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異常現象   



【正見網2001年10月04日】

編者按:月亮從哪裡來?月亮到底有多大?李洪志老師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已經明示月球是史前人造的事實:「月亮是相當久遠以前的史前人類造出來的。當時造出來沒有這麼大的體積,亮度也比現在亮。但是對現在人類來講,已經是相當龐大了。因為中間是空的,後來天長日久啊,宇宙的塵埃隨著爆炸物質的不斷地下落,星球更新時,產生的爆炸物質,它的塵埃不斷地覆蓋,就使月亮表面厚度增加了許多。表面厚度增加到幾十公里,這是它的塵埃,若是減去幾十公里,它就是原來那麼大了。」那麼,史前人類為什麼要造個月亮呢?李洪志老師在《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說:「那個時候的人認識到了黑夜給人帶來的麻煩,所以造個月亮上去,它可以給地球在夜間帶來光明。」你也許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解釋,等你看了下面這異常現象後,再回頭想想是不是就好理解了?

一、沒有火山

迄今為止,人類還未發現月亮發生火山噴發。科學家根據月岩年齡推定,月陸最老,約44億年;月海年青,約40億年。

凡是天然星體都象地球一樣,都是由天體物質滾雪團長大的,都要經歷按重力分異和化學分異物質的沉澱過程,也就有內部分層的結構現象。象地球有地核、地幔、地殼。處於星殼下面一定深處的物質一定處於高溫高壓之下並呈熔融狀態,即熔岩流。始終在旋轉的星體一定會發生破壞星殼的構造運動。動象反映於「地震」。有破裂的星殼必讓熔岩流獲得擠出裂縫而爆發出來的途徑,成為爆發火山和噴溢火山。因而,火山和地震是宇宙現象,適用於所有行星、衛星。

如果月亮是天然星體,卻沒有火山,30多億年又不自毀,完全違反天體規律。

二、空心

人類研究地殼岩石信息最準確直觀的辦法是鑽探。但人類至今只能打到10公里的深處。推定地球是個實心體,具有地核、地幔、地殼分層結構的天體的工具是地震縱波。縱波向地心傳播,通過不同介質具有不同的速度。它的速度表現是物質密度越大,速度越大:在固體中大,液體中小,氣體中弱,真空中失。縱波在傳向地心、穿過地心過程中,在地殼與上地幔之間、上下地幔之間、地幔與外地核之間、內外地核之間,速度均發生急劇變化,從而勾劃出地球內部結構及其物質特徵和狀態。縱波穿過核心,故推定地球實心。

凡是天然星體,都是實心體。月亮是否為天然星體,檢驗的辦法只能用在地球上屢試不爽的地震縱波。

從1969年起美國「阿波羅」宇宙飛船經常登月後,在月表建立了四個月震站,並用飛船上的火箭多次製造月震。所造月震強度是地震專家根據月亮直徑、物質密度大等特點,認為能夠穿過月心的強度。然而,測定的結果是在橫波達1000多公里,持續時間達3個多小時的情況下,縱波只達35~40公里深度而消失。1972年5月13日,一顆較大的隕石撞擊了月面,其能量相當於200TNT炸藥爆炸後的威力。地震專家認為,造成的巨大月震縱波應當傳達月球的核心;如果月球是個實心球體,這次縱波應該反覆幾次。但結果是縱波成了「入海泥牛」,全無消息。它證明:月亮是空心的,是空心吃掉了月震縱波。

三、幾代同堂

所有教科書都明確肯定,地球年齡約46億歲,月亮是在地球主體形成之後,再滾雪球長大的,故它年青一些,約為40億歲。關於太陽的年齡則公認為約60億歲。

但是,登月飛船從月表各處採集的月岩,經與鑑定地層年齡同樣的鑑定技術鑑定,各塊岩樣都向人類報告它們的年齡:少的有36億歲、43億歲、46億歲,老的70多億歲;最老的是「阿波羅」12號飛船帶回來的月岩中的兩塊岩石,高達200億歲。

可以相信,月表無水、真空,沒有象地球表面的風化條件,月表岩石都是新鮮的岩石。月岩樣品的鑑定年齡都接近於實際年齡。這些實際年齡反證,它們不是月亮的原始岩石。一部分采自太陽系內的隕星,一部分采自太陽系外的隕星。

四、月岩都是殞石

地表岩漿岩都是結晶岩,即都由結晶礦物組成,是礦物集合體。所有天然天體亦然。但是,登月飛船採集的月岩標本都是殞石:鐵殞石、石殞石、石-鐵殞石。殞石几乎無礦物可言。對殞石的分析鑑定只能採用化學分析法,三類殞石的分出就是按化學成分為出的。為什麼月岩沒有礦物晶體?難道都被殞星破壞或復蓋了?難道「原來」的礦物都在沒有化學風化、機械風化、生物風化條件下風化殆盡了?難道都在沒有變質條件的條件下全部變質成殞石了?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

五、沒有磁場

地球是個球形磁鐵,其磁力線在地球周圍分布,形成一個偶極地磁場。原因在於地核是鐵磁性物質的鐵鎳為主,在高溫高壓下產生磁場。地球繞著太陽轉,地磁軸受太陽磁軸控制而平行。地表磁場往往受岩性影響而異常。所有天然行星都與地球相似:有磁場和所繞星體磁軸平行的磁軸。然而,美蘇兩國的登月飛船的探測表明,月亮不存在南北磁極,月表只有微弱的磁場,磁場強度在月陸區為2伽馬,月海區為4伽馬,異常區為43伽馬和103伽馬。比之於地表磁場強度平均為50000伽馬,連異常值也算不上。因此,月表磁場只能都是月表異常磁場,是各種隕星成岩後的磁場,不是月亮磁場,月亮本身沒有磁場。

月亮為何沒有磁場、磁極呢?除非不是天然天體。

六、月動奇特

行星對自轉衛星的控制力是引力,行星與衛星的關係猶如單車上的前後鏈輪,行星的引力場猶如套在前後輪的傳動鏈條。因而,繞著行星軌道運轉的衛星自轉軸都與行星自轉軸平行。除了俘虜的反動衛星的自轉方向可能與行星的自轉方向相反外,所有行星自有的衛星和俘虜來的順動衛星的自轉方向都與行星自轉方向相同。

但是,月亮卻不轉而動:一、沒有與地球自轉軸平行的轉動,因為它始終以同一面對著地球,不論月圓月缺,從新月到殘月。二、沒有象輪子一樣在繞地軌道上滾動,不論什麼時候看,月亮都沒有滾動。因而它的繞地運動形式,就像系在地球赤道的風箏或衝浪舢板,隨地球轉動而移動:地球轉一圈,月亮在它的繞地軌道上移動1/29.5圈。

檢查月亮是否轉動的方法很簡單:把上弦月相與下弦月相拼起來,或將上半個月的月相的圓缺部分從下半個月的月相中找來拼成完整的圓,看看是否與滿月的月相相同;或者派飛船蹲點月亮正面觀察30天,或者令一顆衛星盯著月亮30天,拍下月相圖進行比較,均可證明。

七、體重之疑

辭海列明:月球直徑3476公里,為地球的1/4;密度為水的3.3倍,質量為地球的1/81.3;重力為地球的1/6。

在這四種數據中,直徑和重力數據為實測值,密度為片面值,質量是以片面的密度值為整體密度值和將月亮視為實心球為計算依據的。

因為,月球密度的依據是登月飛船采自月表岩樣的實測值的平均值即每立方厘米3.2~3.4克。而美國太空人為將美國國旗插入月壤中,費盡奶力,輪流鏟土,也只能將旗杆插入幾厘米,說明月壤的堅硬;後幾次的太空人帶著電鑽去打孔,打到75厘米深度就打不下去了,這說明月壤的密度與硬度越深越大。至於月岩就更硬了。在這種情況下采的月岩,只代表月表皮膚的密度,而地震縱波證明,月亮不是實心球。因而,以月亮皮膚的岩石密度作為整個月亮的密度計算月亮質量,毫無依據。

地球的密度隨深度而加大。結果是,地殼岩石的密度平均為每立方厘米2.7~2.8克,而地球的平均密度為地殼平均密度的兩倍,即水的5.5倍。若也按地表密度的兩倍作為地球密度的比例推算,月球的平均密度當為水的6.6倍。據此月球的質量就不是地球的1/81.3,而是1/40,重力也當為另一個數據。

將月表密度視為整個月亮的密度計算月亮體重,猶如以籃球表皮的橡皮比重和籃球體積的乘積作為籃球重量一樣。然而,這重量不是籃球的重量,而是一個橡膠實心球的重量,這個橡膠球已經不再是籃球。

八、月圖與地圖的巧合

月亮對著地球的正面圖,簡直是一幅世界地圖的展開圖:北半球以月海為主,南半球以環形山為主;海的排列幾乎近似於地球的陸地,環形山的分布幾乎象地球的海底的山脈。在較大的幾個海中,風暴洋象非洲,雨海和冷海象歐亞大陸,澄海、靜海和豐富海猶如美洲,雲海猶如大洋洲,夢湖猶如格林蘭島,濕海猶如馬達加斯加島。所謂的海,是月表極平坦的平原,比平均月面低幾千米。所謂的環形山,是高度高於月海的環狀山脈,山脈內側陡,多為35度;外側緩,多為5度。中間是平地,平地中央多有尖錐狀、或瘤狀孤峰。正面上直徑大於1公里的環形山超過30萬座。月海與月山在月表的凹凸狀,剛好和地表海陸的凹凸狀相反。環形山又與地表海底地貌相似,許多山脈猶如海溝的鑄模。



因此月表正面的形狀簡直是地表面積按1/28比例縮小的鑄模,反過來說,地表形狀是月表正面形狀28倍的放大。月亮為什麼要把地表的模樣刻在自己的臉上呢?有誰能出此大手筆呢?

九、奇妙的環形山

環形山是月表的最主要相貌,直徑一公里以上的環形山在33000個以上,小至一厘米的環形山遍布月表,不可勝數。環形山被公認為是隕石撞擊的傷疤。隕石並不特別欺負月亮,所有天體都被欺負過,並仍然在被欺負著。但地表上隕擊坑的特徵是深度與隕石坑的直徑成正比,多為球形、橢球形、腰子形。環壁內陡外緩,隕擊形成的角礫岩厚度遠大於隕擊坑的深度。但是,月表環形山與地表隕擊坑很不相同:

1、深度與隕擊坑直徑不成正比:直徑達240公里的克拉維環形山,其深度只有6公里,中等大小的環形山深度在2至4公里左右。

2、沒有什麼角礫岩塊,更不用說角礫岩層。

3、所有規模大些的環形山中央都有錐狀突起的小山。

這些環形山特徵說明:月表岩性的縱橫結構力差很大,縱向剛而不脆的岩性隨深度增加而急劇增強;至深度6公里以下,已經不是岩石,而是超級鋼岩--整個月表完全不象天然天體。

十、鬼斧神工的輻射紋

輻射紋見於一些環形山,共有50個。最大的輻射紋是從第谷環形山輻射紋,其次是哥白尼環形山輻射紋。它們從環形山中心象陽光一樣向四方八方輻射出去。各輻射紋寬度不一,但每條都很筆直,穿山越嶺,寬窄相同,與兩邊岩石只有物質和色彩界限,看不出接合界限,可謂天衣無縫,既不突出於邊岩,也不凹陷於邊岩,即與邊岩抹平。其抹平的水平,恐怕是地球上最高級的電焊工也焊不出的水平。其產狀絕不是地質作用的岩脈或礦脈。它們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至今不知道輻射紋由什麼元素組成。這些紋的長度最長的達3000公里,相當於長城的3/5,恐怕不短於長城的直線距離。天文地質學家猜想那很可能是環形山曾經發生過的大規模火山爆發的痕跡,其物質是爆發時噴射出去的物質落到月面而成為粉末狀的東西,並把猜想寫入辭海。就算這次火山神奇,可是,火山的遺蹟呢?沒有風化條件的月表,火山遺體是不會腐化的。

月亮的這十個異常現象,不能不令人懷疑月亮是人造地球衛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天文漫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