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歷幕幕誰解其中味 無限念激只緣身此中

【正見網2001年02月25日】

我修煉時間兩年多。修煉的日子,像逝水一樣,不捨晝夜的流走,快得來不及回首,就已經過去了。回想起修煉前的事,好像已經很淡很遠了。所有的事情和心歷,仿佛都在瞬間成為過去,我知道,以前要緊的很多事,現在都不要緊了。以前對所有的人、事,總有許多想解釋的,想說的,現在好像也沒什麼可說的了。政治上的更迭,是天象的變化,親朋好友的事情,是按既定的路在走,不修煉也就是這樣了。只有碰到志同道合的功友時,坐在一起連續談八、九小時內心的體悟,總也不累。

老師在《論語》中第一段就開宗明義地指出:“‘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裡爬行。”這句“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只有十一個字。十一個字,卻是咫尺天涯,如不修煉,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在修煉的日子中,吃苦流淚,摔摔打打,很多時候,仍然是在迷中轉來轉去,帶著不好的心過不去關。真的是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裡爬行”,而且是真的在爬的。

有一次大家在談到某件事的處理方式時,我當下馬上說:“這件事情誰也不要去跟他講了,我已經如何如何處理過了。”話一出口,馬上驚覺到,自己說這話時背後所帶的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等。怎麼連動一個念,說一句話,都能有這麼多心啊?真是令人悚然而驚。到最後只覺起心動念,無非是錯,更何況是開口呢?

碰到矛盾時,有時是知道而過不去,有時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裡,混沌不明,從整個掉到迷中的狀態超脫出來不是件容易的事。過不去關的痛苦,像蓋子一樣壓得人透不過氣來。因為,常人的世界,再也不願回去了。做了過河卒子,只有奮勇向前,可是,前面怎麼走呢?有一次面對攤開的《轉法輪》,內心痛心疾首,複雜的心緒難以言喻。不是自覺很苦,而是浩嘆老師把能講的,不能講的法理,統統公諸於世了,即使白紙黑字,我們依然為幻所迷。

老師說:“何為空,執著無存為真空,非物質空...如來講空實乃常人之心全無之意,無漏為空之真諦。宇宙本物質所存、所成、所住,如何能空。”真的是直指人心,解開千古修煉之謎。一直到最近才漸漸能有所體悟,所有常人形式中的矛盾,只是為我們破迷罷了!勿為其所障,所礙,“能舍是修煉的昇華”,捨去之後,清淨心增加了,整個又是另一番眼界。

修煉的味道,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幾乎經常不同,在飛逝的時光中,已無暇去感覺是苦還是樂。常常是老師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這樣深深的讓人落淚嘆息。我們所過的關,所過的難,只不過是在自己返本歸真的路上,所應做的努力而已,其中還有多少老師的心血在裡面?在碰到的事情中,也曾怨過別人,怨過別事,但回頭一看,那些過程真是太應該了,太恰當了,太好了。

在修煉中,只有痛切地感到學法不足,學法不深,學法不足,整篇心得體會只能用這四個字概括,其他什麼都不足為道了。

最後以老師的《了願》一詩與各位同修共勉之:“同心來世間 得法已在先 他日飛天去 自在法無邊 ”。願我們共同精進,早日回家。

台灣大法學員 
1999年11月20日

(文章題目為編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