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太重遭魔難 同修正念幫化解

黑龍江綏稜大法弟子 蔣富


【正見網2012年05月13日】

一、人心起,遭迫害

我每天幾乎都堅持學法煉功,偶爾也面對面講真相,撒真相傳單、光碟,似乎三件事都在做。可是修煉是嚴肅的,哪一顆人心都得去。二零一一年臘月初十(我的生日)兒女們領我到飯店吃了一頓,親朋好友還隨了些禮金,其中三兒子(常人)的好朋友說明年要拿三千元給我過生日。這時自己心中沒有認識到這是對我的考驗,心中美的忍不住和兒子同修們念叨了好幾次。兒子同修們當時也顧忌我過生日沒好意思當面指出我的心。從那時起,我就三天兩頭去三兒子家,後來天天都去三兒子家吃飯。每天大魚大肉的供著我,比公寓的伙食強多了。孫女、重孫們又都會哄我開心,我的安逸心,執著美味的心、虛榮心、妒嫉心、私心,執著錢財名利的心不斷地滋長、膨脹。法也讀得少了,功也懶得煉了;天氣冷了更不發真相資料了。我的狀態師父看到了,舊勢力也看到了。在正月初四舊勢力終於對我下了狠手,把我迫害的幾乎生活不能自理。沒辦法,我只得給在我公寓附近住的三兒子和離我二十里遠的大兒子(同修)打電話,他們來到公寓,孫女同修也來了,我和兒子同修、孫女同修的意見一致:修煉人、沒有病。絕不住醫院!三兒子在常人中是個小幹部,怕丟面子,非讓我住醫院治療不可。可我們就是堅定地說去大兒子家養幾日,堅決不去醫院。此時三兒子魔性大發,大罵了孫女同修一頓,也捎帶著刺激我,摔門而去。這時我的心裡一下子充滿了悲苦、氣憤、怨恨和無奈。

二、 親人同修人心起 舊勢力加重迫害

到了大兒子同修家後,恰巧大女兒同修也和女婿(迫害前曾學過大法)也來到大兒子家。他們家住在外省,本來是要去鄰縣老家講真相的,因為我的情況才從鄰縣回來的。幾天後,他們回老家順利勸退四五十人,寫到這兒,我不由得想到,如果自身修得不好都會拖累其他同修的。

見到我一副步履蹣跚、眼淚汪汪的樣子,親人同修在鼓勵我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的同時,也不同程度的生出了可憐我、孝順我、怨恨我,又怕我受委屈、怕我吃不好、住不好,擔心我嫌屋子冷等人心;再加上自己怕吃苦求安逸的心、執著錢財的心在作怪,使得“病情”加重。本來可以自己上廁所的,這次卻走不了了。弄個小桶在炕邊小解吧,結果一個跟頭摔倒了,頭碰在炕沿邊上,磕出了一條二寸長的口子,像小孩咧開的嘴一樣。親人同修發現扶我起來時,我口裡竟說:可摔死我了!女兒同修說:“爹,這麼說可不對,不有師在有法在嗎,怕啥?你有多大的漏也不許舊勢力迫害,否定它!”“對,我不怕。”結果真是神奇,那麼長的口子只出了很少的血,並且兩天後竟自動長封口了,女兒同修用涼水為我沖洗,邊洗還邊說:“也不是傷病,就用涼水洗,涼開水都不用。”

後來親人同修們在一起與我交流,認為是我們沒有及時的把裝在麻袋裡的大法書取出來放好,而是放在屋地上和雜物混在一起,舊勢力抓住了不敬師敬法的把柄讓我重重的摔了一跤。一天,整整咳了大半夜,半夜女兒、女婿幫我接尿,有時沒等接就尿完了,我感到身體有千斤重,翻身都翻不過來。看我仍不見好轉,親人同修們心裡也沒了底,我心中更是打鼓。此時我非但沒有積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認真聽法或發正念。而是找錢、數錢,將錢放在貼身的口袋裡,裝好後我又拿出來數了數,此時被孫女同修發現。見到我這種狀態,她心裡又急又怨,兒子、女兒同修也擔心我正念不足,怕我闖不過去而做兩手準備,親人同修人心起,我的表現也像在交代後事。這下舊勢力又抓住了把柄,繼續加重對我的迫害,我身體的狀況更加糟糕。

三、同修直言諫  去執光明現

親人同修看在眼裡急在心上,吃完早飯我剛要讓孫女同修扶我回屋休息,大兒子同修阻攔說:“爹,你先別過去,在這兒咱們好好切磋交流一下,”於是,他心平氣和地與我交流從我過生日以來的種種表現:執著吃的心、求安逸的心、急著去三兒子家享福的心、聽不得逆耳話的心、私心、執著錢的心、虛榮心等等,我們整整談了兩個小時,我也能坐著了(儘管是靠在枕頭上),也不十分、二十分鐘就尿一次了,也不咳嗽了。我一一應承著我的不足,要知道以前誰敢這樣說我,我是老的,不容冒犯。所以才使得親人同修礙於情面不好意思說。加上自己的人心重,才釀出今日大難。什麼才是對我好?大兒子的一番開誠布公的實話才是好、才是孝順,是對同修的慈悲。

第三天二女兒同修回來了,平時我是最寵愛二女兒,她也很孝順,嘴也甜,很會順我的心思,其實是順我的人心(從修煉角度看,並不是好事,現在才意識到)。沒想到他一進屋就把我一頓批評:爹,去年、前年你去我家,我大魚大肉的供你,供的你是享受的直拉肚子,啥事都順著您說,對錯也不敢過多提醒,結果可把您害苦了,眼看著你的安逸心、執著錢財的心、色慾心(想找老伴)、妒嫉心越來越重,結果不得不送你回來。唉,我還真捨不得您走,可是怕在我身邊也耽誤了您的修煉呢。今天我可得說了,不說不行,再不說舊勢力要把你迫害到哪去呀。咱們是同修,師父讓我們相互攙扶,我們卻用常人所謂的孝心害了老人,你們也都說說。這樣,親人同修你一言,我一語,我不愛聽啥就偏說啥,我哪顆人心重就專衝著哪顆心來。孫女同修拉著我的手,提醒我一定要守住心性、向內找。我的人心被撞擊著,不好的物質刷刷往下掉。他們不把我當爹看,我也不把自己當長輩,我們都是同修。擺正了關係,放下了人心,謝謝他們!謝謝師尊的悉心安排,使得他們天南海北的都來到身邊幫助我。他們給我念法聽,幫我找人心、發正念。

第四天二兒子同修也回來了,他和其他親人同修做了簡單的交流後,又告訴我:能自己動儘量自己動,不依靠別人,堅強起來,我們是修大法的,不是病人,不能被假象蒙蔽,舊勢力越是不讓我走,我就走;不讓我吃,我就吃;躺著咳那就坐起來,坐起來讀出聲就不咳了 ,不管怎樣,就是不聽舊勢力的安排。結果是,同修們正念起,我也否定舊勢力安排,第五天我竟自己穿好了棉衣棉褲,去隔壁叫親人同修發正念,眾親人驚喜,我們一大家子同修圍坐在一起盤腿結印,立掌,一派祥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