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倉放糧救百姓 福報子孫做高官

【正見網2014年01月29日】

顏靜甫中丞(撫台),最先出任山東平度州知府,廉明慈惠,很有古時循吏的作風。他的母親顏太夫人隨子生活在州署之內,常常以仁愛之理教育靜甫。

乾隆間有一年五月,中丞因公事去了省城。平度州境內突發水災,漂沒了無數廬舍農家,逃難進城的鄉民達數萬之多,而水勢不退且更加洶猛,連縣城都幾乎變為澤國。難民們沒有食物果腹,號哭哀告之聲,震天動地。城中官吏都束手無策。顏太夫人知道後,就要他們打開常平倉,放發穀子,以救饑民。(註:當時官府為利民生產,建立常平倉,谷價賤時,加價出售;谷價貴時,減價出售,以平抑糧價。)府中幕僚都說不能這樣做,必須上報獲准才可以。而且主要官員不在,誰敢擅自動用。太夫人聽說,生氣說:“常平谷本來就是備以應急的。現今數萬人嗷嗷待哺,如果非要等到上報批准下來,那人還不都餓死了!我家產還頗殷富,若上司以擅自動用倉谷怪罪下來,把我家全部家產作抵,還足以償還。你們倘若顧慮我兒回來有異議,我老婆子一人承當,與各位無關!”她立即把下屬各部官吏邀請前來,親自出面說明,各官聽了都吐著舌頭不敢說一句話。太夫人生氣說:“各位不必擔心受牽連。如果真出了事,我會讓我兒出面一人負責!各位只要替我老婆子作好調查,監督發放,就行了!”大家不得已,只好遵命而行。一時間難民歡聲雷動,共慶又得活命復生。城中紳鄉富戶,有感於太夫人的德行,也大多數拿出米穀,以助官糧之不足。七天之後,水才退去,倉谷已盡。

中丞大人在省城得到報告,急忙趕回,一進府衙,幕友們就把開倉放谷事告訴他,他笑著說:“我母親做得極其恰當。請你們儘快為我起草報告,據實通稟上司。我立即派人回我原籍,變賣家產,以便賠補。各位就不必擔心了!”等報告到了省府,撫藩嚇得膽顫心驚,就以擅動倉谷罪名,連夜擬好奏章,派專人兼程飛報入京,彈劾中丞大人。皇上閱覽了奏章,很讚賞,用筆批示:“汝為封疆大吏,有如此賢母良吏,不保舉,而反參劾耶!”接著又降御旨,已動用的倉谷,准與作為正項開銷,無須賠補。顏中丞誠感上恩,更加盡力為善。

等到皇上東巡視察時,顏中丞當時已調任濟南府。皇上召見他時,還曾仔細詢問那時的情況,並特賜給太夫人一塊匾額,以表褒揚。後來中丞多次承蒙選拔升官,作了貴州省巡撫,兒子顏檢由部曹(中央部辦專員)升任直督(中央特派負責官員);孫子顏伯燾由翰林作了閩督(省長);侄孫顏以燠,由中書(內客官員)升任東總河。其它晚輩中在翰林,部曹作內官的,外任監司、郡守的,相當多。這都是太夫人積善所感之果報。

傳統文化講積德行善得福報,顏太夫人出於良知與善念,敢於打破官場規則,開倉放糧救百姓於苦難中,從而積了大德,於己於子孫後代都得了福報。中共的黨文化講戰天鬥地,宣揚鬥爭哲學,導致人的貪慾橫生,一人得官,家族人都要飛揚跋扈,認為有了後台了,可以為所欲為了,根本不去想積德行善,妻不賢,子不孝,把追求錢當作第一要事,一旦東窗事發,悔已晚矣。實際上罪魁禍首在中共邪黨,它仇恨神佛,宣揚鬥爭哲學,破壞傳統文化,又創造出邪惡的黨文化毒害人,在這麼多年苦心營造出的假現實下,人們失去了正統的做人標準,失去了精神上的追求,把追求錢當作人生的第一要務,認為有了錢就有了一切,忘記了善惡有報的天理,也不相信天理的存在,導致今天的社會道德敗壞的一發而不可收拾,帶來了種種危及人類生存的問題,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把人類帶到了毀滅的邊緣。

拋棄中共邪黨,順應天要滅中共的天意,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復興傳統文化,廣傳真相,行大善,積大德,自己與家人才有美好的未來。

(事據《坐花山志果》)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