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世世有神管

大法弟子 琴玉


【正見網2014年05月17日】

寫在前面的話: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今年我都72歲了。走過了生生世世,萬劫都已不再,只因為我們今天有大法的洪傳,只因為我們都能幸遇大法,只因為我們生生世世都有神在管。

生命歷經億萬劫 千恩萬謝神相助

記得1948那年,我們家祖孫三代,爺爺去世的早,奶奶當家,當時的我才5歲,就開始經歷了噩夢般的經歷,中共邪黨強加給我們幼小心靈上的陰影如影隨形。那年冬天,天特別冷,雪下的非常大。一天晚上,中共邪黨開“鬥爭會”,要鬥地主、鬥富農,我們家被中共邪黨強加的富農身份。當時父親不在家,就把當家的奶奶抓走了,一抓到農民會,二話沒說,就給上了大掛,奶奶見過世面,也很有智慧,當時還沒打兩下,就連哭帶叫,村裡人很善良,也就不忍心虐待我們寡婦家。期間有人私下裡通風報信,喊來了我父親,他們一看老人家的兒子來了,也就把奶奶放下來了,回到家一看啥事也沒有,村裡人手下留情,被打的地方也不疼,全家一直在千恩萬謝神相助!

冥冥之中神在助

在家裡我是老大,十八歲那年,母親身患重病,到很遠的省城醫院去看病,家裡就剩下我和弟弟妹妹7人,又趕上青黃不接的時候,家裡沒有糧食,小弟弟才十三歲,每天早晨起來,還要先到生產隊的地里幹活,還要抽空把早飯吃的苦菜挖回來,回到家洗淨,橫豎再切幾刀,和著谷糠團在一起放在大鍋里,蒸上十分二十分。每當打開鍋蓋,看著苦菜糠團,拿起來咬一口,比黃連還要苦,吃著吃著,眼淚不由自主的刷刷往下掉,一想這家可咋過啊!母親還在醫院還沒看好病,不知啥時病能好?開始的時候,捎來信說只能等死了,那段時間裡,心就像針扎的一樣,看著弟弟妹妹還小,要是沒媽的日子咋辦呢!後來又捎信說,母親的病有轉機了,利手利腳的能自理了,再後來,母親的病不僅好了,父母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你說冥冥之中沒有神助誰相信啊。至於信不信就由你了。

不能跳,孩子沒媽咋辦呢

後來成家後,那年景生活真是艱苦的很,丈夫也是家裡的老大,公公去世的早,婆婆年老體弱,四個弟妹還沒成家立業,都要我們幫扶,好在我父母家裡境況還算過得去,可我們自己又有三個孩子。那光景生活真是壓力山大啊,沒地方訴說心中愁腸,只能自己生悶氣,有時站在樓上幹活時,一想活著還啥勁啊,跳樓吧!每當這時候,腦海中總會想起一個慈悲的聲音:不能跳,孩子沒媽咋辦呢?一想母親有病的一幕幕,心就軟了下來。

不知誰有大福

在集體場上班的一天,給單位拉磚,用的是三匹馬拉的畜力車,裝完磚回來的路上,車老闆坐在前面,我們三個姐妹坐在磚垛上慢悠悠的閒聊著,也沒理會車老闆走的那條泥濘的土路。這時就聽見路上有人質問車老闆:你個拉磚的,放著大道不走,咋走這泥濘的小路呢!前邊還要繞過墳地。這時車老闆才返過磨來,一看也不敢趟了,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還沒走多遠,車轅馬一腳踏空就滑倒在泥濘的車轍中,一車磚順勢就滑倒了,稀里嘩啦的倒向一邊,車老闆跳下車來,揮舞手中的鞭子想讓車轅馬站起來,可是無論車老闆怎樣喝罵、鞭打,車轅馬就是一動不動。我爬出來後,就看見車老闆嚇壞了,就喊著車老闆一起將另兩位姐妹從磚中拽出來,大家你看看我瞧瞧,身上連皮都沒破。我們大家這個後怕呀,都說:要是車轅馬聽了車老闆的話,我們三個保不齊不是傷就是亡呢,這時車老闆打量著我們,一邊嘴裡還在叨咕:今天這事太神奇了,咱們中不知誰有大福!誰有大福!

沒有神助,這個家早就散了

我們家住煤礦,大兒子上學的路上,每天都能趕上煤礦鐵路輸煤線路小型運煤鬥車路過,孩子們圖省事,時不時的就登上運煤車順路上學,初生牛犢不怕虎,那時候登車的時常總會有傷亡,平時一再囑咐,可孩子們還是我行我素。一天,大兒子登上了飛馳著的小火車,一個沒站穩,就摔倒在鐵軌上,下巴上畫個大口子,沒幾天就好了。今天下巴上還留了個傷疤呢,要是沒有神助的話,這個家早就缺東少西了。

真是萬幸,好在斧子不快啊

那時候冬天的煤礦住宅區都是平房居多,多數都依山而建,住宅區坡度很大,沒有污水排放管路,我們家把一頭,院子裡砌成的明排污水溝,這污水還沒流出呢就凍成了冰。一天兩個兒子到院外排水口去刨冰,大兒子8歲拿大斧頭,小兒子5歲拿小斧頭,一先一後,大兒子一個不留心就砍在小兒子的頭上,鮮血直流,可把大家嚇壞了,鄰居大姐一家聽說趕快幫忙到醫院縫了幾針,沒啥大事,就是現在頭頂上還有一道非常明顯的疤印呢,大家都說:那天真是萬幸,好就好在斧子不快啊。

三尺頭上有神靈

還有一次,小兒子從坡頂上往下跑,腳一滑,就摔向了鄰居的籬笆牆,鐵絲刮在眼皮上,滿臉都是血,當我跑到近處一看,就想可別把孩子的眼睛扎瞎了,可是沒縫幾針,不幾天就好了,我們每每說起這個事,他總會笑著說:要是兩個眼睛都紮上,還不用割雙眼皮了呢!三尺頭上有神靈,那真是不虛啊!

咋就那麼神啊

小女兒才一週,一天孩子站在窗戶上玩,窗戶沒划上,孩子看見我來了,以為我要去抱她,就撲向我。因為窗戶沒划上,嘩啦一下就開了,孩子就跌向了窗外的院子裡的石頭鋪成的地面上。咋那個神啊,要是再靠近一寸,孩子的眼睛就會被劃傷的,抱起來,一看啥事都沒有,當時一念:謝天謝地!

一定是積了大德了

記得在那個年代,中共邪黨天天就知道做妖,天天製造恐怖空氣,要求家家都要挖防空洞,說要時時刻刻防備所謂的“蘇修”釋放原子彈,我們只好在院子裡挖“菜窖”,直徑一米二,有三、四米深,挖好後,用簡易木板蓋上,孩子們在院子裡捉迷藏,玩來玩去,跑到“菜窖口”一推木板,孩子大頭朝下就掉了下去。在屋子裡的我,恍惚聽見孩子的哭聲,一直在喊“媽”,聽見聲音後,就到院子裡找,找來找去,發現孩子掉到“菜窖”里,慌忙喊來鄰居一家幫忙。我下到“菜窖”底,抱起孩子才發現:“菜窖”圓筒側壁黃土有些片幫,就是這些黃土幫了大忙,孩子才一點也沒有傷著。我就將孩子遞給腳蹬在中間凹洞的鄰居大姐,大姐又遞給上面的鄰居大哥,雖然鄰居大哥一個勁的數落我,還一個勁的說:你們家祖輩上一定是積了大德了,要不孩子咋一點事都沒有呢!可我看見孩子皮一點也沒破,驚喜之餘,只有一句才能表達自己當時的感受:太神了!

今天回想起來,師父真是慈悲啊,一直在冥冥之中默默的呵護著我們,否則那時家裡窮得叮噹響,再有個大病小情的話,咋能順順噹噹的趕上大法洪傳的今天呢!

師父救度我們  原來神就是師父啊

1996年,真是個不同尋常的年份,因為我得法了,從生活的陰影中走出來了,得法後的我,整個跟換了個人似的,走路一身輕,上多高的樓也不累,算而今一針也沒打、一片藥沒吃,天天學法煉功,一生中擠兌自己的煩惱、疾病、痛苦、隨時掙扎在死亡線上的那個我都煙消雲散了,後來從師父的法理上明白了:原來自己曾經歷經萬劫都能平安無事,原來是師父早就安排好了的!原來自己的生生世世都有神在管,神就是師父啊!師父默默的慈悲呵護著我們,我們的生命之所以有春天,因為我們有大法啊!

大恩不言謝,弟子一定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師父的佛恩浩蕩、再造之恩,弟子一定牢記在心,融化在生命中,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向內找與大法同在,全面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也不管歷史上與舊勢力的種種約定,全部作廢,今天就聽師父的,師父要的就是我們義無反顧應該做的。

大法就是大法

大法就是大法,不僅僅改天換地,更是將大法的威德賦予我們全家,眼中曾經是“十惡不赦”的丈夫同化大法後,戒掉了人中所有的頑疾:“吃喝打罵抽”,丈夫同修脫胎換骨的變化奠定了有緣人要麼是走進大法,要麼是徹底改變了“中共邪黨”對大法的污衊之詞,雖然先行一步,但是曾經默默的從技術上做著自己能做的,有力的回應著助師正法,為我們見證著大法的威力。

大兒子、兒媳還是我們成為大法徒的使者呢,雖然大兒子、女兒和家族中有些成員受中共邪黨迫害至深,但是對大法的威力還是深信不疑的,對大法所帶來的見證心悅誠服。

助師正法 神筆鎮妖邪

而我們一直跟著師父同步的大法徒,雖然歷經從修煉到正法路上的種種不公,卻成為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行路指南,師父讓我們做啥,我們就做啥,誰讓我們有著“大法弟子”的稱號呢,學法煉功,面對面講真相,勸善粘貼、真相電話,一直從無形到有形,一念到念念,即便有不足,但是我們有師父,我們就在師父的大法中完善、歸正,因為我們在助師正法,身體力行著我們的使命。

2014年五一三“法輪大法日”又要到了,師父賦予我們的神筆、神思、神念,一改隱藏很深的頑固:這文章早就該寫,一動筆就不會寫。謝謝師父,突然一天悟道,那思想不是師父要的,那思想你不配干擾,請師父慈悲加持弟子,正如師父在《洪吟二》〈震懾〉說的那樣:“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五一三來臨之際,弟子向師父獻上一份薄禮,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我們全家大法弟子向師父叩拜,祝願我們的師父生日快樂!法輪大法日快樂!

最後,用一首小詩,跪謝師恩。

祖佛下世來傳法
甘露人間遍地撒
大法福音傳世界
救度眾生誓為他
來前發下大誓願
來前生死都放下
法徒苦中都是樂
再系前緣回天家
了卻生生世世願
向內找因法寶掐
三件大事都做好
真相為他婆羅花
生生世世神在管
眾生等你彼岸葩
趕快救人切莫停
滿載眾生雲乘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