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字真言」 真靈!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1年11月05日】

大陸某省級機關辦公室張主任,有一日突然暈倒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機關里的大部分人都驚動了,幾分鐘救護車就呼嘯著趕來。人們正要把她往擔架子上抬,她卻自己坐起來了,並示意大家不要動她,不大一會兒她自己又站起來了。說好了,不用到醫院了。果然,轉眼時間她真的坐到辦公桌前開始工作了。大家不知究里,紛紛議論: 張主任神奇了,真神奇了。

午休時,大法弟子真慧(化名)來看望張主任,主任一邊熱情的接待真慧,一邊說: “近來工作太忙,把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忽視了,結果老毛病就又上來了。當我清醒過來之後,立刻想到了救命的‘九字真言’,立馬在心裡念了起來。真靈呀!說好就好了,象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叫我到醫院,我才不去呢。要是在以前,哪次不要住上十天半個月的。謝謝大法的師父,謝謝大法,也謝謝你這個大妹子喲。”

真慧說:“你以後記住了,再忙也不要忘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能學大法的書就更好了,你看我現在多好啊!”

張主任說: “我能跟你比嘛,你的境界多高,那是修出來的。我牽掛的東西太多了,不是誰都能與你比的?”張主任說的是真心話。

一、“七二零” 那天,她把請願書送到省委書記樓

當年“七二零” 那天,大法弟子數千人到省委丶省政府上訪,要面見省領導遞交請願書,被所謂的信訪局(實際上是公安、武警部隊、六一零人員) 強行阻截下?。真慧靈機一動,懷惴請願書,拿出工作證,直達省委書記樓,直接送到書記、省長手上。結果書記、省長們正在開常委緊急會議,她只能把請願書交由在緊急會議室外面恭候領導的秘書們轉交,並向秘書們講了法輪大法的真相。

當真慧返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等候在那裡的領導問她:“你剛才到哪裡去了?”真慧坦然的說:“我到書記樓送請願書去了……”接下來她又給這位領導一五一十的講了法輪大法真相。這位領導了解真慧,知道她講的都是真實的,沒法批評她不對,最後只得勸說道:“以後象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幹了,讓別人去吧。好在我們都理解你。”

二、不管那些,先用起來再說

在其後的兩年多時間裡,真慧四次被邪警、六一零非法劫持,都讓明真相的領導或辦公室負責人斡旋出來了。第五次被六一零強行勞教一年、撤銷職務。正念走出黑窩之後,真慧依然樂呵呵的去上班。她想:沒有辦公室,搬個桌子,弄張椅子有個地方放就可以了;沒有職、沒有權,有事做就行了。於是,是凡機關里的大事小事乃至於拖地板、打開水的活兒她都干。在省級機關可是個等級分明的地方,什麼職務行什麼權力,干什麼事那是不能越雷池一步的,可在真慧身上就是個特殊。機關領導們見了嘴上雖沒說什麼,但心裡卻都有一本帳: 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心態就是好;要是換個別的什麼人有理無理一個鬧字,鬧的你心煩意亂,不可開交。老同事們見了面,沒有職務稱呼,就風趣的喊一聲姐們或哥們;年輕的就真誠的稱呼真老師。逢此,她都親切的打招呼,適時的講真相。

八個月下來,這座大樓里的人幾乎她都把真相講遍了。六一零的人來機關搞所謂的摸底調查,上上下下沒有不說她好的。年底,幾個領導都意識到了要給真慧恢復職務和待遇問題。由辦公室給省機關工委、人事廳寫個報告,結果三個月下來沒有音信。一問,才知六一零插手設卡。幾位領導都覺得這事荒唐,六一零既不管人事,又沒有任免權,它算個什麼東西。最後研究決定:不管那些,先用起?再說。

三、要讓參加會議者都能明白真相

機關要舉辦一個全國性的高端論壇研討會,領導辦公會議決定:讓真慧擔任會議接待組組長。真慧想: 我要讓所有參加會議的人都能明白真相。於是,她按照與會人員詳細名冊(大多是領導和高知)準備講真相資料。會議休息間隙,她就熱情的挨室徵求與會人的意見,徵詢返程時日和乘飛機、火車、輪船時間和需要解決的問題,並一一記錄,定時解決。然後智慧的講大法真相。三天的會議她向近百人不同成度的講了真相,沒有機會講真相的就按會議詳細名冊郵寄真相資料,還將與會者的詳細地址、電話號碼上明慧網,由海外同修繼續講真相。

事後領導總結會議情況,表揚接待組工作出色,與會者反映最好。
從此,辦公大樓要召開全省、全國乃至國際性的會議,接待組長一職非她莫屬。就此,她又開闢了一個講真相的新場所。

四、辦公樓里的“飛鴿”

省級機關真可謂: 廟大、巷深、菩薩多;桌上握手,桌下踢腳,勾心鬥角,人人為敵。唯獨真慧有別,被同事們稱為: 不設防的朋友。不管年長的、年輕的都願意和她在一起,如同強大的磁場吸引著大家。有人說和真慧在一塊兒就感覺舒服。《九評》的光碟出來了,她適時遞上一片,說:“姐們,拿回去認真看看,絕對的震撼。”回答的是:“是囉,聽您的。”過個十天、半個月的兩人一見面,問:“看了嗎?”聽者微笑點頭,說:“看了。”“那就退了吧,留著是禍害。”回答說: “是囉,聽您的。”

“神韻” 晚會光碟有了,她擇機送上一張,笑言:“哥們,拿回去好好欣賞欣賞,絕對的壯觀。”回答的是:“聽姐的,一定拜讀。”待下次再相逢,她會說:“ 怎麼樣?出人意料吧?”對方會豎起大姆指:“絕對的棒。下次有新的,別忘記了我喲。”此時,她會說:“上次和你講的那事,退了吧,留著它就讓我替你擔心。”“謝謝記掛,聽您的,退了。”那人樂意的走了。她望著離去的背影,看到他腳步都是輕快的。

再後來,她的那個提包里總少不了放幾隻u盤,u盤裡首先裝進幾隻“飛鴿”(自由門和逍遙遊軟體) ,還有諸多方面講真相的資料。擇時走進同事的辦公室。同事會說:“姐來此肯定有好事。”

“那你就說對了,為你插上一對會飛的翅膀。”談笑間,“飛鴿” 飛進了對方的電腦屏面上。有時路遇,她也會給朋友遞上一枚u盤,告訴對方如此如此。現在大樓里幾乎每個電腦里都有一排“飛鴿” 在飛。

一日,上級發文要求每台電腦都要安裝過濾軟體。真慧知道這就是所謂的流氓軟體,此件萬萬裝不得。怎麼辦?她就和大家講真相,說:這是流氓軟體,誰個電腦里沒有點兒隱秘的,這個一裝,你所有的東西都被盜走了,人也就被監控了……經真慧這麼四兩撥千斤的這樣一說,上上下下沒有不反對的。認為這個邪黨壞到極點了,為了控制人無所不用其極。領導也暗自慶幸: 幸虧真慧提醒,否則這座樓里就不安靜了。

“飛鴿” 在辦公大樓里飛的更逍遙自由了。

五、方丈見她身上有佛光

一次機關組織到外地旅遊,領導指定真慧負責。真慧處處為大家著想,行程安排的既緊湊又合理,省時、省錢又開心。大家說: 真慧心想事成,似有神相助。最令他們開心的是那日的寺廟游,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場景。

現今天災人禍眾多,燒香、磕頭拜菩薩求平安幾乎成了進寺廟人的一種願望。進寺門時,真慧見他們每人手上都買了一把香,她就對大家說:“你們先不要燒香磕拜,當今寺廟不乾淨,佛像上趴的都是狐黃白柳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磕頭一拜可就麻煩事了。”大家都聽真慧的。真慧見這裡的方丈等一行和尚在向他們發書,又互相吹捧,說這書是我寫的,那書是他寫的,還有這本是誰寫的,讀了又如何如何等等,還熱情的要給簽字。隨之就要讓大家捐款,並滔滔不絕的向他們灌輸: 捐款行善,多捐多得功德,多得福報,多捐者還可以在經書上署名,經書上署名那就更不一般了,再多捐還可以樹碑立傳云云。真慧見大家都在往出掏錢,就上前指著和尚正色道: “你們又在騙人了是不是,我鄭重告訴你們,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是修宇宙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方丈見真慧身上有佛光,便立即收斂了先前的玄耀顯赫,畢恭畢敬的低首站立一旁道:“真佛降臨,願恭聽開示。”真慧說:“ 你們懂得嗎,世間的捨盡是出家人的首要標準,你們現在的行為完全違背了神職人員的誓約,披著神佛的外衣,幹著連人類都不齒的壞事,令神佛都為之震驚;這些善良的人們(不僅只是她的同伴,圍攏來的還有不少遊客) 把你們當作他們的保護者,而你們卻魔性大發,使神佛的囑託變的一錢不值; 你們知道嗎,當今社會道德如此敗壞,你們這些人是有很大責任的。”這些和尚躬身低首,不停的說:“是,是。”和尚們的舉動,卻換來了眾圍觀者一片唏噓聲。真慧見此,又生出悲憫心來,對和尚們說:“快把你們的書收起來,不要再騙人了。從今以後就信‘真、善、忍,’就念誦‘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只有這樣,才有美好的未來。”和尚們又對真慧躬身施禮,連聲說:“是、是,一定念誦,一定念誦。”

這事不久就在大樓里傳開了。

六、“九字真言”真靈

一日,大樓里的第一把手見到真慧,熱情的上前握手,說道:“等我這陣子忙完了,也請你給我說道說道。”真慧早就有此意,只是苦於沒有機會,現在機會送到面前了,她就抓住不放,緊接著說: “其實很簡單,你只要誠心默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證你好。”

“九個字,這麼簡單?”

“對呀。九字真言,可靈了!”真慧見對方還有點疑惑,就進一步說:“當你念‘法輪大法好!’時,就是對大法的認可、支持、肯定、讚頌和褒獎了。因為‘真、善、忍’ 是法,是宇宙根本大法,是最高法理,你誠心誠意的念誦不就是在同化了嗎?正法神就會幫助你,師父就會保護你。你說,你還不好嗎?這是在我這個層次上的理解。”

聽者的臉上皺紋都樂舒展了。答應下次專門約時間再談,他要去開會了,滿意的坐進轎車走了。

真慧有真功夫,真慧有神通,這座大樓里的人都這樣說。領導要搞什麼重大活動,事先都要請真慧來問個怎麼樣;有的人家裡有什麼大事,也要在真慧口裡討個說法。逢此,真慧就會對他們說:“不管有什麼大?、小事還是無事,你都能誠心誠意的念誦: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保證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化險為夷的。”真慧說的話,雖然摸不著、看不見,但回過頭?看看,這幾年確實平穩、平安。單位、家庭,在這多災多難的年頭平安就好,平安是福!

“九字真言” 真靈,成了大家的共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