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師恩浩蕩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3年05月25日】

我走入大法修煉已有十多年了,期間時時感受到師父的佛恩浩蕩。每當我在心性或行為上偏離法的時候,師父就會利用各種形式點化我,提醒我,讓我悟到,讓我儘快的放下人心,在修煉的大道上走得更正更好。

這裡選取其中的幾例和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

我是種菜的。每到蔬菜成熟後,我都會自己用車把菜拉到市場上去賣。

修煉前,我是一個私心很重的人,賣菜時短斤少兩是常事。修煉後,我剛剛看了一遍書,腦子裡就經常出現“放下物質,提高層次”這幾個字,開始我還沒有在意,接連出現幾次之後,我才想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吧!點化我什麼呢?怎麼放下物質?我想啊想,想到我賣菜時總想占別人便宜,這種心是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的,我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遇事為別人著想,不能再做那些損人利己的事了。從那以後,我就歸正了自己的行為,按照修煉人的標準為人處世了。

(二)

修煉初期,我常常在夢中看到一個大大的“傻”字,“傻”字隱去之後又出現了“金剛之體”四個字。這場景一次一次的出現,我由此悟到,修煉人在常人中就是要“傻”一些。要放淡物質利益,如買東西時不跟別人討價還價,不挑挑揀揀,不斤斤計較,不讓別人吃虧。與人發生矛盾時,要向內找自己,修自己的心,不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真正修到無私無我了,才能達到“金剛之體”。

(三)

剛開始集體煉功時,有時晚上睡遲了,早上煉功不想起來,就這麼在床上躺著。這時我的頭腦中就會出現“放下人的東西,才有神的東西”這兩句話。我馬上悟到想睡懶覺就是人的東西,我必須突破它,按時參加集體煉功,於是一骨碌爬起來,疲勞感瞬間就沒了。現在我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四個小時,一般是兩點多鐘起床,盤腿打坐兩小時以上,而且白天從來不睡午覺,精神還特別好。

(四)

有一段時間,我因為忙于田里的事,好久沒有學法了。一次在夢中,看見外面正下著大雨,我還在床上睡,這時我床頭的屋頂上突然出現好大一個洞,雨水順著洞口直往下灌,把我淋得像個落湯雞。夢醒後,我都沒有警醒,還是忙於做事而疏於學法。師父看我不悟,就用另一種方式提醒我: 一次我做事回來,剛到家,就聽見門前的樹上有一隻小鳥大聲叫著:“快學法!快學法!”這時我才想起自己應該好好學法了。

不久老伴回來,我就跟他講起小鳥要我學法的事,剛說完,小鳥又叫起來了,我說:“你聽,它又叫了!”老伴聽了笑著說:“哦,是真的,叫的還真像。”從此我學法再也不敢懈怠了。

(五)

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到鄉村去發真相資料。路上開來一輛汽車,燈光一閃,我看到地上有十元錢,就把它撿起來裝在口袋裡,幾天沒有動它。

那天要上街買點東西,我想我口袋裡還有二十元錢,又撿了十元,一共有三十元了,我就沒有再拿錢了。等我到街上買好東西掏錢時,發現口袋裡一分錢都沒有了。當時我就悟到這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不能貪那意外之財,不是自己的東西再好也不能要。

(六)

一次我看到鄰居丟了的豇豆藤子,就把它拿來蓋大蒜。蓋的時候,我看見上面還有很多枯豇豆,我想把它摘下來做種子,就一邊蓋一邊摘。忙著忙著,我的腿突然疼起來了,我不知是什麼原因,就向內找,是不是這幾天做錯了什麼,沒找到。又發正念,也不管用。後來看到放在籃子裡的豇豆,就想可能是這個原因,雖然這是別人丟棄了的東西,作為修煉人也不能隨便把它拿來據為己有。當時我就把它抓起來扔進垃圾桶里了,在這一瞬間,我的腿便好了。

(七)

一天在田裡做事回來,一看鐘快七點了,本來是應該針對本地區集體發正念的,但我感到肚子很餓,就想吃飯,於是我就一邊吃飯一邊發正念。吃著吃著,肚子突然痛起來了(以前從沒有過的事),我還在吃。最後痛的要上廁所了我才沒有吃了。在上廁所時我想到了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還在遭受著嚴重的迫害,可我平平靜靜的生活在自己家裡,連這點“餓”都忍受不了,我還是個修煉人嗎?我越想越慚愧,越想越感到無地自容,覺得自己有負師父的救度之恩。我把這次教訓牢牢的記在心中,之後再也沒有犯過這樣的錯了。

在修煉中,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在這十幾年的風風雨雨中,是師父一直牽著我的手,我才能平穩的走到今天。

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