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15期 學好法專輯(一)



【正見網2002年02月17日】

目錄


正文

為什麼正法時期學法這麼重要?



大法弟子

師父從傳法開始就提出學法很重要,在很多新經文中更是一再指出學法的重要性。最近跟一些同修交流,對我很有啟發,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共同精進。

一個同修說:他發現當他讀一兩小時書時,很容易受到各種干擾,當每天靜下心來讀三個小時書時,就會發現腦子很靜,什麼也干擾不了他學法,書中的法理就會不斷地打進他的腦子裡,整個身心都會溶化在法里。他覺得現在更是應該多學法,這是正法的要求。尤其是過去不重視學法或走過彎路的弟子,每天學法不能少於三小時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一個西方學員談到:如果每天學法一個小時,他看事情就會從法的基點上考慮;學兩小時法,他看事情就很清楚,思想、行為就會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不斷向上提高;學法三小時,就會有突破,看事情、思考問題很準確,不會受到干擾,感到自己真正達到標準。他感到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越來越高,自己明顯感到要加強學法。

我自己也發現,當我法學得好時,事情做得就非常順利,效率也很高,反之,很容易被人心所帶動,影響修煉,影響正法的進程。有個同修說,用忙來當藉口不學法不是理由,當你把一件事情看成是最重要的時候,再忙你也會有時間去做。學法不但不會影響你其它的工作,相反,他是你做好其它大法工作的保障。

那麼到底為什麼學法這麼重要?尤其在正法期間,各種舊勢力的干擾破壞非常大,如果不站在法的基點上,讓神的一面起作用,很容易被干擾。因為人是很弱的,很容易被另外空間的生命控制。而當你用法來指導時,人本性的一面就會起作用,就會做好大法的工作。舊勢力為了達到所謂的檢驗大法的目的,歷史上在各方面都做了充分的安排,給目前正法帶來很大難度。而大法不承認這種安排,我們弟子也不能承認它,要突破這種安排,全面否定它,那就只有不斷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經文《排除干擾》)如果不學法,不用大法來衡量,那就是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說嚴重一點,你就是按照它給你安排的路在走。那你不就接受了舊勢力的這種安排、無意中不就加強了舊勢力的破壞嗎?不就走了與正法相反的路嗎?那就是做了最壞的事。「還有的工作人員長時間不看書學法,這怎麼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經文《走向圓滿》)所以我們一定要多學法,一切用法來衡量,破除一切干擾正法的障礙。

我是怎樣正確認識學法是一項神聖的使命的



費城大法弟子

大家好。我來自費城。我修煉大法三年了。

在最近的佛羅里達的講法中,師父談到發正念、講真相和學法的重要性,師父再次提醒我們應該做得更好,並且保持下去直到邪惡徹底被清除。在這裡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對學法的認識和體會。

1、集中精力學法

慈悲的師父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們學法的重要。師父明確、直接地告誡我們絕不能忽視學法,這是我們做好大法工作的基礎。師父在幾乎每一次講法中都強調了這一點。

但儘管師父的法中講了,我發現我自己有時還是沒有認真對待學法,沒有把學法當成最重要的事。我發現我經常在學法時不能集中精力,尤其是在大法工作和其他事很多的時候。我相信一些弟子也有類似的經歷。但這絕不是正常狀態,絕對不是。

幾個月前,當我參與為華盛頓DC7月的活動的準備工作時,我發現我學法時精力不集中。我很清楚這種狀態不對,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我就是不能靜下心來學法,而這是學法的最基本的要求。我腦子裡全是大法工作。每當我放下急著要完成的工作,拿起書來學時,我幾乎感到痛苦。當我讀書時,腦子裡全是還沒完成的工作,如何做某個項目,等等。當我讀書時,哪怕是大聲地一字一句地讀,我的思緒依然如萬馬奔騰,想的是其他工作、人、遇到的麻煩,等等。我甚至放鬆學法,縮短了學法時間。

那麼,不奇怪,關很快就來了。事情一次一次地不順利。我負責要做的事好像堆成了山,永遠做不完。其他弟子好像總在讓我不舒服,我發現他們每一個所謂的毛病。最要命的是,當我向內找時,我就像看到了一個大白牆。我什麼也沒找到,而這是在我確實想向內找的時候,這種向內找的時候並不多。我把大法工作越來越與修煉分開,這是很危險的。很顯然,這是嚴重的走偏了。

那時,法中的一段給我點示。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說,「你們看書時思想胡思亂想,那書中無數的佛、道、神在看著你可笑又可憐的思想,看著思想中的業力可惡地控制你,你還執迷不悟。」這確實給我當頭一棒。我意識到我當時的問題,至少我那時這麼認為,可我還是不能克服這種讓我思維不能集中的干擾,儘管我在某種程度上意識到它在干擾我做的神聖的大法工作。

這一切在某一天改變了。那天我的思緒又飛了,我記得我非常苦惱。我在讀書的中間停下來,把書(《轉法輪》)捧在手中很久,目不轉睛。我看著封面、師父的法像和法輪。我問,我怎麼會這樣對法不敬重?為什麼我不能集中精力?難道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嗎?難道我不知道我在學法嗎?我意識到我沒有認識到這些。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問我自己,如果是師父在我面前,給我講法,我會不認真聽嗎?如果師父講到我的問題,把我那天看到的講給我,我會只是被動地聽聽而已嗎?我會只聽2個小時,想我已經聽過了所以就不認真聽了嗎?我會聽到電話鈴響就跳起來接電話,當我妻子走過時跟她聊兩句,起來喝茶,小睡一下,甚至讓師父暫時停一下,我會這樣做嗎?絕對不會。我會恭恭敬敬地認真聽,我會一動不動地聽。我會用全心去聽。

我問我自己,為什麼學法會不同?師父不是把所有的都放進了這部法中了嗎?給我們顯示的難道不是在我們的層次應該看到的內涵嗎?師父的每個字不都是在另外空間的法輪和法身嗎?在每個字後的佛、道、神不是在將法給我們顯示出來嗎?當我們讀書時,從我們嘴中出來的不是法輪嗎?我又想,讀這個神聖的法,不是同師父給我們個人講法一樣神聖嗎?

反省了這些事情後,我意識到我對師父的法和學法的認識是多麼的淺薄,我意識到這是心性和悟性的問題,而我的心性和悟性都需要提高。如果我能夠看到書中所發生的真實的事情,難道我還會不把學法當作是這個世界上最神聖的事情嗎?那麼誰需要實在的見到了才去相信它和了解它呢?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卻能夠抱著一顆尊敬的心去理解法不是更好嗎?我想可能是這樣的。

我還能夠想到和意識的問題是,我的學法成為了一個慣例。對我來說他幾乎成為了一種形式。儘管我知道他非常的重要,而且我總是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擠出時間來做他。不知道何故,我只是滿足於我讀了兩個小時的法本身。但是讀兩個小時的法和學兩個小時的法是不同的。我想到了在大學裡的情形,當一個學生有一個重要的考試或者是測驗就要來了的時候,他會投入全身心去真正的去學它,這樣他才能夠在臨考的那一天準備好。一個學生會在考試的前一天只是將準備考試當作是一個形式嗎?他會只是讀一讀書,假設是兩個小時,然後就自我感覺挺好,說:「好了,我用了兩個小時學習了,我肯定我明天會考好。我畢竟學習了兩個小時。」他絕對不會這樣,相反的是,他一定會真正地去學習,增進他對學習材料的理解。他一定會將它學透。他會將學到的東西在他的腦子裡過了一遍又一遍,肯定自己在每個細節上都弄明白了。如果不是這樣,他一定會一遍又一遍的學直到他達到了這種程度。

現在,難道學法有什麼不同嗎?難道要求沒有那麼高了嗎?特別還是在這個時期:正法的最後時期。他絕對是更高的。我們的測驗是生與死的考驗,是是否能夠從人中走出來的考驗。換一種說法,我們的測驗或者是我們的表現也不僅僅是一次考試,或是類似歷時三個小時的考試的什麼事情。它是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分鐘都要將自己視為一個正法弟子。我們必須時刻保持純淨的心態,正念和慈悲的行為。如果我們沒有做到,那麼我們在那個時候就沒有達到對我們正法弟子的要求。老師講過:「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而且唯一能保證我們做好大法工作的方法就是好好的利用我們的時間去學法,按師父教導我們的去做。我們怎麼可能只是每天用幾個小時學了法,就認為我們達到了法對我們的要求?這難道不象個玩笑嗎?如果我們認為這樣就夠了,這就是修煉了。就是普通的大學生也知道只是走形式似的讀讀書是升不了級的,對考試來說是不夠的。否則他就是在騙自己。在正法時期就更是這樣了。

當我察覺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的學法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些在我以前學法的時候擠進我的思維中的骯髒的可鄙的東西突然間就什麼都不是了。它們是那麼的容易被克服掉,甚至根本都不明顯了。我帶著極度平靜和清醒的思維去讀師父法中的每一個字。似乎每一字都深深的打進了我的心中,深深打入了我的思維。當我再讀《轉法輪》的時候,我就好像是在讀一本全新的書,儘管我已經讀了幾十遍了。每個段落都揭示了一層法理,一個新的涵義;每個教導都是強大的法,他完全講出了我當時應該知道和理解的那一部分法。

那麼相應的,我周圍的每件事都變得和諧了。在以前看起來做不完的大法工作完全可以安排好,大法工作變得異乎尋常的順利,更加有效,而且質量也更高了。矛盾小了也少了,我發現我自己可以非常自然地向內找了。向內找,發現有那麼多的東西是不知何故以前沒有看到的,當然,它又是始終都存在那裡的。

這也不是說我學法的時候不再受干擾。只是當他干擾的時候,我能認清他並立刻用正念銷毀他,毫不留情。他不是我,他沒權動大法弟子。我也認識到有干擾也是因為自己的心不夠純,邪惡總能乘虛而入。學好法,凡事找自己就能阻擋邪惡。

這種情況我一直保持了幾個月,而且它完全改變了每一件事。我現在做的一件我發現很有幫助的事是保持這種警惕的、尊敬的態度。學法之前,我總是在開始前停一兩分鐘。我不再只是跳起來就去學法而不去想想我在做什麼,好像我是在做什麼不必思考的形式化的東西或者是在履行慣例,就像是吃晚飯一樣。相反,我將這本神聖的大法的書捧在手裡,問我自己:「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我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學法?」我發現,就這樣一個簡單的思考卻帶來了極大的純淨和集中的效果。我讓自己為著正確的原因去學法,認識法的神聖。這樣做阻止了我對待學法象走形式,而那是有罪的。

2、我還想跟大家談的另一個問題就是關於我們給自己設立什麼樣的學法標準的問題

我儘量保證一天至少學兩小時法。但是,在去年的那段日子裡,由於大法工作太多,我學法的時間越來越少,我放鬆了以後,我發現可怕極了。我發現,如果有一天我學法少了一點,比如,只學一個小時,我感覺完全不一樣;我覺得就像自己與大法有點失去聯繫了一樣,腦子也沒有那麼清楚,也沒那麼有耐心和慈悲心。如果我那一天一點兒都沒學法,然後給自己找了一個看似聰明的藉口,告訴自己第二天會補上。每當這時,那種與大法失去聯繫的感覺會非常的明顯,甚至很痛苦。如果第二天我學法還是很少,沒達到標準,我會感到簡直無法忍受,磨難就像大山一樣,做大法工作效率不高,矛盾衝突不斷,我無法從法上認識法,那感覺簡直糟透了。

如果一個修煉人是這個狀態那就太糟了。但我至少意識到了我不能保證高標準。更糟糕的,真正可怕的是連續三四天不能好好學法。那種痛苦和很強的與大法失去聯繫的感覺突然消失了。我不再感覺精神緊張,矛盾衝突也消失了。這看上去很好,實際上糟極了。

為什麼?那是因為我已經適應了低標準,這個低標準變成了我的正常狀態。我對自己的期望也變小了。不是說矛盾少了,而是因為有矛盾我也不知道。不是說磨難不大,每件事都是磨難。只有在我繼續降低學法的標準,直到最後根本不學法了,我才會感覺不舒服和與大法脫離的感覺。這才是最可怕的,因為這是在往下掉,在降標準,而自己還不知道。

這一段讓人心驚膽顫的經歷讓我明白了一個修煉人在降低了學法標準之後可以變得如此自滿,然後就被卡在那種狀態。從好的方面講,我也發現,當我不斷的提高學法的標準,比如說每天加一個小時或提高學法質量,我發現我自己進入了一個美妙和更高的狀態:每件事都似乎水晶般清澈,而我的正念也如金剛一樣。干擾都沒了,他害怕這個。當然,這並不是說修煉有什麼神奇妙招。數字並不代表什麼,重要的是怎樣嚴格要求自己,給自己樹立並完成什麼樣的目標,和是否他們一直在不斷提升。如果我們把學法放在正確的位置,所有的事都能做好。

我就談到這。謝謝大家。衷心希望大家指出你們看到的問題。所有這些只是我修煉中的體會而已。

(2002年大紐約地區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回到真正的學法(譯文)



李偉・布萊迪 (Levi Browde 紐約)

編者按:本文作者李偉・布萊迪(LEVI BROWDE)和傑森・勞福特斯(JASON LOFTUS)在北京時間2月11日下午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遭非法抓捕。現兩人下落不明。
-----------------------------------------------------

學法

得法後的一年之中,學法奠定了我的修煉基礎,事實上也是我整個人生改變的基礎。晚上坐下來讀書的時間,是一天之中我最珍惜的時光,也是我最盼望到來的時刻。

通常我先讀一講《轉法輪》,然後再讀些別的,比如各地講法或是師父講法的原文。這麼簡單的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改變了我、使我提高,真是不可思議。學法的時候,身體的巨大變化和對法的理解都會顯露。我真實地感受到《轉法輪》是通往天堂的階梯,不斷地學法、不斷地用心去同化法時,我上得越來越高。

有時候,我放下書,望著窗外城市裡的燈光,我感到我根本不屬於這個地球。我能夠清楚地看清這個空間的現實、人生的意義,以及在正法期間我在這兒的目的。

好多個月以前,事情開始慢慢有所變化。大法的工作越來越多,煉功點的修煉環境也隨著大家越來越忙而漸漸消失。

我知道學法的重要,所以一直天天學法從未懈怠。但回首過去,我意識到我對學法的理解,在不知不覺中變得世俗,被掩埋在常人學習和讀書的觀念之中。時好時壞,總而言之,我學法的感受變了。以前,學法是最重要和我所做的最神聖的事;在我的心中「學法」是無價之寶。然而最近,我越發覺得學法變成了常人式的「責任」,就好像家務事一樣地成了每天必需做的一件事情。而且,頭腦中開始形成一種觀念,把「學法」當做了支撐大法工作的必需品,而不再把「學法」本身看得神聖、是我們應該盡力做的事情。儘管頭腦中還是把學法看成是「必需」的,然而學法的神聖感以及學法是無價之寶的感覺卻褪了色,越來越變得象是責任了。

我的修煉和所做的大法的事情都進展順利。做為一個修煉者,我時不時會犯錯,向內找,發現了執著,去掉執著後繼續前進。儘管如此,幾個月來我一直感到我需要向前邁進一大步,以跟上正法的進程、圓滿地完成一個大法粒子肩負的使命。但是,我好像不能夠邁出這一步,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這一步往哪兒邁。

另外,我發現自己連一些基本的事情做起來都有困難。比如早晨起來煉功,每晚讀一講《轉法輪》,用正念正我身邊的環境,等等。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我要多讀書」,可一次又一次,因為急於著手做大法工作,以確保工作進展順利、按時完成,我總是把學法當成了例行公事一般,而不是我應該珍惜的寶貴時光。儘管有時我學法的效果很好,突破了一些障礙,我只是覺得自己是在修煉的路上坎坷前行,卻並非覺得是因為在正念中精進以及符合了正法對弟子的要求。


回到真正的學法

最近,我們組織了一次集中學法,第一天讀了三講《轉法輪》。讀第一講時,我特別困,一直掙扎著別睡覺--我那時常常遇到這個問題。讀第二講時,還是有些困,但頭腦越來越清醒。當我們讀到第三講時,頭腦變得非常清醒。我再一次地感受到學法的珍貴,感受到通過這樣簡單的行為,我整個的人被神奇地改變著。

那一天過後,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我感到自己已自然而然地在道中。我思路清晰,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我精力充沛,不再躊躇猶豫。我以冷靜的思想洞察每一件事,從一個修煉人的角度出發對待每一件事。再也不是每天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地時而修煉,時而又不象是在修煉。

第三天下午我們讀完了《轉法輪》。這次集中學法令我回想起學法的神聖和珍貴。這真的是上天的階梯,是我們修煉和做好大法工作的基礎。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

這一次的小組學法之後,我從新認識到「學法」在我心中的位置,這是我生存的基礎。這之後許多變化相繼而來。

以前,我時常在參加小組學法時硬挺著使自己集中精力不至於睡著。現在,我完全沉浸在全神貫注的學法當中,一講《轉法輪》很快就學完了,以至令我感到有些失望這麼快就學完法了。以前打坐時,心猿意馬的時候多,入靜的時候少;現在打坐,我能夠非常入靜。

我也注意到身體上的一些細小的變化。全神貫注地學完法之後,我的頭髮和皮膚變得很柔軟,身體感到很輕,似乎可以飄起來,思路敏捷,內心安祥,頭腦清晰。

我注意到,自從我每天晚上加倍努力認真學法後,最大的變化莫過於我對自己執著心和每天的修煉體會的洞析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我時常整整一天,有時甚至幾天,都不能清楚地覺察到自己的執著,守住心性,不斷地修煉自己。晚上到家,我常常陷入窘境,找不到一例我是如何在白天發生的那些事情中有意地修煉自己的。如今,在我能夠集中精力勤奮學法後,整個的空間仿佛展現在我的眼前。事情發生時,我可以清楚地意識到考驗來了,認清考驗中暴露出來的根本執著,在這其中修煉自己。現在,每天晚上回到家,我都有許多修煉小筆事。好像我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能夠看到更微觀的執著和觀念。當然有些時候還是把握不好。但總是來說,能夠看清自己尚未修好的那一面的根本原因,我感到滿心歡喜。我能夠開始去掉它們了。下面是一些具體的體會:


善解

當師父的經文《法正人間預》發表後,其中的「正法行於世間,神佛大顯,亂世冤緣皆得善解。」這一句對我觸動很大。我想了很多,用修煉人修好的那一面如何使所有的事情都得善解。我達到標準了嗎?我有沒有善解自己生活中出現的所有問題以及我面對的所有難題呢?當然沒有,那為什麼沒有呢?是什麼阻擋著我這樣做?帶著這個問題,我繼續努力學法。

接下來的幾天中,通過和其他學員交流對法的理解和修煉心得,我開始看到自己在與人交往時心性上存在的問題。比如,發現自己並不怎麼歡迎新學員,當他們出現在煉功點時,我常常不做自我介紹,也從來不為他們著想。我只管自己坐下來讀書學法,也不那麼關心他們是誰,他們有什麼問題,等等。我為什麼會這樣呢?

同時我發現,當我遇到很有主見的學員時,時常不是從法的基點出發,或是有些動搖或是默不作聲。我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兩件事均源於我的自私。面對新學員,我的善心不夠,只管自顧自,而沒有能環顧四周,確保這是個正的環境,圓融著每一層次中的一切。面對很有主見的學員時,同樣是我的私心所致。我很在意我的名聲,這些有主見的學員會怎麼看我,這一執著令我不能夠從法的基點考慮問題,而是從保護自己的喜好和名聲為出發點。當挖到自己的這一執著時,我感到吃驚。我仍然堅持不懈地認真學法。

在參加這幾天的學法中,我不斷審視自己的私心,一個嶄新的空間展現在我的眼前。追根尋底,我看到了自己一言一行中隱藏的私心。例如,第二天當我走進我的工作間時,環視四周,我的工作間到處是大法資料,我把資料放在辦公室的人都可以看到的最顯眼處。我掛上大法活動的照片,我有一書架的大法資料,有大法的月曆,等等。我的桌子被埋在下面。那天早晨我站在那兒,盯著我的桌子,我問自己:「我為什麼這樣刻意裝飾我的工作間?這樣做是百分之百地出於善念為了我的同事們嗎?是出於純淨的心想幫助他們得法嗎?」答案是「不全是。」當我仔細地審視了自己的心性,我發現自己擺放上這些東西時思想中摻雜著的常人的「自豪」感。就好像告訴辦公室的每個人「我因修煉法輪功感到自豪。」那天早晨,我看到了自己擺放大法資料時混在其中的常人的自豪感。那麼其根本執著是什麼呢?是自私。我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大法和他人了解大法。當我能夠從這個角度看問題時,我立即知道應該怎麼做了。我把大法資料放到抽屜里,留一小部份在外面,而且資料的擺放位置看上去親切自然。

一個星期六在去中領館的路上,我進了一家馬路對面的小店。在我付錢時,站在我旁邊的一個中國男士向收款員抱怨大法學員在街對面的示威,然後在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我看了看他,心想「這是個講清真相的機會……嗯,是對我的考驗。」因為將這件事情看做了對我的考驗,我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我試想著這樣那樣的辦法,我馬上陷入混亂之中。我感到窒息。我該怎樣跟他講真相呢?我應該說什麼?在我走出門時還在想著如何跟這個人講真相,然而卻落著什麼也沒說。一下子,我找到了顯而易見的答案:自私。我完全從自我的角度去看待整個事情,「對我的考驗」。而不是從法的角度出發,以純善的心完全為了這個人著想,希望他知道真相。當我想到這一點時,我的智慧被開啟了,我很容易地看清這件事,而且毫不拘束走過去和那個人攀談起來。用我的智慧以他喜聞樂見的方式與他探討。

很快,我常常可以看到自私的影子。我的思想中,行為中,考慮事情的角度中,我做的每一件事中,到處都是!就像是我以前從來沒可能意識到的微觀中的整個一個境界,瞬間展眼在了我的眼前。

在那之後,發生些很美好的事情……


大法溶於心

就在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自私的各種表現之後的幾天裡,在我身上發生了根本的、巨大的變化。我感覺身體變輕,就好像是更微觀的自私和執著被暴露在陽光下,漸漸融化掉。每件事做起來都不費力,我所遇到的每件事都能得到善解。當我遇到問題或不喜歡的事情時,我的心裡不高興或是鎖起眉頭時,我修好的一面就會起主導作用,圓融地善解一切。

例如,我收到外州來的一位學員的電子郵件,我一直與這位學員相處不好。我們不斷地避免面對面,總是讓人感到尷尬。以前我總是迴避同她講話,但那天看她的電子郵件時,一種喜悅油然而生,我想到「你知道,我好久沒和她講話了。」我拿起電話,我們高興地交流了一個多小時,談各自的修煉體會,暢談各自的理解和遇到的問題。我們之間曾有的矛盾都那麼可笑,我們都沉浸在交流中。似乎所有的問題一掃而光。

又一次,我寫好了一篇文章準備發出去,但臨時決定讓另外一位學員先看看。以前我會猶豫著不想這麼做,擔心這位學員會因自己的執著而提出這樣那樣的意見,從而減慢了整個事情的進度。當這種想法剛一冒出來時,立即被我修好的一面捕捉到,「啊呀!我看到你了,自私。這裡已經沒有你呆的地方了!」我給這位學員打了電話,我們一起高高興興地又幹了半小時修改這兒修改那兒。我真的感到在我們助師正法時,我們是兩個在空中飛舞的神。

悟到了新的一層,又在這一層挖出了自私,真好!身體變輕了,亦豐富了我的智慧,去掉了跟隨我這麼久的問題,幫助我理解一切事皆得善解的法理,以及以善念對待所有的一切。甚至當我們發正念除惡時,也是出自於善。如今我堅信,所有事情都能用善來解決,所有的問題都能夠得到善解。

為什麼尤其這段修煉道路如此有力地、大大地改變了我呢?我想有兩點。重要的是要找到根本執著而不是停留在問題表面。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

「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

我的理解是,自私是與我們最初的偏離或是沒修好的一面相關的。當我審視自己的私心時,我明白了這並不是簡簡單單的「在這件事情上有爭鬥心」或是「那件事上善心不夠」,而是真正地找到根本問題,問題的根本來源在於自私。這個從久遠年代起就在骨子裡的私心左右了我的心性,直到掉到常人這裡,自私似乎成了與生具來的,常常不被察覺。是師父的慈悲,也是努力學法的成果,隱藏在深處的自私被清除。在清除中,更高一層的慈悲與智慧盡顯無遺。

第二點就是看到整個一個面,而不僅僅是一個點。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

「大家知道,物質在微粒下有分子、原子、質子,最後往下追查下去,如果每一層你能夠看到這一層的面,而不是一個點,看到分子一層的面、原子一層的面、質子一層的面,原子核一層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間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體包括人身體都是和宇宙空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存在、相通的。我們現代物理學研究物質的微粒,只研究一個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後再研究它裂變之後的成分。如果有這樣的儀器能夠展開,看它這一個層次中,所有的原子成分或者是分子成分在這一層中整個的體現,要能夠看到這個景象,你就突破了這個空間,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真象了。」

我從師父講的這段法以及自己的修煉中體會到,執著心和其它的事一樣,並不是單獨存在的一個點。每一個點不過是一個境界或一個面的不同的表現。去掉執著心時,如果只是就事論事或注重表現現象,我常常不能夠暴露並根除執著。當我看到執著心存在的一個面時,我會暴露執著的全部,不同的表現出現時,我也能夠使自己辨認出同一根本執著。

當我審視自己的私心,不是簡簡單單地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和得失而自私,或是貪圖安逸,或任何基礎中的一個「點」。而是一個面,不同時間不同程度上滲透於微觀上的我,交織在我的思想中,言行中。暴露了自私的一個面,而不是簡單的一個點,我發現,《轉法輪》自然流露於心中,大法的壯麗在眼前展現。



我所體驗的學法的美妙和重要



大陸大法弟子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再三強調學法的重要性。

98年《溶於法中》經文發表以後,有同修沿著師父傳法的足跡去了大連,回來說大連有個輔導員每天讀三講《轉法輪》,三天讀一遍,無論多忙,從不間斷。我聽了不以為然,後來又聽人說此事。我悟到,一切絕非偶然,我就開始每天讀三講,當然很吃力,有點吃不消,我發現,你真的橫下心來去學的時候,真的是「柳暗花明」。奇蹟出現了:一股股熱流通遍全身,大腦細胞不斷地被開發,整個身心都在發生變化,看到了許多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睜眼看到滿屋子的法輪在旋轉,另外空間的花;師父在法輪里笑眯眯地望著我。打坐中看到師父和掌管時間的神從空中飄過來,師父指著我告訴掌管時間的神:看我的弟子在修煉;法輪世界的三個小嬰孩推著法輪在嬉笑玩耍;物質和精神是怎麼一性的等等。我先生(也修煉)睜眼看見師父在陽台上看我打坐,示意不讓我先生說話,總之這一切都是我堅持多讀法後看到的。

99年2月以後,我看到了自己的功柱,看到了正負兩種物質的存在;看到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在我這個層次的存在,看到了和體悟到當你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他就讓你昇華上來,你不斷同化,你就不斷地昇華,直到達到心性所在位置的時候,他就制約著你,他不急不躁,不是看你笑話,他是慈悲的,祥和的,可是他就是不讓你上來,我悟到了師父說,因為你的心性沒有提高上來的內涵。

正因為我堅持不懈地學法,看到了宇宙的法理,悟到了為宇宙的法理說句真話,而不惜坐牢,我才敢從人中走出來,維護大法。那時我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地上的街燈,萬家燈火的圖案是那樣的美妙。

2000年初,我在打坐中看到了達到標準的偉大與殊勝。6月份,我看《轉法輪》時,豁然開朗,心的容量不斷地加大,達到了一定的美好境界,看到了一些同修上不來的原因所在。悟到了為宇宙的法不惜犧牲生命,並且我做到了,那時我看到了上面寫著「步步高」的銀白色法船;太陽、月亮、燈光,只要有光就有法輪;看到了書中的佛、道、神,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我更加堅定,寧可流離失所,也不願向邪惡保證什麼。

這兩年來,在不斷地去掉自己的執著,不斷地放下生死,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中,越來越坦然,不斷地達到標準。在發正念中看到了如何在另外空間除魔,意念如何指揮功能在做事。悟到了如何全盤否定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法賦予我的,如果不是多看書,多學法,我什麼都得不到。

學法中我還體悟到,要想看到宇宙的真正法理,那就得淨心學法,在純淨的心態下看書學法,那才是真正的自己。師父說:「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為誰而存在》)師父要我們自己真正得功,這自己就是純純淨淨的自我。師父說:「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想一想真的夠可怕的,學法中,只要「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不可怕嗎?所以學法中一定要純淨自我,在純淨的心態下學法,那才是真正的自己得功。修煉自己那顆心,時時刻刻地分清自我,衝破舊勢力的安排,唯一的辦法就是學法,淨下心學法,才能真正把法學透。

因為學好法,在法上堅定,大法弟子才能走出人來,才不至於被邪悟所迷惑;學好法,修煉人的正念才純淨,才能有效地剷除你對應空間的邪惡因素;學好法,大法弟子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學好法,大法弟子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對自己的安排,才能加速人到神的轉化過程,返回自己先天的本性。



正念無漏,學法最關鍵



俄羅斯大法弟子

正法進程的每一時期,對修煉者來說都有不同要求。現在,同修們在一起,最多談到的是「一念」問題。因為這一念,可能導致不同的行為因果,使我們沉浮於人神之間。把握住這一念的修煉,對我們完善自己,走向神的境界極為關鍵。

做人做得太久,免不了人的習慣和思維。早晨醒來,會計算自己的睡眠時間是否合適,若是熬夜,就會要求自己再補上一會兒。早飯的時候,會感覺自己的胃口,看菜碟下菜。出門,看天氣,是否要多加衣服,帶把傘。乘車的時候,為自己尋覓一個座位安置一下貪圖安逸的身體。小事如此,大事更甚,習慣的這些思考和做法,早已使我們的心沉睡在人的軀殼裡習以為常。

走上修煉之路,以法為師。首先在破除根本觀念上入手,身體力行方面的確也發生了不小的突破。在俄羅斯第二屆法會上學員們的交流中,收穫最大的是在一念間走向神的境界,而深為內疚的也還是一念間選擇上常常有漏。怎樣從人的束縛中徹底解脫出來成為徹悟的覺者呢?同修們提供了很多好的經驗使聞者頗受啟迪。有的學員說:「我是以否定自己第一念來端正自己的。因為,修煉伊始,人的定勢思維有很強的慣性,下意識和瞬間的反應中還是人的觀念居多,那麼採用批判式的方法萌生正念,就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也有的學員說:「我在遇到問題時用比較的方法排除人的選擇,諸如,我會想,神遇到這個問題會是什麼樣的想法?這樣,我就會自覺地用法理去澄清事實。」也有學員說:「我盡力使意識排空,順其自然,在沒有念頭的情況下會自然生出一念,這一念不是有為的,是自然的,那麼往往是正確的。」學員們談出的很多想法,都有其針對自己具體情況的特點。

其實,每天在頭腦中掠過的不止一念,遇到的事情也不止一件,大家所指的一念也即所有的念頭。思維決定行為,行為決定結果,思維是結果的最直接、最必然的因素。如果念念正,無漏,邪魔就無法下手,正法的環境也會日益清澈。

如何達到念念正而無漏?學法是關鍵。學法不僅能讓我們從觀念上徹底改變自己,更重要的是法的內涵作用,唯有它能輕易改變人心,快速提升境界。老師在近期《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經文中指出:「注意: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在經文《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老師再次提到,「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

學法,會更新一個人於無形之中,許多學員有這樣的體會。有些執著,似乎不容易放,只好向法中求解。一段時間下來,會驚異地發現自己變了,執著心沒有了。歐洲大法弟子在參加俄羅斯第二屆法會上,介紹自己最好的經驗就是集體學法,大家同聲朗誦經文(不分民族、語言)。這個方法再度運用到俄羅斯獨立國協國家,大家反映甚佳,切身體會到「法能破一切執著」(經文《排除干擾》)。

對修煉人來說,因為要一層層提高,眼前總有些關要過,集體學法後,一下子就打開心結,生出正念,看似難過的關一步就邁過去了。更讓人感到驚異的是,集體高聲朗誦經文7、8個小時,竟然聲音越來越清晰,頭腦越來越純淨,身體越來越輕快,心態越來越祥和。人整個象過濾了一遍似地純淨起來,容光煥發,甚至一段時間內都持續著這種純淨的狀態。我們到處交流,尋找使自己迅速從人轉變為神的有效方法,回頭一看,全在法中。多大的關多大的難,融於法中,一切瞭然。要使自己念念端正無漏,學法最關鍵。

遇到矛盾學法向內找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大陸大法弟子



自從做大法工作以來,我始終把學法修心看成是最重要的,是第一位的,沒有問題時需要靜心學法,有了問題更要加強學法。工作雖然非常忙,但是我還能有充分的時間去學法,因為當你有了想學法的強烈願望時,師父都會安排你有這樣的時間,所以說忙,沒時間學法那只是一種藉口。《精進要旨》中「不是工作是修煉」一篇我不斷地去體悟,時刻提醒自己記住師父的話「不是工作是修煉」,修煉是修什麼?不是修這顆心嗎?大法工作中處處都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這一點我是深有體會的。工作中遇到難處了,是不是向內找,是不是方法有問題;學員指責你時你知道自己是在修什麼嗎?當知道這不是你的錯,無故冤枉你時,你覺得委屈嗎,忍住了嗎?當工作有了一點成績時,你是不是有了自滿的心,聽到別人說你好時,你是不是很高興?當別人說你不好時,你是不是有些動氣?等等等等,要修的方面太多了,要提高自己的因素太多了,任何一件事真的是沒有偶然的,肯定有自己要提高的東西在裡面,有的時候也有過不去的事兒,心裡不舒服,每當這時候,我都在對自己說:「向內找,不是別人的不對,是你自己的不對,是你自己有不對的地方,肯定有你要修的,這是大法真修弟子首先要轉變的一個觀念」。

千百年來,人在常人社會中已經形成了一種自然的習慣:遇到什麼事都首先想到別人的不是,想辦法讓別人改變,或者從矛盾當中解決矛盾。對修煉人來說,這都是向外的,錯把矛盾的發生當成了不應該的,錯把師父為大家修煉提高而設置的矛盾當成了壞事,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這種習慣在人中成了一種堅固的觀念,在修煉中這種觀念也經常起作用,阻礙修煉者的提高,修煉首先要突破的就是這一觀念,而且這種突破貫穿整個修煉過程的始終,不是一時一事的,但這也是很難受的。向外找容易,可以先出出氣,而向內找是很不舒服的、甚至有時是很苦的,儘管這樣,也必須要求自己這樣去做,因為發生在修煉人身邊的矛盾沒有偶然存在的。有一次我和一功友在工作中為了一件事發生了爭執,爭執不下,我有些生氣,一急就開始怨她,各說各的理,最後不歡而散。她走後我突然意識到不對了――我這是怎麼了?我想起自己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遇到問題不要找別人,又是你自己出問題了。想到這兒,我下決心當天不見任何人,關起門來自己好好反思反思,和自己較較勁,找找到底自己哪兒錯了。從早上到晚上我都在自己想自己,終於想明白了,心象打開了一扇窗子敞亮起來,一切都煙消雲散了。第二天,我一見那位功友,就說:「對不起,我的問題。」她也笑了。師父向內找的法理深深印在我心中,我對自己的要求是:我不會錯過任何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無論是什麼人。

大法的工作處處都有提高心性的因素,都應向內找,但在無邊的大法中,法理也是無邊的,在7.20以後的邪惡鎮壓中,有的人把向內找絕對化,曲解了大法的含義,有的學員被抓到勞教所,他說要向內找,最後找到了自己的「不是」,認為不應該和政府對立,應該和警察配合,這是對「向內找」法理的邪悟。所以修煉中還有許許多多需要提高的方面,如對法的堅定性、慈悲、善等等法理的理解,在法上的認識與提高同樣是重要的,修煉需要的是方方面面都得提高上來,一方面提高不上來或對法的極端認識都會使修煉出問題,都是有漏,有的會走向反面,而針對個人方方面面提高而設的關難又不是千篇一律的,每一關、每一難從修煉的內容與形式都不一樣,所以還要提高自己的悟性,在法上要正悟。許多人由於在法上的認識不清晰或邪悟,最終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我想這方面的教訓也是應該汲取的。

(個人修煉體會節選 2001年11月)

大陸某地恢復集體學法 效果令人驚喜



大陸大法弟子:舍名

從師父的新經文《法正人間預》和明慧編輯部的兩篇文章:「更加全面深入細緻地向中國人民講清真象」、「抓緊時間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象」中感受到正法進程正在以人類難以形容的速度快速推進著。更使真修弟子們體會到這剩餘不多的分分秒秒的珍貴。但針對目前的形勢,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720」以來,邪惡勢力不允許我們大法弟子間互相聯繫,更別說到一起集體學法、煉功了,同修之間失去了聯繫。有的因為長時間看不到師父的經文跟不上正法進程。有的是在人間的求安逸之心帶動下而懈怠了。有的學員講:「自己修自己,誰不行了那是大浪淘沙。」而師父是怎麼講的呢?「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融法」)。「要經常與國外其它地區學員溝通,互相鼓勵,共同精進。」(《致俄羅斯第二期大法法會》)。「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所以大家認識到不但自己要跟上正法進程,還要讓那些掉了隊的弟子也跟上正法進程,都能跟師父回家。那最好的方式就是重新恢復師父給留下的提高最快的方法――集體學法。

最近三個月來,我市大法弟子通過近百場的大小型法會交流,通過切磋,大家也都認識到集體學法的重要,所以法會後,大家自覺自愿在成立學法小組,一個個學法點又象雨後春筍般迅速的恢復了。通過學法,弟子們相互找差距,學經驗,取長補短,正法和洪法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短短几個月以來,先後有大約二百人進京上訪,到天安門打條幅,多數人是剛走出來的和迷途知返後加倍彌補的。更令人驚喜的是:大法弟子們都紛紛出來向常人面對面講真象,發傳單、光碟……正的力量在迅速上升。有的同修甚至到公安局、派出所去講真象。街頭、巷尾、工廠、學校、百貨大樓、施工工地到處是大法弟子的身影。被救度後的人熱淚盈眶地說:「謝謝你,謝謝你。」師父太慈悲了,珍惜每一個生命。去掉了背後邪惡因素的常人終於可以正面了解大法了,一個生命在大法面前,在大是大非面前終於可以公平的選擇了。正象師父期望的那樣,眾生都被大法的威德震憾了,都選擇了「法輪大法好」這一生命永恆的幸福。

以前的那些老輔導員、站長也都走出來了,而且主張往學法點找學員。只要是「720」以前得法的,他們就一個個去找。不落下一個學員。學完法後他們又挨家挨戶去講真象,一次次的拒不開門,一次次的不厭其煩。大法弟子的純善化掉了一切,世人得救了,有望了。而且他們也幫著傳播真相,在力所能及範圍保護大法弟子。舊勢力的層層安排終於瓦解了。大法弟子又成為一體,堅不可摧。死角、不通之處逐漸被打通,製版機將取代速印機、數碼機,絲網印刷技術也正在迅速普及。好的經驗正在及時推廣,不久的將來,我們就會看到:到處都是學法點,到處都是資料點。

集體學法、煉功、法會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最快最捷徑的回家方式。以上是本市近期正法、洪法的基本概況。寫出來與其他市區同修共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3/18021.html)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



學法與做好正法工作



大法弟子

師父在經文《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到:「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常人要幫做大法的事,當然那是好事,但我這裡是指大法弟子,你們必須得是一個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因為你們的圓滿是主要的,你們的圓滿在你們現在來說就是第一位的。」怎樣擺正學法與做好正法工作的關係,對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

早在2000年6月,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就講到:「有的人直到目前還不能專心看書,特別是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們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掩蓋你們的不看書學法啊,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地修。」「還有的工作人員長時間不看書學法,這怎麼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但是很多學員在做正法工作時,不知不覺中把工作擺在了第一位,把學法煉功擺在了第二位。有的學員覺得工作是為了證實法,是正法時期的首要任務,而學法煉功似乎只是個人修煉的事,因此而擺錯了二者的關係。還有的學員在工作中升起了幹事心,把證實大法的工作象做常人工作一樣追求工作量和表面成績,為了多做工作而擠掉了學法的時間。還有的學員為大法做了正法的事,就起了顯示心、歡喜心,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損失。學法不夠而做大法工作的結果,或是由於心性問題影響了工作,或是被邪惡鑽空子干擾破壞,或是心性沒有紮紮實實地提高而導致在邪惡的迫害中承受不住。

我悟到,任何時候,學法都是第一位的,師父說:「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每天保證一定的靜心學法的時間(工作再多再忙到時都要放下手中工作學法),在紮實的心性基礎上,根據各人的能力和條件做好該做的大法工作,同時把工作和個人的修煉提高結合起來,「工作中處處都體現了對你們心性提高的因素在裡邊」(《精進要旨》「清醒」)。每做一件大法工作時,都應以一個大法粒子的心態,懷著對大法的負責和對眾生的慈悲而做,這樣的結果才會最好。工作中也不用追求常人表面的結果――我今天貼了多少傳單,發了多少真象材料,向幾個世人講明了真象――抱著做而不求的心,只要是我們為正法全身心付出就符合要求了,這樣我們就不會在受到挫折時沮喪而取得成績時歡喜。師父看的是我們的這顆心,而不是表面成績,「無論是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表現出來的都是一樣,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記得一個加拿大學員用了幾乎一年的時間去約見一位議員,還有的大陸學員一無所有時還用撿來的粉筆頭一路寫「法輪大法好」,事情雖小,在另外空間看來,卻是感天動地。當我們的工作遇到困難或矛盾時,可以先停下來,靜下心學學法,看看是我們的心性有問題還是邪惡在干擾破壞,想清楚了,問題可能馬上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我們時時保持一個修煉人的心態,沒有心性上的問題,邪惡就找不到空子可鑽,師父在看著一切,也不允許不必要的干擾插進來。

在目前清除邪惡時期,要做好正法工作,還應時時使用正念,清除蒙蔽常人和破壞正法的邪惡因素。學法和正念是幫助我們破除舊勢力的迫害,做好正法工作的根本保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