝王陵墓群,疑為軍事要地,70年代初,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派人到咸陽五陵原看後,驚嘆這是中國的金字塔群。近年來,美國的衛星地圖中也表明,在中國西安的金字塔就有16座之多!

 


據西安衛星地圖分析,金字塔其方位、布局等與埃及的十分相似,它們與世界各地的金字塔一樣,塔與塔之間也存在著一定的數理公式,由於中國的金字塔與埃及的金字塔都是處在同一條的緯度線上,所以中國金字塔不是普通的16座高山。

處在最北端的3座金字塔是最大的,其餘依次由北向南排列,直到南端的最小一座為止。排列在平原上的總距離約有10多公裡,叢林中還另有一些小的金字塔群。金字塔群平均高度約在300-400米,最高的金字塔包括塔基總高約500米。

埃及的金字塔最遠年代也只在4600多年前,最高的胡夫金字塔也只有146.5米。500米高的中國金字塔陵墓,對全世間來說是絕無僅有的。

金字塔的四條邊方向,正好是南北東西的四個方位;分別以黑北、紅南、青東、白西的顏色表示四方地域的古老含意。由於金字塔的平頂上都已覆滿了黃土,看上去就缺少埃及金字塔的那種直觀概念了。

通往塔頂的台階布滿碎石塊,仍能看出塔底的邊棱都是用粗石鑿砌而成的,每塊石面約為28平方公分。金字塔手法跟中國古老的普通建築一樣,都是用粘土堆砌石塊而築成。由於上面林木叢生,流水槽又被碎石等填滿了溝壑,就更顯得像是一座座的自然山體了。

“咸陽五陵原”

 


在南北數十公裡,東西近百公裡的咸陽原上,近千座陵墓沿漢國渠走向一字型排開,形成巨型列隊,被稱為“中國的金字塔群”。

在綿延百裡的帝王將相的墓葬,其順序自東向依次是:景帝陽陵、高祖長陵、惠帝安陵、哀帝義陵、元帝渭陵、平帝康陵、成帝延陵、昭帝平陵、武帝茂陵,又因其中,高帝長陵、景帝陽陵、惠帝安陵、昭帝平陵五個陵曾設邑建縣形成規模,影響具大,故名“五陵原”。

“咸陽五陵原”位於咸陽市北部,西起興平市,東到高陵縣,北接涇陽縣,南達渭河北岸,東西長約40公裡,南北最寬處約13.5公裡,總面積約500平方公裡。在陵墓文化占有極其重要的位置。山青水美、鍾靈毓秀,被歷代統治者視為風水寶地,成為皇家陵墓區。

中國的史學家說,咸陽五陵原的名稱很早就存在,當地人把五陵原上的帝王陵叫“土疙瘩”。

 


1、漢武帝 茂陵;2、漢昭帝 平陵;3、漢成帝 延陵;4、漢平帝 康陵;5、周武王 周陵;6、漢元帝 渭陵;7、漢哀帝 義陵

中印交界“死亡谷”發現白色金字塔

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空軍飛行員多次飛越中印交界的喜馬拉雅山,以向中國軍隊運送糧食和軍需品。1945年,在一次跨越“死亡谷”的飛行中,飛行員詹姆士.高斯曼(James Gaussman)突然發現飛機兩個發動機中的一個出現故障,幾乎要熄火。當飛機的燃料開始凍結時,考斯曼做出了低空飛行的危險決定。當飛機狀態好轉時,卻又出現奇怪的現象,它朝基地返航時,突然操縱失靈,飛起了“Z”字型,在“死亡谷”的上空極力躲避那些山峰。

 


當他向機腹下望時,突然發現一座巨大的純銀白色金字塔,它像是用白色的發光材料建造的,可能是金屬材料或奇異的石頭。塔頂還有塊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的巨大晶體物,他突然被這神奇的龐然大物驚呆了。

考斯曼在返航飛行前,曾環繞這座銀白色金字塔飛行3圈。考斯曼堅信,如果他發現的那個銀光閃閃的龐然大物是金字塔的話,它必然使全世界為之震驚。

 


紐約《周日時報》於一九四七年三月三十日報導出來,並且公布有關白色金字塔的第一幀照片,該照片就是高斯曼於降落後所拍攝的。不過,當時適逢戰後不久,這篇報導很快就被世人遺忘。

後來,探險家們紛紛來到中國,勘測最後證實這座白色的大金字塔,就在西安西南面40英哩處,原來是漢武帝的茂陵。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約有300米高,連塔基的總高約500米。

茂陵陵園就是“白色金字塔”(Great White Pyramid)

令人驚訝的“白色金字塔”。最早是在1912年被發現的,兩家美國旅行社宣稱在陝西發現巨大金字塔,根據人員描述,該座金字塔高約300公尺、底邊寬約450公尺,而且四個角如同指南針一般,分別朝向東、南、西、北四個方位。

 


到了一九七八年,有位紐西蘭研究員布魯斯.凱西(Bruce L. Cathie)為了解開中國金字塔之謎,多次與中國大使館及美國空軍通信聯絡、求證,並在一九八三出版著作。

書中提到:“該金字塔的底約各為450公尺寬,高度約有300公尺高,外觀呈現出四方為梯狀,塔頂有一四方平台,就像大多數在埃及或是墨西哥的金字塔那樣。”據書中描述,金字塔應位於今日西安的渭河下游附近,範圍大概在北緯三四.二六度、東經一○八.五二度的地區。

既然金字塔如此巨大,又留有許多紀錄,為何西方學者卻視而不見?

據推測,一方面是早期科技不夠發達,且西方世界普遍認為中國不應該會有金字塔,直到2001年英國才有初步的證實。

據西安文物保護修復中心研究員表示:“那些建築早就存在二、三千年,大家都知道,只是沒把它們跟金字塔聯想在一起。”

透過Google Earth搜尋凱西書中的經緯度,並沒有看見白色金字塔的蹤跡,倒是在靠近咸陽東北邊之處(北緯三四.二二度、東經一○八.四一度),發現兩座較大的“塔形物”。透過 Google影像分析,其中一座的頂端就像研究員凱西所描述的:“四方為梯狀,塔頂有一四方型平台。”差別的是,那座金字塔並非白色,且也沒像書中說的那麼龐大,基座約在240公尺左右,塔高也只有40多公尺上下。

若根據2001年公布在英國地震學會(earthquest.co.uk)網站文章,以及維基百科上的說法,最有可能是白色金字塔的建築,應該是位在北緯三四.二○度、東經一○八.三四度的“茂陵”――漢武帝劉徹的墓陵。至於體積及顏色的差別,若不是判斷錯誤,就是陽光照射下產生陰影的誤差。

至此,幾乎可以確認,老外口中的“白色金字塔”,其實就是古代皇帝的陵墓。

後來更因空拍時意外在陵區南部發現十多個巨型圓環狀遺蹟,而讓這座本就充滿神秘色彩的陵墓,再添一個“中國麥田圈”的傳說。

被偽裝的維吾爾金字塔(Pyramids of Uyghur)

2008年2月14日,土耳其的Ergine Qun報紙曾發表了一篇題目為《置於西安的維吾爾金字塔》的文章,其中說到發現於維吾爾區的金字塔,其建造的時代比埃及金字塔要早上100多年,有6500年歷史!說這些金字塔比埃及的金字塔更高、且更雄偉,說是維吾爾的古代突厥人所建造的。金字塔裡存有著皮羅多-突厥文(proto-turk)字。

 


土耳其媒體將咸陽五陵原漢代皇陵歪曲為土耳其祖先的金字塔,引起土耳其人狂熱地談論土耳其金字塔(Turk Piramitleri)。用GOOGLE搜索Turk Piramitleri。居然有338,000萬多條,可見土耳其金字塔之說已是土耳其人的共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