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重生(二)

辛明


【正見網2012年10月08日】

第三回  三生有幸

說起柳成蔭的祖上,都是好人,特別是他的曾祖母和祖母,為人慈善,還擅長針灸,平時為鄰里治些小病,按村民的說法呢,也是積德的善人。也許是這點原因,他的好運竟然悄悄的來了。

這天中午,柳成蔭下班了。原本就喜歡讀書的他,到了回家的時候,卻好像受到什麼力量牽引的一樣,向鎮裡的書店走去。剛進門,他就被一本書吸引住了。

天藍色的背景,一個穿金黃色煉功服的師父在蓮花盤上打坐,看上去很神聖。於是就讓店員拿了過來,坐在椅子上仔細看了起來。“佛家修持大法”?這不是自己夢 寐以求的佛家修煉方法嗎?隨著他深入的看下去,發現心目中思考多年的許多不解之謎豁然開朗,明白了很多。“人類的起源......真、善、 忍......”這時候,他覺的“真、善、忍”和自己生命的深遠的、很久遠的因素產生了共鳴,進入了他的生命深處。

當他把書本翻完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過去了近半個鐘頭,剛才是沉醉在裡邊了。趕快請了這本書,歡歡喜喜的回家去了。

當時因為有發現了真理的大歡喜,他甚至想架個高音喇叭告訴世界上所有的人:“快來看哪,這就是真理,大家都修煉法輪功,讓我們都返回自己美好的家園!”

於是,他回來就告訴了自己的大伯,說了自己的看法,大伯認真的看了看,笑著說:“我歲數大,理解力也差,等你修煉成了,我再修煉。”這本來也是推脫之詞,是新事物嘛!但對於柳成蔭而言,覺的等於是對自己的鼓勵,當時沒有吃飯就對照圖解自學起來。

接著,吃飯時告訴了自己的母親。不料,母親看了很害怕:“這國家允許嗎?這是封建迷信,將來國家一定鎮壓的。”柳成蔭呵呵笑了起來:“不可能,國家正規出版物,都是教做好人的。”

前邊說過,這個時候的柳成蔭正被胃病和咳嗽折磨。他下了決心,斷絕了藥物治療,要誠心修煉,自然病就會好。當天晚上,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熄燈煉起功來。

第一次煉第一套動作,他覺的有人在後邊拉自己的胳膊,可是誰在後邊呢?沒有人呀!不是幻覺。第二次做動作,感覺依然很強烈,他終於明白了,這就是武俠小說中的氣感,也就是能量流。每一個動作都有很強的能量的感覺,這是他以前練別的氣功所從來都沒有過的現象,禁不住暗暗慶幸:這真是真正的佛家大法呀!

自那天起,他再也沒有進行藥物治療,一星期後,十分厲害的咳嗽自然的好了,讓他增加了不少的信心。不過,胃部雖然見輕,還有些疼痛。柳成蔭想既然咳嗽都好了,還有什麼好不了的呢?一定要信任師父,信任大法。

果不其然,幾個月後,他的胃部疼痛、失眠、不知道什麼時候完全消失了;就是小時候冬天就膝部隱隱作疼的毛病也徹底好了,過去的鼻炎症狀也大部消失了,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這時候的身體的能量流已經很強大,特別是在蹲下的時候,在裡邊翻江倒海,有時候很類似瀑布。一個月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可以感受到別人的能量場,這個不分男女老少,有的人很強,如果你站在那裡不用力,別人的能量可以把你推的站不穩;當然有的人只是一股輕微的推力。果然,一個月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像書中說的那樣,感受不到別人的場了,因為那個層次已經過去了。

這個時候,他最大的想法就是想讓所有的人知道這個法,所以見了同學、朋友、鄰居和親戚,都不忘記介紹。

有一個曾經教過柳成蔭的老教師,多才多藝,也非常有頭腦。老教師說:“咱們附近很多的國家工作人員都煉這種功法,很時興。可惜我做不到,真、善我能做到, 誰如果欺負我,我就是要和他鬥爭。”這倒也是,所謂的毛澤東的“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影響還是很深遠的,“文化大革命”早已把儒、釋、道的文化精髓破壞的不成樣子了。

縣城高中的李成龍,是柳成蔭的恩師,名牌大學畢業,聰明異常,因為沒有後台,只好受了委屈在教高中。不料,年紀輕輕的他竟然得了肺結核,這種病非常頑固,只好請假休息;他的妻子是下崗工人,也就是失業了,一家人經濟困難,還得治療疾病。一時之間,陷入困境。

柳成蔭來到恩師家,老師熱情的接待了他。昔日的師生敞開心扉,從古到今,談天論地,十分開心,柳成蔭就向他介紹了法輪功,介紹了自己的身體變化,氣功的好處。李成龍在大學的時候也親眼見到到氣功師組場報告,見過許多人當場又哭又笑,也有許多人說好,感覺到神奇,但是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所以也不排斥, 表示以後自己也準備學習法輪功。

事情很湊巧,李成龍的一個親戚也在此時修煉了法輪功,也讓向他推薦,於是他和自己的妻子也在家中煉功了。他煉約莫幾個月的樣子,恰逢快過年了,就檢查了自己的病情。醫生的報告單出來了,告訴他一個好消息:他的肺結核造成的肺部的洞鈣化了。他感到十分震驚,真靈呀!加緊煉了半月,又去檢查,結果是肺結核完全 好了,只是氣管還有點炎症,這不是小問題嘛!

一個困繞他幾年的頑症徹底的消失了,這一切好像做夢一樣。美好的生活重新開始,後來他陸續讀了碩士和博士,去大城市工作去了。     

正是:               緣
                 三生有幸先人福
                 得法方知萬事輕
                 靜坐無心塵里看
                 滔天濁浪客船驚    

第四回     春風百花香 

柳成蔭得法的第二年暮春,一天下午,一位同事笑著告訴他一個好消息:“咱們清河縣有人也煉法輪功,正在宣傳,你去看了嗎?”他自從開始煉功之後,基本是一 種封閉的狀態,但是非常渴望能和同修能在一起交流。如果能和師父親自見面,那更是太好了。一得到這個消息,興奮異常,當時決定儘快去探訪。

第二天天氣晴朗,惠風和暢,他上午恰好有空,就去了城裡。這家同修就住在鬧市區,面臨大街,很容易找到。恰逢市裡的一位老年女同修來這裡洪法,就住在他們 家。一見面,柳成蔭就看到老同修慈眉善目,紅光滿面。當聽了柳成蔭說了自己的事情後,高興的說:“緣分哪緣分,你聽過師父的錄音嗎?”他表示聽過。那是他從外地郵購的,質量也可以。

這位老同修參加過師父當年的講法班,講了自己參加的親身經歷,這讓柳成蔭羨慕不已。特別是講到師父是普度眾生,希望本地的民眾能有更多的人修煉時,柳成蔭對自己也有了信心。

老同修矯正了他的動作。雖然她不住的鼓勵,柳成蔭的動作實在是差的太遠。想來令人神奇的是:就這樣錯誤的動作,竟然使他成了一個無病的人!

在這裡,柳成蔭也認識了這家同修。男的叫張非,六十多歲,高大健壯,言語直來直去;女的叫李雲,接近六十歲,聰明和氣,據說曾經在南方的某大學工作。兩個人都退休了,二次組合了家庭,看上去很幸福。他們對柳成蔭比客人還盡禮數,十分熱情。柳成蔭暗想:煉功的人,真是不一樣呀!

這李雲原來也是個聰明人,曾經學過其它法門的氣功,給人開手治過病,給人治療好的沒有幾個,自己倒惹了一身的病,和李老師的講法說的一模一樣。等到有緣分修煉大法以後,那些病就無影無蹤了。
 
由於功法的奇特效果,這一年後,煉功的人是越來越多。清河縣也成立了輔導站,下邊鄉鎮的煉功點也開始成立。

吸引人的原因很多,比如:健身效果奇特,許多人的癌症、慢性病不翼而飛;義務教功不收費,就是病好了,也沒有人收什麼感謝費、酬金;讓人向善,家庭和睦......當然,不少人沒有什麼病,人家是來修煉的。

清河縣法輪功輔導站,不是公司,也不是什麼組織的活動場所,說白了,就是白愛菊的家。她的家位於縣城郊區,是一處獨家小院,房內的裝修簡單而大方。客廳正中懸掛著李老師的法像;旁邊有電視、放像機和錄音機,這都是她家的私產。這符合李老師對輔導站的要求,不存錢、存物。輔導站長和輔導員是義務為大家服務, 免費教功,是自願的。一般都煉功受益的學員,也希望別人受益,熱心為大家提供服務。

這裡邊有些細節:就是替學員購買功法的書籍,來往食、宿、車費,一分一毛也不能加的,都是原價。學員想學就學,不想學就走;輔導站長和輔導員如果不想當, 隨時可以不當,這都是完全自願。就是幾個學員想兌點錢買錄音機讓大家修煉也不行,因為這錄音機算是誰的呢?有某個學員義務提供給大家,可以,財務分的很清 楚。有不少學員修煉後,疾病沒有了,很激動,想提供贊助那也不行。輔導站和站長以及輔導員是不能接受任何人的資助。

白愛菊那時候四十多歲,高高的個子,相貌端莊,舉止大方,在縣城的某公司工作。她學了這個功法後,覺得很好,就熱心的為大家提供了這個方便。這裡邊迎來送往,組織學員煉功,占用的時間,花費的金錢,付出的心血,都是無償,沒有人給她工資。全國各地的輔導站都是這樣,只是為了給學員提供方便。

很多民眾當時不明白,沒有官當,沒有錢掙,到底圖的是什麼呢?說來也簡單,因為法輪功實在是太好了,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效果顯著,對個人、社會和國家都有好處。能為大家提供方便,某種程度來說,也是榮幸。

她的愛人原來飯量很大,身體不好,煉了之後,飯量小了,身體倒十分健壯起來。她愛人的大哥,早年得了精神病,瘋瘋癲癲,於是就讓他在家中學習(精神病人不能學習法輪功,這是規定),後來竟然也精神正常了。

他大哥的鄰居張大發,在交通局工作,人到中年,事業、家庭件件隨心。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年紀輕輕的他竟然被確定得了胃癌,只好等死。醫院真能治療,那種情況有幾個人願意起早貪黑練氣功呢?有人介紹煉法輪功,他想那就試一試吧!死馬當成活馬醫。他煉功沒有幾天,吐了一大盆鮮血一樣的東西,不過倒覺的舒服多了;後來又吐了一盆,很嚇人的。不過,從此他的胃癌徹底的好了。

這樣的例子一開始就很多。這個時候,總體來說許多有志於修煉的人們,還沒有察覺真正的佛法已經在世間洪傳。
                     福
                瑤台池裡一清蓮
                落入凡塵未記年
                五嶽三山皆踏遍
                不知真法在門前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