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人類養生最高境界

任啟邦


【正見網2001年01月24日】

百年功罪兩分明

二十世紀又過完了。回想這一百年,好的方面,知識文明得到空前快速發展,解決了許多人與物間難題,登上了月球,開創了電子革命,增加了人的平均年壽。壞的方面,人慾橫流,戰禍連綿,強者脅弱,眾者暴寡,知者詐愚,勇者苦怯,既殘酷之至,又悲慘已極。總之,這真是歷史上一個最可愛也最可怕的世紀。

對於這樣一個世紀,很多人不明白,為甚麼知識越進步,人民反而越危險,越不得安全呢?其實人類越來越不安全的原因,就在知識的成就太令人高興;高興過度,免不了發狂;因而目空一切,以為知識足夠包辦人生,科學足夠征服自然,人定可以勝天;於是乎知識至上,科學至上;凡不合科學味口的,一概斥為迷信、邪說;非通通剷除不可。於是乎衛道變成了嘲笑人的貶詞;於是乎世風不古,放辟邪侈,無不為矣。外表上看,像人生了病,實際是上了科學人生觀的當,認為人類應該和禽獸一樣自由。那還不可怕嗎?

知識包辦不了人生

一般人以為,人的一生,分明靠知識去安排,怎說知識不能包辦人生呢?舉個例子:論聰明,論知識程度,任何民族很難勝過猶太民族。假如知識可以包辦人生,整個地球早被猶太人征服了。事實相反,以色列建國二三一年就亡了國。亡了二千五百多年才復國;至今不得安穩。由此可見,決定人的成敗禍福,絕對有比知識更重要的條件,絕對不是知識所能包辦得了。

再舉個例子,猶太人哈伯和他的妻克拉拉,都可算一流科學家。哈伯會製毒氣,幫德國打了不少勝仗,光榮之至。但他的妻天良不昧,堅信科學應該造福,不該造毒殺人;經長期激烈爭吵無效後,飲彈自盡。哈伯卻依然以製毒為樂。不幸希特勒上台,哈伯的毒氣正好被用來消滅他的猶太同胞。以此可見,知識既是能力,它能造福就能造禍;是福是禍,得看人憑不憑天良。今世文化卻只尚知識,不認天良,那還不可怕嗎?比毒氣更可怕的,如蘇聯的核彈和炭疽熱細菌,都足夠毀滅地球很多次。要不是戈巴契夫夫婦天良發現,解散蘇聯;大戰早又開打;試問誰還能存活得了!由此更足見天良對人類安全的重要。現在蘇聯那一難逃過了,但禍的根還在;人類面臨的問題還多。據李家同教授揭示的就有八大項:一、道德沈淪;二、種族歧視;三、資源消失快速;四、污染問題;五、貧富不均;六、軍備競賽;七、資本家壟斷;八、科技已控制了我們。從李教授指示的這八大問題更看得明白,二十世紀這個知識包辦人生的文化,明明是一個錯誤的,病態的,無藥可救的問題文化。要它不為禍於人類,行嗎?

否定天良等於自殺

因為西方文化的毛病有目共睹,所以西方學者早就對科學多所質疑,早就指出了西方的沒落,早就說,西方歷史上一切禍亂,無不跟知識有關。最後有人還喊出了大自然的盡頭,科學的終結,若干年後人類會被人類消滅掉等等。可惜他們說來說去,沒掌握住問題的重心,沒重視到天、人、內、外之際。甚麼叫天、人、內、外呢?莊子說得明白:「天在內,人在外,德在乎天。」「牛馬四足是謂天,絡馬首,穿牛鼻,是謂人。」莊子這話是奉勸搞學術的人,千萬不要「以人滅天」。不但不可以人滅天,還要煉返本歸真功夫,讓人真的是人,讓我真的是我。大家試想,我若不真,所有自由呀!民主呀!豈不全成了廢話?這才是問題的重心所在呀!堯在四千多年前能協和萬邦;歐洲各國到今天還協和不起來,就因為堯尚的是德,是天良;西方尚的是力,是知識。天良人人所同,知識言人人殊。

天良使人合,知識使人分;歷史正好證明了,西方不尚天良是錯誤的。東、西文化有甚麼不同呢?東方傳統文化家數很多,好壞不一。歷朝多有名為尊儒,實則尚法,或治或亂,混淆難明。大致說來,儒家以率性為道。等於說,憑天良就是道。又說「誠者,自成也。」就是要求自己真的是人;但不光是以仁成己,還要以知識成事;是一種合內外之道。道家和佛家不同,他們專尚無為。道家要修成真人;佛家要在不思善,不思惡時,認本來面目。這三家經書都多,但不易看懂。惟有今天的法輪大法,才用最淺的話明白指出了,人的思想是由人的元神發出來的;人的元神的來歷,則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總之,這儒、釋、道三家之學,跟西方之學根本不同。不同在哪呢?三家尚的是玄;西方尚的是知識。知識要用腦向外去求;玄要停止思慮向內開悟。知識是後人勝過前人;玄修是古比今易。知識只宜治物,玄真能修己。

反玄正好反了人類自己

玄的奧妙是深不可測的。像黃帝內經、易經、道德經、傷寒論等書,科學家寫得出來嗎?像針灸家所說的脈絡穴位,古人搞得清清楚楚,科學家至今莫名其妙。據台大教務長李嗣涔教授說,他研究特異功能十多年,認為玄的境界確實存在,絕對不是迷信。並且,台灣前年大地震時,那麼多人伸出救援之手,不也證明了,人是有人性,有天良的嗎?怎麼能因聖人的話玄之又玄,不合乎科學,就斥為迷信、邪說,將它丟棄打倒呢?

人有人性,獸有獸性。科學居然將人性視同獸性;認為人所不同於禽獸者,只在於會思想,有知識。因而將天良本性否定,因而將本應由天良本性決定的權交給知識。這種做法,實即對真我進行劫殺,實即知識對人性全般造反;也就是莊子所說的以人滅天。不錯,人生觀這種我的真假之爭,由來久矣。但西方學者無論哲學、宗教、科學都是憑大腦去認知;惟獨東方聖人們的玄,是停止思慮,從靜定中去悟。定得愈深,所悟愈真。例如老子說:「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為學日益,為道日損。」金剛經說:「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孔子也說,他修道不是多學而識之。這就叫玄妙功夫。因為惟有停止思慮,深度入定,才看得到宇宙、人生真相,才會有正確的宇宙觀,人生觀。為甚麼歷史上所有的文明古國,都維持不久,惟獨中華民族文化能延續幾千年呢?就因為單憑大腦去想是得不到正確人生觀的。中國不同於西方,有很多的聖人,指示了玄的宇宙觀,人生觀,所以表現了幾千年另外一種風格。可是知識愈進步,對玄的副面作用愈大。所以從大同、小康下來,一直也是走的下坡路,到文化大革命才慘到了極點。事實非常之明顯,這個慘局毫無疑義是由於科打倒了玄所造成。

法輪功為人類開創了希望

總之,人類之安危存滅,要看人心之好壞;人心之好壞,要看玄妙功夫的興衰。所以正當人類危急存亡之秋,李洪志大師一念慈悲,公開傳出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雖然只是無數修煉心性方法中的一種。但它不同於以往三家。儒家要治國平天下;它不涉政治。道家不能泄漏天機;它可以。佛門要跟塵俗隔開;它不離常人社會;要藉助常人間的矛盾磨鍊心性。一般佛門只修性,不修命;它是性命雙修。它不但揭示了,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而且破天荒公開了許多宇宙、人生真相。而且對社會,對學員完全負責。還特彆強調,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按照老師講的,認真去學,而且做到,老師就免費幫忙,一幫到底。所以從九二年五月開始,幾年之間,從學的人數之多,古今未有。有些學員甚至很快就要開功開悟,成功圓滿,這更是史無前例的成就。

同樣追求自由,有人只圖滿足眼前快感,其他一概不管。這種人是不會學法輪大法的。反之,如果不逞一時之快,而希望永久安全;那麼,法輪大法就值得參考了。它確是萬載難逢,至善至高無上大法。至於法輪大法的詳細內容,書店有一本名叫轉法輪的書,說得清清楚楚。這是主要的一本。還有一些輔助讀物,都已經譯成英、法、德、西、俄、日、韓十餘國文字,廣泛傳播。那些書的話確實很玄,跟西方文化大有逕庭;但是美國和加拿大的很多地方政府卻授予了李老師榮譽狀,或訂某某日為李洪志日,或訂某一週為法輪大法周,表示尊仰之意。為甚麼呢?因為挽救社會人心乃是人類當前最迫切的大事;今天文化界儘管盛況空前,除了李洪志大師,試問還有誰擔當得起這件大事呢?身體、環境不正常,會有生命危險。喜、怒、哀、樂不正常,也是一樣。現在講衛生,講環保,無人反對;對於維護人性的法輪功,有些人卻抱懷疑態度,難道人性可以不正常嗎?假如玄不可信,假如人可滅天,那麼,環也不要保,生也不要衛了!不可以的呀!

總而言之,時至今日,無論為全世界著想,或為自己個人著想,錯過了欣賞轉法輪那本書的機會,是非常之可惜的。因為法輪功不但能提高人的品格層次,也是人類養生的最高境界!實在太難得,太珍貴了啊!

(轉載自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