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神韻走過春夏秋冬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7月17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來自中國大陸。1996年得法,由於工作原因,我每天有大量時間學法,這樣矛盾出現前,師父的法就會展現在眼前,九九年迫害發生前,幾乎沒有難過的個人關。學好法也對我隨後的十幾年反迫害中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10年秋來美,當年10月底參與推廣神韻,我的第一念是:神韻是拯救全人類的,神傳文化上下是貫穿的。12月底首次現場看到神韻,面對當時售票不理想的場面,真是心如刀絞;到2011年4月底,參與的幾個地方出票都不如意,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道理,是弟子沒做好呀!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師父在另外空間把路都鋪墊好了,就差我們自己去走。我暗暗的向師父發誓:一定跟著師父把美國主流社會打開!

2011年7月17日,DC法會後,我應邀來到休斯頓,這裡在12月下旬將有6場神韻演出。7月份的休斯頓烈日當頭,白天最高溫度可達華氏117度上下(45oC)。我的首要任務是貼海報,次日下午一點半,海報一運到,兩點我就去了中國城。只10多分鐘,我就開始感到口乾舌燥,人就像在烤箱裡,但我顧不了那麼多,救人太急了,到下午四點半,兩個半小時已經貼出80張海報。從那時起,我開始了在休斯頓貼海報推神韻。

剛開始一位同修送我到大的購物街,然後去做別的項目。這樣,每天我需要抱著近200張小海報、拖一箱傳單、肩背挎包,包裡有iPad。每到一個商家,先簡單告訴一個精彩的演出就要來了,在哪個劇場,貼海報的時候就順便用iPad放30秒的神韻介紹,放完了也貼好了。不讓貼的我也高高興興的給一份資料,叮囑一定轉給經理或老闆。

這樣從上午商家開門一直走到傍晚六、七點鐘,同修把我接回家,一天下來,200張左右海報基本貼完。晚上回家,身上象著了火,滾燙滾燙的,我就一碗一碗的吃冰降溫。幾天後一個晚上,躺下後發現自己累的起不來了,只好試著先爬再跪一會兒,然後慢慢起身。天亮後,我又信心十足的貼海報去了。

過程中會遇到各種人心的干擾,我基本上排除它們不受影響。我清醒的知道:反映到我表面的思想干擾往往是業力和觀念,我知道:我和先前宇宙的眾生是溝通的,也就是,我修煉,他們也一同修煉,他們的狀態會反映到我的身體表面。我還知道:被救度的生命群也會反映到表面的這個人。所以,保持正念非常重要!學好法糾正或清除這些干擾,也是糾正這些生命的思想,使他們在正法中被救度。我還發現自己已形成一個機制:每當遇到不順心的事或身體的不良反映時,我知道好事就要來了。思想純正後,貼海報就非常順暢。

貼海報的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有趣和感人的故事。有一天,當我抱著海報說明來意,店裡的女士一邊揮舞著雙手一邊問我的名字,我說我叫Tom,她興奮的說:神韻真的來了嗎?Tom,天氣這麼炎熱,你還拿這麼多東西,快喝杯水,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下去!我說:那請你買票給我個鼓勵吧。她表示和丈夫商量後,明天一定買票。她幫我貼完後,記下我的手機號。第二天,當地協調人打電話說:一位女士打來電話讓我轉告Tom,她已買票了。又隔了一天,訪問過的茶店的老闆、經理、客戶也一起買票了。

在十字路口看到一家大飯店有著明亮的大玻璃,我想一定要把神韻海報貼上。進門對女招待說明來意,她指了另一位女士,我來到那位女士面前,展開海報,簡單介紹一下神韻,她說你可以隨便貼,貼幾張都可以。還說這裡的飲料你可以隨便喝。我用大杯接滿加冰的可樂,一口氣喝下大半杯,回頭說:謝謝你!她忙說:別謝我,我應該謝你,是你把這麼美好的信息帶給我。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眾生那顆渴望的心。

有一天,接我的同修還沒來,我就順電梯上到一座大樓的隨便一層,看到門上都是密碼鎖,可輕輕一推門,門就開了,一位穿著考究的女士坐在裡邊,我就打招呼說:你好!向你介紹個精彩的演出。她接過宣傳冊,看了看說:真美!太好了!但突然詫異的問我:你是怎麼進來的?我說:門是開的,對不起,我做錯什麼嗎?她說:我很高興收到你的信息,不過,這樣進來會給你帶來麻煩的。出門後我想:有緣人是找到了,但辦法需要改進。可再推一個密碼門還是開了,裡邊還有兩個門,也是一推都開。和前面一樣,還是一位女士。她接過宣傳冊,連連讚嘆,接著也是詫異的問我是怎麼進來的?我想一定要找個合理的辦法,把資料帶進去。再下一層,是某某律師總部,有接待台,旁邊有警衛,我趕緊把神韻資料遞給接待員,叮囑她這是一個不容錯過的精彩演出,她說她一定會發下去。受這件事的啟發,我再進大小公司就找接待台或者郵件接收處,有的小公司雖沒有接待人員,但也會有人出來接材料,每個人看到神韻資料都非常高興。於是我趕緊把這個方法告訴給當地協調人,並請示是否可行,他連連肯定說:行!行!他還叮囑:每天多帶點冰,這裡是太熱啦,烤人啊!這位協調人正念非常足,對認真推廣神韻的每件事他都是鼓勵,說一定會起作用。大家相互之間都這樣正念支持,那麼,做過的事就一定會起正面作用。

十幾天後,邀請我到休斯頓的同修到鳳凰城幫談神韻廣告,他把自己的新車留給我開,那真是幫了大忙,我不用整天走路了。我知道救人太急了,每天晚上回來,我趕緊把同修提供的第二天的位置點按遠近輸入GPS中,每天七八個位置點,代表七八個大的購物中心,這樣跑起來自己會提醒自己:快救人!沒時間了,今天的任務一定今天完成。在這期間,我也遇到了一些干擾,我的iPad丟了,借記卡劃不出錢,身上帶的現金也基本花光了,有點兒山窮水盡的樣子。

約4周時間我貼了將近4千張海報,配合當地同修完成第一輪海報。談贊助的同修反應,贊助商都說到處可見看到你們神韻的海報。

接下來,奧斯汀協調人也邀請我去貼海報,由當地一位老同修和一位年輕同修與我組成小組。這裡的同修配合非常好,前後用了八天,第一遍海報就貼完了。周末恰好在市中心有個推廣神韻的攤位,過往的客人說到處都能見到你們神韻的海報。

回休斯頓後,聖路易斯的一位同修也前來幫忙,我倆一組,周一至周五跑各行各業,周末掛門手。協調人要求我11月底把各大小公司跑完,時間非常緊迫,一點兒都不能浪費,況且還有很多城市需要幫忙。我們跑起來很簡單,同修做好計劃,我們就掃街式的跑,見樓就進,一層一層的跑,跑完的就在圖上做好記號。這過程也很苦,需要毅力﹑理智﹑平和﹑堅信和勇往直前。10月初我倆就完成任務,前後一個多月跑了大約8千家大小公司,比協調人的安排提前了一個半月,為協助下一個城市節省了寶貴的時間。當開著車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樓,想到在那裡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感到很不可思議,也很欣慰。到十月中旬我倆完成了第二輪的貼海報,約三千張。

10月底,同修帶我來到了鳳凰城,這是個在沙漠中建起的城市,因為時間太緊了,當地協調人安排我們趕緊貼海報。同修為我們準備了詳盡的中高層收入消費的中心,共有256個,我們以此為參考,每天要貼完14個點再收工,實際貼出的地方更多,工作量是以前的二倍。以前我們已經是飛速了,現在要求神速!每當我感到精神和身體的承受已到極限時,就請求師父加持弟子!有的同修說:明明剛下車,怎麼瞬間就把整條街貼完了?!

我悟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時刻用法衡量自己;儘管我知道還有差距,還有人的因素,但我把自己當神看。我證悟到:越達到大法的標準,推廣神韻就越順利。

在鳳凰城,我們得到的反饋依然是到處都能看到海報。晚上回來後除了抓緊時間煉功,那段時間還在網上跟其他一些神韻主辦城市分享體會,互相促進,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多救人,師父把打開美國主流社會的路鋪好了,我們就堅定的走下去。

鳳凰城主要工業是電子產業,所以保安級別很高,我們必須想辦法把信息送進去,如有時車子開不進去,就背上資料想辦法進去一層層分發。我們要求自己保持清醒頭腦,不被常人心所動,不被常人框框所限制。有一次,我看到一個方方正正的很漂亮的大樓,除了通往地下停車場的電子刷卡及門衛把守的通道外,沒有門可以進去。這時一輛郵遞車子停在我身邊,郵遞員抱起一箱東西走到一個需要刷卡的小門刷卡進去,我不假思索趕緊跟進去,我看到他按電梯的字碼,我也跟著按,卻不管用,原來電梯也需密碼。郵遞員問我要到哪裡,我說跟你一樣送東西。他說:請跟我來。七拐八拐來到收發室,接收女士高興的跟我打招呼,讓那位郵遞員自己搬,而她卻主動抱起我的資料,問我怎麼分,我說分給每個辦公室,她連說:ok,ok。我們懂得救人的重要,同時也要注意謙虛﹑彬彬有禮。我的常人工作是航海,我辦公室裡有很多國際公約﹑各國法規和規定,它們在保證人命安全上都是最優先的。人命是可貴的,救人最光榮。所以,我們推廣神韻時就是要做到堂堂正正,同時也要保持清醒﹑理智,不被邪惡鑽空子。

12月底我跑完了這裡大約6千多家大小公司。這時,休斯頓和奧斯汀的演出結束了,在兩地同修的努力下,場場滿場或爆滿,那裡的主流社會已經打開,這對後面的主辦城市鼓舞很大。

接著,納什維爾協調人讓我儘快趕到那裡。我下飛機趕緊回家拿些冬天的衣服,上午到家,傍晚就轉乘大巴離開。太太說:你不用回家了,我把衣服送到車站就行了。

我們按照協調人的安排做好份內事。當地同修和外地幾位同修修煉狀態好,正念強。很快,大家就像神起來了。1月中旬,我們協助當地同修完成了納什維爾的推廣,預期目的也達到了。

然後,我由納什維爾直接乘機轉至麥迪森,一下飛機,接我的協調人說:你怎麼憔悴成這樣了?麥迪森屬美中北部地區,這裡冬天很冷,雪很多。到達次日就大雪飛揚,協調人坐公車上班,這樣我可以開著她的車發資料。因為這裡學員少、任務重,所以晚上回來很晚。

隨後幾天,差不多隔天就一場大雪,因雪很深走起來更費力氣。我就一直在雪地裡跑,因穿的是旅遊鞋,很快雪進到鞋裡化成水,這樣不斷的化不斷的跑,天黑了就加快跑,心想救人急!救人急!下雪時,渴了張口吸幾口雪,或者抓一把雪吃,直到天很黑了再回家。後來有人問:你這麼在雪地裡跑,腳在冰水中整天泡著,中午不吃東西怎麼行?我說:時間緊,全靠師父加持。三天後,我的左腳後跟凍開大口子,帶著血絲,剛開始跑起來一張一合有些痛,我顧不得這些,時間一長跑著跑著,鞋早已濕透,想不清凍得麻木的腳在哪裡。接著,右腳也凍開了幾個口子,協調人看到後趕緊晚上帶我買靴子,一位同修送給我滑雪服,這樣雪就進不來了。兩天後,晚上洗腳,我突然發現腳上的口子一個也沒有了,連個傷疤都沒有。

有一天傍晚,天蒙蒙的,我發到一家,沒有注意門是開的,掛上資料剛要轉身,一條大狗撲向我,我用胳膊擋了一下,它撲的很兇,重重的摔到雪地上。那家主人嚇壞了,忙問:你怎麼樣?我知道胳膊已在流血,馬上說沒事,我很好。就趕緊接著掛資料,那一刻,我一點怕心都沒有。我不斷告誡自己:救人時間很緊了!時間太緊了!那一天,很多車在一個大坡前拋了錨,我的車從他們車旁開過去沒打滑,一路安全到家。洗澡時把胳膊上的瘀血洗淨,傷口有些模糊。隔一天洗澡時想起傷口,發現什麼也沒有,也是連傷疤也沒有。大雪天有時雪蓋住車,但每次都不知道怎麼就找到了自己的車。多謝師父!多謝師父!

一個周六,協調人帶我發資料,鎮裡的小路都是冰,她摔了很多跤,下午,她打來電話說:自己的膝蓋摔得很厲害,站不起來了。我趕緊找到她,讓她在車裡別動,她說看著我發資料自己卻呆在車裡很難過,一定堅持要發。兩天後,我們發過的小鎮有人一個訂單就買了十六張票,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到了2月中旬,芝加哥協調人讓我儘快回去,我家住在芝加哥南邊的一個小城市,因時間緊,就沒回家直接趕到芝加哥。那裡,大家做的很艱苦,但總感覺另外空間就像沒有打開,我感到很壓抑。我一直告誡自己,這是最後一站了,一定要跟同修一起咬緊牙關!信師信法,完成使命!我5天跑了50個大醫院,都是一層一層的跑,一個診室一個診室跑。接下來聖路易斯的那位同修也前來幫忙,我倆跑市中心,跑各行各業公司,我們每天很晚回來,那時我感到疲憊至極。我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學法、煉功沒有跟上,我請求師父幫幫我!求師父加持弟子!那時雖苦,可我不知怎的開始喜歡哼起神韻的曲子,而且聲音越來越大,連續十幾天晚上開車回家放聲歌唱,那是發自內心的,我再也沒有那種完成不了使命的壓抑感了,我感到渾身的細胞都充滿快樂!

陸陸續續幾位外地同修前來幫忙,我們又繼續掛第二遍、第三遍資料,那時出票情況還不很好,我們經常念著師父的話:不信良知喚不回!不信良知喚不回!就這樣,大家齊心向前。

4月初,麥迪森的協調人打來電話,高興的說那裡會是爆滿,邀我一定來看一場演出,兩個城市很近,我推神韻近九個月了還沒有看過一場演出。那時離芝加哥演出越來越近了,售票還是不理想,大家互相鼓勵信師信法不動搖。最後一天演出的早上,我又應邀到聖安東尼奧推票,剛下飛機,妻子打來電話說繼前兩場滿場後,芝加哥最後一場演出爆滿。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威力。

在聖安東尼奧,我們也順利完成協調人的安排。紐約法會剛結束,芝加哥又準備在七月初再做兩場神韻。等劇院定好後,距演出只有六周時間了。當我把這篇心得投給DC法會時,已和芝加哥同修一起又開始了神韻的推廣。

回顧走過的春夏秋冬,儘管自己很微不足道,但我每天都拼盡了全力,感謝師父的安排使我沒有留下遺憾!

推廣神韻的過程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過程,一年來,我不斷看到自己的不足,比如缺乏耐心,有時對同修產生抱怨等。顯然,這會減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力量。逐漸學法,我學會寬容對待同修,也去掉了許多對名的執著。同時,我深深的感受到,我們取得的所有成績都是大法的威力,都是師父給予我們的。我們付出的那一點點辛苦是為了眾生,也是為了我們自己。

讓我們一起吟誦《洪吟二》中的“師徒恩”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感謝師尊!叩謝師恩!

(二零一二年華盛頓DC法會心得交流)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269)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